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参院通过法案 打击贩卖人体器官


近日加拿大参议员全体通过了打击人体器官贩运的法案S-240。该法案将被送到国会,有望成为法律。 参议员萨尔玛·奥特拉吉安(Salma Ataullahjan)和保守党国会议员加内特·吉内斯(Garnett Genuis)10月25日——在参议院通过该法案两天后,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了这一消息。(Garnett Genuis脸书)

大纪元2018年10月26日讯】(大纪元渥太华记者站报导)近日,加拿大参议院一致通过了打击人体器官贩运的法案S-240。该法案将被送到国会,有望成为法律。

参议员萨尔玛·奥特拉吉安(Salma Ataullahjan)和保守党国会议员加内特·吉尼斯(Garnett Genuis)10月25日——在参议院通过该法案两天后,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了这一消息。

S-240法案,修订了加拿大《刑法典》和《移民和难民保护法(贩卖人体器官)》[Immigration and Refugee Protection Act (trafficking in human organs)]的法案,类似于吉尼斯2017年提出的法案,被参议员奥特拉吉安引入参议院法案,以期加速其立法。

奥特拉吉安在新闻发布会上解释说:“该法案修订了《刑法典》,对与贩运人体器官和组织相关的新罪行进行了规定。”

“它还修订了《移民和难民保护法》(Immigration and Refugee Protection Act),规定加拿大不能让参与贩运人体器官和组织的永久居民或外国公民进入加拿大,如果移民部长认为他们从事任何与贩运人体器官有关的活动。”

吉尼斯议员在25日的发布会上说,这项法案得到了不同政治派别参议员的大力支持。根据事实,不同党派的议员们在过去提出了类似的法案,这项法案获得了跨党派的支持。

他说,“我提交的类似法案,C350是对自由党议员鲍里斯·瑞兹纽科斯基(Borys Wrzesnewskyj)法案的附议,因此我们很高兴看到跨党派的支持。” 他提到,除了瑞兹纽科斯基过去曾引入了类似的私人成员法案外,加拿大前司法部长欧文·考特勒(Irwin Cotler)也提出过相关法案。

“这项法案不是一党的倡议。尽管如此,我们仍未听到政府在这方面的立场。⋯⋯我们希望他们能做正确的事情,并支持该法案。”

他说:“我向所有党派的议员发出的呼吁是,这是一项良好的人权倡议,是一项非党派性的倡议,这是需要做的。让我们挽救生命吧,让我们确保它在下次选举之前完成。”

通过这项法案之前,加拿大参议员们听取了有关团体的意见,其中包括对器官贩运问题展开调查的人权活动家。

前国会议员和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5月在参议院委员会表示,世界上只有一个国家,以政府名义在背后支持强摘器官。

他表示,对强摘器官而言,在中国发生的和在某些城市的后巷发生的性质不同。

据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和乔高的调查,在中国,为了获取鲜活的器官,在被监禁者还活着的情况下,强摘其器官,没有受害者在手术中幸存,参与者因此非法牟取的暴利,数以十亿元计。

调查结果显示,大多数受害者是法轮大法修炼者,也包括中国西部的维吾尔穆斯林社区等其他受害者群体。

责任编辑:岳东卿

世界家庭医学大会 医生吁停止非法器官移植

世界家庭医学学术大会 医生联署签名 呼韩国立法禁止器官移植旅游


国际器官移植伦理协会IAEOT会员请参加学术大会的医疗人员参加签名活动。(全景林/大纪元)

大纪元2018年10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赵润德报导/唐心语编译)近日,第22届世界家庭医学会学术大会(WONCA 2018 Seoul)在首尔举行。会议期间,中共非法器官交易,以及医生抵制中共活摘暴行的活动广受关注。与会医生纷纷签名,呼吁韩国政府制定强有力的法律,禁止国民到中国大陆接受非法器官移植手术。

10月18日~21日,来自世界110个国家的医生参加了此次大会,他们发表了“通过强化基础医疗,促进全人类健康”的宣言,为弱势群体发声。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TAICOT)与韩国医生团体国际器官移植伦理协会(IAEOT)联手开设了一个展位,揭露中共活摘罪行,并开展了终结非法器官交易和器官移植旅游的联署签名请愿活动。


