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城《德拉华郡每日时报》刊登来信 揭露中共活摘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二日】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日是纽伦堡“纳粹医生大审判”七十周年。八月四日,费城地区的《德拉华郡每日时报》(The Delaware County Daily Times)刊登了多位医生致编者的信。他们是费城医生杰西卡·罗素(Jessica D. Russo, Psy.D.)、医生安·卡森(Ann Corson,MD),以及来自“医生反对强制摘取器官组织”(DAFOH)的多位医生。

他们在信中发人深省地质问:纽伦堡“医生审判”七十年来,从那时起我们走了有多远?来信中再次呼吁关注十多年来,中共政府指使医生强行活体摘取被关押的法轮功修炼人的器官的罪恶,并表示“如果我们想要继承‘医生审判’的精神,我们不能等待中共给出真相,而是要坚持找下去。这是我们人类的责任,以及我们这些工作在医疗领域的人的道德责任。”最后郑重呼吁“别让悲剧重演,任何政府机构再也不应去见证这种野蛮行为。我们再也不应袖手旁观那些被培养出来治病救人的医生去犯灭绝种族罪。”


《德拉华郡每日时报》刊登多位医生联合致编者来信(网站截图)

以下是该信译文:

致《德拉华郡每日时报》编者:

八月二十日,是纽伦堡“纳粹医生大审判”七十周年。从那时起我们走了有多远?

“医生审判”,亦称“美利坚合众国诉卡尔·勃朗特等人案”(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v. Karl Brandt, et al.),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在德国纽伦堡由美国主导的对二战期间德国犯罪医生的审判,也是12场战争罪行审判中的第1场。卡尔·勃朗特是希特勒的私人医生,也是最臭名昭著的罪犯之一。

“医生审判”于一九四六年十二月九日开始,于次年八月二十日作出判决。二十三名被告中的二十二名为医生,被指控参与了纳粹人体实验和大规模谋杀。这二十三名被告中,七人被宣告无罪,七人被判处死刑。剩余者被判处十年至终身监禁不等的刑期。

首席检察官泰尔福德·泰勒(Telford Taylor)准将指出,医生审判“不只是对谋杀者的审判”,作为被告的医生们曾承诺遵守希波克拉底誓言——“不伤害”(do no harm)。然而在纳粹专制下,这些医生不再是为人们提供医疗保健的治疗者,却成为纳粹国家政权的帮凶,去筛选那些被认为是“令人憎恶”、“不值得存在”的人们。

被证实的大屠杀中的医生犯罪是如此令人发指。许多人相信,遵循坚定的伦理原则和法律规定,特别是《纽伦堡法典》中那些详细的条款的生效,永远不会再有这样的、尤其是如此大规模事件的发生。

然而今天,尽管存在国际公认的标准,不幸的是,我们再次看到一个强权政府掌控的不透明的、毫无信誉的系统是如何制造出这恐怖的摧毁性的结果。

十多年来,中共政府指使医生强行活体摘取被关押的法轮功修炼人的器官。这些平和的人们,像早年欧洲的犹太人一样,被认为是可有可无的,甚至是危险的。在中国有上千万遵循法轮功“真、善、忍”原则的修炼人。一个本应顺应民众意志的政府,怎能犯下如此歪曲事实、狡诈和残忍的恶行?

外科医生们的这些可怕行径证实了中共政府推动的邪恶政策。由此这些杀手或许可被认为是另一种受害者。沉默不是因为死亡而是因为其接受了令大脑麻木的洗脑宣传,宣传告诉他们谁值得活着、谁不值得。Enver Tohti是几个曾参与活摘囚犯器官、但现在站出来揭露真相的外科医生之一。他说:“他们(中共政府官员)让你失去自己的思想。我的整个身体就像成为了机器人……只是在执行编好的程序。所以任何人,如果表示自己不是共产主义、共产党或其成员,就会被视为国家的敌人,甚至被认为不够格成为人。因此,他应该承受任何惩罚。他们让你真相信你这么做是在做好事。”

“医生审判”中被起诉及判有罪的医生是基于其滥用医学知识。虽然纳粹医生没有打破现行法律,但判决却是基于违反希波克拉底誓词中概述的准则,尽管当时在集中营中没有能够阻止不道德人体实验的法规。

