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A:NGO质疑中国器官移植已百分百依赖公民捐赠说法

美国之音记者:林枫


一名法轮功学员2006年6月15日在欧洲委员会前抗议他们所说的中国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犯罪行为

华盛顿 —
中国官方表示,中国的公民器官捐献移植事业已经取得了长足进步。然而一些独立学者和机构认为,官方的数字有被夸大的嫌疑,一些数据自相矛盾,而且有可能仍在使用死刑犯的器官。

7月14日-15日,中国第九届全国器官捐献与移植论坛在长春召开。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医政医管局副局长郭燕红说,2017年中国人体器官捐献数与移植数均居世界第二位。按照她的说法,2017年中国完成器官捐献5146例,实施器官移植手术超过1.6万例,所捐献器官86%来源于公民逝世后捐献,还有14%来自于亲属间活体捐献,每百万人口器官捐献率达到3.72,为历史最高水平。

中国宣布从2015年1月1日起,不再使用死刑犯的器官进行器官移植。而在此之前,中国绝大多数的器官移植手术是用死刑犯器官进行的。前中国卫生部副部长、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黄洁夫2011年在著名医学期刊《柳叶刀》(Lancet)上发表文章称,中国约65%的器官移植手术是用已故捐献者的器官完成的,其中90%以上的捐献者是被处决的死刑犯。

中国从2010年开始号召公众捐献器官, 2015年开始正式废除使用死刑犯器官。外界曾担心,如果这一规定被严格执行的话,中国的器官移植医学界将面临严重的器官短缺问题。据中国官方公布的数字,中国每年有大约30万器官衰竭患者等待进行器官移植手术。

然而自2015年以来,中国并未出现大规模器官短缺的问题。中国官方公布的数字显示,2015年,也就是禁用死刑犯器官的第一年,中国公民器官捐献人数从2014年1500例上升到2766例,2016年增至4080例,2017年为5146例,器官捐赠者人数持续呈大幅上升趋势。

但长期以来,海外一些独立的器官移植专家和组织一直对中国官方公布的器官移植方面的数字表示质疑。曾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的非政府组织“医生反对强制器官摘取”(Doctors Against Forced Organ Harvesting, DAFOH)的执行主任托尔斯滕·特雷(Torsten Trey)表示,与世界器官移植制度健全的国家相比,中国的实际捐献器官人数与志愿捐献器官登记人数比例远远高于欧美国家水平。

“中国官方的说法是,2017年中国有37万5000登记器官捐献者。如果我们按照美国和英国的计算方法,那么我们会发现,中国当年应该只有26-52位器官捐献者完成了器官捐献。但官方的数字是,2017年中国完成器官捐献者为5146例。我们又一次被耍弄了。”他说。

特雷的团队对美国、英国和中国的公共器官捐赠体系进行对比后发现,美国2017年共有1.4亿登记器官捐赠者,但只有少数人去世,所以当年真正完成器官捐赠人数10284,比例约为0.008%。而英国的这一比例约为0.01%。相比之下,中国的该比例为1.4%,高出其他国家140倍。

尽管中国官方反复强调,中国公民的器官捐赠人数和登记人数均创历史新高,但中国的器官捐献率与世界先进水平仍相去甚远。根据中国官方的最新数字,2017年中国百万人口器官捐献率为3.72,是历史最高水平。而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西班牙最高为36/百万人口,美国27/百万人口,英国13/百万人口。

“中国没有告诉我们真相,中国在隐藏什么,”特雷说,“我们必须要谨慎,而且要找出我们到底在什么地方被愚弄了。”

《纽约时报》2015年11月17日的一篇报道曾引述世界医学协会(World Medical Association)秘书长奥特马·克罗伯尔(Otmar Kloiber)的话说,中国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的所说的中国从2015年1月1日起不再使用死刑犯器官进行移植的说法是一个“行政花招”,因为无法知道死刑犯的捐赠是否是真正处于自愿。

黄洁夫曾对中共党媒《人民日报》说:“死囚也是公民,法律法律并未剥夺其捐献器官的权利。如果死囚愿意捐献器官赎罪,应该鼓励。”

与此同时,中国表示,中国器官移植技术达到新高度。新华社的报道说,“自体肝移植、无缺血肝移植等肝脏移植手术实现国际领跑;受供者血型不相容肾移植技术得到突破;单中心心中移植临床服务能力居世界前列,移植技术突破6小时禁区……”

“医生反对强制器官摘取”组织的特雷表示,器官移植技术的进步来自于实践。如果单从官方公布的数字来看,即使中国的器官移植数量已经位居世界第二,每年实现的器官移植手术有1万多例,但不足以解释中国官方所宣称的器官移植技术的快速突破。特雷认为,这背后可能是中国庞大的地下器官移植系统,以及对包括对法轮功修炼者在内的良心犯的器官摘取。

2017年2月,中国官方的器官移植代言人黄洁夫赴梵蒂冈参加教宗科学院举办的“反对器官贩卖全球峰会”。这是中国首次派官员参加这一峰会。黄洁夫否认中国“活体摘取器官”的说法,称那是“胡说八道”。

黄洁夫在那次会议上还说,2016年器官移植旅游在中国已无一例。但美联社2016年8月29日的一篇报道称,一名加拿大患者以15万美元的价格在中国接受了单肾移植手术,而这名患者只等了三天。

