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群体灭绝》揭露绝无仅有的罪恶

俞晓薇


纪录片《医疗种族灭绝》(Medical Genocide)由“中国器官摘取研究中心”制作,揭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视频截图来自China Organ Harvest Research Center)

大纪元2017年07月30日讯】纪录片《医疗群体灭绝》(Medical Genocide)是“中国器官摘取研究中心”(China Organ Harvest Research Center)的一部新作。视频以强有力的证据揭示了中国器官移植数量爆增、且供体源源不断的秘密。观众看到:在大陆器官移植产业直线成长的背后,隐藏着群体灭绝的血腥和罪恶。

17年来,中国大陆器官移植数量猛增,器官供体源源不绝,吸引世界各国的病患前往。在巨额的商业利润背后,有许多疑问浮现:中国每年的死刑犯人数只有数千名,国内器官捐献制度极不完善,捐献者少之又少,大量的器官究竟从何而来?为何唯独在大陆,器官的等待时间如此之短?官方说辞为何与实际情况不符?

十年调查

2016年6月22日,三位海外独立调查员发布了680页的关于中共强摘良心犯器官的最新报告,提供了确凿的证据。三位联合作者估计,中国器官移植手术数量每年约为6万至10万例,远远超过中共官方公布的数字。在过去15年中,在大陆,估计进行了大约150万例器官移植手术。这些器官的主要来源是法轮功学员。

调查员之一、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说:“据我所知,中共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政府,以工业化的程序谋杀公民,售卖他们的器官。”

另一位调查员、加拿大著名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说,大陆实施的器官移植手术的数量之多,令他惊讶,“比官方数据多出六到十倍。”

2016年6月13日,美国国会众议院一致通过了谴责中共活摘器官的343号决议案,谴责中共强摘良心犯的器官、要求中共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并释放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随后,美国国会、英国议会、欧洲议会、加拿大议会等都相继举行了听证会。世界多家主流媒体纷纷刊载关于中共活摘罪行指控的新闻报导,中共罪行进一步被曝光。

11年前,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由证人在海外首次曝光。随后,“追查国际”和独立调查员展开了十余年的调查工作,累积了大量证据,确认中共活摘罪行的真实性。

2006年,大卫‧乔高与大卫‧麦塔斯出版了调查报告《血腥的器官摘取》(Bloody Harvest)。2014年,美国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在7年调查的基础上出版了《大屠杀》。他表示,他与乔高和麦塔斯通过不同的调查程序,得出了相同的结论: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是器官移植的主要供体来源。


2006年,大卫‧乔高与大卫‧麦塔斯出版了调查报告《血腥的器官摘取》(Bloody Harvest)。(视频截图)


美国资深记者伊森·葛特曼,10年来致力于独立调查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出版了《大屠杀》一书。(视频截图)

令人震惊的数字

调查中国大陆器官移植的规模以及受难者的数量,复杂而艰巨。多位调查员经过十年的调查取证,把细碎的证据一点点拼接起来。其中,中共官方网站公布的数据等信息透露了许多内幕。

例如,2013年9月,北京大学器官研究所所长、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肝移植中心主任朱继业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说:“我们医院曾在一年之内做过4000例肝肾移植手术。”

针对这一条消息,独立调查员进行了交叉检查。他们对照医院的职员数量、病床数量、相关研究刊物、媒体报导、免疫抑制药物的采购量等,最后证实,4000例的数字是真实的。

葛特曼举了另一个例子: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有大约500张器官移植专用病床,在医院的内部信息显示,这些病床的使用率达到131%。这意味着什么呢?葛特曼解释说,以20-30天的平均住院期来推算,此医院一年进行的移植手术约为5千例。

这两家医院只是冰山一角,因此,显而易见的,仅仅几家医院的移植数量就轻易超过了中共官方所宣称的每年实施1万例器官移植的手术量。

在2007年,大陆有上千家医院向卫生部申请,希望能继续进行器官移植操作,最后只有169家医院获得批准。这说明,有上千家医院已经符合了卫生部所规定的器官移植所需具备的条件。

