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参议员:应站出来制止活摘器官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三日】(明慧记者王英旧金山湾区报道)八月三十一日,美国旧金山湾区的法轮功学员在加州首府沙加缅度议会大厦前举行集会,要求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停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加州第三十八选区共和党参议员安德森(Joel Anderson)、加州第七十一选区的众议员兰迪·沃佩尔(Randy Voepel)到场发言,谴责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出席集会的还有加州众议员汤姆·莱克(Tom Lackey)。


图1:法轮功学员在集会前集体炼功


图2:法轮功学员在加州首府沙加缅度议会大厦前举行集会


图3:法轮功学员在加州首府沙加缅度议会大厦前举行集会

当天,二百多位法轮功学员打着“坚守正信 呼唤良知 结束18年迫害”、“停止迫害法轮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天理不容”等横幅,呼吁加州各界帮助制止中共对法轮功十八年来的迫害。


图4:参议员安德森表示,迫害必须停止。

谴责中共令人发指的滔天罪行

参议员安德森在集会上表示,他提出了SJR-10决议案,支持法轮功。谴责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他说:“我很荣幸能够与你们站在一起,谴责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谴责他们所犯下的令人发指的滔天罪行。”

他说:“反对迫害,需要有很大的勇气。反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也需要有很大的勇气。捍卫我们兄弟姐妹的自由和人权,我们走出了第一步。珍惜我们的基本自由和人权,我们加州人树立了价值观。”

他表示,美国是一个伟大的国度,美国尊重所有的信仰,所有的人都能够实践的信仰,作为一个美国人他对此感到骄傲。他说:“当其他国家因基于信仰而对人们实施群体灭绝之际,我们不能对此视若无睹。许多逃离中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在加州安顿下来,他们还在为他们在中国的家人的安危担忧。我们要为那些无辜的人撑腰。”

应该站出来制止活摘器官

安德森说:“我认为站出来反对群体灭绝是我们价值观中最为重要的部份。现在中国正在发生迫害法轮功的群体灭绝罪,迫害必须停止。法轮功学员因器官被摘而死亡。中共还在国际市场上贩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这是不对的。我们应该站出来制止。”

安德森去过中国。他认为中国人非常善良,但是中共政权害怕真相,害怕人们有信仰自由,这是不对的。他说:“人们不能因为他们的信仰而受到迫害,不能因为他们的信仰而被活摘器官,我们应该制止这些行径。我和我的同僚们支持信仰自由,我们将为他们的自由而战。”

法轮功学员被杀害 我不能袖手旁观

他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当时有人不承认有大屠杀。我们现在知道确实发生了大屠杀。几百万的犹太人被杀。“现在有那么多的法轮功学员被杀害,我不能袖手旁观。我呼吁我的同僚们,一起站起来,反对群体灭绝。”


图5:众议员沃佩尔表示,法轮功学员代表了人类最美好的品德。

众议员沃佩尔:活摘器官是邪恶的

加州第七十一选区的众议员沃佩尔表示,法轮功学员是非常好的修炼团体,他们修炼非常好的功法。法轮功学员代表了人类最美好、善良的品德:和平、祥和、慈悲、宽容大度。

“我一生都在为自由而战,我们必须抵制中共邪恶,我们要将你们的大法传遍整个世界,目前全世界有一亿法轮功学员,我们要让法轮功学员扩大到二亿、三亿、四亿、五亿,因为你们所带来的,正是这个世界所渴求的、是这个世界所应该具备的。”

他说:“我们反对压迫,我们反对中共政权企图控制人们的身体和心灵。活摘器官是邪恶的,我站出来竭尽全力反对邪恶。”

众议员莱克:迫害是不能接受的

众议员汤姆·莱克表示,我们今天的活动会让人们关注暴行,这些暴行令人难以置信,但确实存在。居然有人摘取他人的器官以牟取暴利,这是不道德的。但盗取器官的事确实存在,很可能大量发生着。

