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雅三医院收20万“肾源费”不开收据遭投诉

大纪元2017年12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报导)继湖南首例组织出卖人体器官案曝光后,有患者投诉,自己在湘雅三医院做肾移植手术,却额外缴纳了高达27万元的所谓“肾源费”,院方没有开出任何收据凭证。而该医院对此的解释前后矛盾。

此前,该院医生承认活体器官来自“国家分配”。中共各大综合性医院高额收费的背后是廉价的、来源不明的器官供体,对外却一再遮掩真相,难以自圆其说。

湘雅三医院收取“肾源费”

据北青网12月21日报导,今年10月,湖南省宁乡市的姜先生在湘雅三医院完成了肾脏移植手术,医院向姜先生收取了未开任何收据凭证的20万元“肾源费”。

姜先生的父亲对经视大调查称,“医院说他们这是全国价,都是20万元(肾源费),他们说供体还要钱,还有一个专门找肾源的公司要钱,什么条子(收据凭证)都没有。”

除了湘雅三医院收取的20万元“肾源费”以外,甯乡市黄材镇政府一名工作人员徐振兴也在6月份向姜先生一家收取了7万元的“肾源费”。此外,徐振兴还要收取7万元的劳务费。

徐振兴当时得知姜先生要进行肾移植,主动表示他可以帮忙联系到肾源。

姜先生的父亲说,“肾源费,拿的现金。村干部作证,证明人姜勇忠,他是村主任。罗春芳是妇女主任。”

徐振兴称,医院用于手术的肾源,是他通过一家中介公司寻找到的。不过,徐某拒绝吐露是哪家中介公司。但是徐振兴所说的肾源,最后也指向了湘雅附三医院。

徐振兴对经视大调查说,“我父亲有个比较老的关系,他在湘雅附三医院上班。我说你看下有没有这方面的资源……”

而湘雅医院方面则坚称,肾源就是医院寻找并提供的。和这名乡镇干部徐某没有任何关系,并称徐某就是借机敛财。目前宁乡市警方已经介入调查。

湘雅三医院移植科医生还称,肾移植供体和受体资讯有专门的匹配网站,只要配型成功,医院就会告知受体相关资讯。而其他在医院做器官移植手术的家属也表示,他们的供体资讯是医生提供的,同样收取了20万元“肾源费”。

一位肝移植患者家属表示,“这次做的是肝移植手术,肝源也是20万元,手术费是另外的,钱给的医生,医生拿给对方,什么收据都没有。”

医院医务科的工作人员则回应,收取肾源费并不是医生的个人行为,而是医院的收费。这个费用包括了器官摘取、运输、保存等等费用。“不是说医生收你这个费含含糊糊,因为全国都是这个样子的。”

湘雅三医院的说法自相矛盾

据湘雅附三医院网站公开资料,该医院是卫生部移植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并设有器官移植党支部。

在上诉案例中,病人家属指证院方称“供体还要钱”,“还有一个专门找肾源的公司要钱”,似乎还存在着一个中介公司,所以收取肾源费。但是当病人报案后,湘雅三医院移植科工作人员对经视大调查坦承,这个费用包括了器官摘取、运输、保存等等费用,全国都是如此。

湘雅附三医院是通过中介公司寻找肾源?还是中共主导的活摘器官国家行为?为什么向病人统一收费“肾源费、肝源费”,医院却不出据任何收取凭证?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时事评论员唐靖远认为,湘雅三院现在面临一个两难问题:如果他们说器官来源是中介公司,与国家政府行为无关,那么他们就是在和一家非法的器官中介做生意。如果器官来源不是中介公司,是从COTRS系统(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用系统)中分配而来,那么这属于国家行为,而国家行为绝不应该出现收取了巨额“肾源费”却不出具任何有效收据或证明文件这样的事。

也就是说,收取“肾源费”而又不开具收据的做法,是非法的。如果真的如湘雅三院的说法,这种行为是“全国都是这个样子”,那就说明这个“国家行为的背后有着巨大的医疗腐败黑洞,这家医院应该立即受到调查。”

在当前的中国社会,还不可能有哪个民间的中介公司有这样的能力可以避开政府做到两周左右就协调、配型、运输、再到手术这样一个流程。唐靖远认为,这是一个难以解释的现象,“恰恰就是中共各大综合性医院在使用来源不明的器官做手术,赚取巨额利润。”

湘雅三院的矛盾说法的背后,揭示出一个巨大的罪恶,“中共大量的、来源不明的器官移植,背后都是国家机器在组织、运作及调配。”唐靖远说:“这个所谓的COTRS系统,不过只是中共用来掩盖非法活摘人体器官的工具,用伪造人体捐献的名义,来混淆视听。”

肾源、肝源丰富 无法说清来源

2016年4月5日,在总部设在纽约的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对中南大学湘雅三院刘医生的电话调查中,刘医生表示,“我们医院……就是肝源还是比较丰富。”“一般两周就可以等到肝源。”“现在每一个脏器都是通过国家,通过系统分配的……如果你这个医院没病人的话,它就会把这个肝脏协调到其它医院去。”

据追查国际报告,《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院报第九期》显示:“曾经同时进行2台肝移植、5台肾移植手术,拥有同时开展6、7台移植手术的能力,年手术量达200多台次。”

《国家卫生部副部长在中南大学“操刀”肝移植》一文显示,2003年9月18日上午,黄洁夫出席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湖南省移植医学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成立仪式。当天该院移植中心共“安排”了7台肝肾移植手术。

据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移植专科网页显示,2005年卫生部移植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在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正式组建。“中心经过三年建设,已成功地开展了背驮式肝移植数百例、肾移植逾千例。”

追查国际的调查分析认为,有数量庞大的专用人群,事先完成了各种移植配型所需要的检测,集中关押随时可割取器官的活人器官供体库存在。

追查国际的调查资料都有截图存档。自从国际社会质疑和指证中共活摘人体器官以来,湘雅三医院删除了相关网页,其公开表述也转变口径,公开的移植手术数量明显下降。并突出器官捐献移植和“亲属活体肾移植手术”。

事实上,仅官方公布的资料,中国器官移植数量从1999年的5,000例增长为2006年的2万例,中共至今无法说清大量器官移植的不明供体来源。

2007年5月,中华器官移植学分会常委、全军器官移植中心主任石炳毅对《科学时报》的记者称:“我国器官移植的数量,在2006年达到了历史最高峰,完成了近2万例的器官移植手术。”

《死刑犯遮不住器官市场的蘑菇云》一书认为,资料表明,在2003年前和2006年后,死刑犯基本上都维持在6,000例左右。自2007年1月1日起,最高法院从省级高级法院收回死刑核准权,死刑犯案例成倍下降。死刑犯的数量不足以解释中共器官移植的供体来源。

中共对外声称“取消死囚捐献”后,国际舆论指中共以“人体器官捐献”和“黑中介”来转移视线,继续掩盖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反人类罪行。

责任编辑:高静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