中山一院副院长何晓顺曾告诉陆媒,“2000年,全国的肝移植比1999年翻了十倍, 2005年又翻了三倍。”有“中国肝胆外科之父”的吴孟超在2011年对媒体说:“肝脏移植我们现在做的数字是全世界最多”。

在纪录片里,编导对照了美国的肝移植数字:自2000年以来,美国的肝移植总量大约为每年6千例,而这个数字不过是中国几家医院的移植量总和。

2001年以后,大陆不断兴建新的器官移植医院、器官移植大楼、增添新病床,而移植手术的实施数量也随之年年增长。最新活摘调查报告显示,从2000年至今,仅中共批准的169家移植医院,就可能完成了上百万例器官移植手术。这并不包括其他许多家也在进行移植手术、但未获官方认证的医院。

视频:《医疗群体灭绝》(Medical Genocide)(“中国器官摘取研究中心”制作)

国家驱动的产业

“中国国际器官移植网络辅助中心”在其网页列出了针对外国病患的器官价格–心脏15万美元,肾脏6万美元,眼角膜3万美元。乔高评说,这项产业每年可带来90亿到100亿美元的产值。


“中国国际器官移植网络辅助中心”在其网页列出了针对外国病患的器官价格–心脏15万美元,肾脏6万美元,眼角膜3万美元。(视频截图)

葛特曼提到,原重庆市公安局局长、薄熙来的副手王立军,就曾创办人体器官移植的现场心理课题研究中心,还获得奖项。2006年9月17日,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秘书长任晋阳在“光华创新特别贡献奖”颁奖仪式上的讲话中说:“王立军教授和研究中心还针对药物注射后器官不易受体移植的难题进行了基础研究和临床实验,研发出全新配方保护液。”

当时王立军在颁奖典礼的讲话中透露,他们的研究中心就是为器官移植提供器官供体。他说:“我们的科技成果是几千个现场集约的结晶”,“……我们的现场,技术解剖的现场,器官受体移植的现场”。

“中国国际器官移植网络辅助中心”的网页上还提到:“在全国范围内,每年肾移植手术例数多达5000件以上。能完成如此数量的移植手术,是与中国政府的支持分不开的。中国政府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卫生部以及民政部于1984年10月9日联合颁布有关法律,确立提供脏器是一项政府支持行为。这可谓世界绝无仅有。”

按需移植

超短的供体等待时间,是大陆器官移植另一个令人震惊的现象。中国肝移植注册2006年度报告中提到,在当年实施的肝移植手术中,26.6%、即1150例的肝移植是急诊手术。也就是说,找到供体的时间只有几天甚至若干小时。


在英国和加拿大,肝移植的等待供体时间为几年,而大陆则只需要几周。(视频截图)

以色列著名心脏外科医生雅各‧勒维(Jacob Lavee)讲述了一个病例:2005年,他的一位等待心脏移植的病人告诉他,以色列保险公司安排他去中国换心脏,手术已经安排在两周后进行。勒维教授觉得不可思议,移植心脏的手术怎么能够提前确定日期呢?难道说,有一个人要被杀死吗?结果,那位病人真的在预定的那天换了心脏。

2007年,昆明肾脏病医院介绍该院肾移植手术的优势时,提到一点:“本中心每周都有器官移植手术,是全国唯一开展供体找受体的器官移植医院”,还说:“若不成功,做到成功为止,不再收取手术费用。”

2006年,河南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发表了一篇学术论文,题为“再次肾移植影响因素探讨(附50例报告)”。论文引用的50个病例,都分别接受过2次、3次或4次肾脏移植。

在中国东北,国际器官移植网络支援中心的问答页写道:“中国开展的是活体肾移植,与各位在日本的医院及透析中心听说的尸体肾脏移植完全不同。”

乔高提到,曾有一位病人从海外两次去大陆进行换肾手术。第一次,院方提供了4付肾脏,但是都不匹配。第二次,他又得到了4个肾脏,第4个总算配型成功。这意味着,有8个人因此遇害。乔高指出,“按需杀人”的器官移植就是反人类的罪行。

