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303医院军医自曝活摘 供体来自国家分配

玉清心

大纪元2017年07月21日讯】“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2016年7月至2017年6月,对中国大陆169家具有器官移植资质的医院及部分无资质开展移植的医院,和部分公民器官捐献机构持续进行了电话跟踪调查,报告公布了104个电话录音。调查结果显示:中共以“脑死亡”捐献器官为名、国家卫计委网络分配系统为幌子,在继续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其中,广西南宁解放军303医院是一典型案例。对303医院的专案调查中,多个电话录音可以锁定,这家军队医院在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进行移植。

2017年5月30和6月11日(调查录音4、调查录音5),对肝移植医生兼OPO成员廖吉祥的两次调查中,廖曝出不少303医院器官移植的黑幕,很多活摘器官的详情细节鲜为人知,令人震惊!他明确说,供体不是来自红十字会,是国家分配的,并几次暗示,现在移植用的“脑死亡”捐献器官,就是以前一直在用的法轮功供体。下面摘选几段廖吉祥的自白。

调查员问今年肝移植做了100例?

廖:不是,不是,不是!100个案例(指100个活人),那个肝肾移植差不多就有200例做了。

调查员问患者等待手术时间?

廖:等待时间短,是我们医院的优势。……一般问题都不大的,应该会比较快的。哦,我觉得(对最难配型的0型血),在一个月之内做手术的可能性大。……因为我们每一个月的供体,一般会在15~20个。

调查员问肝供体质量能否保证?

廖:供体质量好,是我们医院的第一大优势。……我们这边那个、那个供体的质量,应该算来说不错,因为我们,那个、那个全国做成,像我们这方面肯定是全国非常ok的。

调查员追问供体质量真的有保证吗?

廖:你放心,供体质量肯定是有保证的。……我也给你打保票,肯定供体质量好,肯定是非常好的。因为我们这么多年的那个、那个,就是说,就是以前的,大约是这样子。

调查员问现在还有司法器官吗?

廖:呵,反正我们从国家规定说没有……,我们做器官移植做得很多,我们根本就没有必要去做那个,呵呵。……其实,我自己觉得司法品质,还不一定就是说,比现在那些捐献的供体要品质好。不一定,这个不一定。因为我们这边经常很多。

……就获取的时间几乎没有,几乎没有获取,像以前那种,至少还要打枪套,还要心跳,还停了几分钟,二十几分钟。一般都是歇上十分钟之上,对。现在、现在这一部分时间都、都没有了。……因为他、因为他已经就是脑死亡了。他脑死亡,就是他心跳还在跳。……所以,不一定非得做司法的。

调查员没问到的事,廖自己滔滔不绝:其实我们也不是一个科。我们叫“移植医学研究院”就是一个移植中心,所有,包括肾移植、肝移植、心肺、胰腺都是在我们一个科做。而且这个所谓的中心,包括ICU都是我们自己科的,麻醉也是我们自己科的。

廖很得意移植中心的装备精良,他说:我们中心有一个非常好的一个优势,我们有个艾克玛(医疗仪器名称)在全国是出名的。就是它可以代替人的心脏啊,也就是说它能够比病人心功能或肺功能稍微欠一点,问题都不大。我们有这个机器来代替他的。因为艾克玛在肝移植的使用上述全国最好的。如果稍微有一些东西有点问题,比别人要差一点,我们这里一般来说可以,不说保证吧,是可以改善他的功能。

上述自白,会让人得出怎样的结论?303医院使用的是不是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对此,可以做出肯定答案。因为他们的器官移植,具备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所有特征。

第一,等待时间短,器官等人

廖说:我们的优势,第一是供肝质量好,第二个肯定要快。他保证一个月内有O型供肝,“因为我们每一个月的供体,一般会在十五到二十个,我不相信会没有一个合适的,比较好的O型的?”廖表示他们的供体很多,“获取了一百个肝脏,可能我们自己中心也就做二十个,有六七十,七八十都分配了”。

因为供体有保障,所以等待时间短。医院的供体充足到“过剩”,大部分供肝等不到换肝的人,都送出去了。“器官等人”在303医院由来已久。
第二,是活摘器官

廖说,就获取的时间几乎没有,没有获取。像以前那种,至少还要打枪套,还要心跳,还停了几分钟,二十几分钟。

廖的意思是,他们现在获取器官的热缺血时间为零。这是黄洁夫推行“脑死亡”器官捐献的实质内容。没等供体心脏停跳就被活摘了器官,遇害者随即被送去焚尸灭迹。

特别是那些前卫的医疗设备和高技能,可以改善病人的功能,但不是为抢救本人,而是为了保证下一步能顺利活摘器官!

第三,为提取器官必须按需杀人

廖在回答等待时间时,突然冒出一句话:“有的也不敢打保票,这种东西,因为你要做一个手术,就必须得一个人走掉了!”中共的移植医生,竟然如此平淡地说出这样血腥残忍的话来,很令人震惊。

从文字语法结构上看,这是一句有因果关系的复合句。前因是要做一个手术,后果是一个人走掉了。再说的实一点,因为要优质移植器官,必须从健康的活人身上活摘,之后那人就死了。

第四,现在的器官质量,比司法器官好

众所周知,法轮功学员身体健康,被盗用的器官质量最好,以至十多年来,大陆移植界十分依赖法轮功学员器官,而绝非什么死囚器官。廖吉祥作为多年的“活摘医生”,他以自己刀下的案例,是不会看好司法器官的,甚至连真正的捐献器官也未必都看好。

但是,廖对现在的“脑死亡捐献器官”却津津乐道?这就戳穿了2015年后中共推行的“脑死亡捐献器官”又是一场骗局!中共用“脑死亡捐献器官”取代了“死囚器官”,用移花接木的阴险手段继续掩盖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从当初的捐献器官、后来的死囚器官,到现在的脑死亡捐献器官,都是中共在不同时期编造出的不同器官谎言。

第五,供体质量好,因为我们这么多年……就是以前的……

廖在另一次调查中说,供体年龄在20到40岁。他炫耀他们用的脑死亡器官质量肯定好时,随口描了一笔,“因为我们这么多年的那个、那个,就是说,就是以前的,大约是那样子”。

303医院是全军的一个器官移植研究中心,也是军队的移植大户。2005年开展器官移植手术以来,有大批法轮功学员被他们活摘器官杀害。廖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那个、那个”,所指的显然是指过去多年,他们一直在盗用的法轮功学员器官,暗示现在用的和以前的一样。

第六,“国家分配”的活供体来自哪儿?

廖保证一个月内会有O型供肝,是因为医院有“国家分配”的供体,每个月能分来15~20个案例(活人)。而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社会上正常捐献来的器官,往往因意外事故或突发病亡后才有捐献器官的可能发生,所以只能是零星个案,也没有时间上的规律。而303医院定期定量分得的“国家器官”,就不可能是捐献的。这样的“国家器官”来自哪里?

廖说,其实国家是不允许你知道器官的信息。而所有移植器官都应该是公开透明的,全程监控。不允许知道器官信息的本身就在违法。正因为真相见不得人,藏有惊天罪恶,所以中共以国家机密封锁消息,欺骗外界。供体来源于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活人器官库,这应该是顺理成章的答案。

电话调查报告收录进来的最后一个调查录音,是2017年6月30日调查员与303医院肾移植值班护士的通话。问:你们今天有四台肾移植是吧?答:是啊是啊!他(高大夫)现在做手术都还没,还没下来。(调查录音41)

这样的连台移植,说明又来了一批新供体,必须尽快做掉……

责任编辑:高义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