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丹:中共组团驳斥“活摘”为哪般?

各国国旗(联合国图片)
各国国旗(联合国图片)

大纪元2018年05月27日讯】这两天,中共喉舌新华社从日内瓦发来消息称,“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和瑞士其它国际组织代表团24日举行媒体见面会,介绍了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事业的发展及成就,并重点就有关‘中国存在活摘器官’等谣言进行批驳”。

从新闻中并未出现“应邀”等字样以及大量篇幅几乎都在介绍“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黄洁夫的一家之言来看,此次发布会或是仅由中共这一方来自行组织、举办的。中共的目的很明显,那就是想要为中国那些组织、参与“活摘”的刽子手们创造机会,让他们继续在国际社会撒谎、行骗。

要知道,“中国存在活摘器官”不仅证据确凿,且臭名远播。早在2014年10月,杭州举行“中国器官移植大会”之前,国际权威组织“医生反对强制摘取器官组织(DAFOH)”就曾及时发表声明,呼吁国际社会器官移植方面的专家不参与、不支持中国器官移植大会及其相关的专业活动。很多海外移植医学专家也明确表示,即使获得了邀请,也拒绝参加。

一方面,中国举办的类似会议根本就请不来那些了解“中国存在活摘器官”黑幕的海外权威专家;另一方面,是凡在海外举办的类似会议,也把中共送来的专家关在了门外。2014年7月,在美国旧金山召开的“世界器官移植大会”就以违背医学伦理为由,拒绝了35名中国医生参加。

2016年8月在香港举行的“国际器官移植大会”,因邀请了黄洁夫等53名参与摘取良心犯器官牟利的大陆医生而受到了国际医学界和人权组织的谴责。DAFOH在此之前再次呼吁,应撤回对“涉嫌推动和参与活摘器官”的黄洁夫的邀请。

国际社会的态度足以让中共认识到,在权威的学术会议上继续狡辩的机会已经不可能再有。因为全世界都对中共在铁证面前、仍打死不认的无赖嘴脸感到十分厌恶了。但国际社会不给机会,中共也要给自己创造机会。因此,最近这场由中共自编、自导、自演的“媒体见面会”才得以在日内瓦拉开序幕。

正因为这是一场中共为自己涂脂抹粉而进行的表演,所以陆媒在高调报道时,才会如此自相矛盾、漏洞百出。中共代表们不远万里、前赴海外,请不来专家、就在海外邀请“其它国际组织代表团”,还声势浩大的召开新闻发布会,表示要重点批驳有关“中国存在活摘器官”等谣言;然而同时,却又在报导中指出,这些谣言荒谬到“不值一驳”。既然“不值一驳”,中共又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其次,黄洁夫在发布会上一开口就吹嘘,“中国政府高度重视器官捐献与移植事业的健康、可持续发展”,甚至还炫耀“2015年,中国政府宣布全面停用死囚器官”。算起来,中共都执政半个多世纪了,难道2015年才想起来,用死囚器官移植不合适?如果这样就算“高度重视”,那不重视的时候呢?是否会有更糟糕的事儿发生?

实际上,承认用死囚器官来移植,就足以凸显中共的非人道,甚至与“活摘”也脱不了干系。因为要被摘取器官的死囚什么时候死,基本就要看中共何时能找到配型合适的需求者。虽然死囚是被先行判死,但却足以表明“为需求而杀人”在中国的监狱中大量存在。此外,当公、检、法、司早已沦为中共的奴仆时,中国监狱中的“死囚”到底会是什么样的人,是否有可能是良心犯、政治犯,也完全是由中共来定夺的。

一旦松了“使用死囚器官”这个口,中共就得主动拿出“已停用”的证据,以便让国际社会信服。然而,这样的证据决不可能出现在此前一直呈现著大量短缺状的自愿捐献领域。因此,黄洁夫三番五次公开表示“中国器官捐献数量迅速增长”,只会召来更多质疑。大家都对中国人在一夜之间突然改变了几十年都无法改变的观念而感到匪夷所思。实际上,黄洁夫等所有涉嫌活摘的刽子手们无论如何辩解,都只是在给自己挖坑。

