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专家谴责黄洁夫说谎欺骗世界

094522101
葛特曼(Ethan Gutmann)、蒂娜-玛弗德(Tina Mufford)、章家敦(Gordon Chang)(大纪元合成图)

大纪元2017年02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李辰美国华盛顿DC报导)在备受争议的梵蒂冈打击器官贩卖和器官旅游峰会上,中共器官移植发言人黄洁夫再次“誓言”停止使用死囚器官。三位国际知名专家对此表示,黄洁夫在说谎,其承诺不可信。

西方专家看透黄洁夫和中共撒谎

蒂娜-玛弗德(Tina Mufford)女士是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CIRF)的东亚政策高级分析专员。蒂娜-玛弗德2月9日向大纪元表示,黄洁夫在梵蒂冈峰会上欺骗国际社会。

“黄洁夫声称中共正在改善全国器官捐献和移植系统的说法是假的。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器官的问题特别严重。虽然中共声称2015年1月后停止强摘死囚器官,但可信的报告显示,这不仅没有停止,并且在加剧。”

黄洁夫在梵蒂冈的言行“发出一个信号:中共想继续深陷麻烦之中”, 她说。

章家敦(Gordon Chang)是美国知名中国问题专家、电视评论家、律师以及法律博士。章家敦在接受采访时说,中共所谓停止使用死囚器官的承诺是不可信的。“对于强摘囚犯器官的问题,中共从来不缺乏(停止强摘器官的 )承诺和声明。但不幸的是,证据显示这种做法还在继续。”

他还说,所谓中共囚犯自愿签署器官捐献同意书的说法也是不可信的。“因为(在狱中),这些人不得不同意所谓的‘器官捐献’。”

葛特曼(Ethan Gutmann)是前美国智库研究员、独立新闻调查记者,他向大纪元记者表示,西方媒体记者其实已经不相信黄洁夫冠冕堂皇的口头承诺了。“从过去三天《纽时》、BBC、英国《卫报》的报导来看,显然,严肃的记者不再根据黄洁夫的表面的话来作判断。”

中共声称每年进行1万例器官移植。去年6月,加拿大前亚太国务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资深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和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在美国国家记者俱乐部联合发布中共强摘人体器官的最新调查报告。中共每年进行约6万—10万例器官移植手术;过去十年来,器官移植数量惊人;器官的最主要来源是法轮功学员。

黄洁夫和中共在器官来源问题上谎话连篇,曾多次改口。包括CNN在内的许多国际媒体报导说,所谓停摘(死)囚犯器官以及转换到自愿器官捐赠系统的说法只是中共一个“语义上的把戏”。

北京若要重建信任需承认发生的事实 将江、薄、王摆上台

葛特曼说:“北京开始重建信任的最有效方法是参照戈尔巴乔夫处理‘卡廷森林(Katyn Forest)大屠杀’的做法:开放过去发生的事实;承认中共强摘良心犯器官。”

他认为,北京目前不必说有多少人死去或者现在去捏造这些数字;但是要承认过去发生的事实。

他还建议,“北京要承认这个国家的‘演员’──江泽民、薄熙来和王立军参与了强摘器官(罪行)。”

“整个中共政治局至少是(强摘器官罪的)被动共谋。”

器官移植改革不是一纸法律 需经确认

对于黄洁夫声称,解决器官贩卖问题的关键在于“立法和执法”的说法,葛特曼对此表示质疑。

除了口头夸夸其谈不可信,中共所谓的立法承诺也不可信。“让西方社会接受中共已经对其器官移植系统进行改革,不是一纸法律而定,而是要确认中共强摘器官的行为已经停止。”

“归根结底在于信任问题。”他说。

自2006年中共器官移植黑幕被曝光至今,十二年来中共一直拒绝外界进入中国进行独立调查,包括拒绝对葛特曼在内的调查记者签发签证。

国际社会应该如何做?

对于国际社会应如何应对,章家敦说,“我们需要建立一个预防的机制。各国应当禁止他们的公民和居民前往中国进行器官移植。”

“世界领导人应该以最强烈的方式谴责这一野蛮的强摘囚犯和他人器官的行为。”

葛特曼建议:“所有的专业合作以及所有到中国进行的器官移植旅游行为,应该被禁止,直至中共器官移植系统完全透明化,并且对过去的所为已经采取一些问责措施。”

由于“目前任何和中国器官移植外科医生的合作会被用于中共媒体宣传”,葛特曼建议:“所有的专业合作以及所有到中国进行的器官移植旅游行为,应该被禁止,直至中共器官移植系统完全透明化,并且对过去的所为已经采取一些问责措施。”

蒂娜-玛弗德呼吁国际社会向中共施压,她表示,国际社会“采取类似美国众议院343号决议案的做法至关重要”。

2016年6月,美国国会众议院一致通过了343号决议案, 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针对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的“强摘器官”行为。

