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64议员28团体齐吁:制止中共医疗虐杀


由多位日本媒体人及多名议员组成的“停止医疗虐杀”民间组织1月23日正式启动,敦促日本政府立法制止中共活摘。(张本真/大纪元)

大纪元2018年07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任子慧、张本真东京报导)“停止医疗虐杀”(SMG)是日本一个由多位日本媒体人及议员组成的民间组织,今年1月开始启动运作,目前已经有包括国会及地方的议员64人加入,同时有逾28个地方政府团体向日本国会及相关部门提呈谏言书,要求调查赴大陆进行来历不明的器官移植的日本国民,并予立法制止。

国家机器“杀人产业”

7月21日在东京SMG的地方议员介绍说明会上,身为媒体人的SMG事务局局长野村旗守氏表示,“中共这种按需求随时提供活体器官的情况非常不正常,在正常国家里,患者等待匹配器官起码要三五年,但在中国境内仅一周内就能‘买’到鲜活的器官。”这在医学界是件耸人听闻的事情,可想而知这背后有多庞大的组织系统在运作,“不是患者等待器官,而是反过来了,器官在等待患者,随时可以摘取器官,用这种方法牟取暴利。”这些在中国已经成为了一种产业,野村不隐讳地说,这就是“杀人产业”。

“停止医疗虐杀”(Stop Medical Genocide, SMG)的组织宗旨是凝聚日本各界力量,促使政府立法制止中共为牟取暴利继续滥杀无辜。

目前已经获得64名各级议员的支持,这些议员分布在日本各地,从南边的冲绳到北边的北海道。

另外还有28个地方行政机构等团体已经向日本政府提交谏言书(意见书),整个活动在逐步引起政府主流各界人士的关注。

代表干事: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SMG代表干事神奈川県逗子市议会议员丸山治章直言,“活摘问题是本世纪人类史上最大的人权迫害问题。”他说,“推动SMG的停止医疗虐杀的正义活动,是一群不起眼的3%的人。”丸山说相信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他说,“不介意人少,不起眼的3%可以推动16%,最后就会打开整个社会,100%动起来,以最初的3%为目标逐步推动。”

SMG代表加濑英明表示,“之前营救13名泰国少年的新闻引起了日本社会的关注,相比之下对中共仍在进行的血腥虐杀,却迟疑不决,或者视而不见。”加濑表示,“很多迹象显示中共政权不会长久,对于只重视眼前利益而不发声的日本来说,真的令人担忧。很多民主国家的议会、媒体已经在关注中国的活摘问题。”

加濑最后说,“我们希望厚生劳动省调查现状,国会禁止日本国民赴中国接受器官移植。”

此外,新潟県柏崎市议会议员三井田孝欧以及広岛県议会议员石桥林太郎等地方议会的议员亦均有出席。

野村在会上还特别介绍韩国的一个“赴大陆医院接受器官移植”的电视节目,节目制作组从韩国移植中心获得的消息是,每年逾千韩国人前往大陆接受移植器官。于是制作组带着隐蔽摄录机实地报导了医院现场的情形,节目从多个角度报导,均质疑供体的来源。

责任编辑:广弘

活摘器官报告 追查国际公布100个调查录音

大纪元2018年07月22日讯】2017年10月1日至2018年6月30日,“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对大陆57家医院的院长、主任、医生、护士和14省市红十字会器官捐献机构职员展开调查,并公布了100个电话调查录音。

调查发现:

1. 大陆移植医院的肝、肾移植手术数量惊人;器官平均等待时间为2周至2个月;“脑死亡”供体充足。

2. 器官实际捐献量远少于移植量,而同期中国各地器官捐献工作没有突破,巨大的器官差额来历不明。例如:大陆官媒报导,上海市突破器官捐献200例,但仅上海仁济医院2017年肝移植即达800例;并且,上海共有11家医院都在开展器官移植。

追查国际认为,大陆器官捐献的现状正如山东烟台红十字会工作人员所说:“捐献器官哪个地方都不多!”

巨大的器官差额无法解释,加之,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至今还很严重的背景,不能排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还在继续。

3. 倒卖人体器官普遍,很多医院明码标价收供体费(肝源费30万元以上,肾源费15万元以上)。

以下是这份报告的链接: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电话调查报告(六)

https://www.zhuichaguoji.org/node/96870

责任编辑:叶枫

承山:上海医院“小儿活体换肝”直爆活摘罪恶

大纪元2018年07月21日讯】7月20日,大陆搜狐网有一篇题为《仁济要闻|我院在国家卫健委“双提升”新闻发布会上分享仁济经验》(http://www.sohu.com/a/242306236_374905)的新闻报导,透露和间接证实了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恶。

报导中称,7月19日上午,由中国卫生健康委员会等医疗部门主办 的“医疗技术能力和医疗质量水平双提升”新闻发布会,在上海交大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召开。上海交大附属仁济医院院长李卫平作了题为《以创新技术和精细管理,推动医疗技术和医疗质量双提升》的报告。

报告中提到:“肝移植由于技术难度极高,一直被喻为外科领域的皇冠,而小儿活体肝移植则被称为皇冠上的明珠。我院肝脏外科于2006年开始致力于小儿活体肝移植的探索,经过十余年的拼搏、创新,该学科已成为国内成长最迅速的学科之一。2017年实施小儿肝移植术442例;累计实施小儿肝移植术1424例;年手术量连续七年位列世界单中心医疗体第一。”