在此次发布会上,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的另一位委员也来帮腔,声称“中国存在活摘器官”的证据是“毫无事实依据的凭空捏造”。但其后,他却指出“2007年到2017年十年间,中国公安部门累计破获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犯罪团伙40余个,抓获犯罪嫌疑人220余名”。请问,这么多犯罪团伙、犯罪嫌疑人就没有一个涉嫌“活摘”?有时候撇得太干净,反而说明有问题。

黄洁夫还有恃无恐的提到,一些纪录片、报告指出的“中国移植器官大部分来源于法轮功学员、中国存在活摘器官”是“谣言”。对此,“国际追查迫害法轮功”组织的负责人已公开表示,“我们发的中共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综合报告中,呈现了60个直接的录音证据,1260多个资料证据,我们都有具体的证据在网上”;“都有原始的照片在网上”。相比通过二者所说的话来判断虚实,直接从纪录片、报告所呈现的内容中来辨识真伪,或许会更加容易。

只要中共能把这些饱受争议的证据公诸于众,人们就能自行做出判断、得出结论,又何须由政府来出面辟谣?是不是谣言,本就不该由涉嫌其中的中共来判断。如果中共不让人对这些文字、影像资料一睹为快,甚至将这些证据删除、封锁、屏蔽,那中共的嫌疑也就立即被坐实。

对中共来说,“打死不认”真的不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强行狡辩”也只能把自己绕进去、让自己露出马脚。偷摸在海外开了个发布会、高调的在国内发了篇报导;折腾了半天,中共却愈发摆脱不了嫌疑。这不就恰好印证了那句“坏人总是很蠢”的至理之言吗?

责任编辑:莆山

立法打击器官强摘 加参议院举办专家听证


左起David Kilgour、参议员Jane Cordy、参议员Nancy Hartling、参议员Thanh Hai Ngo、参议员Wanda Thomas Bernard、参议员Salma Ataullahjan、David Matas、和参议员Kim Pate,在法案S-240听证会后合影。(周荔敏/新唐人)

大纪元2018年05月24日讯】(大纪元渥太华记者站报导)5月23日,加拿大参议院人权常务委员会举办S-420法案的听证,论证加拿大应该有自己的立法,以打击器官贩运,特别是当涉及到强迫摘除器官的国家,如中国。

贩运人体器官是全球问题 加国需要立法

S-420法案倡议者参议员Salma Ataullahjan说:“贩运人体器官已成为全球性问题。”

该条例草案旨在修订《刑法典》,以创建与贩运人体器官和组织有关的新罪行,同时寻求修订《移民和难民保护法》,禁止任何从事贩运人体器官或组织的永久性居民或外国国民进入加拿大。

据Salma Ataullahjan参议员介绍,加拿大目前尚无禁止器官移植旅游的立法,移植旅游是指出国旅行购买器官,然后返回加拿大的做法。

Ataullahjan说:“器官贩运是针对贫困和其他弱势人群的一种做法,违反公平、正义和尊重人类尊严的原则。”

中国强摘器官严重 法轮功学员是主要受害者

前国会议员兼亚太司司长David Kilgour先生也出席了听证会,他强调了中国局势的严重性。

Kilgour说:“让我一直不能释怀的一点是,一个母亲的悲剧,为了让她的孩子可以上大学,她出卖肾脏。”他表示,现在,世界上196个国家中,只有一个国家,以政府方式运行这一贩运──在中共操控下的中国,受害者中没有幸存的。

他表示,重要的是要区分,在某些城市隐秘发生的事件和类似中国发生的国家级事件。

根据 Kilgour和温尼伯人权律师David Matas的调查,中共一直在大规模从良心犯身上获取器官──主要是法轮大法学员,这些行为助长了对中共官员有利的上亿美元的业务。

