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讨会曝佐证 中共强摘人体器官震惊新西兰


加拿大著名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来到新西兰,提请新西兰政府和民众关注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器官贩卖的罪恶。他与新西兰专家一起举行了两场“器官捐献vs器官贩运”的研讨会。图为在惠灵顿举行的研讨会现场。左一为麦塔斯。(李扪心/大纪元)

大纪元2018年09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扪心新西兰惠灵顿报导)两年前曾就中共强摘器官问题与新西兰国会、法律界和医学界等各方人士会面的加拿大著名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日前再次来到新西兰,提请新西兰政府和民众关注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器官贩卖的罪恶。

这次他携最新佐证——实地记录一家中国器官移植医院实况的纪录片,与新西兰专家一起举行了两场“器官捐献vs器官贩运”的研讨会。

9月24日晚,第一场研讨会在惠灵顿维多利亚大学法学院的礼堂举行。麦塔斯、坎特伯雷大学法律教授罗宾·帕尔莫(Robin Palmer)和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医学院医学伦理部主任萨拉·文池(Sarah Winch)的讲解以及纪录片的放映,令在场的观众震惊。

帕尔莫教授在开场白中介绍说,全世界都存在器官捐献远远不能满足器官移植需要的问题。比如新西兰,尽管很多人在驾照上都表示死后愿意捐献器官,但实际上,死者的亲人和家属可以改变死者的意愿,绝大多数都不愿意捐献死者的器官。这就造成了非法买卖和移植器官的问题——但像中共当局那样,以整部国家机器运作,大规模地强摘和贩售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的器官牟取暴利,古今中外前所未见。

麦塔斯在讲话中系统地讲述了法轮功因为对身心健康起到良好效果而广泛传播,在1999年,因为修炼者达到7000万至1亿人,超过中共党员人数而被中共当局视为威胁并打压,而法轮功学员又因为上访和遭非法拘捕拒报姓名,成为中共强摘器官的最大受害群体。

2006年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首次在海外曝光后,麦塔斯与加拿大政府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开展了独立调查。他们在大量翔实数据的基础上得出结论:中共强制摘取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器官的罪恶确实存在,之后又通过对中共每一个参与器官移植的医院进行调查,发现从2000年到2008年间,共有6至10万例器官移植,中共当局无法解释其来源。

麦塔斯讲话之后放映了一部纪录短片。影片前半部分是一位韩国调查员以器官移植病人家属的身份,暗中拍摄了一家中国器官移植医院的内幕;后半部分则是调查员实地拍摄了一个医疗研究机构,追踪重庆公安局前局长王立军为中共活摘器官而“发明”的、基于几千例人体实验的“研究成果”——这种设备可以瞬间致人脑死而让其它器官仍保持鲜活。纪录片的放映让观众震惊。


惠灵顿“器官捐献 vs 器官贩运”研讨会,主持人在发言。(李扪心/大纪元)

制止罪恶 各国相关政策相继出台

在观众提问时间,有观众问,在谈到器官移植时,我们很多时候都在讲接受移植者,而完全忽略了那些无辜(因为被强摘器官而)死亡的人。麦塔斯说,对于那些明知器官的来源非法而进行移植的人,马来西亚已经出台相应措施,取消这些人的健康保险,让这些人必须为移植后的护理自己买单;而对于那些通过非法移植获得数据,然后穿梭在世界各地的医学会议上的中共从业人员,美国等一些国家已经出台法规,禁止这些人入境。

意大利、西班牙和台湾等国家都修订了相关法案;以色列和加拿大等国家,对于那些去中国接受非法器官移植的人,将剥夺医疗保险或其它的政府公共医疗支援;澳大利亚国会一个特别委员会已经在讨论如何应对这个问题,并且停止了与中国相关部门的合作,不再培训中国器官移植医生。

去中国做器官移植最多的国家之一的韩国,目前也已经在讨论应对办法。韩国调查员的实地录像,对韩国各界产生了很大冲击。

今年7月,代表新西兰所有医生的新西兰医学协会(New Zealand Medical Association)发布公告,警告去中国做器官移植可能涉及到伦理道德和法律问题,并建议对那些将回中国从事器官移植工作、来新西兰培训的中国医生停止进一步培训。


政府政策顾问艾伦·布莱克(Ellen Blake)说,“人们被杀死以便他们的器官可以贩卖给别人,这真的非常令人不安。”(李扪心/大纪元)

政策顾问:每个人都应该关注这个问题

政府政策顾问艾伦·布莱克(Ellen Blake)说:“这件事情的主要问题在于,人们被杀死以便他们的器官可以贩卖给别人,这真的非常令人不安。”

“中国似乎就是一个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地方。据我所知,如果你的政治观点不正确,在中国你可能会被任意拘留。因此,他们有一个现成的人群,可以任意监禁和做任何他们想要做的事情,这真的令人不安。世界上任何正确思考的人都应该关注这样的事情。”

“这是不对的,它根本上是错的。这真的令人难以置信。很难相信这样的事情会发生。”“我想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这种事情正在发生。”

至于新西兰能够做什么,布莱克说:“我希望新西兰不要支持这种事情。我们应该有所作为。我不确定世界上其它国家都如何做的,但在新西兰培训中国医生,他们回去后再利用这些技能去强摘别人的器官,这绝对是不对的。”

“我们应该制定一些法律,关于谁可以让人们去海外接受移植,当他们回来时会怎么样等等。我想我们应该能做到这一点。”

责任编辑:徐亦扬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