受害者与新式群体灭绝

中共当局声称,移植器官来自死刑犯,后来又改口说是志愿捐献者。国际组织估计,中国的死刑犯每年只有数千名,而且自2000年开始下降。而中国传统讲究死后保留全尸。2010年以前,中国大陆还没有器官捐献机制,即使在今天,捐献数量仍然非常有限。因此,这两个所谓的器官供体来源根本不足以支撑庞大的器官移植数量。

中国的器官移植手术起于上世纪70年代,当时是从死刑犯身上获取器官,少量的进行。后来,开始使用良心犯的器官。

葛特曼介绍说,中共在1999年7月镇压法轮功。数十万计的法轮功学员陆续赶到北京,为法轮功鸣不平。他们被抓捕、关押在看守所。为了保护亲友不受牵连,这些学员拒绝透露自己的身份和居住地,这样的情况在全国各地都有发生。因此,大批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囚禁,然后悄然失踪。

麦塔斯表示,中共镇压法轮功学员的政策是“经济上截断,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活摘器官正是肉体消灭的一种手段。他提到,众多法轮功学员在看守所接受体检和验血,就是为器官配型作准备,没有其他的解释。

葛特曼说,法轮功学员如拒绝转化就面临死亡,如不出卖朋友,也会受到死亡威胁。这是国家策划的群体灭绝罪。“我们没有想到,在纳粹大屠杀之后,会出现这样的医疗腐败。” 受训救死扶伤的医者,怎能从活人身上摘取器官?

雅各‧勒维教授表示,人们应该做的,首先是了解事实。调查报告、书籍、事实,就摆在眼前,去阅读吧,而后你不得不信。他希望,所有的医生都行动起来,制止活摘器官的罪恶。

在法轮功学员和正义人士的积极努力下,自2008年以来,以色列、西班牙、意大利、台湾等国家和地区,已经通过立法,禁止本国公民赴中国大陆进行器官移植。

美国343号决议案的联合发起人、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曾说, “我深信,这场对法轮功的灭绝式镇压将被视为一种最深重的恐怖。”

在影片结尾,葛特曼说:“这是新的形式的种族灭绝,而且是通过社会上本来最受尊敬的成员加以实施。这是时代的一个重大考验,我们再也不能回避。”

责任编辑:高义

追查国际: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

追查国际: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


海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大纪元)

大纪元2017年07月21日讯】2016年7月至2017年6月,追查国际对中国大陆169家具有器官移植资质的医院及部分无资质开展移植的医院,和部分公民器官捐献机构持续进行了电话跟踪调查。结果显示,中共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国家犯罪还在继续。而且,再度出现了肝移植免费促销的现象!

本报告公布了104个电话录音,它们是来自对近100家医院的医生、护士、移植科主任及院长进行的调查。被调查者来自中国大部分省份,他们的反应从不同角度反映出大陆器官移植的真实现状。

最新调查显示

1、移植量没减,特别是有资质的169家医院基本都在大量开展器官移植,年移植量上百例至千例。这里讲的移植量只是从部分调查对象的口述记录中计算的,实际移植量可能更大。

2、等待时间短、供体充足、供体质量好的状况没有改变。而且,有种种迹象显示有器官活人供体库的存在。由此可以推断,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没有停止。

3、在中国近年出现的移植新动向,应该引起海内外社会各界的警觉。 2015年后,中共在所谓的“脑死亡”捐献器官取代“死囚器官”的谎言和卫计委的网络器官分配系统的合法外衣掩盖下,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成了常规业务,较前更加冠冕堂皇,更具有欺骗性!

1)关于“脑死亡”捐献器官

对于“脑死亡”捐献,2017年4月15日我们调查到吉林大学第一医院肾移植研究室张文岚医学博士,她说:“现在国家还是心脏死亡可以捐献,脑死亡还没有一个明确诊断,所以没有。”

而2015年后中国都声称是在用DCD(心死亡)和脑死亡捐献供体。

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肝移植医生吴李鸣说:我们现在主要就是DCD这块,国家政策允许,反正鼓励我们都照常做。