今天,建立在希波克拉底誓言下的病人的基本权利没有改变,但是对人类犯罪的认知须改变。了解这种罪行的潜在危险、避免医疗滥用、曝光真相成为唯一的最重要方式。在中国能够发生难以言喻的罪恶不只是因为其强烈的宣传攻势,更是因为这些罪恶是被掩盖的。纽伦堡审判过去了70年,今天,医生必须牢记让真相曝光是避免和停止医疗滥用的最有效方式。

在中国无法完成任何的独立的调查,中共不承认杀害政治犯摘取器官,我们不能坐等其改变。

如果我们想要继承“医生审判”的精神,我们不能等待中共给出真相,而是要坚持找下去。这是我们人类的责任,以及我们这些工作在医疗领域的人的道德责任。我们必须维护那些一直以来不知疲倦地工作,以确保医学伦理在全世界被遵循的各国政府和医疗机构的良好意愿。

此刻,我们对我们的民选官员和移植及医学界的领袖们疾呼:别让悲剧重演。别让悲剧重演,任何政府机构再也不应去见证这种野蛮行为。我们再也不应袖手旁观那些被培养出来治病救人的医生去犯灭绝种族罪。

DAFOH顾问,杰西卡·罗素医生;DAFOH执行主管,托斯特·泰瑞医生;DAFOH主编,安﹒卡森医生。

注:医生反对强迫器官移植组织,总部设在美国华盛顿特区,是由来自世界各地的各种专科医生建立和组织的,成员旨在停止非法器官摘取。非医疗专业人员可以加入作为支持者。

颜丹:由“不中断血流”肝移植想到的

大纪元2017年08月12日讯】来自中山大学的最新消息称,“该校已成功实现两例‘不中断血流’肝移植,破解了器官移植领域的一项世界性难题”。据介绍,为了解决移植过程中“缺血损伤”的问题,该校附属第一医院副院长、器官移植科学术带头人何晓顺团队,从数年前就开始自主研发一个“可在手术前模拟人体的机制,为器官提供血液”的“多器官功能修复系统”。

这个系统在手术中的具体操作过程是,摘取器官前,先将连接供肝的血管接入该系统,由该系统替代人体的供血机制。供肝植入移植受体时,将受体的血管也接入该系统,在由受体的血液循环系统与供肝“接管”的同时,将机器撤离。如此就能实现“不间断血流”,并保证肝脏里的血一直都是热的。听来听去,这个系统似乎并未让人觉得有多高的技术含量,顶多也就是个血液“转换器”和“保温器”而已。

更令人并不感到新奇的是,这项技术被研发出来之前,中国仍能以“每年约为6万到10万例,2000年至今可能高达150万例”的手术数量而一跃成为了“全球器官移植第二大国”,根本就没受什么“缺血损伤”的影响。从“中国大陆有146家器官移植中心(实际不止),每年将需要做8万到9万次器官移植手术”的这种轻易、高效的状态来看,这个姗姗来迟的“不中断血流”技术似乎显得有些多余。

而如今,竟有专家在利用此技术仅完成了两例移植手术之后,就大言不惭的预见,“该技术将使器官功能得到最大的保护,器官的损伤将降至最低,甚至有可能降低排斥反应的发生”。不知这位专家是真懂还是假懂,又或者是在故意欺骗不懂的外行人?因为他所提到的“排斥反应”与“缺血”的关系实则并不大。医学上认为,这种反应是由“器官供体与受体的HLA不完全配型”带来的。由于“一般陌生人之间的配型概率在20%到30%之间”,“排斥反应”不可能完全消除。因此,接受器官移植者在术后“仍必须终生大量服用皮质激素和免疫抑制剂”。这也正是在没有“不中断血流”技术的情况下,中国每年近10万的移植手术也照做不误的原因。

更重要的是,这种“排斥反应”以及他还提到的“器官损伤”,其实都只针对配型比例不高的脑死亡捐献者而言。捐献者在被确认脑死亡之时,“得及时将其器官保存在特制的低温灌洗溶液中,并必须在有效的缺血时间内完成移植手术”。因为担心器官会随着捐献者的死亡而无法用于移植。然而,值得指出的是,在中国的器官移植史中根本就无需担心这样的问题。

究其原因只在于,中国无数被摘取器官的人,一来不是自愿捐赠者,至少从未被问及是否愿意捐赠,其器官是被强行摘取的;二来更不是脑死亡者,因为这类患者往往都是患重大疾病或突然遭遇车祸等意外事故的人。这种突发的偶然性以及时间上的不确定性,都不可能满足中国在短短几年之内就迅速成为器官移植“世界第二”、每年奔十万例手术而去的需求。

这惟一的可能性就在于,中国长久以来,一直存在着一个庞大的活体器官库。里面这些鲜活的生命,他们的身体情况、血型、HLA等资料早已被详细的记录在档,只要有人需要器官,掌握资料的人就可不紧不慢的、将需求者的数据跟多人进行比对、匹配,直到选中了最佳的配型对像。相比什么“不中断血流”技术,这种近乎“一对一”的精准配型方式是否对缓解“排斥反应”更有效呢?

