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苏里州众议院通过决议案谴责活摘

文: 密苏里州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九日】2017年4月25日,美国密苏里州众议院通过了第七号决议案(House Concurrent Resolution No. 7, HCR7)谴责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良心犯器官的罪行。

众议员凯普·肯德里克(Kip Kendrick)认为“(器官活摘)绝对是对人权的迫害。更多的人应该对此有所了解。所以我鼓励每个人都来支持此决议案,并且让更多的人知道此事。”


图1:州众议员林恩·莫里斯(Lynn Morris,右三)和州参议员吉尔·舒普(Jill Schupp,左三)与法轮功学员合影

作为决议案的发起人之一,众议员林恩·莫里斯 (Lynn Morris)在投票讨论时指出:“本决议案会使更多的人来关注这项针对人性的可怕的不公正。”

HCR7决议案得到了众议院跨党派的支持,最后以149比1投票通过。

在听完对决议案的介绍后,众议员斯蒂夫·库克森(Steve Cookson)对发起人说:“我本人就需要做器官移植。作为这样一个病人,我支持你发起的这项决议案。这件事很正确。谢谢你对此案的推动。我全心全意支持它。”

议员:和平团体法轮功是强摘器官的受害者

在投票讨论时,众议员迪恩·度尔曼(Dean Dorhman)指出:“决议案的基本内容是与法轮功有关的。这是一个和中国传统宗教有关的团体。但是在中国,这个团体被当作‘国家敌人’来对待。共产党把他们看作是一个政治问题。”

莫里斯议员作了进一步的澄清:“共产党这样对待他们,是因为法轮功学员的人数比共产党员人数还多,所以共产党感到了威胁。法轮功学员并没有意愿要危害共产党,但是他们遭到了迫害。”

众议员阮迪铎恩(Randy Dunn)补充道:“这个问题是这样的:一群炼功人遭到了迫害,而且因为炼功,他们的器官被(当局)盗取了。”

有议员问道器官摘取是否是在供体被处决之后进行的。莫里斯议员回答道:“总体上来说,器官是在这些人还活着的时候被摘取的。他们通常不会被麻醉,因为摘取器官时,需要血液流经器官。”

莫里斯议员说:“这个决议案可以帮助提醒密苏里州的公民。如果他们需要去中国做器官移植,他们就有可能成为屠杀的帮凶。他们所得到的器官很有可能来自一个被无辜谋杀了的人,而不是来源于自愿捐献。”

每个州都应该采取行动

莫里斯议员希望HCR7能够鼓励更多的州,甚至全世界的政府议会,都采取相似的行动。他说:“这是一个全世界范围的重要问题。这对全人类来说都是一个悲剧。所以我认为美国的每个州都应该对此有所了解,并且采取类似的行动。”

受害人在国土安全委员会听证会上作证


图2:耿飒博士在州议会国土安全委员会听证会上发言

在此之前,法轮功学员和中共迫害政策的受害者应邀在2月23日举行的州议会国土安全委员会关于此议案的听证会上发言。生物学博士耿飒告诉与会者,在逃离中国前他遭到了非法逮捕,酷刑折磨。他的妻子也因为修炼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

揭露活摘器官的纪录片在议会大厦放映


图3:2017年1月11日,在密苏里议会大楼举办的纪录片《活摘》放映会。

在今年年初,为推动HCR7决议案,莫里斯议员及其同事与其他议会工作人员观看了在议会大楼放映的纪录片《活摘》。另一个与HCR7相关决议案(SR8)的发起人,参议员吉尔舒普也参加了放映会。

决议案内容

HCR7决议案概括了中共活体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证据。除了要求中国政府停止这一罪行之外,决议案还呼吁美国总统和国务院对此罪行进行调查;鼓励密苏里医学界对密苏里州的居民进行教育,使其了解到中国器官移植旅行的风险,以防止密苏里居民不经意地参与谋杀;议会还同意采取措施,禁止参加非法摘取人体组织器官的人员入境,并在密苏里州土地上找到这类人员。

决议案全文

鉴于广泛而可靠的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大规模杀害良心犯,主要是法轮功修炼者,还有其他宗教和少数民族团体,以获得移植器官;

鉴于中国的器官移植系统不符合世界卫生组织“器官采购途径的可追溯性和透明度指导原则”,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已经抵制了对该制度的独立审查;