Matas也在听证会上发言,他说在1999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后,中国的器官移植人数迅速增长。

Kilgour、Matas和美国调查记者、作家Ethan Gutmann在2016年进行的最新调查显示,每年至少有6万个器官移植在中国发生──远远超过中共政府援引的官方数字1万。

“算起来,这意味着在中国,每天大约150人因器官强摘被杀害。在这些行动中,没有幸存者。”Kilgour说。

“非常刺耳”的案例:一加拿大医生的50病患去中国移植器官

该参议院法案类似于C-350法案,是由保守党议员Garnett Genuis提出的一项私人法案,该议案正在国会推进。一般,私人法案很少成为立法,但Garnett Genuis和 Ataullahjan希望参议院法案的存在有助于确保其通过。

自由党和保守党党团议员也曾提出类似的法案,包括两次由自由党议员Borys Wrzesnewskyj和前自由党议员、前司法部长Irwin Cotler提出的法案。

参议员Jane Cordy表示,多次看到法案被由自由党和保守党提出,但总是一无所获,她说,“必须反躬自问:‘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真正采取立场,做一些事情。’”

她补充道:“这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我认为,有时我们在加拿大作壁上观,认为不会影响我们,但当我听到多伦多一个医生让50个病人去中国移植器官,这对我来说是非常刺耳的。”

Cordy指的是Matas报告中的例子,多伦多St. Michael’s Hospital医院的一名医生的50个病人去中国接受了器官移植。

包括台湾、以色列、西班牙、意大利和挪威在内的一些国家,通过了限制其公民在国外接受器官移植的立法。

制止器官贩运需要立法威慑

Ataullahjan认为,如果该法案通过,那些欲到中国做器官移植的游客,对器官的来源会更加清醒。

“他们会看见他们将进入的是什么样的国家,……在那里有很多浑水,没有明确的法律。”

Matas说,这项立法还将对参与强迫器官摘除的中国医务人员起到威慑作用。

“中共根本不在乎。他们首要关注的是控制民众,而不是尊重人权。但移植行业并不像,中共关注控制那样,受到关注。”

他说,参与器官强摘的人不能进入加拿大,甚至更糟,这些人会被起诉,如果你被允许进入,这意味着他们会被起诉。“即使被起诉的人数很少,也会发出(警告)讯息。”

参议员吴蓝海(Thanh Hai Ngo)提出了一个想法,即是否可以根据加拿大新近通过的马格尼茨基法案(Magnitsky Act),制裁那些强摘器官的责任人,该法案的目标是对侵犯严重人权行为负有责任的外国人。

Matas回答说:“从法律上讲,他们在这项立法的范围之内,可以加入到(嫌犯)名单中。”#

责任编辑:岳东卿

密苏里州参议院通过决议 谴责中共活摘器官(图)

文: 密苏里州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日】继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美国密苏里州众议院通过第七号决议案谴责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良心犯器官的罪行之后,密苏里州参议院于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八日也以三十比零全票通过了二十八号决议案,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


图:密苏里州参议院28号决议案的发起人、密苏里州参议员吉尔·舒普(Jill Schupp,中)与法轮功学员合影。

决议案的发起人、密苏里州参议员吉尔·舒普(Jill Schupp)表示:“我很自豪发起这份决议案。作为密苏里州的居民,我们不能容忍这样的人权侵犯和迫害继续发生。我很自豪和法轮功学员站在一起,向中国的迫害者说,停止迫害。我们不能容忍你们继续活摘器官。没有人愿意用另外一个无辜生命被屠杀得来的器官换取自己的生命延长。”

舒普议员表示,她感谢法轮功学员向她讲述真相,并表示会继续努力帮助法轮功学员发声,共同制止迫害。她对身在中国的法轮功学员表示:“我希望你们一切安好。我希望你们知道,身在美国密苏里州的我们非常关心你们。我们会竭尽所能将迫害的信息传播出去,让世界知道你们都经历了什么。希望我们可以尽快结束这场暴行。”