哈医大附一院肝外科医生朴大勋说:现在国内己实行脑死亡这种法律了,不像过去那种非法的,现在是合法的。

对于“脑死亡”器官的获取,2017年5月30日广西南宁解放军第303医院肝移植医生兼器官协调员廖吉祥有一段自白:因为你要做一个手术,就必须得有一个人走掉了。我给你打保票,供体质量肯定是非常好的。因为我们这么多年的那个,那个,就是说,就是以前的,大约是这样子 。我们这边经常很多,也是用十来二十岁的人,那个小孩……。司法(器官)质量,还不一定就比现在的脑死亡的供体质量好,至少还要打枪套,还要心跳停几分钟,二十几分钟。而脑死亡器官,现在这一部分时间都没有了,几乎没有获取(时间)。

2)国家卫计委的网络分配系统

有稳定供体来源的移植大户,如广西303医院和181医院,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和郑州市人民医院都称他们供体是国家分配来的。

被调查到的医生护士、红十字会捐献器官协调人、医院器官协调人,都说没登录过这个网站。303医院的器官协调人廖吉祥说,有密码,国家不想让人知道器官秘密。毓璜顶医院器官协调人王主任说:那个网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是走形式、骗人的!

如果官网有器官分配,那么大批定期送来的“脑死亡”器官来自哪里?

4、更为严重的是,吉林旅游广播和吉林大学第一医院肝脏移植中心联合发起一个月的前10名儿童免费肝脏移植促销活动(2017年6月1-30日),涉嫌有突击杀戮在押器官供体库的人质的可能。[1]

第一部分:医院器官协调人

对6家移植医院的8名器官协调员进行的10次电话调查,显现出如下信息:

一、涉嫌人体器官库

1、山东烟台毓璜顶医院:保证能在10天之内搞到30岁以下的配型肾供体;器官来源既不是捐献的,也不是从卫计委器官网上拿的,而是自有渠道;烟台红十字会与当地监狱有单独的联系,(获取犯人器官)他们那边有操作流程。
2、浙江国际医院:肝源主要还是靠院长郑树森的关系,每二天就有肝源消息。
3、广西南宁303医院:我们是国家器官网分配来的,到时候就来了。

二、“脑死亡”捐献 是活摘器官

1、广西南宁303医院:(死囚)至少还要打枪套,还要心跳停几分钟,二十几分钟。而脑死亡捐献,现在这一部分时间都没有了,几乎没有获取。你要做一个手术,就必须得一个人走掉了。
2、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移植中心器官协调员郭晖说:活体移植,一个是亲属捐献,一个就是脑死亡捐献。现在所有移植都是这两种途径。

三、可疑的各医院“劝捐”

1、解放军北京302医院器官协调人马骁:我是到各医院联系供体的,我们有好多合作医院。
2、湖南湘雅二院:主要是靠下面医院医生这个环节。我们让医生去和病人讲,家属不相信我们,相信医生。他对你表示怀疑,那当地红十字会他们就负责解释说,这个工作是国家支持的一个正常的工作。

查看追查国际104个调查电话录音请点击以下链接:

https://www.zhuichaguoji.org/node/72524

责任编辑:高静

日媒:中共活摘器官 日本是最大客户?


一些日本媒体人准备在今年秋成立“中国器官移植慎思会”,希望促进日本政府立法,禁止日本患者前往中国接受器官移植手术。图为日本出版社出版的日文版《血腥的活摘器官》和《国家掠夺器官》的两本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的著作。(大纪元)

大纪元2017年07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浦慧恩编译报导)7月28日,日本《产经新闻》对中共活摘器官进行了报导,指中共活摘“政治犯”等囚犯的人体器官进行贩卖,有不少日本患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前往中国,接受器官移植手术。了解中国器官贩卖实情的一些日本媒体人,准备在今年秋成立“中国器官移植慎思会”,希望促进日本政府立法,禁止日本患者前往中国接受器官移植手术。

器官疑似来自法轮功学员

“强行活摘健康囚犯的器官进行买卖,而所谓‘囚犯’也都是那些被中共指成反体制的人士或所谓的政治犯。据悉这种器官买卖已经成为中共最大的收入来源之一。”

这是7月21日于日本国会参议院议员会馆召开的慎思会发起人的会议上,外交评论家加濑英明开门见山地点出中国器官移植的实质,要求日本政府必须正视中国器官移植的问题,认真作出对应。