然而,极度残忍的是,那些被精准配型成功的“活体”在被绑架的情况下,直接送往手术台,既打麻药、也不通知家属,活生生被手术刀刺进身体,割走器官。就这样,原本鲜活的生命因被强摘了器官而惨死在手术台上。根据多方取证,我们足以确信,这些“活体”大多来自法轮功修炼者。由于遭到前中共党魁江泽民集团的构陷与迫害,这一信仰“真、善、忍”的修炼团体的无数成员被非法抓捕、关押,并导致了此后长达十几年的“被活摘器官”的惨剧发生。

让人无限感慨的是,对于那些能将躺在身边的活人器官随摘随装的被移植者而言,无论怎样的不良反应或损伤,或许都能降至最低吧!而对于那些参与强摘的医生来说,只要能找到最匹配的鲜活供体,再高超的技术恐怕都不会放在眼里。

如今仍有专家吹嘘,“不中断血流”这项技术“是对现有器官移植技术的颠覆性创新”,然而当我们得知中国器官移植的黑幕与真相时,或许就会发现,比这项技术更能颠覆人们的道德底线以及价值观的,是遍观世界、惟有中共才能下得了手的“活摘器官”。难怪连国际人权律师都曾无限感慨的说道,“活摘,是这个星球上从未发生过的罪恶”。

责任编辑:莆山

中共掩盖器官移植罪行 国际健保组织被蒙骗


中共器官移植改革是最大的谎言。(JEFF PACHOUD/AFP/Getty Images)

大纪元2017年08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吴英编译报导)日前,在中国云南省昆明市举行的器官移植研讨会上,部分全球医疗保健机构的与会代表在中共提不出明确器官来源的情况下,“赞扬中共医疗机构的器官移植改革”。对此,世界各地医生表达强烈质疑之声。

美通社(PR Newswire)刊登“医生反对强摘器官组织”(DAFOH)的一篇声明稿说,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黄洁夫在研讨会上,否认中国有强制摘取良心犯器官的情况,但他再次拿不出证据来。

对此,国际人权机构“医生反对强摘器官组织”执行董事托斯顿.泰瑞(Torsten Trey)医生说:“知名的医疗保健组织在没有进行令人满意的调查,探究中共是否强制摘取良心犯器官的情况下,即赞扬中共的器官移植改革,这是荒谬的。”

泰瑞说,毫无根据的移植改革声明,不能被盲目地接受。

“(我们不知道中共关押了多少良心犯。)对这些人数不明的良心犯来说,所谓的‘中国梦’已成为他们在中国移植中心的一场噩梦。”泰瑞说,“有哪一个组织可以保证,良心犯的器官没有被送进公众的器官捐赠体系里?如果无法保证,现在的任何背书都是言之过早的。”

虽然中共要求在2015年终止自死囚犯身上摘取器官,但是其1984年允许这个作法的法规还没有被废止。

中共宣称,到2020年中国器官捐赠会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近期,在中国海南省建立的“经济特区”的公告,引发外界对中共或将扩大器官移植旅游的担忧。

中共官员吹嘘说器官捐赠数量前所未有地增加了,但他们没有回应各界对良心犯被强制摘取器官的关注。据报导,法轮功学员被非自愿地活摘器官,而且被计入了器官捐赠的数量中。专家警告,这样的作法将创造器官洗白(laundering organs)的后门。

泰瑞表示:“不可思议的是,知名的医疗保健机构只注意到所谓的改革,而良心犯的遭遇及其成为器官供应源的问题,却没有被提及、检视及解决。”

中共和世界各国医疗机构保持关系,并持续进行非法的医疗行为。非自愿摘取器官是国际人士一再谴责的罪行。美国国会和欧洲议会都通过决议案,强调了这个问题。明尼苏达州众议会和参议会日前致函给习近平主席,吁请结束在中国发生的强摘人体器官的非法行为。

DAFOH于2012年发起向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的请愿活动,要求制止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这封请愿书迄今为止全球已有250万人签署,成为史上第二大请愿书。#

责任编辑:李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