由杀戮支撑起的庞大器官移植产业

根据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和记者伊森·葛特曼在二零一六年六月发布的最新独立调查报告估计,中国每年的器官移植量为六万到十万次。仅中国几家医院的年肝移植数量就可与二零零零年以来全美年均六千例的肝移植总量匹配。

尽管中共当局声称这些器官来自死刑犯。但是实际上,不但许多死刑犯的器官因种种疾病不适合做移植供体,而且死刑犯的数量也无法支撑中国庞大的器官移植市场。同时,中国人希望死者身体保持完整的习俗也使自愿捐献器官非常罕见。

根据大卫·麦塔斯、大卫·乔高和伊森·葛特曼的调查,中国医院里出售的数量充足的“新鲜”器官大多来自活着的法轮功学员。江泽民对法轮功“肉体上消灭”的迫害政策,也给活摘器官这一罪行提供了便利条件。

国际社会强力谴责

近年来,随着活摘器官的罪行在国际社会上曝光,各国政府纷纷通过决议案对此表示谴责。目前在全美,包括密苏里州、宾夕法尼亚州、伊利诺伊州、乔治亚州、明尼苏达州、科罗拉多州、缅因州、特拉华州和亚利桑那州等多个州都通过了相关决议案。

正如密苏里州去年发起众议院第7号决议案的众议员林恩·莫里斯(Lynn Morris)所说,通过这样的决议案非常重要。“我们不仅要让密苏里州的居民知道,我们也要让全世界都知道中国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受了什么。”

参议院二十八号决议案全文

鉴于,广泛而可信的报告显示,中华人民共和国大规模杀害良心犯,主要是法轮功修炼者,还有其他宗教和少数民族团体,以获得移植器官;

鉴于,中国的器官移植系统不符合世界卫生组织“器官采购途径的可追溯性和透明度指导原则”,中共政府已经抵制了对该制度的独立审查;

鉴于,传统的中国习俗要求身体在死后完好无损地保存。然而,即使自愿器官捐赠非常罕见,中国移植行业还是自二零零零年以来大幅增长;

鉴于,“自由之家”二零一七年发布的名为《中国灵魂争夺战》的报告中说,“有证据显示法轮功学员被大规模强摘器官,用于器官移植手术,并且这种情况仍在继续。”

鉴于,二零一六年六月发布的新的调查报告是由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和记者伊森·葛特曼所进行的。此报告估计中国每年的移植量为六万到十万次。这是“通过国家政策和资金控制的”工业规模的国家指导性器官移植系统,并涉及军民卫生制度;

鉴于,中国的肝移植登记系统表明,超过25%的病例是紧急移植手术,在几天甚至几个小时内发现器官匹配。非紧急肝移植的等待时间通常在几周内。其它国家的大多数患者都要等待多年才能进行移植手术;

鉴于,中国政府声称90%的中国器官移植源来自死刑犯。但是,自二零零二年以来,处决次数已经每年下降了10%,远低于移植人数。政府从来没有承认从良心犯中获取器官;

鉴于,法轮功是以气功冥想为中心的精神实践,以真、善、忍的价值为中心,在九十年代在中国受到极大的欢迎,多方估计,修炼人数达七千多万人;

鉴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国共产党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了严重的迫害,旨在消除法轮功的精神实践,包括身体和精神上的折磨,反映了中共长期以来对大型独立民间社会团体的不宽容;

鉴于,自一九九九年以来,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劳教所、拘留中心和监狱中被拘留,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酷刑、虐待和不合理的体检和血液检查常规;

鉴于,“自由之家”二零一五年报道,中国法轮功学员占中国良心犯人的最大部份,面临死亡或被羁押的危险;