对中共贩卖器官实情有详细了解的日本记者野村旗守表示,中共官方对外公布的器官移植手术只有一万例,但根据加拿大的律师多年调查的结果显示,中国的器官移植手术每年就有6万—10万例。中共对外公布说器官供体来自死囚犯,但中国每年的死囚犯也顶多几千人,两个数字相差太大。

野村旗守表示,器官供体来源于被中共镇压的法轮功学员,以及被当作政治犯而被捕的维吾尔族和藏族人士。他们的器官被强行活体摘取后进行贩卖的可能性极高。

日本人前往中国做移植手术

《产经新闻》的报导引述加濑等发起人的话表示,这样的器官买卖不能说跟日本毫无关系。

根据日本器官移植网的资料显示,至今年6月末,等待提供肾脏及肝脏等器官移植的患者,在日本国内达13,450人。有部分患者支付高昂的金额前往海外接受移植手术,在中国就有主要接待日本及韩国患者的医院。

海外有不少国家已经明文规定,禁止国民前往海外接受器官移植。而在日本虽然拥有禁止器官买卖的法律规定,但并没有禁止国民到海外接受移植手术。

加瀬表明了慎思会的目的是:“因在中国接受器官移植的患者中,日本人被认为是最多的,希望能尽快制定法规,禁止国民前往中国接受器官移植。”

但是,前往海外做器官移植手术的日本患者的具体数字不是很清楚,因为,之中有不少是黑社会参与的交易。

2008年国际器官移植学会通过《伊斯坦堡宣言》,禁止器官商业贩卖和搞器官移植旅游(Transplant Tourism)。在这个宣言通过之后,世界上有超过100个国家强化了他们对于器官捐赠的国内法律,反对商业化器官移植与器官移植旅游。

在今年2月罗马教皇主办的国际科学会议上与会者宣言,号召国际社会团结一致杜绝器官买卖。

不过,加濑也表示,虽然没有掌握到日本患者接受器官移植“旅游”的实际数字,“但了解有数百人的日本旅游团前往中国接受器官移植”。加濑表示,慎思会今后将会搜集这部分患者的信息进行实情分析。

责任编辑:卢勇

烟台毓璜顶医院每天都有“尸体”在流泪

玉清心

大纪元2017年07月26日讯】海外大纪元中文网站在2012年曾刊载过一篇《见过尸体“流泪”吗?一桩挑战所有人尊严的惨剧!》的报导。文中披露了山东烟台芝罘区610办公室、公安看守所和毓璜顶医院合谋活摘法轮功学员贺秀玲器官的罪行黑幕。

相信所有看过这篇报导的人都不会忘记贺秀玲临终的一幕。贺秀玲被活摘肾脏和眼角膜后被推进停尸房。当家属被通知赶来见贺秀玲最后一面时,发现她手脚温热。当贺的妹妹大声哭喊“姐姐你怎么这样了?你睁开眼看看我……”时,贺秀玲的眼中“哗”的流下两行眼泪!接着,在场的人发现她的脸上出现很多汗珠。原来人还活着!

见此状,亲属们跑到楼上找医生来抢救。求了三次,总算一名男医生和两名女护士带着仪器姗姗下楼来。测试的心电图纸出来十几公分时,亲属们看到上面是心脏跳动所呈现出的曲线。贺秀玲的妹妹大声喊道:“看啊看啊,人还有心跳你们就给送这儿来了!” 医生立时大惊,一把撕下心电图纸,夺门而逃。在场的亲属们摸到贺秀玲此时还有脉搏,连停尸房的老头都摸出确实有脉搏在跳动。

亲属们在医院里四处哀求抢救贺秀玲,却没有一个人来。院方推说主治医生姓郭,已经去济南出差了。问询脑神经外科,一名大夫说:“你别想从我们医院套出什么来!”奔走红十字会、110、医疗事故科等多处求助,但无人理睬。

这是13年前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一个案例。十多年后的今天,直接活摘贺秀玲器官的烟台毓璜顶医院改邪归正、放下屠刀了吗?