左起,参加大会的TAICOT秘书长黄千峰、马来西亚医生Sri Wafu Taher、IAEOT会长李承原、台湾Health&Life杂志记者兼TAICOT国际部主任在此次大会现场。 (IAEOT提供)

众多医生高度关注中共活摘暴行

有证据显示,在中国,一些法轮功学员、良心犯、政治异见者、包括部分新疆人在内的人群,不仅遭受中共酷刑迫害,还被强迫抽血、验血,做身体检查,成为活摘器官的“活人供体”,其中,法轮功学员是最大的受害群体。

与会的世界各地医生对此表示高度关注, 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秘书长黄千峰说,“参加会议的韩国医生有两千余名,他们很多人来到我们的展位,关心这个议题。让我很惊讶的是,韩国医生对这个事件的了解比我想像的更深入,大会的主席、副主席都到我们展位表达支持。”

一些医疗团体得知实际情况之后,表示“想回国之后告诉大家这一事实”。来自马来西亚的医生Sri Wahyu Taher说“首先,我反对活摘人体器官。对于在台湾和韩国的反对活摘人体器官的团体,希望大家给予关心和支持”。

“2000年以后,去中国做手术的患者增加了500倍,我们没有办法知道真正数据,实际数据应该比这个更多,”来自越南的Le Chi Cong表示,“我阅读了很多文献和数据,很多证据显示,中共政府直到现在还在攫取被他们关进监狱的良心犯和法轮功修炼者的器官”。

他说,“我号召全世界医生收集更多的证据。”

参加此次会议的很多医生得知中共活摘真相后,纷纷在请愿书上签名,支持正义。国际器官移植伦理协会李承原会长说,“通过参加此次学术大会,很多不知道(中共活摘)真相的人知道了真相,并清清楚楚地了解其反人类的性质,希望早日终结这一无视人权、漠视生命的行径”。


马来西亚医生Sri Wahyu Taher参加签名活动。(IAEOT提供)

呼吁韩国政府立法抵制暴行

黄千峰提到,2016年,美国众议院通过343号决议案,敦促中共停止活摘良心犯器官,2017年,梵蒂冈召开了全球反器官贩卖峯会,这都显示国际社会一直都在关注存在已久的中国大陆器官移植旅游。而且,程度最严重的是临近中国大陆的地区,包括韩国和台湾,现在全世界都在关注临近国家的反应和对策。

事实上,台湾在2015年通过了相关法律,明确地告诉国际社会,台湾尊重人权,关注中国大陆存在的活摘器官。而在韩国,虽然包括国际器官移植伦理协会在内的一些团体持续开展了各种教育、研究活动,敦促国会立法,但是相关立法并没有提上日程。

对此,黄千峰表示,在台湾已经立法的情况下,现在世界的关注点转移到了韩国,韩国现在有很多医生和民众关心这个议题,韩国政府应该反映民意,通过相关法案,制止民众到中国大陆接受器官移植手术。

他还表示,相信在民意的汇集之下,在不久的将来,善的、正义的力量能够帮助韩国国会通过这样一个关注人权的法案。让韩国民众不再去做反人类罪犯的帮凶,同时让国际社会知道中共仍然在进行这样一种惨无人道的罪行。

“TV朝鲜”希望患者换位思考

2017年11月份,韩国最大日报《朝鲜日报》旗下的电视台“TV朝鲜”通过探查节目《Seven》放映了题为“杀了才能活”的纪录片,揭露中共医院向外国人进行非法移植手术的实况。

据悉,“TV朝鲜”在制作节目期间,制作组相关人员亲往中国,经过成功暗访,揭开了中国器官移植旅游的黑幕,节目一经播出,在世界上引起巨大反响。

“TV朝鲜”的报导被世界卫生组织非法器官移植专责小组高度重视,并于今年6月份,在马德里召开的世界器官移植大会上再次引起关注。

“TV朝鲜”制作组在节目的最后给所有的观众提了一个令人深思的话题:“现在轮到您来回答这个问题了。如果是您或者您的家人必须接受器官移植才能活,在韩国需要等待5年,但是去中国只需要一个星期,最迟也只需要一个月就能移植。但是这个器官是从活人身上强摘的,您会怎么做?”