鉴于,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和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已经表达过对法轮功学员被强摘器官的指控的关注,并呼吁中共提高器官移植系统的问责和透明度,惩罚那些滥用职权者;

鉴于,二零一六年六月,美国众议院一致通过了第三四三号决议,谴责(中共)对法轮功和其他良心犯的系统性、国家授权的器官摘取;

鉴于,为了出售其移植器官而杀害宗教或政治犯是对基本生活权的严重和不可容忍的侵犯;

鉴于,对中国的器官旅游不应被医疗保密屏蔽,而应接受公开监督,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应该允许其公民去中国获取器官,直到中国允许对过去和现在的良心犯的器官摘取进行全面调查。

现在,

鉴此,密苏里州立法机关决定:

(一)呼吁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立即停止对所有囚犯和良心犯的强摘器官行为,特别是对法轮功和其他宗教少数民族团体成员;

(二)呼吁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立即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并立即释放所有法轮功学员及其他良心犯;

(三)呼吁美国总统和美国国务院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器官移植手术进行全面、透明的调查,并要求起诉那些发现从事这种不道德行为的人;

(四)鼓励密苏里医学界对密苏里州的同事和居民进行教育,使其了解到中国器官移植旅行的风险,以防止密苏里居民以获取强摘器官的形式不经意地参与谋杀;

(五)同意采取措施,禁止参加非法摘取人体组织器官的人员入境,并在密苏里州土地上找到这类人员。

另外还决定,密苏里州州务卿将准备这份决议案的副本,并将其转交给美国总统和副总统,美国参议院议长和秘书,美国众议院议长和秘书,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众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和密苏里参议员和国会议员。

澳新州上院通过法案 制止非法人体器官交易

大纪元2018年05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肖婕澳洲悉尼报导)一项制止国际人体器官非法交易的重要法案已在澳洲新州上议院获得通过。这是澳洲首次通过此类法案,其将使澳洲向抵制国际人体器官非法交易迈出第一步。

本月,新州上议院通过了这项由绿党提出的《现代奴役法案修订案》,其中要求新州的公立和私人医疗机构确保其供应链中没有不道德的人体组织和器官交易。

新州绿党议员、绿党司法发言人舒布里杰(David Shoebridge)表示:“这是澳洲的议会采取的第一步措施,以针对令人发指的、国际性的有组织贩卖人体器官的问题。”

他说:“这项法律将确保新州的公立医院或私人医疗机构,与从事不道德人体器官交易的海外机构没有任何商业联系。”

舒布里杰说:“将人体器官非法交易归类为现代奴役罪,反奴役专员将能够监控和掌握新州人体器官移植的可疑交易案例。”

“这将确保人体器官交易不会被卷入供应链,意味着(医疗)企业需要能够证明他们及其国际供应商不会使用来自黑市或走私的人体器官组织。”

这一行动在社会上得到了巨大的政治支持,在这一法律修订的背后有着多年的民众运动,成千上万的澳洲人签名支持政府立法制止人体器官非法交易。

“结束人体器官非法交易的最好办法就是在澳洲增加制裁和提高器官捐赠率”,舒布里杰说:“我们鼓励所有的人都能够参加澳洲人器官捐赠登记(Australian Organ Donor Register)。”

器官捐赠的网址是https://register.donatelife.gov.au/decide

2013年4月24日,舒布里杰首次向新州上议院递交了7.2万份澳洲民众签名的请愿书,要求新州政府立法制止非法器官移植与买卖,停止培训参与非法器官摘取的移植医生。当时共有294,745名民众在请愿书上签名,这是新州历史上递交给议会的签名人数最多的请愿书。

《现代奴役法案修订案》仍须在新州下议院获得通过。

责任编辑:瑞木悦

台日合作 推动法案修订 禁止移植旅游

新唐人2018年05月09日讯】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在2018年亚洲泌尿科医学会上,和参加会议的医师分享了防治非法移植的经验,并和日本当地的移植旅游考量会合作,推动日本的法案修订,杜绝日本民众前往大陆〝移植旅游〞。

