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黄洁夫称死囚为器官来源 评:掩盖活摘

新唐人2018年07月18日讯】由于中国器官移植数量十几年来剧增,等待时间却异常的短,器官来源一直备受质疑。日前,中共器官移植发言人黄洁夫再次宣称中国器官移植来源主要依靠死囚。专家指出,中共声称2015年已完全转向公民捐献器官已经被证实是谎言,现在只是为掩盖活摘良心犯器官又一次狡辩。

7月15号晚间,中共央视《面对面》节目播出前副卫生部长、现任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黄洁夫的访谈。

黄洁夫承认在上世纪80年代及其后很长时期,中共器官移植来源主要依靠死囚,因法律执行上存在漏洞,中国器官移植产业形成了一个灰色地带。

黄洁夫还称,长久以来,大陆医生与地方法院已形成一套潜规则,但他并未透露使用死囚器官的数量、是否有证据证实死囚同意捐献器官、如何从囚犯身上摘取器官、以及中国传统伦理冲突等核心问题。讽刺的是,央视这期专题的题目是〝敬畏生命〞。

原中共卫生部官员陈秉中:〝中国没有几个人是自愿捐器官,却成了世界上器官移植的大国,根据我的了解,这种器官有一种非常黑暗的渠道来提供。〞

长期关注艾滋血祸的原中共卫生部官员陈秉中指出,黄洁夫在访谈中隐晦地承认活体移植器官的事实。

中共摘取活体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并移植牟利最早在2006年3月由两名证人在国际上曝光。此后黄洁夫对器官移植问题频频发声,至今至少变换了七种说法,但始终无法解释移植量的爆炸式增长。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发言人汪志远:〝中共用死囚犯由来已久这是事实,但是所不同的是,在99年以后就是2000年开始出现爆炸式的器官移植增长,这个同迫害法轮功同步的这个变化不是因为死囚犯,2000年前后,死囚犯在中国大陆来讲没有大的变化。〞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通过调查发现,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后有891家医院进行过器官移植手术。其中实施肾移植的医院,在2001年有106家,到2006年增加到368家。仅根据这些医院公开的移植数量,从2001至2006年它们就至少实施了三万多例次的肾移植,相当于前40年的总和。而真实的移植数量,据多个机构调查,远远超过这个数量,用死囚和捐献根本无法解释。

而黄洁夫个人操刀的移植手术,器官来源也不透明。根据2013年3月《广州日报》披露,黄洁夫对该报表示,2012年一年他一人主刀的肝移植就达500多例,其中仅1例是自愿捐献的。黄洁夫在12年来至少执行了数千例移植。

从2015年1月1号起,中共声称已全面停用死囚器官,公民逝世后自愿器官捐献将成为器官移植使用的唯一渠道。

但2017年10月20号,《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发布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最新调查报告,调查结果显示:中共器官移植数量仍旧很大,患者等待供体时间很短,捐献器官很少,大量移植器官来源不明。

《追查国际》发言人汪志远表示,2015年后,中共还通过系统编造的数据、移植中心橱窗展示、在海外的公关活动等,营造出已停止外国人器官移植旅游的假象。但调查显示,海外赴中国器官移植旅游依旧兴旺,并且中共正在通过〝一带一路〞向亚洲、以及其它地区扩张器官共享协议,试图将整个国际社会卷入其强摘器官罪恶。

采访/常春 编辑/陈洁 后制/周天

卫生部前高官承认中国长期采用死囚器官进行移植

中国一直避谈使用死囚器官进行移植的指控,卫生部前高官黄洁夫日前接受央视访问,揭开死囚器官移植问题的神秘面纱,黄洁夫透露的一些细节,引发公众更多的联想。早前追究艾滋病血祸责任的另一位卫生部前官员,直指冤假错案中的很多死囚,都成为器官移植的受害者。(RFA 吴亦桐/文宇晴 报道

中央电视台《面对面》节目,周日(15日)晚间播出前副卫生部长、现职中国人体器官组织与移植委员会主任黄洁夫的访谈。访谈日期为本月1日在西班牙马德里举行的国际器官移植大会期间。央视周一(16日)在官网上刊发此次对话的文字版。

黄洁夫承认在他担任肝胆外科专家的上世纪80年代及其后很长的时期,中国器官移植来源主要依靠死囚,尽管法律规定死囚应「自愿捐献器官」,但是法律执行上仍存在漏洞。器官移植形成了一个灰色地带。

黄洁夫称器官的来源是死囚,但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规,而是来自医生的要求与地方法院形成的一个规定;而死囚器官的质量是非常不好的,器官的来源要求也十分严格,在刑场上拿不到这样的器官;他作为移植专家,心中对此有阴影,因此他本人拒绝从供体上取器官,而是负责受体手术。

黄洁夫并未透露使用死囚器官的数量、如何从囚犯身体上采摘、伦理冲突等核心问题,而是将主题引向中国如何推动自愿捐献,以救人生命为主要考虑的内容。颇具讽刺的是,央视本期专题的名字为「敬畏生命」。

持续就艾滋血祸追究责任的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陈秉中向本台表示,中国作为世界自愿捐献器官人口比例极低的国家,却窜升为世界移植大国,器官来源不仅是一个「灰色地带」,而是「黑色地带」。中国众多的冤假错案中,有很多政治犯、因言获罪者和受打压的信仰人士,都可能成为这个「黑色地带」的受害者。

陈秉中说:人们怀疑你的(移植)器官在哪儿来的?这种怀疑不是没有逻辑、没有道理的。既然黄洁夫说从死囚身上取器官的,可是在中国冤假错案很多,有很多是因言获罪、或者是因为信仰不同、信仰某种组织也被判处死刑了,说不清有多少冤案的死囚被摘器官了,合法吗?不是这样!这是违法!

近年法轮功团体不断指控中共当局对修炼者活摘器官及进行严重的迫害。

陈秉中指出,黄洁夫在访谈中隐晦地承认活体移植器官的事实。他本人在对医疗公共卫生事件的调研中,也听闻远比「死囚器官移植」更骇人听闻的「活摘」事件。但他认为如同艾滋血祸一样,当局并未对制度反思及对责任人追责。

陈秉中说:我们有些医生竟然为了自己的私利、或不分青红皂白也去参加这样的活摘,这有失医务人员的品德。这个主要责任不在医生身上,在于政策的不合理,因此这都应该进行追究,才是面对问题,不让它再重演才行。

709律师谢燕益认为,不论黄洁夫在访谈中是自辩,还是再次为当局背书,当前中共当局非法采摘人体器官的采证非常困难,但黄洁夫所谈及的细节可以作为旁证,而公众可以进一步要求当局对此公开信息。

谢燕益说:黄洁夫这个等于侧面印证,变相承认了死囚、一个是活摘这事,可以就这个方向,主要是活摘的去向、来源、它的分配,如果顺著这个去调查,在拼图的过程当中至少是把这些证据线索展示出来,可以进一步要求调查或政府信息公开。甚至还可以提起些诉讼。

黄洁夫在踏上仕途前曾为中国知名的肝胆移植专家,后官至中国卫生部副部长。2005年黄洁夫曾首次承认中国死囚器官作为移植主要来源;2014底,黄洁夫正式宣布,从2015年1月1日起,中国将停止使用死囚器官作为移植供体来源;2017年2月,黄洁夫在梵蒂冈的反器官贩卖峰会上再次承诺对死囚器官移植零容忍。

国际上对于中国是否真正停用死囚器官仍有强烈质疑。不过在此次的西班牙国际器官移植大会后,黄洁夫称早前世卫组织己将多项对中国的禁令解封,中国已重回世界移植界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