鉴于传统的中国习俗要求身体在死后完好无损地保存。然而,即使自愿器官捐赠非常罕见,中国移植行业还是自2000年以来大幅增长。

鉴于“2011年中国国家人权状况报告”指出,“海外和国内媒体和宣传团体继续举报活摘器官的发生,特别是针对法轮功学员和维吾尔族人”;

鉴于2016年6月发布的新的调查报告是由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加拿大前亚洲事务司司长大卫·乔高,和记者伊桑·葛特曼(Ethan Gutmann)所进行的。此报告估计中国每年的移植量为6万到10万次。这是“通过国家政策和资金控制的”工业规模的国家指导性器官移植系统,并涉及军民卫生制度;

鉴于中国的肝移植登记系统表明,超过25%的病例是紧急移植手术,在几天甚至几个小时内发现器官匹配。非紧急肝移植的等待时间通常在几周内。其它国家的大多数患者都要等待多年才能进行移植手术;

鉴于中国政府声称90%的中国器官移植源来自死刑犯。但是,自2002年以来,处决次数已经每年下降了10%,远低于移植人数。政府从来没有承认从良心犯中获取器官的机会;

鉴于法轮功是以气功冥想为中心的精神实践,以真、善、忍的价值为中心,在九十年代在中国受到极大的欢迎,多方估计,修炼人数达7000多万人。

鉴于1999年7月,中国共产党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了严重的迫害,旨在消除法轮功的精神实践,包括身体和精神上的折磨,反映了共产党长期以来对大型独立民间社会团体的不宽容。

鉴于自1999年以来,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劳教所、拘留中心和监狱中被拘留,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酷刑,虐待和不合理的体检和血液检查常规;

鉴于“自由之家”报道,2015年中国法轮功学员占中国良知犯人的最大部份,面临死亡或被羁押的危险;

鉴于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和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对法轮功囚犯被强摘器官的指控表示担忧,并呼吁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增加器官移植系统的问责制和透明度,对违法者惩治;

鉴于2016年6月,美国众议院一致通过了第343号决议,谴责(中共)对法轮功和其他良心犯的系统性、国家授权的器官摘取;

鉴于为了出售其移植器官而杀害宗教或政治犯是对基本生活权的严重和不能容忍的侵犯;

鉴于对中国的器官旅游不应被医疗保密屏蔽,而是公开监督。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应该允许他们的公民去中国获取器官,直到中国允许对过去和现在的良心犯人的器官摘取进行全面调查:

现在,

鉴此,密苏里州立法机关决定:

(1)呼吁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立即停止对所有囚犯和良心犯的强摘器官行为,特别是对法轮功和其他宗教少数民族团体成员;

(2)呼吁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十七年的迫害,并立即释放所有法轮功学员及其他良心犯;

(3)呼吁美国总统和美国国务院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器官移植手术进行全面,透明的调查,并要求起诉那些发现从事这种不道德行为的人;

(4)鼓励密苏里医学界对密苏里州的同事和居民进行教育,使其了解到中国器官移植旅行的风险,以防止密苏里居民以获取强摘器官的形式不经意地参与谋杀,

(5)同意采取措施,禁止参加非法摘取人体组织器官的人员入境,并在密苏里州土地上找到这类人员。

另外还决定,密苏里州州务卿将准备这份决议案的副本,并将其转交给美国总统和副总统,美国参议院议长和秘书,美国参议院议长兼秘书美国众议院,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和密苏里参议员和国会议员。

加媒:幸存者呼吁加总理关注中共器官走私(图)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九日】(明慧记者英梓综合报导)加拿大法文媒体Huffington Post记者Catherine Lévesque,二零一七年四月七日发表了酷刑受害者呼吁总理关注中共活摘器官的报导。报导中称,中国劳教所的幸存者被关押,很可能是为了非法摘取器官,他们希望加拿大政府能够采取行动,制止这场每年杀害了十多万中国人的灾难继续在暗中进行。


图1:加拿大法文媒体Huffington Post刊登了关注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罪行的报道 。 (网络截图)

记者采访了两位受害人:Cindy Song和荆天。报导中称,二零零一年被(非法)抓捕后,当时二十六岁的Cindy Song,作为一名“良心犯”被送往中国东部淄博市的一个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三年。她的罪名是按照法轮功的教导做人。