今年10月8日~9日,英国广播公司BBC电视台在世界新闻中深入报导了中共活摘器官的问题。此后,国际医学界也对中国的移植器官来源表示担忧。

责任编辑:李缘

新唐人独家调查:台湾器官中介介绍病人给涉活摘中国医生


新唐人独家调查:台湾器官中介病人给涉活摘中国医生。(新唐人视频截图)

新唐人亚太台2018年10月17日讯】多年来,国际人权组织及欧美国会及议会,多次表态谴责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新疆等人士的活体器官的恶行。根据台湾卫福部官方资料显示,中国大陆竟是台湾人前往做境外移植的主要地区。本台对台湾器官中介进行了最新调查,希望引起国际社会及台湾朝野对此重大人权问题的重视,以下的影音内容,包括中介介绍台湾病人给涉嫌活摘器官的,现任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副院长谭建明的经过。中介并强调,台湾人给谭建明换的肾脏,高达四万颗。请看本台独家调查报导系列之一。

调查员:〝他本来想换,刚好有聊到,就说有这个管道。〞

器官中介:〝中国换肾的那个,就是全中国最优秀的,还有,所有换肾的都是他教出来的学生。〞

器官中介:〝我们这边给他只是做参考而已,她去那边还是要检查。他只是做参考,检查完后,因为他的来源有很多种管道。我的同学他是南京总区的院长。〞

调查员:〝总区是属于军医院喔?〞

器官中介:〝对,军医院的院长。北京301、302,那个都是最大的,都是在看那个大官的医院的院长,那都是我的同学。〞

调查员:〝如果说我阿姨,我陪她来,在那边差不多要等多久?我要估一个时间。〞

器官中介:〝我通常带去的,差不多一个星期内就可以换了。因为你台湾没得换。〞

调查员:〝所以是南京什么总医院?〞

器官中介:〝九三总院。福州的九三总院。规模很大。〞

调查员:〝我们是要一个比较安心的想法,在大陆任何的疑问,在台湾要能找得到人问。〞

器官中介:〝我跟你说,我们台湾去给他换的,已经快四万颗了。不是几百颗、几千颗,已经快四万颗。包括台大、成大、中国医学院、长庚、荣总,这些大医院都要找我的同学。他很忙,他都不随便接人的电话。所以本来我也要考虑说,我电话给你,你自己找他,我的名片,我写个字条你们去,怕他说,可能是冒牌的,不接。你们就糟了。〞

调查员:〝一般院长来说,是非常忙的。〞

器官中介:〝对,很忙。要有关系他才会亲自开刀。像我们同学,我们是同学嘛,都会亲自去主刀。会去做。我前次介绍一个医生,他去,我也没上手术台,我也在大陆,我有和他去,他看到我,不到一个礼拜,好像四天就给他做了。〞

调查员:〝回来的话…〞

器官中介:〝来回的话,如果我介绍去的,我先给他打招呼一下,他可能喔,因为它们器官都‘便便’(随时待命中)的,人进去他就检查,配对好,让他比较不会排斥的,再去做。他再去手术,换一换,他就会通知我们台大、荣总、成大,都会通知啦,他会交待找某某医生,要复检,要…。〞

调查员:〝上医大,谭建明博士…上医大是什么意思?〞

器官中介:〝上海医科大学〞

调查员:〝喔,上海医科大学谭建明博士,他就是九三的院长?〞

器官中介:〝对。我现在打电话给他看看。〞

调查员:〝我电话给你们好不好?1370-XXX-XXXX-?谭建明院长。〞

器官中介:〝(打电话)喂,谭院长吗?我朱医生啊,台湾的。〞

谭建明(电话对话):〝欸….(注:声音不清楚)〞

器官中介:〝我跟你讲喔,我有两三个人要去找你,可以吗?我把你的手机给他,可以吗?〞

谭建明(电话对话):〝没问题。〞

器官中介:〝没问题,好,OK,好。就这样啊,好OK。〞

谭建明(电话对话):〝好,好。〞

据中国大陆的网站介绍,谭建明2014年为止,仅仅就肾移植,就主持4200例。2003与04年,谭建明曾为一名病人两度移植,每次都使用四颗备用肾脏,一共8颗,这一案例也被收录在乔高麦塔斯独立调查报告。追查国际组织报告,将谭建明列名追查对象。此外,陆媒2014年报导,福州总医院团队,17小时内施行了5台肝移植手术。