近日,前中共卫生部副部长、移植专家黄洁夫在央视《面对面》访谈节目,承认中共移植器官领域长期使用死囚器官,他不止一次的承认中国使用死囚器官以避开“国际追查组织”对中共大数量活摘器官罪行的追责。但是,上海仁济医院院长李卫平的医学成就报告更进一步证实了大量非法器官供体的存在,“累计实施小儿肝移植术1424例”,意味着中国活体器官移植手术广泛到已经深入了儿童群体。

其他国家的儿童肝移植手术的数量和预后生存率都不能超过上海仁济医院,也是因为上海仁济医院有鲜活的供体以保证手术数量和质量,有优于欧美国家顶尖移植中心的经验。

中国自愿捐献器官的人数少,签署器官捐献协议之后,此人的器官何时可以被使用还有非常长的路和不确定性。中国每年的死刑执行人数都有案可查,而且移植器官本身对供体的身体状况要求苛刻,死囚器官不可能都适合用于移植。再有,十多年来,中共为了表现“人道主义”,对中国死刑犯启用注射执行,成克杰与文强都死于注射执行,当然注射执行的死囚器官也不可用于移植。

2017年海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披露,2017年6月1日至30日,吉林旅游广播电台和吉林大学第一医院肝脏移植中心联合发起10例免费儿童肝移植计划。中国器官移植供体过剩现象再次引外界关注。

这个计划针对的对象是6个月以上至18周岁以下需要进行肝移植的患儿。而手术采取的是劈离式肝移植方案,即:将成人供肝分成两个部分,同时分别移植给两个不同的受者。

吉林大学第一医院与上海仁济医院,将这两个医院的消息结合起来看应该可以确定,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还在进行中,而且器官移植技术不断创新和攀升,医生们对器官来源是否合法,活摘器官是否构成犯罪竟然麻木或者明知故犯。在中国的医学器官移植领域,也把杀人害命的行为堂堂正正的在手术台上进行,甚至把罪恶当作成就在报告会上宣传。被魔鬼利用,最终成为魔鬼中的一员。

江泽民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修炼团体不仅局限于公检法系统,还深深地涉及到医疗领域,中共在大规模实施反人类的虐杀,在中共红色恐怖之下,完全把治病救人的医院改造成发财的产业,把医生变为了杀人狂魔。

备注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原名上海第二医科大学)也是中国历史最为悠久的医科院校之一。其前身是圣约翰大学医学院(1896-1952年)。

上海仁济医院成立于1844年,原名中国医馆,为英国伦敦会传教士雒魏林在上海南市创办,是上海开埠后建立的第一家西医医院。

上海瑞金医院原址为广慈医院(圣玛利医院),由天主教江南传教区法籍主教姚宗李创办于1903年。

责任编辑:朱颖

中共在改革幌子下持续强摘器官报告(2)


“中国强摘器官研究中心”发布最新报告《中共在改革的幌子下持续强摘器官》。(网络截图)

大纪元2018年07月20日讯】2018年7月2日,中国强摘器官研究中心于第27届国际器官移植大会上发布了题为“中共在改革的幌子下持续强摘器官”长达341页的研究报告。

在没有捐献系统的情况下,中国在本世纪初的短短几年内就成长为世界上实际最大的器官移植国。自2006年中共大规模法外虐杀并攫取良心犯器官用于移植被首度曝光于世后,为应对国际舆论压力,中共当局多次改变对器官来源的说辞,并于2015年宣布全面停用死囚器官而转向公民自愿捐献。

中共通过海内外强力公关攻势和展示其器官源的“一夜间转型”、捐献移植系统蓝图与移植医院橱窗,使其改革得到了一些国际移植组织的承认与背书。而此报告揭示了中国器官移植工业的按需移植的特性、规模与走向、自愿器官捐献与移植系统的运作、法外的器官来源以及器官犯罪的幕后推手。

本网分期登载此报告的摘要与概述。报告全文见:Transplant Abuse in China Continues Despite Claims of Reform

接上文:中共在改革幌子下持续强摘器官报告(1)

以下是其主要发现:

按需移植

调查人员发现在中国存在着一个按需进行的器官移植工业:预先安排手术、提供很短的器官等待期,并且从活体上采割器官。

自本世纪初以来,中国的移植医院就宣传器官移植只需等待数天至数周,如果失败可以再次移植。[1] 中国肝移植登记报告了很大比例的须在几天甚至几小时内进行的急诊肝脏移植手术;择期手术等待时间通常也只需数周。[2]

医院病历档案、媒体报导和其它信息源显示移植手术大多为预先安排,例如:

  • 2005年,一名以色列患者前往中国进行心脏移植手术,手术在两周前就已被安排[3]
  • 2006年,一家医院同时进行5台肝脏移植和6台肾脏移植手术[4]
  • 2013年的一个下午,一家医院同时进行了4台心脏移植手术[5]
  • 2016年,一名肝功能衰竭患者在转入一家医院的当天进行了肝脏移植手术[6]
  • 2016年10月,一家医院在一天内进行了16台器官移植(10台心、肝和肾脏移植及6例角膜移植)[7]
  • 在2017年10月,一家医院向韩国患者家属许诺数天或数周的等待时间,并且如果额外“捐款”,手术可进一步提前[8] 