报导中称,近十八年来,中共一直在迫害法轮功学员,其中许多人在被(非法)抓捕后神秘失踪。Song女士在劳教所每天被强制劳动从早晨六点开始直至二十三点结束,有时到午夜。她的每次用餐时间只有五分钟,上洗手间需要申请许可。被(非法)关押的人之间不允许交谈。她叙述说,和她所遭受的那些酷刑折磨相比,“(去劳动)那些时间还比较平静。”“(他们)可以使用各种暴力,可以致命。”

报导称,如果不是一天工作十八或十九个小时,Song女士会被单独(非法)关押,被酷刑实施者殴打,参加强制洗脑班,甚至几天不许睡觉。一次,她被罚站九天九夜。

报导称,那些和她一样被(非法)关押者还会被强行接受医学检查。在她来到劳教所之前,一名医生强行采集Song女士的血样、尿样,并对她进行透视检查。

报导称,到了劳教所,她被强迫在一份同意捐献器官的表格上按了指印。看守她的狱警们有时会说起,他们有“指标”要完成,或者威胁说,要把她送到一座“特殊监狱”去,那样她就再也回不来了。

二零零六年揭露罪恶的重要日子

报导称,最早承认政治犯因强行摘取器官被杀害的人中,有中国东北苏家屯集中营一名外科医生的前妻。二零零六年三月的一天,她匿名揭发了这些暴行。她的丈夫曾向她承认,他曾经摘取过一些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其中有些是活体摘取。他所工作的医院还摘取肝脏、肾脏和皮肤,然后将尸体扔进一个焚烧炉里,毁灭证据。


图2:从左至右:荆天、她的母亲Chen Jun和妹妹Jing Cai曾经拥有幸福的时光。(来源:本人提供)

另一位被采访的法轮功学员荆天,在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三年期间曾多次被抓捕和(非法)关押在劳教所,她表示那时她才明白自己被(非法)关押期间为何被强制体检。“我感到震惊,简直不敢相信”,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报导称,她也是残酷暴行的受害者。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她曾在寒冬季节被几乎赤裸地绑在一棵树上,还曾被悬吊在一座砖窑上。她曾目睹一些人被殴打致死。

报导称,回忆起那段痛苦的经历,荆女士记得医生抽取了她大量血液——足足装满了八只试管——她还被迫回答一些关于和自己亲属及前同事关系的问题。

“因为我在一座大城市生活,因为我认识一些人,因为我和我的家人关系亲近,他们没有做什么。但他们还是持续进行基础常规检查。”

她讲述道,其他的犯人就没那么幸运了。一些人午夜刚刚被送来,凌晨之前就消失了。

渥太华的反活摘法案

文章称,器官走私重新成为新闻话题,保守党议员Garnett Genuis希望重新推动自由党前部长Irwin Cotler提出的C-561法案。这部法案二零一三年只在议会进行了初步审查。C-561法案提出对参与器官走私者进行刑事处罚,无论是在加拿大还是外国,只要存在金钱交易而且没有获得捐赠者同意的器官移植都属此类。

“这里,在加拿大,我们对此存在法律空白,应该予以规范,”Genuis先生在演讲中表示,“现在尚无法律禁止加拿大人前往外国接受非法来源的器官移植。”“根据国际法律,支持器官走私是反人类的犯罪,因此在这里,在加拿大,也应该被认定为犯罪。”

前联邦议员David Kilgour及人权律师David Matas曾于二零零六年发表联合撰写的报告,这是首次对中国良心犯器官走私罪行的曝光。

报导称,这两位人士以及记者Ethan Guttmann在十年后的二零一六年,发表了一份厚达七百九十八页的报告,其中认为中共二零零零至二零一五年间非法摘取的器官最高可能达到一百五十万个。而非中共宣称的,每年约有一万例器官移植。

加拿大应该“睁大双眼”

报导称,特鲁多政府希望加强与中国的联系,Kilgour认为加拿大应该在人权方面“睁大双眼”,并对“加拿大价值”坚持到底。“人们担心这个法案(C-561)无法通过,因为这会触怒中共。但如果他们没有做过这样的事,又怎么会被触怒呢?”他讽刺地说。

