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查国际: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

追查国际: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


海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大纪元)

大纪元2017年07月21日讯】2016年7月至2017年6月,追查国际对中国大陆169家具有器官移植资质的医院及部分无资质开展移植的医院,和部分公民器官捐献机构持续进行了电话跟踪调查。结果显示,中共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国家犯罪还在继续。而且,再度出现了肝移植免费促销的现象!

本报告公布了104个电话录音,它们是来自对近100家医院的医生、护士、移植科主任及院长进行的调查。被调查者来自中国大部分省份,他们的反应从不同角度反映出大陆器官移植的真实现状。

最新调查显示

1、移植量没减,特别是有资质的169家医院基本都在大量开展器官移植,年移植量上百例至千例。这里讲的移植量只是从部分调查对象的口述记录中计算的,实际移植量可能更大。

2、等待时间短、供体充足、供体质量好的状况没有改变。而且,有种种迹象显示有器官活人供体库的存在。由此可以推断,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没有停止。

3、在中国近年出现的移植新动向,应该引起海内外社会各界的警觉。 2015年后,中共在所谓的“脑死亡”捐献器官取代“死囚器官”的谎言和卫计委的网络器官分配系统的合法外衣掩盖下,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成了常规业务,较前更加冠冕堂皇,更具有欺骗性!

1)关于“脑死亡”捐献器官

对于“脑死亡”捐献,2017年4月15日我们调查到吉林大学第一医院肾移植研究室张文岚医学博士,她说:“现在国家还是心脏死亡可以捐献,脑死亡还没有一个明确诊断,所以没有。”

而2015年后中国都声称是在用DCD(心死亡)和脑死亡捐献供体。

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肝移植医生吴李鸣说:我们现在主要就是DCD这块,国家政策允许,反正鼓励我们都照常做。

哈医大附一院肝外科医生朴大勋说:现在国内己实行脑死亡这种法律了,不像过去那种非法的,现在是合法的。

对于“脑死亡”器官的获取,2017年5月30日广西南宁解放军第303医院肝移植医生兼器官协调员廖吉祥有一段自白:因为你要做一个手术,就必须得有一个人走掉了。我给你打保票,供体质量肯定是非常好的。因为我们这么多年的那个,那个,就是说,就是以前的,大约是这样子 。我们这边经常很多,也是用十来二十岁的人,那个小孩……。司法(器官)质量,还不一定就比现在的脑死亡的供体质量好,至少还要打枪套,还要心跳停几分钟,二十几分钟。而脑死亡器官,现在这一部分时间都没有了,几乎没有获取(时间)。

2)国家卫计委的网络分配系统

有稳定供体来源的移植大户,如广西303医院和181医院,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和郑州市人民医院都称他们供体是国家分配来的。

被调查到的医生护士、红十字会捐献器官协调人、医院器官协调人,都说没登录过这个网站。303医院的器官协调人廖吉祥说,有密码,国家不想让人知道器官秘密。毓璜顶医院器官协调人王主任说:那个网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是走形式、骗人的!

如果官网有器官分配,那么大批定期送来的“脑死亡”器官来自哪里?

4、更为严重的是,吉林旅游广播和吉林大学第一医院肝脏移植中心联合发起一个月的前10名儿童免费肝脏移植促销活动(2017年6月1-30日),涉嫌有突击杀戮在押器官供体库的人质的可能。[1]

第一部分:医院器官协调人

对6家移植医院的8名器官协调员进行的10次电话调查,显现出如下信息:

一、涉嫌人体器官库

1、山东烟台毓璜顶医院:保证能在10天之内搞到30岁以下的配型肾供体;器官来源既不是捐献的,也不是从卫计委器官网上拿的,而是自有渠道;烟台红十字会与当地监狱有单独的联系,(获取犯人器官)他们那边有操作流程。
2、浙江国际医院:肝源主要还是靠院长郑树森的关系,每二天就有肝源消息。
3、广西南宁303医院:我们是国家器官网分配来的,到时候就来了。