一家医院自称是“有供体在找匹配的受体的医院”,并承诺“如果失败,将继续进行移植,直到成功为止”;[9] 医生可以为移植准备多个供源[10]或为器官不匹配的患者快速采割多个器官;[11] 在中国大陆,患者同一器官接受多次移植的现象并不罕见;[12] 此外,医院网站上对各种器官移植手术明码标价,给人一种任何“人体部件”都可按需更换的感觉。[13]

低于5分钟热缺血时间的肝脏采割程序在2009年之前就已成为中国移植业的行业标准。[14][15] 中国在2010年之前没有任何器官捐献系统,[16]而使用“无心跳尸体”器官根本无法达到这样短暂的热缺血时间。最近中国又推出“无缺血”肝移植技术,以最大程度保持器官功能与活力(见“从‘追随者’到‘全球移植技术的领导者’”)。[17]

一家医院2004年就在网站上强调:“在中国,我们进行活体肾脏移植手术。这与您在日本医院听到的尸体肾脏移植完全不同。”[18]而这是在没有自愿器官捐献系统[19]并且亲属活体移植也很稀少[20] 的情况下发生的(见“实际捐献情况”)。

以上事实意味着中国的器官移植普遍是从亲属以外的活供体割取重要器官的。

活摘曝光后的持续增长

在2006年对中国强摘器官指控引起国际关注后,中共政府承认了使用死囚器官,同时将此归咎于市场混乱,[21]卫生部启动新审批制度,向164家医院颁发了移植许可证 。[22]这给人造成了一种1,000家移植医院的大多数在2007年7月以后停止了器官移植的错觉,[23][24] 并且各医院系统地低报其移植量。

此外,当局通过其发言人、媒体和海外代理发动了强力公关游说,给人以不合乎伦理的器官移植数量在中国减少并消亡的假相。

然而真实的情况却是,在新准入制度下,卫生部批准的大移植中心在竞争减少和政府的全力支持下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许多其它医院在没有许可的情况下也仍继续开展移植。总体而言,中国器官移植业在持续稳定地增长。[25]

昼夜不休的器官采割和移植使移植团队处于不堪重负的常态;[26] [27][28] [29] [30] [31] [32]一家医院培训了几乎所有的外科医生,使其都能独立施行肾脏移植手术;[33]许多移植中心的床位使用率达100%—200%;[34][35] 移植中心展开了扩建竞赛——不断增多的床位、扩张的新病区和新盖的大楼。[36] [37][38][39][40]

备受质疑的官方移植量

中国的器官移植量一直被视为国家机密。由于无法解释的器官来源和经济利益(包括偷税、漏税及医院和医生的私下的利益分配)而层层造假,[41]  真实的器官移植数量可能永远也不会为人所获知。

官方常称中国平均每年进行10,000例器官移植手术,2017年这一数字增到15,000例。[42] 然而,从对医院和医生的移植量数据的分析,我们发现仅几家医院的手术量就已超过这个数字。

事实上,中国在2000年后的器官移植量在短短几年内就远远超过其它任何国家。[43] [44]作为参考,美国2000年后平均每年进行约6,000例肝脏移植手术,[45] 而中国几家医院就可超过全美的肝移植总量。

根据政府对移植医院的最低移植床位的要求估算,卫生部最初批准的164家移植医院每年的最低移植总容量就已超过70,000例,即自2000年以来的中国移植系统的总容量最低在100万例以上。[46]

我们对164家获准的移植中心进行了逐家调查,并与从新闻报导、医生和医院进行的移植数量,以及免疫抑制剂市场规模中获取的数据进行比较,发现多数医院远远超过卫生部对其移植床位的最低要求,有些甚至拥有数百张专用移植病床,床位使用率超过100%

这还远远不是全貌。截至2007年7月,中国有上千家医院向卫生部申请继续开展器官移植,[47][48] 其中许多医院虽未获批准却仍在继续进行器官移植。[49] 它们后来成为全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席黄洁夫打算从中挑选以将官方批准的移植中心数量增到300家甚至500家的后备医院。[50] [51] [52] [53]

(待续)

参考文献

[1] 《国际移植(中国)网络支援中心》关于供体者

http://web.archive.org/web/20040831211012/http://www.zoukiishoku.com/cn/jueding/index.htm

[2]      《中国肝移植注册2006年度报告》   来源:中国肝移植注册网

http://web.archive.org/web/20160216043257/http://www.slideserve.com/lerato/2006

[3]     Medical Genocide: Hidden Mass Murder in China’s Organ Transplant Industry.

China Organ Harvest Research Center. May 2017.

https://vimeo.com/207039399

[4]     器官移植重续生命乐章   来源:《广州日报 》2006年3月14日

http://gzdaily.dayoo.com/gb/content/2006-03/14/content_2439521.htm

https://archive.is/ZhPn3

[5]     协和医院22分钟内“重装”4颗心   来源:《武汉晚报》2013年6月25日

http://whwb.cjn.cn/html/2013-06/25/content_5179875.htm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60613035243/http://whwb.cjn.cn/html/2013-06/25/content_5179875.htm

[6]     Father in Severe Hepatic Failure and Faces Huge Costs for Liver Transplant, Brother Studying in School.

http://www.qschou.com/project/index/93b3edb8-b633-42e9-910f-33ae404557b3

https://archive.is/s6IND

[7]     我院一天完成10例器官移植、6例角膜移植手术,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甘美国际医院网站,2016-10-31

http://www.kmsdyrmyy.com/news_show.aspx?id=269

The original page is no longer accessible. Refer to the archived version: https://archive.is/wr4Ga

[8]     Kim H, Shin D. TV Chosun Documentary on Transplant Tourism to China.

