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山:上海医院“小儿活体换肝”直爆活摘罪恶

大纪元2018年07月21日讯】7月20日,大陆搜狐网有一篇题为《仁济要闻|我院在国家卫健委“双提升”新闻发布会上分享仁济经验》(http://www.sohu.com/a/242306236_374905)的新闻报导,透露和间接证实了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恶。

报导中称,7月19日上午,由中国卫生健康委员会等医疗部门主办 的“医疗技术能力和医疗质量水平双提升”新闻发布会,在上海交大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召开。上海交大附属仁济医院院长李卫平作了题为《以创新技术和精细管理,推动医疗技术和医疗质量双提升》的报告。

报告中提到:“肝移植由于技术难度极高,一直被喻为外科领域的皇冠,而小儿活体肝移植则被称为皇冠上的明珠。我院肝脏外科于2006年开始致力于小儿活体肝移植的探索,经过十余年的拼搏、创新,该学科已成为国内成长最迅速的学科之一。2017年实施小儿肝移植术442例;累计实施小儿肝移植术1424例;年手术量连续七年位列世界单中心医疗体第一。”

近日,前中共卫生部副部长、移植专家黄洁夫在央视《面对面》访谈节目,承认中共移植器官领域长期使用死囚器官,他不止一次的承认中国使用死囚器官以避开“国际追查组织”对中共大数量活摘器官罪行的追责。但是,上海仁济医院院长李卫平的医学成就报告更进一步证实了大量非法器官供体的存在,“累计实施小儿肝移植术1424例”,意味着中国活体器官移植手术广泛到已经深入了儿童群体。

其他国家的儿童肝移植手术的数量和预后生存率都不能超过上海仁济医院,也是因为上海仁济医院有鲜活的供体以保证手术数量和质量,有优于欧美国家顶尖移植中心的经验。

中国自愿捐献器官的人数少,签署器官捐献协议之后,此人的器官何时可以被使用还有非常长的路和不确定性。中国每年的死刑执行人数都有案可查,而且移植器官本身对供体的身体状况要求苛刻,死囚器官不可能都适合用于移植。再有,十多年来,中共为了表现“人道主义”,对中国死刑犯启用注射执行,成克杰与文强都死于注射执行,当然注射执行的死囚器官也不可用于移植。

2017年海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披露,2017年6月1日至30日,吉林旅游广播电台和吉林大学第一医院肝脏移植中心联合发起10例免费儿童肝移植计划。中国器官移植供体过剩现象再次引外界关注。

这个计划针对的对象是6个月以上至18周岁以下需要进行肝移植的患儿。而手术采取的是劈离式肝移植方案,即:将成人供肝分成两个部分,同时分别移植给两个不同的受者。

吉林大学第一医院与上海仁济医院,将这两个医院的消息结合起来看应该可以确定,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还在进行中,而且器官移植技术不断创新和攀升,医生们对器官来源是否合法,活摘器官是否构成犯罪竟然麻木或者明知故犯。在中国的医学器官移植领域,也把杀人害命的行为堂堂正正的在手术台上进行,甚至把罪恶当作成就在报告会上宣传。被魔鬼利用,最终成为魔鬼中的一员。

江泽民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修炼团体不仅局限于公检法系统,还深深地涉及到医疗领域,中共在大规模实施反人类的虐杀,在中共红色恐怖之下,完全把治病救人的医院改造成发财的产业,把医生变为了杀人狂魔。

备注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原名上海第二医科大学)也是中国历史最为悠久的医科院校之一。其前身是圣约翰大学医学院(1896-1952年)。

上海仁济医院成立于1844年,原名中国医馆,为英国伦敦会传教士雒魏林在上海南市创办,是上海开埠后建立的第一家西医医院。

上海瑞金医院原址为广慈医院(圣玛利医院),由天主教江南传教区法籍主教姚宗李创办于1903年。

责任编辑:朱颖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