忧遗体来自法轮功学员 “真实人体展”遭封杀


过去曾在台湾展出的人体展览“Real Human Bodies”,近期遭到瑞士洛桑市封杀。 (AFP)

大纪元2018年10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郭曜荣台湾台北报导)过去曾在台湾展出的人体展览“Real Human Bodies”,近期遭到瑞士洛桑市封杀,原因是受到民间团体投诉,展览所使用的遗体可能来自被中共处决的死囚或是法轮功学员。

洛桑市当局透过声明表示,因接获“基督徒废除酷刑行动”组织(ACAT)指控,该展览所用的遗体很可能来自被处决的中国死刑犯或法轮功学员,当局要求策展单位澄清,但对方无法提供证据,以证明这些遗体生前曾同意出现在该展览中,也无法对遗体来源提出解释。

声明指出,由于外界对于该展览遗体来源的疑虑并未消除,若开展可能会引起洛桑民众的不良观感,于是决定取消展览。

该展览曾被“反对强摘器官医生组织”(DAFOH)发言人布里斯金(Sophia Bryskine)质疑,使用的遗体可能来自被中共迫害的政治犯或死刑犯,包括法轮功学员;人体展今年9月中旬在澳洲雪梨举办时,有美籍华人黄万青远赴现场向警方报案,要求对展览的人体标本进行DNA测试,怀疑15年前在中国大陆失踪的胞弟黄雄,因修炼法轮功被中共迫害致死后,身体被做成标本展览。

人体展主办方一直对外声称展出的遗体来源合法,是由中国大陆“大连鸿峰生物科技公司提供,都是有关当局向中国医科大学捐赠的无人认领尸体。不过该公司董事长隋鸿锦曾透露,“部分”遗体是来自中共公安部门。◇

责任编辑:昌英

美媒披露中共强摘器官 吁国际社会调查


美国《富比士》网站刊文说明外界对中共强摘器官的指控,并呼吁就此议题进行独立调查。图为2006年4月23日,台湾法轮功学员在台北演示中共强摘中国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行动剧。(PATRICK LIN/AFP/Getty Images)

大纪元2018年10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陈俊村编译报导)针对调查中共强制摘取良心犯器官的“独立人民法庭”(Independent people’s tribunal)于10月16日在伦敦宣布成立,美国媒体刊文说明外界对中共强摘器官的指控,并呼吁国际社会就此议题进行独立调查。

美国《富比士》(Forbes,又译福布斯)网站于10月16日发表法学研究人员暨人权倡议人士欧恰布(Ewelina U. Ochab)的文章说,依据世界卫生组织制定的准则,在未经当事人(无论死活)同意的情况下强制摘取其器官,是非法行为。

外界指控中共政府杀害良心犯(尤其是法轮功学员、西藏佛教徒、维族穆斯林、地下基督教徒等少数宗教群体),并强摘其器官以供应器官移植产业。美国国会和欧洲议会都曾就此议题举行过听证会。

这项指控获得实质的证据支持,其中包括由加拿大人权律师麦塔斯(David Matas)、前加拿大外交部亚太司司长乔高(David Kilgour)和美国资深媒体人葛特曼(Ethan Gutmann),基于其调查报告在2016年所发表的《血腥的器官摘取/大屠杀:更新版》(Bloody Harvest/The Slaughter: An Update)一书。

此三人的研究揭示了有关中共强摘器官的两个重要议题。

第一,在中国发生的器官摘取数量远大于中共的官方统计资料。联合国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Special Rapporteur on Torture)和宗教或信仰自由特别报告员(Special Rapporteur on Freedom of Religion or Belief)已就此差异对中共提出质疑。

第二,该调查报告主张,包括法轮功学员、维族人、藏族人和地下基督徒在内的良心犯,是中共强摘器官的特定目标族群。葛特曼曾在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Affairs)上作证说,强摘器官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并维持人体器官供应的一个方法。

葛特曼在外交事务委员会上还表示,中共于1999年发动旨在消灭法轮功的镇压。在2001年之前,有超过100万名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劳教所,被迫进行针对器官移植所做的检验,而中共军方和民间医院的移植设施也如雨后春笋般纷纷成立。

至于针对中共强摘器官议题,人们可以采取何种行动?欧恰布在文章中说,进入中国进行独立调查是第一个和最重要的步骤。如此的独立调查或可作为考虑对参与器官移植或摘取的人提出诉讼的基础。

欧恰布写道,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U.N. Committee Against Torture)和欧盟议会曾要求对中共强摘器官议题进行调查,而日前在终止中共移植滥用国际联盟(International Coalition to End Transplant Abuse in China)的倡议下所设立的“独立人民法庭”,则可以对这项指控进行调查。

欧恰布说,无论该法庭能否协助厘清有关中共强摘器官议题的许多问题,它无疑地是针对这个议题采取更多决定性行动的开端。

责任编辑:叶紫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