反强摘器官研讨会美首都举办

关注医学伦理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一日】(明慧记者夏延初综合报道)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六日,“医生反对强制摘取器官”组织(Doctors Against Forced Organ Harvesting,DAFOH)在位于华盛顿DC使馆区的宇宙俱乐部(Cosmos Club)举办研讨会。当天是美国国务院主办的首届“促进宗教自由”部长级会议的最后一天。研讨会有关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因器官被杀害的内容凸显出维护宗教自由的重要性。

强摘器官是隐形群体灭绝

“医生反对强制摘取器官组织”执行主任托斯坦·特瑞(Torsten Trey)表示,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当时在中国有七千万至1亿人在修炼法轮功。强摘器官在此迫害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我们发现,在强摘器官背后的机制已符合隐形群体灭绝(Cold Genocide)的定义。在此情况下,法轮功团体是中共试图铲除的目标。”


图1:“医生反对强制摘取器官组织”执行主任托斯坦·特瑞(Torsten Trey)

杰西卡·卢梭(Jessica Russo)医生进一步介绍了“隐形群体灭绝”(Cold Genocide)的概念,即以不为人知的方式逐渐清洗某一群体。她认为,法轮功遭受的迫害就是隐形群体灭绝——从肉体、心理、精神和社交方面,中共当局对法轮功学员施以多重打击,而手段多是不可见的,又渐渐地在中国社会里被“正常化”。对于被害人来说,这种阴险强力的群体灭绝是致命的。

卢梭医生请与会的医学界专家们想象一下发生在中国的真实残酷场景:

“警察突然把你抓走,就因为你有自己的信仰。他们用各种刑具轮番折磨你,而如果你是女性,还会被扒光衣服、投入男牢。你的身上伤痕累累,警察却带你去做复杂的体检,尤其要查血型和器官。你听到警察说‘打她哪儿都行,但别伤了内脏’,你还听到老犯人讲起其他良心犯被拉去活摘器官,你知道,自己就是下一个备选的供体。”

“直到有一天,你被拖出牢房,扔到手术台上,周围全是警察和医务人员。他们给你注射一种药物,让你浑身不能动弹,但是感官仍然清醒。锋利的手术刀割开你的皮肤,这种痛无法言说。你感觉到他们在杀你,生命就要到尽头了……”


图2:杰西卡•卢梭(Jessica Russo)医生

研讨会上播放了韩国四大综合电视台之一的“朝鲜放送”(TV Chosun)在中国天津拍摄的器官移植纪录片。摄影师于二零一七年以韩国病人家属的身份走访天津的移植医院,拍摄了“购买”器官的经历——单单在这一家医院里,三年内就有三千多名韩国病人进行了移植手术。在韩国需要等待五年的肝脏移植,如果肯出十九万美元,在天津只需十几天,出价越高,速度越快。影片中还提到,其中的一些主刀医生曾在美国受过培训,能说流利的英语。

与会医生探讨相关行动

与会医生对于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的暴行感到震惊,并认为这是医学界必须关注的伦理问题。

泌尿科医生马塞尔·霍罗维兹(Marcel Horowitz)表示,对于美国的医生来说,是否为接受了不道德移植的病人继续提供医疗服务,也是医学界需要探讨的伦理问题。“对于中国的状况,显然需要在美国被讨论,并公开揭露出来,因为显然没有足够多的人了解这些。〞

犹他大学医学副教授格林·吉尔克里斯(Glynn Weldon Gilcrease)强调,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在中国)是国家(中共)批准的行为。他说应在医生专业协会等机构的章程中加入伦理条款,约束医生的此类不道德行为,督促美国的医学院停止为来自中国的移植医生提供培训。吉尔克里斯教授表示,美国国务院应当考虑在签证申请和出境提示方面,加入更多有关器官移植的信息,如禁止参与强摘器官的个人进入美国,提醒去往中国接受器官移植的美国病患慎重考虑。

美国发表有关中国宗教自由的声明

美国国务院主办的首届“促进宗教自由”部长级会议于同一天结束。当天,美国务院发表有关宗教自由的关注声明(Statement of Concern)。其中特别有一份是关于中国的。

声明提到:“作为国际社会的代表,我们对中国对宗教自由的严重限制深表关切,并呼吁中国政府尊重所有个人的人权。中国宗教少数群体的许多成员,包括维吾尔族、回族和哈萨克斯坦穆斯林、藏传佛教徒、天主教徒、新教徒和法轮功,由于他们的信仰而面临严重的镇压和歧视。这些团体一直不变地报告,当局以与他们宗教信仰和相关和平活动为由,对他们实施酷刑,身体虐待,任意逮捕,拘留,判刑或骚扰。”


图3:美国前国会众议员弗兰克·沃尔夫(Frank Wolf)在“促进宗教自由”部长级会议上强调关注法轮功学员被强摘器官的问题。

在该会议上,美国前国会众议员弗兰克·沃尔夫(Frank Wolf)特别提到强摘器官问题:“法轮功面临残酷迫害,关于强摘器官有明确报导,(中共)杀害他们,并把其器官贩卖。今天,我们不应对全世界极不公正的宗教迫害负起责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