Translation by COHRC: https://vimeo.com/250087127/37c9aedd40

Original full documentary in Korean: https://youtu.be/dDsDfgQSgdg

[9]     云南肾脏病医院−云南省器官移植中心分部

http://web.archive.org/web/20180331004334/

[10]  Beyond the Dark Veil of China’s Organ Trade;China’s Forum “Phoenix Weekly”

The original page has been removed. Refer to its reprint:

http://club.china.com/data/thread/1011/2777/01/84/3_1.html

https://archive.is/3QuUt

《凤凰杂志网》“中国人体器官买卖的黑幕—凤凰周刊杂志网 ”

[11]     《血淋淋的器官摘取——关于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修订版》

http://organharvestinvestigation.net/report0701/report20070131.htm#_Toc158023098

[12]      Bloody Harvest/The Slaughter: An Update, page 285-286

Authors: David Kilgour, Ethan Gutmann, and David Matas. June 22, 2016.

http://endorganpillaging.org/wp-content/uploads/2016/06/Bloody_Harvest-The_Slaughter-June-23-V2.pdf

[13]      Bloody Harvest/The Slaughter: An Update, page 346-349

Authors: David Kilgour, Ethan Gutmann, and David Matas. June 22, 2016.

http://endorganpillaging.org/wp-content/uploads/2016/06/Bloody_Harvest-The_Slaughter-June-23-V2.pdf

[14]     “供肝快速切取术中应注意的相关问题分析”《天津医药》2009年37卷09期 793—794页

作者:陈立天,沈中阳,朱志军,郑虹,邓永林,潘澄,臧运金

http://www.126doc.com/p-10636144.html The original page is no longer accessible. Refer to the archived version: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60116183241/http://www.zhuichaguoji.org/cn/images/nationalcriminalreports/488.pdf

[15]     沈中阳 −何梁何利基金

https://archive.is/KpBC5

[16]       Liu Y. Sharing System Moves Chinese Organ Transplantation into the Public Welfare Era.

China Economic Weekly. 2013(34).

http://paper.people.com.cn/zgjjzk/html/2013-09/06/content_1295101.htm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60116163206/http://paper.people.com.cn/zgjjzk/html/2013-09/06/content_1295101.htm

共享系统推动中国器官移植进入公益化时代.《中国经济周刊》.刘砚青

[17]     专家介绍:何晓顺;来源:中山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官网,2018年4月

http://www.gzsums.net/zhuanjia_219.aspx

https://archive.is/cO9Ud
[18]     《国际移植(中国)网络支援中心》在线回答

http://zoukiishoku.com/cn/wenda/index.htm
http://web.archive.org/web/20040905175057/http://zoukiishoku.com/cn/wenda/index.htm

[19]       Liu Y. Sharing System Moves Chinese Organ Transplantation into the Public Welfare Era.

China Economic Weekly. 2013(34).

http://paper.people.com.cn/zgjjzk/html/2013-09/06/content_1295101.htm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60116163206/http://paper.people.com.cn/zgjjzk/html/2013-09/06/content_1295101.htm

共享系统推动中国器官移植进入公益化时代.《中国经济周刊》.刘砚青

[20]    Approaching Professor Wang Xuehao, a pioneer of living liver transplantation in China, March 22, 2010

http://archive.is/KQ1de#selection-2481.73-2485.1

走近我国活体肝移植开拓者王学浩教授(2010-03-22)

The first person in living liver transplantation field, Yangtze Evening News, December 13, 2006

http://archive.is/KQ1de#selection-2915.95-2923.8

活体肝移植领域第一人,《扬子晚报》2006-12-13

[21]     卫生部关于印发《人体器官移植技术临床应用管理暂行规定的通知》

http://www.moh.gov.cn/mohbgt/pw10604/200804/18344.shtml

https://archive.is/B2VJY

[22]     169家器官移植医院名单.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2015-02-04

http://www.nhfpc.gov.cn/yzygj/s3594q/201510/2c5551f6b36340a7b520d8e205ecbcbc.shtml

http://archive.is/NtoMS

[23]     攀登移植之巅 延续生命精彩   来源:东风总医院 2009-11-18

http://www.dfmhp.com.cn/a/dongfengyilin/xingyedongtai/2010/1222/3020.html

The original page is no longer accessible. Refer to the archived version: https://archive.is/DATK4

[24]     武大肝胆疾病研究院:器官移植与时间赛跑   [日期:2015-05-21]  来源:人民网−湖北频道;作者:张沛

http://www.people.com.cn – Hubei Channel, May 21, 2015, Zhang Pei

http://www.transplantation.org.cn/zyienizhonghe/2015-05/7432.htm

https://archive.is/SzewF

[25]     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肝移植中心简介

http://www.transplantation.org.cn/ZheJiangDaXueFuShuDiYiYiYuanKuaiXun/2011-02/5400.htm

https://archive.is/j0gn7

[26]     龙腾虎跃正当时——记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器官移植中心肾移植科.《大众卫生报》.2005年10月21日

http://hunan.voc.com.cn/content/2005-10/21/content_3479431.htm

Archived version: https://archive.is/xlZWE

[27]     十年泌尿外科  10年记忆   来源:西安高新医院,2012-09-05;作者:张刘勇

http://www.gxyy.net/ksnewsshow-1886.html

https://archive.is/thn12

[28]     《37与32的奇迹》   来源:新浪网/《新民周刊》, 2006年06月14日

http://news.sina.com.cn/c/2006-06-14/143310153952.shtml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60112163108/http://news.sina.com.cn/c/2006-06-14/143310153952.shtml