二、“脑死亡”捐献 是活摘器官

1、广西南宁303医院:(死囚)至少还要打枪套,还要心跳停几分钟,二十几分钟。而脑死亡捐献,现在这一部分时间都没有了,几乎没有获取。你要做一个手术,就必须得一个人走掉了。
2、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移植中心器官协调员郭晖说:活体移植,一个是亲属捐献,一个就是脑死亡捐献。现在所有移植都是这两种途径。

三、可疑的各医院“劝捐”

1、解放军北京302医院器官协调人马骁:我是到各医院联系供体的,我们有好多合作医院。
2、湖南湘雅二院:主要是靠下面医院医生这个环节。我们让医生去和病人讲,家属不相信我们,相信医生。他对你表示怀疑,那当地红十字会他们就负责解释说,这个工作是国家支持的一个正常的工作。

查看追查国际104个调查电话录音请点击以下链接:

https://www.zhuichaguoji.org/node/72524

责任编辑:高静

日媒:中共活摘器官 日本是最大客户?


一些日本媒体人准备在今年秋成立“中国器官移植慎思会”,希望促进日本政府立法,禁止日本患者前往中国接受器官移植手术。图为日本出版社出版的日文版《血腥的活摘器官》和《国家掠夺器官》的两本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的著作。(大纪元)

大纪元2017年07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浦慧恩编译报导)7月28日,日本《产经新闻》对中共活摘器官进行了报导,指中共活摘“政治犯”等囚犯的人体器官进行贩卖,有不少日本患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前往中国,接受器官移植手术。了解中国器官贩卖实情的一些日本媒体人,准备在今年秋成立“中国器官移植慎思会”,希望促进日本政府立法,禁止日本患者前往中国接受器官移植手术。

器官疑似来自法轮功学员

“强行活摘健康囚犯的器官进行买卖,而所谓‘囚犯’也都是那些被中共指成反体制的人士或所谓的政治犯。据悉这种器官买卖已经成为中共最大的收入来源之一。”

这是7月21日于日本国会参议院议员会馆召开的慎思会发起人的会议上,外交评论家加濑英明开门见山地点出中国器官移植的实质,要求日本政府必须正视中国器官移植的问题,认真作出对应。

对中共贩卖器官实情有详细了解的日本记者野村旗守表示,中共官方对外公布的器官移植手术只有一万例,但根据加拿大的律师多年调查的结果显示,中国的器官移植手术每年就有6万—10万例。中共对外公布说器官供体来自死囚犯,但中国每年的死囚犯也顶多几千人,两个数字相差太大。

野村旗守表示,器官供体来源于被中共镇压的法轮功学员,以及被当作政治犯而被捕的维吾尔族和藏族人士。他们的器官被强行活体摘取后进行贩卖的可能性极高。

日本人前往中国做移植手术

《产经新闻》的报导引述加濑等发起人的话表示,这样的器官买卖不能说跟日本毫无关系。

根据日本器官移植网的资料显示,至今年6月末,等待提供肾脏及肝脏等器官移植的患者,在日本国内达13,450人。有部分患者支付高昂的金额前往海外接受移植手术,在中国就有主要接待日本及韩国患者的医院。

海外有不少国家已经明文规定,禁止国民前往海外接受器官移植。而在日本虽然拥有禁止器官买卖的法律规定,但并没有禁止国民到海外接受移植手术。

加瀬表明了慎思会的目的是:“因在中国接受器官移植的患者中,日本人被认为是最多的,希望能尽快制定法规,禁止国民前往中国接受器官移植。”

但是,前往海外做器官移植手术的日本患者的具体数字不是很清楚,因为,之中有不少是黑社会参与的交易。

2008年国际器官移植学会通过《伊斯坦堡宣言》,禁止器官商业贩卖和搞器官移植旅游(Transplant Tourism)。在这个宣言通过之后,世界上有超过100个国家强化了他们对于器官捐赠的国内法律,反对商业化器官移植与器官移植旅游。

在今年2月罗马教皇主办的国际科学会议上与会者宣言,号召国际社会团结一致杜绝器官买卖。

不过,加濑也表示,虽然没有掌握到日本患者接受器官移植“旅游”的实际数字,“但了解有数百人的日本旅游团前往中国接受器官移植”。加濑表示,慎思会今后将会搜集这部分患者的信息进行实情分析。

责任编辑:卢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