中国大陆每年的器官移植个案全球第二,仅次于美国,但大陆并没有欧美惯用并公开的器官移植登记制度。大陆方面庞大的器官数量从何而来?良心犯已经成为了器官来源,〝联合国酷刑报告指出,其中最大宗受迫害良心犯是法轮功学员。〞

台湾85%的境外肾脏移植手术几乎都是在中国大陆进行,在缺乏公开透明移植捐献系统的中国大陆,器官来源早已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与日本当地的移植旅游考量会合作,在日本京都举行的2018年亚洲泌尿科医学会上,特别聚焦中国的情况,将中共非法摘取器官的现况,以研究数据呈现其真实性,引起各国医师及专家的关注。

比利时天主教鲁汶大学泌尿科教授Hein Van Poppel:〝器官移植旅游,这是不应存在的。我们在欧洲确实听过亚洲存在这些问题,我希望当局官员对此能妥善管理。〞

日本高野会医院泌尿科主任高野信一:〝夺取器官做移植是不人道的,我反对。做为人应守的道德是必须遵守的。无论是哪个国家,为了自己的生存而使得别人不幸,不可以做这种事情。〞

据了解,现场有151位医师及专家,连署关注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日本移植旅游考量会理事井田敏美:〝日本的医师界,有很多医师他其实都是知道这个事情,然后一看到我们在跟这么多的医生讲这个事情,他们就说,我们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因为在日本,这个声音一直没有怎么发出来。〞

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国际部主任吴育璘:〝这次多数都是泌尿科的医生,他们本身有些也会进行手术,就是肾移植的手术,那我们知道其实器官移植肝肾的移植真的是大宗,所以这些医生其实很多都告诉我们,他们是了解情况的。〞

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以在台湾推动〝人体器官移植条例〞修法通过后,成功使台湾病患境外移植数显著减少的成果,与各国医师分享经验。

井田敏美:〝那其中有一个印象比较深的,就是北海道的一个医师,他是做肾移植,他说,他的医院里经常会来一些患者,就是在海外做了这样的肾移植之后呢,直接就来拿药,他们也没有办法,也不能拒绝,但是在检查这些患者的身体的时候,他就发现,换来的这些肾脏都是非常健康的,非常年轻。〞

日本移植旅游考量会表示,已经有6个地方议会提交意见书,将继续推动日本国会的法案修订,避免日本人前往中国获取不道德的器官。

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国际部主任吴育璘也表示,要跨国合作、制止中共活摘器官。

吴育璘:〝其实日本的医师这次站出来的很多,那他们也比较不像前两年我们在接触的时候,他们可能对这个议题会比较怯步,就是觉得可能他们不了解那就不太愿意接触,他们现在就真的能够比较愿意站出来声援。这个事情不管是最基本的人权,人的权益或者是病患的权益,或者是做一个人的良知吧,这样的事情都不能够容忍,所以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协会不断的在推动,那在这次的大会上面看到的,真的是几年的努力下来有了进展。〞

吴育璘表示,连署书将送到联合国,为坚持医学伦理及解救生命尽一份心力。

采访/陈汉 编辑/黄亿美 后制/钟元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中共强摘人体器官(图)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十日】五月八日,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CIRF)就最近发表的二零一八年度报告举行简报会。报告显示,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在被关押期间被强摘器官。


图:五月八日,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CIRF)主席丹尼尔·马克在简报会上发言。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英语:United States Commission on 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 缩写:USCIRF)属于美国联邦政府,是一个跨党派的独立运作机构,其主要职能是监督观察世界各国的宗教自由现况、是否有违反宗教自由的情况,并向美国总统、美国国务院、美国国会提出政策建议。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主席丹尼尔·马克(Daniel Mark)在简报会上表示,中国宗教自由状况进一步恶化,他说,“以宗教‘中国化’为名的项目,似乎是要让宗教有‘中国特色’,让真正的、不在中共控制下的宗教,不能发展。”