[29]     我院尸体肾移植数目大幅超越去年   来源:齐鲁医院血液净化科,2010-12-26

http://www.qiluhospital.com/site57/ksxw/15301.shtml

https://archive.is/67ofi

[30]     仁济医院一日最多做120台手术  科主任“放手”让新人上, 2016年03月03日08:45   来源:《文汇报》

http://sh.people.com.cn/n2/2016/0303/c134768-27853288.html

https://archive.is/xNtPY

[31]     夏强:肝移植学科的少帅   人民网,2006年06月23日,黄祺

http://scitech.people.com.cn/GB/1057/4520977.html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60116202918/http://scitech.people.com.cn/GB/1057/4520977.html

[32]     仁济医院肝移植手术连台 医生彻夜走不出医院   来源:新浪上海/东方网—《文汇报》,2013年8月19日

http://sh.sina.com.cn/news/k/2013-08-19/085558296.html?from=sh_ydph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60112163630/http://sh.sina.com.cn/news/k/2013-08-19/085558296.html?from=sh_ydph

[33]     攀登移植之巅 延续生命精彩   来源:东风总医院,2009-11-18

http://www.dfmhp.com.cn/a/dongfengyilin/xingyedongtai/2010/1222/3020.html

The original page is no longer accessible. Refer to the archived version: https://archive.is/DATK4

[34]     郑州市第七人民医院肾移植肾内科   科室动态

http://www.zzsqy.com.cn/OfficeNewsDetail-38.html

https://archive.is/Srlbv

[35]     遵义医学院附属医院进修之体会   来源:绍兴文理学院附属医院官网

http://www.0575fy.com/html/2012/83_0820/3679.html
https://archive.is/fTJl9

[36]      Medical Genocide: Hidden Mass Murder in China’s Organ Transplant Industry.

China Organ Harvest Research Center. May 2017.

https://vimeo.com/207039399

[37]     探秘湘雅器官移植:上千人等待手术 多是年轻人   来源:华声在线—《三湘都市报》,2012年11月10日

http://hunan.sina.com.cn/news/s/2012-11-10/095024769.html

https://archive.is/dmgjS

[38]     西安交大一附院肾移植超4000例   最长存活35年   来源:中国新闻网,2015年04月17日

http://www.chinanews.com/jk/2015/04-17/7216205.shtml

https://archive.is/WLEQa

[39]     中国器官移植之路    来源:《瞭望东方周刊》2013-09-27

http://www.dooland.com/magazine/article_303295.html

https://archive.is/U7wHH

[40]      一支健康肝的旅行   人民网  《健康时报》(2011年01月20日,第03版)记者:刘永晓

http://paper.people.com.cn/jksb/html/2011-01/20/content_728278.htm

https://archive.is/w95TU

[41]     黄洁夫:器官来源转型 移植数不降反升    《北京青年报》, 2015年10月15日

http://epaper.ynet.com/html/2015-10/19/content_159772.htm

The original page is no longer accessible. Refer to the archived version: https://archive.is/T3N0y

[42]     一个人、一杆旗、一辆车:器官移植患者的万里骑行    2017/6/29,新华网

http://xinhua-rss.zhongguowangshi.com/13694/3124242298847448352/1995405.html

http://archive.is/FL2aA

[43]     《新浪健康》肝脏外科创始人吴孟超分享肝病防治与长寿秘诀,2011年05月11日

http://health.sina.com.cn/d/2011-05-11/145222445449.shtml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20327035615/http://health.sina.com.cn/d/2011-05-11/145222445449.shtml

[44]     中国人体器官买卖的黑幕    《凤凰周刊》2013-9-24

The original page has been removed from: 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shehui/2412.html

Refer to its archive: https://archive.is/B36qx

[45]    Organ Procurement and Transplantation Network. National Data. Accessed  January 10, 2017.

https://optn.transplant.hrsa.gov/data/view-data-reports/national-data/#

[46]    Bloody Harvest/The Slaughter: An Update, page 372-374

Authors: David Kilgour, Ethan Gutmann, and David Matas., June 22, 2016.

http://endorganpillaging.org/wp-content/uploads/2016/06/Bloody_Harvest-The_Slaughter-June-23-V2.pdf

[47]     攀登移植之巅 延续生命精彩   来源:东风医院官网,2009-11-18

http://www.dfmhp.com.cn/a/dongfengyilin/xingyedongtai/2010/1222/3020.html

The original page is no longer accessible. Refer to the archived version: https://archive.is/DATK4