据公开资料显示,2006年毓璜顶医院移植中心一年能做一百六七十个肾移植手术。而那时,正是大陆器官移植的高峰期。2016年毓璜顶医院仅肾移植手术就做了近300例。肾移植医生单振飞在2017年4月25日的调查中说:我们这儿等很短时间,我们这边很多(器官),其他省份的病人都在我们这里住着。我只能告诉你比去年还要好呀!(调查录音35)

在中共高调宣称停用死囚器官后,实际上在没有几个捐献器官的情况下,毓璜顶的移植量与十年前相比几乎翻番。对此,“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跟踪毓璜顶医院做了多次电话调查。

“追查国际”2017年7月19日公布的104个调查电话录音中,排在最前边的三个,都是对烟台毓璜顶医院的调查,包括对两个器官协调人的三次调查。下面摘选片段。

2017年5月26日,山东烟台毓璜顶医院器官移植中心器官协调员王主任:(问等待手术时间?)连检查半个月之内,两周之内,这都是多说的,保证两周内做手术。(问供体年龄大小?)找30岁以下的,一分钱一分货!你花费五十万,这边要四十,给医院十万。(调查录音1)

2017年6月10日,山东烟台毓璜顶医院器官移植中心器官协调员王主任:(问:等待时间?)B型血,十天之内~,一周,十天,十天一定,十天就可以。(问:供体是年轻的?)对,年轻的。我们有办法,有渠道。(问:红会捐献的吗?)哪有那么多呀!那我们有我们的渠道,你不要问了。(调查录音2)

2017年4月18日,山东烟台毓璜顶医院器官移植中心器官协调员李医生:用不上半月能做手术。以前监狱那种供体,家属同意捐的,就可以用,这种供体有。红十字会与监狱有单独的联系,他们那边有操作流程。(调查录音3)

王主任、李医生都满口答应等待时间短,显出十足的把握。王主任还明确说:器官不是红十字会捐献来的,也不是从卫计委的那个网来的,“我们有办法,我们有我们的渠道”。

如果公民自愿捐献器官是移植器官的唯一来源,那么之外的器官来源就都是非法的。毓璜顶医院的器官,是来自哪条非法渠道呢?

移植量大,供体充足,等待时间短,供体质量好,这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特征。而且来源人体器官库的可能性极大。除此,没有第二个合理解释。

2015年后,中共全面推行“脑死亡”捐献器官。《追查国际》报告分析显示,中国医生说的“脑死亡”者并非真正的经过抢救无效的、无自主呼吸的患者,而很可能是被人为造成脑死亡的健康人,其中大部分是那些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实施“脑死亡”判定,中国尚未立法。而且,没有建立起任何相关法律法规作为前提条件。但中国移植界正堂而皇之地推广“脑死亡”捐献。各医院从“脑死亡”患者身上获取器官,极为残忍的“活摘”已经被合法化;“脑死亡”器官戴上“捐献”桂冠,是为掩盖更大的器官黑幕。中共的“脑死亡”捐献器官是继“死刑犯”器官骗局之后,编造出的又一个新骗局,而且更加邪恶。

现在,毓璜顶医院平均每天有一台移植手术,全部都是“脑死亡”器官。也就是说,每天都有人被“活摘”,每天会有“尸体”在流泪!

责任编辑:朱颖

杨宁:松原五年地震千余次 在告诉世人什么?

大纪元2017年07月24日讯】据大陆媒体报导,7月23日7时13分,在吉林松原市宁江区伯都乡伯都村附近(东经124.8度、北纬45.3度)发生4.9级地震,震源深度12千米。此次地震,延吉、长春、哈尔滨震感明显。十几分钟后,在近乎同一地点,再次发生2.2级地震。而就在此前的7月18日,在同一地点,也曾发生震感明显的2.6级地震。

如果将时光倒流回2015年7月20日,也就是中共原政协副主席、统战部部长令计划被通报若干罪名并移送司法的那一天,松原市前郭尔罗斯蒙古族自治县(北纬44.7度,东经124.2度)发生了3.1级地震,震源深度8公里。

