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清心:郑树森移植有“特批”背后是委员长

大纪元2017年08月01日讯】今年初,浙大医学院郑树森的论文,因无法提供563例肝脏移植的器官来源符合道德伦理的证明,被国际权威学术期刊《国际肝杂志》撤销发表,并终身禁止发表论文。惩罚决定在互联网上不胫而走。蹊跷的是,网警对这一“国耻”不禁不删,任其满天飞。

郑树森不仅是个医生,他另有多个头衔,多重身份,在移植界异常活跃。但他所有的行为活动都一定和迫害法轮功团体有关。

郑树森是浙江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原院长、移植中心主任。该院是卫生部的多器官联合移植研究重点实验室,为华东地区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肝肾移植数量每年可达数千例。2005年1月28日,郑树森同日连续完成5例肝移植手术,一周施行肝移植11例。2015年3月,他对外界称自已做了1850多例肝移植。

令郑树森最招摇的一个头衔是“浙江省反X教协会副会长”,他是迫害法轮功团体的负责人。因为他做的大批器官移植手术的时间与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时间相吻合,所以郑树森一直被指控为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犯。

近两年,郑树森又添了一个私立医院老板的身份。2015年,他办了一家以器官移植为主打的私人医院。老婆公关、儿子是CEO、他主刀。最早医院叫树兰医院,后来改叫浙江大学国际医院了。用百年名校冠名,人们还以为是浙江大学新成立的一个公立附属医院呢!而郑树森要的就是这份误解,好浑水摸鱼。

浙大国际医院是目前浙江省内唯一一家国际化社会办医医院,“国际”二字体现在哪儿?郑树森的儿子郑杰说:“由于中国相对较低的医疗费用以及外科医生顶尖的技术,现在国际上很多患者会选择到中国就诊,这也是我们今后的努力方向。”这番话的潜台词就是:因为中国器官移植费用低,且移植技术高,所以很多外国人愿意来中国做器官移植。今后我们的目标是吸引外国人来做移植。

黄洁夫对媒体表示过,中国曾经是器官旅游的热点国家和地区之一,2015年取消死囚后就没有外国人到中国旅游移植。而浙大国际医院2015年12月挂牌开业,问鼎的就是海外市场,吸引外国人来中国移植。这显然是和当局在唱反调,生怕国际社会不知道中国还在活摘。

不知道郑树森得了什么尚方宝剑,野心勃勃。他想把浙大国际医院做强做大,起码要办成第二个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一家名扬世界的涉外医院。国内大批三甲国有医院,几乎都没有这一经营范围,有的在偷偷摸摸接收外国人。但是郑树森的新民办私企却打出了开展国际业务的招牌!不是上边特批,一般不可能获得。从报导看,不象是浙江省批的。再往上?那就是北京了。

浙大国际医院在杭州市寸土寸金的核心地段东新路崛地而起,建筑面积约63,000方。而土地和建筑物都不是郑树森买的,每年仅需支付廉价租金。也就是说,郑树森把办医院的大部分风险投资都转嫁给了杭州市政府。赚了钱是郑树森的,赚不到钱可以一拍屁股走人,扔下遗产给杭州市接着。

谁给了郑树森这样的优惠待遇?杭州市浙江省政府大概不情愿,除非贪官作案?要么是上面的领导人下指示叫下面照办?浙大国际医院从筹划到开业仅用了2小时,难道真的是社会资本办医的政策环境宽松的结果?

浙大国际医院运营一年多来顺风顺水,一路开绿灯,简直创下医改的奇迹。去年开业的第一年,就做肝移植120多例;今年病床已经扩建到1,000张。肝源不愁,移植医生们信誓旦旦,磨刀霍霍。

在“追查国际”2017年7月19日公布的大陆移植现状调查报告中,调查录音52是2016年7月28日对浙江大学国际医院的一份调查。肝移植医生吴卫林有一段自述,他提到了委员长在支持他们,肝移植要大干快上。

调查员问:你们医院刚成立,就做了五六十台,你们有肝移植资质吗?

吴卫林答:是,这个还在批,但是肝移植上面已经认可的。为什么呢?我们因为,现在,我们这个班,全国委员长啊就提出来,那个肝移植很多是没办法的,必须修补抓住。没命的,在救命的情况下,现在,好像就默认,跟医生走的啦,是给人家救命的嘛。有的肝等不及等它批,批下来的,这个这里面没问题。

吴卫林承认他们医院没有肝移植资质,但是上面已经认可了,视为他们有资质。谁认可的呢?移植界的人都知道,申请移植资质,要经全国卫计委审批,走一套程序的。资质审批部门根据相关的法规条例办事,也是一级执法部门。“上面”什么人敢“特批”,以权代法?

吴卫林想解释他们没资质也可以做移植的原因,他想借此炫耀他们有“通天”的硬关系。尽管他吞吞吐吐,还是清楚地说出了“全国委员长”鼓励他们先干再说。吴卫林在这里说的“全国委员长”应该就是现任政治局常委张德江。

由此联想到,郑大国际医院的涉外经营权可能也是在委员长关照下特批的,包括在郑树森身上体现的种种阳光政策。最关键的特批,应该是器官供体,否则郑树森不会投资6亿元人民币建医院!张德江提供给郑树森的,一定是关押法轮功学员的人体器官库。

张德江是血债帮里在位的一号人物。他主政广东期间,广东省的医疗机构大量地、产业化地涉嫌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现在,他再挺郑树森成立私人医院,大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就不足为怪了。他假惺惺地说肝移植是为救人命,刻不容缓。难道他不知道“你要做一个手术,就必须得一个人走掉了”?

张德江用法轮功学员器官贿赂郑树森,推动活摘。郑树森则更加有恃无恐疯狂迫害。这是郑树森获得移植“特批”背后的黑幕。

责任编辑:高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