[48]    武大肝胆疾病研究院:器官移植与时间赛跑   来源:人民网−湖北频道;作者:张沛  2015-05-21

http://www.transplantation.org.cn/zyienizhonghe/2015-05/7432.htm

https://archive.is/SzewF

[49]    Appendix: 75 Hospitals Admitted into DCD Pilot Program in 2011

Source: China Organ Harvest Research Center

Appendix: 75 Hospitals Admitted into DCD Pilot Program in 2011

Appendix: 75 Hospitals Admitted into DCD Pilot Program in 2011

This list contains 75 hospitals that were not approved under the 2007 Ministry of Health permit system but continued to perform transplants and were later admitted into a pilot program for donations after cardiac death (DCD) starting in 2011. ** … Continue reading Appendix: 75 Hospitals Admitted into DCD Pilot Program in 2011

China Organ Harvest Research Center

[50]     中国器官捐献尚需跨越哪些坎   《人民日报》,2017年01月02日

http://paper.people.com.cn/rmrbhwb/html/2017-01/02/content_1740227.htm

https://archive.is/DHnWJ

[51]     中国将有更多移植医院   来源:《中国日报》,2016-05-15

http://www.chinadaily.com.cn/china/2016-05/15/content_25287057.htm

https://archive.is/JYZSB

[52]      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我国器官移植医院已增至173家   《新京报》,2017-06-11

http://www.bjnews.com.cn/news/2017/06/11/446413.html

http://archive.is/cS9eR

[53]      黄洁夫:器官来源转型 移植数不降反升   《北京青年报》2015年10月15日

http://epaper.ynet.com/html/2015-10/19/content_159772.htm

The original page is no longer accessible. Refer to the archived version: https://archive.is/T3N0y

责任编辑:高静

黄洁夫央视继续炒作死囚器官 曝更多黑幕

大纪元2018年07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近日,前中共卫生部副部长、移植专家黄洁夫上了中共央视《面对面》访谈节目,其除了承认中共移植器官长期使用死囚器官外,还披露了一些新的细节,让外界一窥中共器官移植领域更多的黑幕。专家表示,黄炒作死囚器官是为掩盖真正的器官来源,而其最新披露的内容,隐晦承认了中共活摘器官。

黄洁夫炒作死囚器官13年 掩盖真正器官来源

15日黄洁夫在央视节目中承认,“器官移植成了一个灰色的地带。”他还称:“长期以来,中国器官移植来源主要依靠死囚,尽管法律规定死囚应‘自愿捐献器官’,但是法律执行上仍存在漏洞。”

中共卫生部前高官陈秉中认为,中国大陆作为世界自愿捐献器官人口比例极低的国家,却在2000年迅速窜升为世界移植大国,其器官来源不仅是一个“灰色地带”,更是“黑色地带”。

长期关注中共器官移植黑幕的旅美政论家横河对大纪元表示,“中国器官移植使用死囚器官,从头至尾都是黄洁夫一个人在那里炒作。从2005年11月世卫组织(WHO)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召开会议时他第一次提出来后,这十三年来他通过各种方式炒作死囚器官,现在承认以前对很多死囚没有按国际标准来做,目的就是是让大家把注意力集中在死囚身上,而掩盖真正的器官来源。”

获得2017年“好莱坞国际独立纪录片”最佳外语纪录片奖和最佳导演奖的纪录片《活摘‧十年调查》披露,江泽民1999年迫害法轮功后,为了达到消灭法轮功的目的,下令可以摘取法轮学员的器官。于是这种活摘行为从死刑犯延伸到了法轮功学员、良心犯和政治犯。与此同时,从2000年起,中国的器官移植业呈现出爆炸性的几倍、几十倍的增长。

该纪录片援引移植专家的话表示,器官移植,一个最重要的道德前提就是自愿捐献。但是中国的器官移植在起步就违反了这个底线——从死刑犯身上强摘器官。

横河认为,光强摘死囚器官这一条,国际社会就没有理由去承认中共用死囚器官仅仅是犯错误,这是犯罪。

黄洁夫的角色

黄洁夫在节目中还称是自己宣布从2015年1月1日起停止使用死囚器官,没有得到上面的命令。

国际追查在2015年3月发布的一份报告《“2015年1月1日停止使用死刑犯器官”是中共掩盖活摘器官罪恶的骗局》中早揭示背后实质,中共对使用死囚器官从否认到承认,甚至高调承认,现在又宣布停止使用死刑犯器官,中共利用黄洁夫的言论,有效地起到了替中共解释和回避国际舆论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反人类罪指控的作用,误导人们聚焦死囚器官讨论,转移了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注意。

报告还指,中共官方从未给黄洁夫公开授权,对他的言行和形成的结果也从未否定。这样一来,中共从中受益,但又不需为其负责,是一种不着痕迹的操控。

黄洁夫承认:刑场上拿不到合格器官

黄洁夫在节目中披露了一个细节,他说:“死囚器官的质量是非常不好的。器官的来源要求也十分严格的,在刑场上拿不到这样的器官。”他还称,因为心中总是有阴影,所以从来没有取过器官,只“负责做受体手术,把器官接上去”。

中共卫生部前高官陈秉中认为,黄洁夫隐晦地承认了“活体”移植器官的事实。他说,自己在对医疗公共卫生事件的调研中,也曾听闻远比“死囚器官移植”更骇人的“活摘”事件。

横河表示,如果死囚器官是枪决打死后再取器官,器官能保存的时间很短,因此在中共的司法系统跟医疗系统的配合下,为了让医院拿到新鲜的器官,在处决死囚的时候故意不打死,这是他们解决死囚死后拿不到好质量器官的方法。