他表示,法轮功学员被强摘器官,“在被不公正地囚禁期间,法轮功学员是(强摘器官)这一恐怖行径的最严重受害者。”

报告还敦促川普政府应充分运用“国际宗教自由法(IRFA),弗兰克·沃尔夫国际宗教自由法案和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案,将宗教自由视作美国外交政策与国家安全策略优先考量的问题”。

报告也提出了对江天勇、高智晟等人权律师,基督教、藏传佛教和维吾尔等团体人士的关注。

因中共宗教自由状况极为恶劣,其治下的中国再次被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列入“特别关注国”,其它上此名单的国家还包括朝鲜、伊朗、缅甸等。

关注大陆法轮功学员马振宇、王治文

报告特别关注大陆法轮功学员马振宇和王治文。报告说:“中共多次抓捕一些法轮功学员。比如, 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九日,南京警方抓捕了马振宇,马振宇此前因修炼法轮功曾被捕五次,并服刑,多次遭审讯和酷刑。”

“二零一七年,中共继续监控已出狱的法轮功学员王治文,限制其人身自由,并阻止他与美国的家人团聚。”

多人被失踪 关押期间被摘器官

报告表示,很多法轮功学员被抓捕后离奇失踪,“中共常规性抓捕法轮功学员,强行将他们关入劳教所或监狱,很多人从此失踪,再也没有音信。”

报告说,法轮功学员被酷刑折磨和遭到强摘器官,“在被关押期间,法轮功学员经历精神病等医学实验、不必要的医学检验、性暴力侵犯、酷刑折磨、强摘器官,中共通常以此强迫他们放弃信仰。”

人权倡导者:中共继续强摘器官

报告说,“尽管中共声称,已从二零一五年一月一日起停止强摘囚犯器官(据信,很多是法轮功学员或其他宗教信徒。)人权倡导者相信,强摘器官行为依然在继续。”

“二零一七年二月,人权倡导者表示,反对中共资深官员以重要身份出席教皇科学院器官贩运和移植旅游高峰会议。”

“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外科医生黄洁夫代表中共参加峰会,并谈到中共改革其器官移植系统和过程的努力,但是,批评人士指出,其亲自参与器官移植手术,直接领导中国的器官移植项目。”

江泽民是迫害法轮功的元凶

报告表示,“六一零”办公室是江泽民设立的迫害法轮功的法外机构,“对法轮功的迫害已长达十八年,时任中共总书记江泽民发起了这场迫害。江泽民设立了臭名昭著的‘六一零’办公室,这是一个法外安全机构,其宗旨完全是为了铲除法轮功。”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获得了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单位和个人的调查名单,“二零一七年七月,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WOIPFG),更新了迫害者名单:(中共)逾三万七千个组织和八万人据信参与了迫害法轮功学员,最新的名单上包括了“六一零”办公室、公安以及司法部门的人员。”

亚洲泌尿年会 逾百位医师联署反中共活摘(图)

文: 亚洲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二日】“夺取器官做移植是不人道的,我反对。作为人应守的道德是必须遵守的。无论是哪个国家,为了自己的生存而使得别人不幸,不可以做这种事情。”日本高野会医院的泌尿科主任高野信一医师,在听闻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之后如是说。


图1:日本泌尿科医师高野信一面对媒体严词谴责中共活摘器官

第16届亚洲泌尿医学大会2018年4月18日至22日在日本京都举行,数千名泌尿科医师及学者与会。来自台湾的器官移植关怀协会分享防治非法移植的经验获得瞩目,并与跨国合作的日本移植旅游考虑会一同表示,将推动日本国会的法案修订,避免日本人前往中国获取不道德的器官,四天内获得逾百位医师联署支持。