涉嫌活摘器官的中国医生谭建明。(制图/新唐人)

谭建明,部分职务还包括,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副院长、全军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长、全军组织修复与器官重建重点实验室主任、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学分会副主委兼秘书长、中国透析移植研究会副主委兼秘书长,也在多所大学任教。


涉嫌活摘器官的中国医生谭建明。(制图/新唐人)

新唐人亚太电视 台湾调查报导。

忧遗体来自法轮功学员 “真实人体展”遭封杀


过去曾在台湾展出的人体展览“Real Human Bodies”,近期遭到瑞士洛桑市封杀。 (AFP)

大纪元2018年10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郭曜荣台湾台北报导)过去曾在台湾展出的人体展览“Real Human Bodies”,近期遭到瑞士洛桑市封杀,原因是受到民间团体投诉,展览所使用的遗体可能来自被中共处决的死囚或是法轮功学员。

洛桑市当局透过声明表示,因接获“基督徒废除酷刑行动”组织(ACAT)指控,该展览所用的遗体很可能来自被处决的中国死刑犯或法轮功学员,当局要求策展单位澄清,但对方无法提供证据,以证明这些遗体生前曾同意出现在该展览中,也无法对遗体来源提出解释。

声明指出,由于外界对于该展览遗体来源的疑虑并未消除,若开展可能会引起洛桑民众的不良观感,于是决定取消展览。

该展览曾被“反对强摘器官医生组织”(DAFOH)发言人布里斯金(Sophia Bryskine)质疑,使用的遗体可能来自被中共迫害的政治犯或死刑犯,包括法轮功学员;人体展今年9月中旬在澳洲雪梨举办时,有美籍华人黄万青远赴现场向警方报案,要求对展览的人体标本进行DNA测试,怀疑15年前在中国大陆失踪的胞弟黄雄,因修炼法轮功被中共迫害致死后,身体被做成标本展览。

人体展主办方一直对外声称展出的遗体来源合法,是由中国大陆“大连鸿峰生物科技公司提供,都是有关当局向中国医科大学捐赠的无人认领尸体。不过该公司董事长隋鸿锦曾透露,“部分”遗体是来自中共公安部门。◇

责任编辑:昌英

美媒披露中共强摘器官 吁国际社会调查


美国《富比士》网站刊文说明外界对中共强摘器官的指控,并呼吁就此议题进行独立调查。图为2006年4月23日,台湾法轮功学员在台北演示中共强摘中国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行动剧。(PATRICK LIN/AFP/Getty Images)

大纪元2018年10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陈俊村编译报导)针对调查中共强制摘取良心犯器官的“独立人民法庭”(Independent people’s tribunal)于10月16日在伦敦宣布成立,美国媒体刊文说明外界对中共强摘器官的指控,并呼吁国际社会就此议题进行独立调查。

美国《富比士》(Forbes,又译福布斯)网站于10月16日发表法学研究人员暨人权倡议人士欧恰布(Ewelina U. Ochab)的文章说,依据世界卫生组织制定的准则,在未经当事人(无论死活)同意的情况下强制摘取其器官,是非法行为。

外界指控中共政府杀害良心犯(尤其是法轮功学员、西藏佛教徒、维族穆斯林、地下基督教徒等少数宗教群体),并强摘其器官以供应器官移植产业。美国国会和欧洲议会都曾就此议题举行过听证会。

这项指控获得实质的证据支持,其中包括由加拿大人权律师麦塔斯(David Matas)、前加拿大外交部亚太司司长乔高(David Kilgour)和美国资深媒体人葛特曼(Ethan Gutmann),基于其调查报告在2016年所发表的《血腥的器官摘取/大屠杀:更新版》(Bloody Harvest/The Slaughter: An Update)一书。

此三人的研究揭示了有关中共强摘器官的两个重要议题。

第一,在中国发生的器官摘取数量远大于中共的官方统计资料。联合国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Special Rapporteur on Torture)和宗教或信仰自由特别报告员(Special Rapporteur on Freedom of Religion or Belief)已就此差异对中共提出质疑。