他说:“黄洁夫知道这些器官来源,作为跟国际社会接轨的移植专家、卫生部副部长,他就可以任凭人家这样去取器官,自己不取就没有责任了?你知道器官的来源,你还这么做就有罪责。”

横河表示,关于利用死囚器官,中共在1984年出台过包括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等六个部在内的一个暂行规定。黄洁夫作为卫生部副部分管器官移植最主要的人,他本人也是移植医生,他前几年竟然说自己没有看过这个规定。他们脑中何时有过法律、遵照什么规定,全部是做戏,做给别人看的,包括后来的一些改革也都是假的,经不起第三方调查的。

黄洁夫自曝取器官怕被别人看见出车祸

央视的报导中披露,在2015年前,黄洁夫担任中山医科大学的校长期间,由于取器官怕被别人看见,在匆匆忙忙赶过来的途中,中山医科大学出现翻车事故,死了两名医生,一名护士重伤,一位司机至今残废。

横河表示,他们取的器官肯定不是死囚的,因为到死刑执行场所去取器官,这是公开的,中共官方1984年就有规定,连秘密都不是,所以不可能是怕被人看见,匆匆忙忙、慌慌张张的。至少当局不会有人来质疑他们,老百姓更不可能管。

据调查报告《血腥的活摘器官》一书披露,自1999年以来,中共政府及其分布在全国各地的机构,尤其是医院,还有拘留所和法院,已处死了大量法轮功良心犯,但具体数目不详。他们的重要器官,包括肾脏、肝脏、眼角膜和心脏,都被强行摘取并高价出售,有时出售给外国人,这些外国人在自己本国往往要长期等待有人自愿捐献此类器官。

追查国际:黄洁夫是中共卫生系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重要组织者

黄洁夫在受访中还自吹其对中国器官移植的所谓“贡献”,包括“改变了中国的器官移植”现状等。

追查国际在2017年2月5日发布的调查报告中,指黄洁夫是中共卫生系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重要组织者。

报告说,在2001年10月至2013年初的近12年间,黄洁夫是中共卫生部/卫计委负责中国器官移植的掌门人,这期间也正是江泽民集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直线发展至最高峰期间。他推动大批医院成立了器官移植中心,连不具备条件的市级中医院、乡镇医院、基层军队医院都开展了大量器官移植手术。

报告还指黄洁夫本人涉嫌直接大量使用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做移植手术。黄洁夫曾公开对陆媒说,2012年一年,他一人主刀的肝移植就达500多例,其中仅一例是自愿捐献的。

国内媒体还曾高调宣传,黄洁夫2005年9月随以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为团长的中央代表团去新疆参加自治区五十周年庆期间,为新疆一个患肝癌的党官做手术,在一天之内就临时分别从广州和重庆找到、取来两个匹配的活体肝脏。

加拿大前国会议员、《血腥的活摘器官》作者大卫.乔高说,黄洁夫打了两个电话给两个地方,要了两个肝脏,这意思很清楚,有两个人因此被杀了,他们的器官在等著备用。

责任编辑:李穹

【禁闻】黄洁夫称死囚为器官来源 评:掩盖活摘

新唐人2018年07月18日讯】由于中国器官移植数量十几年来剧增,等待时间却异常的短,器官来源一直备受质疑。日前,中共器官移植发言人黄洁夫再次宣称中国器官移植来源主要依靠死囚。专家指出,中共声称2015年已完全转向公民捐献器官已经被证实是谎言,现在只是为掩盖活摘良心犯器官又一次狡辩。

7月15号晚间,中共央视《面对面》节目播出前副卫生部长、现任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黄洁夫的访谈。

黄洁夫承认在上世纪80年代及其后很长时期,中共器官移植来源主要依靠死囚,因法律执行上存在漏洞,中国器官移植产业形成了一个灰色地带。

黄洁夫还称,长久以来,大陆医生与地方法院已形成一套潜规则,但他并未透露使用死囚器官的数量、是否有证据证实死囚同意捐献器官、如何从囚犯身上摘取器官、以及中国传统伦理冲突等核心问题。讽刺的是,央视这期专题的题目是〝敬畏生命〞。

原中共卫生部官员陈秉中:〝中国没有几个人是自愿捐器官,却成了世界上器官移植的大国,根据我的了解,这种器官有一种非常黑暗的渠道来提供。〞

长期关注艾滋血祸的原中共卫生部官员陈秉中指出,黄洁夫在访谈中隐晦地承认活体移植器官的事实。

中共摘取活体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并移植牟利最早在2006年3月由两名证人在国际上曝光。此后黄洁夫对器官移植问题频频发声,至今至少变换了七种说法,但始终无法解释移植量的爆炸式增长。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发言人汪志远:〝中共用死囚犯由来已久这是事实,但是所不同的是,在99年以后就是2000年开始出现爆炸式的器官移植增长,这个同迫害法轮功同步的这个变化不是因为死囚犯,2000年前后,死囚犯在中国大陆来讲没有大的变化。〞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通过调查发现,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后有891家医院进行过器官移植手术。其中实施肾移植的医院,在2001年有106家,到2006年增加到368家。仅根据这些医院公开的移植数量,从2001至2006年它们就至少实施了三万多例次的肾移植,相当于前40年的总和。而真实的移植数量,据多个机构调查,远远超过这个数量,用死囚和捐献根本无法解释。