他说:“我们就是希望引起人们的关注,很高兴今天看到这么多人关注这件事。我们需要竭尽所能让人们关注这一不道德的暴行。中共政权的活摘器官暴行是邪恶的。我们在自由社会的人应该曝光这些行径,这就是我们今天所做的。我们应该大声公开这些,让我们的政府向他们施压,让他们改变迫害政策。迫害是不能接受的。”

官媒关注器官移植 难掩按需杀人罪恶(图)


《经济参考报》关注中国器官移植现状。(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看中国2017年9月2日讯】(看中国记者端木珊综合报导)大陆《经济参考报》日前发布特别报道,关注中国器官移植现状。报道声称中国器官捐献人数飞速上涨,但器官短缺问题依然严重。与此前海外媒体的报道对比发现,《经济参考报》的报道存在多个疑点。

疑点一:报道声称,中国自从2015年废除使用死囚器官后,公民自愿捐献器官人数增长迅速,截至2016年底,全国累计实现逝世后器官捐献9996例,捐献器官27631个。

《追查国际》主席汪志远上月初接受《看中国》采访时曾对相关问题作出回应。汪志远表示,中国声称2015年1月1日开始全部使用公民捐献,今年3月,黄洁夫接受凤凰卫视采访时称,“截至2016年的年底,中国累计实现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近1万例”。然而,《追查国际》组织调查发现,器官移植手术最多的城市,“北京,天津,上海,几乎没什么捐献。比如北京,它的器官捐献办公室还在筹备,有一个办公室还没开张。这个天津呢,说是2003年到2015年才总共捐献了170多例(器官),……那么上海呢?全市才捐了5例”。

疑点二:报道说中国器官短缺问题依然严重,“有将近60%的肾脏需求要等待一至二年,有超过40%的肝脏需求要等待至少一年。而对于像心、肺这样更加稀缺的器官,有些医院甚至因为缺少供体,几年都没有完成一例移植手术。”

然而,《追查国际》7月19日发布的报告,通过对近100家医院的医生、护士、移植科主任及院长的调查发现,中国器官移植等待时间短、供体充足、供体质量好的状况没有改变。而且,有种种迹象显示有器官活人供体库的存在。

其中山东烟台毓璜顶医院明确保证,在10天之内搞到30岁以下的配型肾供体。该院肾移植器官协调员王主任说,器官来源既不是捐献的,也不是从卫计委器官网上拿的,而是自有渠道。


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疑点三:报道引述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表示,目前中国能做器官移植手术的医生只有几百人,具有器官移植资质的医院只有173家。但报道并未明确说明这些医院做了多少移植手术。

事实上,此前曾有媒体曝光,中国国家层级和医院层级的移植数据,相互矛盾。

中国医师协会副会长郑树森所在的浙一医院,2016年在一篇论文中自称,从2010年4月到2014年10月,该院进行了564例肝移植,器官全部来自心死亡捐献者。

而中共卫生部前副部长黄洁夫随后宣称,从2011年到2014年,浙一医院获得肝脏166例。国家层级和医院层级,数据相差好几倍。


普通人无法注册(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网站截图)

疑点四
:报道声称,2011年4月开始,中国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上线,目的是使器官捐赠过程公正透明。

然而,“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网站上,只有医生、医院等5个入口,只能凭内部分配的帐户登录,普通人无法通过注册账号查询相关信息。

而美国器官共享联合网络unos(United Network for Organ Sharing)则明确列名医院层级、州的层级,乃至国家层级,每年每家医院做了多少移植手术,什么样的移植手术,什么样的捐献者,捐献者是因患何病而身亡。

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副理事长黄士维医生此前接受海外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共的问题就在这里,它为什么不肯公布一个省到底有多少人捐器官、到底多少移植手术,因为它知道,医院的数字、到省的数字、到国家的数字,一定都兜不起来,简单讲这全都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