图2:比利时天主教鲁汶大学的泌尿科教授Hein Van Poppel接受媒体采访

肾脏移植是泌尿科领域的一环,为此许多泌尿科医师对违反伦理的移植旅游特别关心。癌症权威、来自比利时天主教鲁汶大学的泌尿科教授Hein Van Poppel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器官移植旅游是不应存在的,“我们在欧洲确实听过亚洲存在这些问题,我希望当局官员对此能妥善管理。”

由于台湾85%的境外肾脏移植手术都是在中国大陆进行,为此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特别聚焦中国的情况。该协会秘书长黄千峰医师指出,国际调查显示,在缺乏公开透明移植捐献系统的中国大陆,良心犯已经成为了器官来源,这是违反移植伦理的重大犯罪,“联合国酷刑报告指出,最大宗受迫害良心犯正是法轮功学员。”


图3:日本医疗器材公司执行董事海平和男(左)和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秘书长黄千峰(右)合影表达支持

此次亚洲泌尿医学大会上,该协会也以论文研究数据呈现出中共非法摘取器官的真实性,引起与会人士的关注。日本的医疗器材公司的执行董事海平和男在读完资料后表示:“我深切感觉,患者如果一头栽进中国,接受那种异常快速又便宜的手术,真是非常危险。”

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国际部主任吴育璘表示,现场151位医师及专家联署关注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些联署书将送到联合国,为坚持医学伦理及解救生命尽一份心力。

吴主任说,一位尼泊尔医师的反应让他很受触动,“作为一个人在面对这样的暴行的时候,他怎么去判断、怎么去看待他跟这个事件之间的关系。从他很清澈的眼神,我可以感觉他真的是发自内心希望再多尽一份力。”


图4:Dr. Noor Ashani Bin Yusoff的脸书截图,左边照片为Dr. Yusoff (左一) 和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国际部主任吴育璘合影。

吴主任表示,服务于马来西亚吉隆坡医院的Dr. Noor Ashani Bin Yusoff明确反对中共活摘器官,他不但给予工作人员热忱的鼓励,也在联署后,将合照上传个人脸书,表态声援反活摘。

日本移植旅游考虑会的志工接受采访时说,一位在北海道从事肾移植的医师表示,他很早就知道在中国有这种非法移植,他接触过很多从中国做完移植回来拿药的患者,从身体检查中他发现这些患者身上移植而来的肾都很年轻、健康。这位医师表示日本移植界的医师大部份都知情。他认为这种事不应该存在,也很无奈必须为这样的患者做术后治疗,真心希望这样的暴行能早日停止。

志工表示,来自关西一所医疗中心的院长,在经过展位看到有推动修订日本《脏器移植法》及呼吁停止去中国移植旅游的征签时,毫不犹豫地签名,并与工作人员谈他所知道的中国非法移植的情况。他认为活摘器官对于人权的践踏非常不应该,也带走了展位上陈列的所有详细资料,希望更深入了解真相。


图5:日本移植旅游考虑会理事井田敏美指出未来目标是向国会、地方议会进行陈情,希望他们提交意见书给厚生省或者是国会,目前已有六个地方议会提交了意见书。

日本移植旅游考虑会理事井田敏美表示,她在会议期间接触到的许多泌尿医师都亲口证实知道中国境内持续发生非法的器官移植。而从医师们的反应,井田深刻感受到日本医学界对于修法制止活摘暴行的呼吁,越来越正面看待,也因此明显比往年有更多医师站出来联署支持。

日本政府于1997年通过《脏器移植法》,2010年再通过新版《脏器移植法》放宽器官捐赠限制;虽然提及器官买卖触法,但是对于境外器官移植旅游还没有明确禁止。为此,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遂以2015年成功推动台湾《人体器官移植条例》修法的经验,与日本“移植旅游考虑会”合作,共同敦促日本政府修法。

跨国合作、制止中共活摘,日本移植旅游考虑会表示,将带着医师及专业团体的支持声音,避免日本人前往中国获取不道德的器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