7月20日前后在中国大陆是一个非常敏感的时期。因为正是在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泽民集团掀起了对法轮功修炼者残酷镇压的狂涛,这一天也成为当代中国社会最黑暗的一页。从这一天开始,无数法轮功修炼者被非法关押、判刑,酷刑折磨,甚至被活体摘除器官。可以说,十八年的迫害不仅波及了十几亿中国人,逆转了中国社会的进程,更对人类的命运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在迫害的十几年中,每到这个日子前后,全世界法轮功学员都会在各地集会,声讨中共和江泽民集团的暴行。今年的7月18日至23日,全球各地法轮功学员同样是举行各种活动,要求停止迫害,法办江泽民,解体中共。

在这个敏感时期,松原发生不同寻常的地震,上天究竟在传递怎样的信息?笔者几年前曾撰写过几篇文章,关注过松原地震。当时提到,并非地震带的松原自2003年以来地震相当频繁,而且几乎都发生在同一地区。如2013年从10月31日到12月8日40天内,松原地区共记录到前郭县发生地震712次,其中15次是3到6级地震,2014年的地震同样未止,1~4级地震不断。2015年的地震虽不见公开报导,但据说也并未停止。2016年全年地震13次,最大震级是3级。

此外,官方资料显示,自2013年以来,到2016年底,松原共发生地震1362次,其中5级以上5次,4到4.9级以上10次。是什么原因让上天对松原格外的“关照”,地震频发?

笔者在撰写的文章中,通过多方资料的比对、分析、论证,指出松原地区在历史上绝非是个地震活跃带,也与2011年的日本大地震没有关联,反而诸多的证据表明,从2003年开始的松原地区频繁的地震,特别是2013年密集的地震,只能与中共在此隐匿的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秘密器官库“中国的奥斯威辛集中营”有关。

早在2006年,有证人在海外曝光沈阳苏家屯地区存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下集中营并存在活摘器官的罪恶后,来自大陆沈阳军区军医系统的证人亦投书披露:目前全国最大的关押法轮功的地区主要是黑龙江、吉林和辽宁,仅在吉林九台地区的中国第五大法轮功集中关押地就有超过1.4万人被集中关押;最大的法轮功关押地代号是672-S,关押人数超过12万。根据笔者的合理分析,这个“672-S”极有可能就是松原。

中国古人讲“天人合一”,是以上天正是通过十几年的频繁地震,来彰显对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的震怒。或许是海外的强烈曝光,或许是周永康2014年的落马,松原市原本做器官移植的十几家医院突然销声匿迹,至少表面上不再看到公开宣传,而近两年多来的地震较之前减少,也似乎在印证著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有可能被转移。

不过,今年7月连着三次发生地震的宁江区伯都乡伯都村却令人生疑,因为宁江区内矿产资源丰富,石油储量1.3亿吨,天然气储量10亿立方米,辖区内还有石油新村。这与之前发生地震的前郭县有共同点。

建于1961年的吉林油田正地处松原市。据中国石油网站报导,2013年多次地震的震中位于前郭县查乾花镇,周边分布着隶属吉林油田的采油厂、松原采气厂、供电公司等单位,它们均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失。那么,最新地震发生地的宁江区伯都乡下辖的石油新村也应该隶属于吉林油田。难道这个地区藏有什么未知的秘密?难道罪恶还在持续?

中国古人从来都讲“人在做,天在看”,松原的罪恶上天都在一笔一笔的记录著,而上天十几年来的愤怒一直未休,一直在通过地震的方式警告著当权者,尤其在特殊的日子里。无疑,如果当权者和世人无视上天的警告,天谴将终有不期而至的那一天。

责任编辑:莆山

澳洲《天主教周报》:中共血腥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二日】(明慧记者王英编译报道)澳大利亚《天主教周报》(Catholic Weekly)七月十九日在网上刊登了记者Catherine Sheehan对澳大利亚法轮功学员刘玲和贾明真的采访报道,从刘玲一家遭受中共迫害的故事,揭示了十八年来在中国发生的骇人听闻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


图1:法轮功学员刘玲(右)拿着全家福照片和侄子贾明真

“这是我唯一的一张全家福照片”,来自陕西省西安市的法轮功学员刘玲告诉记者,照片中是她的母亲李玉华,两个姐姐和两个侄子。

照片中没有她的父亲。她的父亲刘家陆(音译)因中共迫害法轮功受到压力,突发心脏病去世。

修炼法轮功的姐姐仍被关押

文章说,她的母亲李玉华今年七十二岁。在刘玲接受采访前,她的母亲刚被释放。这是李玉华因修炼法轮功第五次被抓捕。她被判一年,在被关押期间,她受到酷刑折磨、殴打,电击,连续三天被剥夺睡眠。