第二,该调查报告主张,包括法轮功学员、维族人、藏族人和地下基督徒在内的良心犯,是中共强摘器官的特定目标族群。葛特曼曾在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Affairs)上作证说,强摘器官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并维持人体器官供应的一个方法。

葛特曼在外交事务委员会上还表示,中共于1999年发动旨在消灭法轮功的镇压。在2001年之前,有超过100万名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劳教所,被迫进行针对器官移植所做的检验,而中共军方和民间医院的移植设施也如雨后春笋般纷纷成立。

至于针对中共强摘器官议题,人们可以采取何种行动?欧恰布在文章中说,进入中国进行独立调查是第一个和最重要的步骤。如此的独立调查或可作为考虑对参与器官移植或摘取的人提出诉讼的基础。

欧恰布写道,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U.N. Committee Against Torture)和欧盟议会曾要求对中共强摘器官议题进行调查,而日前在终止中共移植滥用国际联盟(International Coalition to End Transplant Abuse in China)的倡议下所设立的“独立人民法庭”,则可以对这项指控进行调查。

欧恰布说,无论该法庭能否协助厘清有关中共强摘器官议题的许多问题,它无疑地是针对这个议题采取更多决定性行动的开端。

责任编辑:叶紫微

调查活摘器官法庭成立 英御用大律师主持


图为英国英格兰和威尔士中央刑事法院(old Bailey)上方的英国“正义女神”青铜雕像。她右手持剑,左手持正义的天平。(Bruno Vincent/Getty Images)

大纪元2018年10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徐简综合报导)在“终止中共移植滥用国际联盟(ETAC)”的倡议下,周二(10月16日),负责调查中共强制摘除良心犯器官的“独立人民法庭”(Independent people’s tribuna )在伦敦宣布成立,该法庭由英国御用大律师杰弗里‧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主持。

ETAC倡议成立独立人民法庭

ETAC是一个由律师、学者、伦理学家、医疗专业人士、研究人员和人权倡导者组成的联盟,致力于终止在中国发生的强制摘取器官的罪行。这家国际非营利性的非政府组织,总部设在澳大利亚,委员会设在英国、美国、加拿大、新西兰和澳大利亚。

根据人民独立法庭的新闻发布稿内容,该法庭的调查目标是:任何涉嫌中共国家或国家批准的机构、组织在强行摘取器官方面的刑事犯罪。

ETAC的执行董事Susie Hughes表示,“‘独立人民法庭’ 可以为幸存者或遇难者的亲属提供一些解决方案。”

自2000年以来,中共一直被外界指控涉嫌强迫摘取良心犯尤其是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中国移植业的规模之大和其它证据显示,中共可能在国家层面上参与活摘良心犯的器官并以此牟利。

英国尼斯爵士主持调查

该法庭包括七名独立成员,法庭由英国御用大律师(Queen’s Counsel)尼斯爵士主持。

尼斯爵士是国际刑事犯罪领域的知名人士,1998年至2006年期间,他主导了国际刑事法庭对前南斯拉夫总统米洛舍维奇的起诉。2009年至2012年期间他担任“律师标准委员会”副主席,该委员会负责监管大律师。2012年至2016年他担任伦敦格雷西姆学院的法学教授。

其他的成员分别是:

伦敦人权律师Hamid Sabi,Hamid Sabi是调查“(伊朗)伊斯兰国”大规模杀害政治犯的独立法庭的法律顾问;

移植专家、伦敦大学学院心胸外科教授Martin Elliott;

马来西亚人权律师Andrew Khoo,他现任马来西亚律师协会宪法委员会的联合主席;

美国国际刑法和人权律师Regina Paulose;

伊朗人权律师、伊朗司法(JFI)的联合创始人Shadi Sadr;

上市公司企业家Nicholas Vetch;

美国历史学家、宾夕法尼亚大学历史系教授Arthur Waldron。

第一次听证会12月在伦敦举行

人民独立法庭将于12月在伦敦举行公开听证会。预计三天的听证会期间,法庭将收到30名证人和专家提供的证据,最后一天庭审将在2018年12月10日——国际人权日举行。其它法庭会议将视情况进一步安排。