对Cindy Song的酷刑折磨在二零零四年——她被释放前几个月,才结束。他的父亲每天都追着劳教所负责人,要求女儿被释放。回首过去,Song女士认为,对她的各方面营救让她得以幸存。“我认为如果没有我父母的帮助,我可能就‘消失’了”,今年四十二岁的Song女士表示。

另一方面,荆天经过了多次绝食,抗议对其的(非法)关押。她在足足五十天没吃任何食物之后被释放,因为她已经奄奄一息了。四十七岁的荆女士认为,将她送回家是因为怕她的死亡产生负面影响。无论如何,他们也不愿意摘取经过长期饥饿的、状态糟糕的器官。

在加拿大的新生活

报导称,两位女士后来来到加拿大过上了相对平静的生活。Song女士学习了法律,希望成为一名律师,荆女士喜欢园艺,并在温哥华的旅游景点揭露中共政权的罪行。

宋女士说:“让人了解关于中国正在发生事情的信息很重要。在加拿大,很难想象那样的事情正在世界上发生着。但是它们确实在发生。”

“这是发生在现代的群体灭绝。我们回应的方式关乎我们人类和道德。”

实名举报: 中共军队174医院涉偷卖活人器官

新唐人2017年04月28日讯】中国江西九江男子伍永元在微博实名举报俗称〝厦门174医院〞的中共解放军174医院偷卖活人器官赚黑钱,医院领导坐拥巨额财产且包养众多情妇等情况。不过蹊跷的是,微博发出后一直未被当局封杀,反而吸引越来越多的人关注。

微博中,伍永元举报,厦门174医院的院领导拥有巨额资产,多套房产,海外也有资产。院领导们包养多位情人,其中一个姓王的副院长包养七位情人,这些钱都是他们偷卖活人器官所得。

伍永元2015年4月6日因腿脚摔骨折后,到这家医院就诊,医院安排其住院治疗。在准备做手术时院方认为他是过敏体质,不宜做手术,让他转院。但伍永元认为,主要是由于医院护工操作不当,没有及时做手术,造成严重感染,以致病情恶化。两年多了,双脚还不能正常走路。

伍永元一家五口人,上有70岁的母亲,下有两个读小学的小孩。他坚持认为,医院收了他所有的治疗费用,且压了医保卡,每天收取高额的医疗费,又不给他治病,医院很不地道,但多次上访无果,于是选择调查该医院的黑暗面,希望从另一个角度,为自己伸张正义。


伍永元自己当年就诊时的纪录。(微博)

伍永元说,有人告诉他,这么大的医院,领导们肯定有违法的地方。于是,他开始了调查,并发现惊人黑幕:该医院有偷卖活人器官的记录。

2013年8月19日下午两点,一个叫黄冰的人贩子带了三个小孩子进入该医院。三个孩子的年龄分别是4岁2个月,3岁8个月,小的才2岁6个月。伍永元称,他们这些年共卖买好几万器官,其中有肾脏、眼角膜、心脏、肝脏、肺脏、胰腺、小肠、角膜等。

伍永元说,有位院领导的父亲心脏损坏,2016年9月18日晚上11点,一个年青人被车撞伤送院抢救,当时青年只是昏迷,人没有死,但这位领导核查发现,青年的心脏与自己父亲心脏配对,当时就摘取了这名年轻人的心脏。


江西男子伍永元坚持爆料,指出厦门174医院偷卖活人器官。他不畏惧的公开自己的身分证号码,呼吁正义。(微博网页截图)


江西男子伍永元手持身分证拍照,表示自己的爆料都是真实的。(微博网页截图)

伍永元表示,为了得到这些信息,他用了一年多的时间,花费大量的金钱。如果是造谣对自己没有一点好处,相反院方刚好找藉口把他抓起来,让他去坐牢。他说,目前他的微博转发量近万了,他们都不敢报警!

公开资料显示,〝厦门174医院〞组建于1947年,是一所集医疗、教学、科研为一体的综合性三级甲等的军队医院。

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调查取证,解放军第174医院,即〝厦门174医院〞涉嫌器官活摘移植。


江西男子伍永元在微博上爆料,厦门174医院偷卖活人器官。(微博网页截图)


江西男子伍永元在微博上爆料,厦门174医院偷卖活人器官。(微博网页截图)

(责任编辑:任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