而黄洁夫个人操刀的移植手术,器官来源也不透明。根据2013年3月《广州日报》披露,黄洁夫对该报表示,2012年一年他一人主刀的肝移植就达500多例,其中仅1例是自愿捐献的。黄洁夫在12年来至少执行了数千例移植。

从2015年1月1号起,中共声称已全面停用死囚器官,公民逝世后自愿器官捐献将成为器官移植使用的唯一渠道。

但2017年10月20号,《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发布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最新调查报告,调查结果显示:中共器官移植数量仍旧很大,患者等待供体时间很短,捐献器官很少,大量移植器官来源不明。

《追查国际》发言人汪志远表示,2015年后,中共还通过系统编造的数据、移植中心橱窗展示、在海外的公关活动等,营造出已停止外国人器官移植旅游的假象。但调查显示,海外赴中国器官移植旅游依旧兴旺,并且中共正在通过〝一带一路〞向亚洲、以及其它地区扩张器官共享协议,试图将整个国际社会卷入其强摘器官罪恶。

采访/常春 编辑/陈洁 后制/周天

卫生部前高官承认中国长期采用死囚器官进行移植

中国一直避谈使用死囚器官进行移植的指控,卫生部前高官黄洁夫日前接受央视访问,揭开死囚器官移植问题的神秘面纱,黄洁夫透露的一些细节,引发公众更多的联想。早前追究艾滋病血祸责任的另一位卫生部前官员,直指冤假错案中的很多死囚,都成为器官移植的受害者。(RFA 吴亦桐/文宇晴 报道

中央电视台《面对面》节目,周日(15日)晚间播出前副卫生部长、现职中国人体器官组织与移植委员会主任黄洁夫的访谈。访谈日期为本月1日在西班牙马德里举行的国际器官移植大会期间。央视周一(16日)在官网上刊发此次对话的文字版。

黄洁夫承认在他担任肝胆外科专家的上世纪80年代及其后很长的时期,中国器官移植来源主要依靠死囚,尽管法律规定死囚应「自愿捐献器官」,但是法律执行上仍存在漏洞。器官移植形成了一个灰色地带。

黄洁夫称器官的来源是死囚,但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规,而是来自医生的要求与地方法院形成的一个规定;而死囚器官的质量是非常不好的,器官的来源要求也十分严格,在刑场上拿不到这样的器官;他作为移植专家,心中对此有阴影,因此他本人拒绝从供体上取器官,而是负责受体手术。

黄洁夫并未透露使用死囚器官的数量、如何从囚犯身体上采摘、伦理冲突等核心问题,而是将主题引向中国如何推动自愿捐献,以救人生命为主要考虑的内容。颇具讽刺的是,央视本期专题的名字为「敬畏生命」。

持续就艾滋血祸追究责任的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陈秉中向本台表示,中国作为世界自愿捐献器官人口比例极低的国家,却窜升为世界移植大国,器官来源不仅是一个「灰色地带」,而是「黑色地带」。中国众多的冤假错案中,有很多政治犯、因言获罪者和受打压的信仰人士,都可能成为这个「黑色地带」的受害者。

陈秉中说:人们怀疑你的(移植)器官在哪儿来的?这种怀疑不是没有逻辑、没有道理的。既然黄洁夫说从死囚身上取器官的,可是在中国冤假错案很多,有很多是因言获罪、或者是因为信仰不同、信仰某种组织也被判处死刑了,说不清有多少冤案的死囚被摘器官了,合法吗?不是这样!这是违法!

近年法轮功团体不断指控中共当局对修炼者活摘器官及进行严重的迫害。

陈秉中指出,黄洁夫在访谈中隐晦地承认活体移植器官的事实。他本人在对医疗公共卫生事件的调研中,也听闻远比「死囚器官移植」更骇人听闻的「活摘」事件。但他认为如同艾滋血祸一样,当局并未对制度反思及对责任人追责。

陈秉中说:我们有些医生竟然为了自己的私利、或不分青红皂白也去参加这样的活摘,这有失医务人员的品德。这个主要责任不在医生身上,在于政策的不合理,因此这都应该进行追究,才是面对问题,不让它再重演才行。

709律师谢燕益认为,不论黄洁夫在访谈中是自辩,还是再次为当局背书,当前中共当局非法采摘人体器官的采证非常困难,但黄洁夫所谈及的细节可以作为旁证,而公众可以进一步要求当局对此公开信息。

谢燕益说:黄洁夫这个等于侧面印证,变相承认了死囚、一个是活摘这事,可以就这个方向,主要是活摘的去向、来源、它的分配,如果顺著这个去调查,在拼图的过程当中至少是把这些证据线索展示出来,可以进一步要求调查或政府信息公开。甚至还可以提起些诉讼。

黄洁夫在踏上仕途前曾为中国知名的肝胆移植专家,后官至中国卫生部副部长。2005年黄洁夫曾首次承认中国死囚器官作为移植主要来源;2014底,黄洁夫正式宣布,从2015年1月1日起,中国将停止使用死囚器官作为移植供体来源;2017年2月,黄洁夫在梵蒂冈的反器官贩卖峰会上再次承诺对死囚器官移植零容忍。

国际上对于中国是否真正停用死囚器官仍有强烈质疑。不过在此次的西班牙国际器官移植大会后,黄洁夫称早前世卫组织己将多项对中国的禁令解封,中国已重回世界移植界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