ETAC的主席Wendy Rogers教授表示,“要解决这样大规模的犯罪问题,国际社会需要(对之进行)强有力的法律分析。”

“法庭将提供这种(法律)分析和透明永久的中共强摘器官的循证记录。此类(法庭)调查也将提供材料,促使官方国际组织采取进一步行动。”罗杰斯教授说。

人民独立法庭由民间组织自发组成,此前曾被用来调查伊朗、越南和朝鲜的侵犯人权行为,以及日本针对“慰安妇”的罪行和其它重要的国际问题。

人民法庭通常处理大规模苦难事件中的严重罪行,通常是官方组织不愿或者无法调查的案件,往往是(但不限于)杀人案件, 除了给受难者亲属提供帮助,这些法庭的决定还可以为官方国际组织提供材料,督促其采取进一步行动。#

人民独立法庭在各国的联系人:

英国—Andrew Moody
电话:+44 7908 651827
电子邮件:andy.moody@endtransplantabuse.org

澳大利亚—Wendy Rogers
电话:+61 422 538 592
电子邮件:wendy.rogers@endtransplantabuse.org

美国—Louisa Greve
电话:+1(571)882 4825
电子邮件:louisa.greve@gmail.com

人民独立法庭的网站,请访问 http://www.chinatribunal.com

责任编辑:林妍

英媒揭中国医学界“公开的秘密” 黄洁夫失态(组图)

作者: 端木珊


业界人士透露,活摘器官在中国医学界是“公开的秘密”(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看中国2018年10月13日讯】(看中国记者端木珊编译综合)“活着?你怎么知道他还活着?”

“因为当我切开身体时,他试着挣扎,而且伤口冒着血,如果我们看到伤口流血,那就表示心脏还在跳动。”

10月8日,英国广播公司BBC播出调查报道,采访多位曾经参与活摘器官或了解相关内幕的中国医学界人士,以及曾经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10月11日,BBC又播出访谈节目,节目播出的视频片段中,BBC记者追问中共前卫生部长黄洁夫有关指控,黄洁夫竟语无伦次道,不想回答。

业界人士:活摘器官在中国是“公开的秘密”

在10月8日的调查报道中,多位了解中国器官移植内幕的人士向BBC记者介绍了这个中国医学界“公开的秘密”。

一名曾于1995年在中国活体摘取死刑犯器官的前新疆维吾尔族外科医生安华.托蒂(Enver Tohti)表示,他从一名死刑犯的身上摘取了肝脏和两个肾脏。重要的是,在器官摘取时,这个人还活着。BBC记者问道,“活着?你怎么知道他还活着?”医师回答说,“因为当我切开身体时,他试着挣扎,而且伤口冒着血,如果我们看到伤口流血,那就表示心脏还在跳动。”为了保证供体不会立即死亡,在执行枪决时,特意枪击到器官供体的右侧胸部。

虽然时隔多年,但回忆起当时场景,这名医师依然心有余悸。当被问到你可否不执行摘取器官的命令时,他表示,不可以。因为在中国生活,每个人都是为当局工作,你必须服从命令,否则你会被从社会孤立,你也有可能成为下一个被摘取器官的人。

然而,这并不是一个孤立事件。另一位曾在中国学习医学的业界人士对BBC透露,这是中国医学界“公开的秘密”,每个人都知道,从同事、同学、医生口中都听到过这种消息。他说,“我们也经常听到这些被执行死刑的人,在被摘取器官时还未死亡。因为医生想要质量好的器官,所以他们要求不要对他们的头部开枪,而是射在他们的右胸,这样这个人还有心跳。”

目前在伦敦居住的杨(音译)女士早年从一位熟识的医师口中听到了类似的故事。这位医师是她的邻居,在中国的一家大型医院工作。1985年的一个夏天,这位医师在跟她聊天时无意中提到,自己的工作包括活摘器官。“一位死刑犯在被枪击后,并未立即死亡,你要保证他还活着,并在他被枪击后,立即摘取他的器官。”


法轮功学员等信仰团体是活摘器官主要受害者(摄影:柳笛)