照片中的姐姐刘春霞目前被关押在西安市长乐坡看守所遭受迫害。她和母亲李玉华都是今年三月二十一日被绑架的。

刘玲的侄子贾明真今年十九岁。他为他在中国的父亲贾叶(音译)的安危担心。他的父亲也是法轮功学员,去年获释后至今下落不明。贾明真说:“我父亲被关押期间被固定在床上,警察把化学药品放进他的嘴里,父亲就一直吐血。他还遭受狱卒的殴打。”

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是基于真、善、忍原则的修炼,能改善身心健康。

贾明真说,是李玉华开始修炼的。她修炼后,所患的严重病症好了。“这样,我们看到了修炼法轮功带来的益处,我们一家人就都开始修炼了。”

一九九九年,估计有一亿中国人修炼法轮功。

一九九二年,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开始传功后,当时,中国政府看到法轮功祛病健身的效果,为国家节省了医药费,曾鼓励人们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开始下令迫害法轮功,法轮功学员被关进劳教所、洗脑班,遭受包括剥夺睡眠和性侵犯等酷刑折磨。

迫害开始后,贾明真的父亲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贾明真说:“我父亲是我们家第一个被抓捕的。如果你去过北京上访,会受到更严重的迫害。他成了被迫害的重点。我三、四岁时,父亲在二零零二年已被警察抓了三、四次。”

李玉华和刘春霞在被关押期间也多次受到迫害。贾明真说:“他们被剥夺睡眠,受到电击,和强迫劳动。我的祖母李玉华还被绑在‘老虎凳’上受折磨,连续几天,还不给食水。”

虽然中国法律中没有一条说法轮功是非法的,但法轮功仍受到迫害。贾明真说,法轮功学员被关进“黑监狱”。在洗脑班,法轮功学员被二十四小时强迫观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

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

更恐怖的是,中共政权还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集中营,中国器官移植的数量突然猛增。

从中国文化上讲,中国人有不捐器官的传统。中国也没有捐器官的系统。突然增加的器官移植数量成了谜团。

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对中共活摘器官进行了调查,他与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乔高共同撰写了调查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报告“血腥的摘取”。

他们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提名。他们估计,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被摘取器官而死亡。

他们在调查中发现,法轮功学员在被关押期间经常被验血,而不修炼法轮功的被关押者没有被验血。很明显,他们被验血并不是为了改善他们的健康,因为他们还遭受着酷刑折磨。所以法轮功学员被验血另有原因。

二十四小时内可找到匹配器官

对于移植器官来说,需要血型和器官组织匹配,因此在大多数国家,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找到合适的供体进行器官移植。但是在中国,如果有器官移植的需求,在二十四小时内就可以找到匹配的器官。

联合国特别调查员一直要求中国提供器官移植供体的来源,但中共从来没有令人满意的回答这些问题。世界医疗协会要求对中共医疗当局进行制裁。

贾明真说,他的父亲在被关押期间曾二次被验血。当记者问埃里克他最担心他在大陆的亲人什么时,他毫不犹豫地回答:被活摘器官。

贾明真说,曾经有估计说,每年有六万至十万法轮功学员被摘取器官。据信摘取器官时,人还是活着的,因为这样可以保证器官移植更有效。

十八年的迫害应该停止了

刘女士和贾明真希望澳大利亚政府能够帮助营救他们在大陆的亲人。他们也希望澳洲能制定法律,禁止澳洲公民去国外进行使用非法获得的供体进行器官移植。

贾明真说:“我希望越来越多的人了解真相。中共已经迫害信仰真、善、忍的人十八年了。迫害应该停止了。”

刘玲说:“在中国,还有许多象我们一样的家庭。他们失去了孩子,失去了丈夫、妻子。他们在经受迫害,没有声音。澳大利亚人非常善良。澳大利亚应该站出来,帮助法轮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