法轮功学员等信仰团体是主要供体

一直以来,中国当局都对活摘器官予以否认。到了2006年,原中共卫生部长黄洁夫承认,死囚器官是中国器官移植的主要来源。在2015年,中国宣布全面停止使用死囚器官作为移植供体来源。因此理论上说,自此之后,公民自愿去世后捐献器官已成为中国大陆器官移植唯一获取供体的渠道。

不过,中国当局无法自圆其说的重点之一就在于,志愿者死后捐献器官的时间如何及时匹配接受移植手术者需要器官的时间。

BBC指出,法轮功等信仰团体、良心犯实际上才是中共器官移植的主要供体。

法轮功在中国普及后,祛病效果显著,且一切活动都免费,因此广传迅速。在被中国当局镇压之前,中国已有一亿修炼者。但在1999年中国全面镇压法轮功后,法轮功学员就被送入劳教所、监狱。而不吸烟不饮酒的法轮功学员也成为了中国当局活摘器官的对象。

BBC援引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表示,曾有调查员以患者家属的身份给中国的医院打电话,问是否可以提供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做移植,因为法轮功学员的身体健康,器官健康。15%的电话询问中,都有医生、护士表示“我们有这样的器官,而且人们可以很快的获得器官,这意味着有人因器官被谋杀。”大卫・麦塔斯说。

被迫害者:每三个月检查一次身体

曾因修炼法轮功在北京被关押了18个月的杨女士表示,自己被关押后,警察每三个月为他们检查一次身体。警察把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带到一个距离劳教所很近的在警方管控下的医院,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验血,验尿,检查眼睛、肾脏、肝脏,做X光,对整个身体做全身检查。

“那时候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检查我的身体,直到我来到英国,我意识到他们也许需要我们的器官。因为作为法轮功学员,我们不吸烟,不饮酒。”杨女士说。

去年刚刚被释放,目前居住在多伦多的法轮功学员刘先生也表示,自己在监狱被关押三个月之后,警察将他带到监狱的医院,强行给他抽血。刘先生说,“我不抽烟,不喝酒,我非常健康,但是在监狱里,他们持续抽我的血,所以我很担心,我可能会被因为器官被他们杀了。”

刘先生还提到,在监狱里,警方逼迫他看污蔑法轮功的视频,给他洗脑,强迫他放弃他的信仰。如果拒绝,就会被打。而且警方在打他时,只打他的胳膊、腿、或者头,不会伤害他的器官。

杨女士被关押期间,同样受到折磨。警察指示被关押的吸毒者,可以用任何方法来折磨杨女士,但是要采用看不出伤口的手段来折磨。2015年的夏天,在房间里有40摄氏度高温的情况下,杨女士一天只有一小瓶水喝,没有足够的食物,没有足够的水。杨女士被还曾被强迫坐在一个长宽只有30厘米的塑料板上,“你必须坐在那,脚紧挨着腿,手放在膝盖上,后背必须挺直。每天坐在那里超过20小时,不能动。如果动了,就会被打。”


活摘器官重要责任人、原中共卫生部长黄洁夫(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记者追问活摘器官 黄洁夫避而不答

10月11日,BBC又播出访谈节目,披露中国活摘器官的更多内幕。BBC的节目中引用了韩国媒体到天津医院卧底调查纪录片,证实在中国很快就可获得活体器官。一位韩国换器官者家属对韩媒卧底员表示:“(在天津医院)他们只花两个小时,就带来鲜活的器官到这里。”

而被指控是活摘器官的重要责任人、原中共卫生部长黄洁夫,面对BBC记者提问时,神色慌张,避而不答。

报道显示,黄洁夫面对国际媒体采访时宣称,“去年我们有1万5千例器官移植”。但当BBC记者问道,“他们(调查报告)估计(每年)十万件”时,黄洁夫回应称,“那些(指控)都是胡扯,我不想回答这问题。”BBC记者再度追问,“那为什么我打电话到中国医院去,很快就获得了移植肝脏的机会?这怎么可能?”黄洁夫听后略显尴尬与紧张,语无伦次地答道:“我不想听,不想回答这问题,某些人有他们的政治目的。”

欧洲议会、美国国会,都曾决议谴责中共强摘器官。10月10日,美国国会CECC发布的年度中国人权报告强调,国际组织指出法轮功学员与其他囚犯的器官,被用作器官移植,国际医界也对中国的器官来源表示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