责任编辑:高静

麦塔斯:反中共活摘器官 德国可做这些事

094522100
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资料照。(潘在殊/大纪元)

大纪元2017年02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祝兰德国报导)最近,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造访德国外交部,与联邦人权专员科夫勒(Bärbel Kofler)的私人顾问蒂尔曼(Holger Tillmann)会面。随后,麦塔斯接受大纪元采访,谈到德国可以做很多事情来反对中共活摘器官的反人类罪行。

中国是全球排名第二的器官移植大国,但那里没有符合国际标准的器官捐赠系统。16年来,700家医院每年进行总共高达10万例移植手术,却无法解释器官的来源。同时,自愿捐赠器官者少之又少,死刑犯人数也远远低于移植总数。

自从2006年大纪元首次曝光中国发生的活体摘取器官罪行后,大卫.麦塔斯与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进行独立调查,共同发表《血腥的器官活摘》的调查报告。

去年6月,麦塔斯与多位作者共同发表了一份长达680页的关于中国器官移植工业的报告。报告显示,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器官数量惊人。中共说每年器官移植的数量是一万例。但中国各地的医院收集到的数字显示,每年在中国医院进行的器官移植数量为六万例到十万例。二者的数量之差是由良心犯、死刑犯填补的,其中主要是法轮功学员。

改善德国移植法 麦塔斯提三个建议

麦塔斯在德国外交部介绍了其最新的调查结果,并表示德国承认,至今麦塔斯及其它人权组织所进行的调查工作是很严肃的。蒂尔曼先生对活摘内容很熟悉,因为去年11月在柏林才举办中德双边人权对话,德国提起器官活摘和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并提供足够的证据。但蒂尔曼表示,中方忽略此话题,没有回应。

麦塔斯对德国移植法提出三个修改建议

一:必须规定德国卫生部门提供关于器官旅游的总结性报告,其中得有具体统计数据,日后追究器官旅游的刑事责任时就会有据可依。

二:应该明确表达,当涉及到反人类罪行时,移植法不仅仅适用于德国公民,而且也应该适用于其它国家到达德国领土的人,包括拥有长期居留的外国人和一般游客;并用书面形式明确指出,器官旅游是反人类罪行。

三:应该从法律角度定义器官旅游,因为德国移植法阻止器官交易,但没阻止器官旅游,那也是一种器官交易方式。

对第一点建议,蒂尔曼表示担心违反医生保密义务和病人的权利,麦塔斯认为,相比之下,他更应该对器官来源感到担忧,并认为德国应该禁止器官旅游。

蒂尔曼认为某些事情不归外交部管,而是属于卫生部的权利范围。麦塔斯建议,德国签下欧洲委员会的反对器官交易公约的话,(也许)事情就成为外交事宜了。

签署公约是将活摘器官公诸于世的机会

自从去年麦塔斯与多位作者发表关于中国器官移植工业的最新报告后,麦塔斯表示,已经有17个国家签署了欧洲委员会的反器官交易公约。该公约不仅欧洲国家可以签,其它国家在欧洲委员会的许可下也能签。麦塔斯随后会去拉脱维亚,该国家正在考虑是否也签名。

德国暂时没有签名,蒂尔曼所给的理由是,德国移植法比公约更好。麦塔斯表示,其实那份公约并非完美,还可以改进。但那至少是一个把器官活摘这个话题公诸于世的机会。一个国家签署公约后,就得付诸行动,比如立法等一系列行动,公约提供了一个更加深入讨论该话题的平台。

此外,麦塔斯要求德国政府在提交给联合国的人权报告中更直接地谈到器官活摘问题。

自从2006年麦塔斯和乔高的报告出来后,麦塔斯每次都去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总部所在地日内瓦听取不同国家的报告。他发现,德国和其它国家只是要求中国公开死刑犯数据,这从某种角度看“轻轻触碰”了器官活摘的话题,但还远远不够。

麦塔斯表示,德国的人权报告关于中国的部分没提到法轮功和器官活摘,蒂尔曼的理由是不想提到具体的受害者群体,而要谈原则。但麦塔斯认为,背后还有其它原因;另外,世界卫生组织(WHO)有关于器官移植的相关规定,如透明、可供查询、(公平)分配等。要谈原则的话,可以问中国遵守这些原则的情况。

调查器官活摘 不让自己成为同谋

麦塔斯承认,德国要把发生在中国的事情调查个所以然来是很困难的,但并非不可能。调查需要持之以恒,而且要与非政府组织进行公开对话。蒂尔曼认为,这种调查对中国没有影响。

麦塔斯解释,调查的事情对德国有好处,可以避免德国成为这个罪行的同谋;为此,德国和其它国家还有许多事需要做,例如制定更严格的法律反对(去中国的)器官移植旅游。去年,麦塔斯在柏林演讲中曾提到,德国还可以拒绝中国的移植手术医生来德国接受培训。

对于禁止做移植手术的中国医生来德国,蒂尔曼表示,这得在欧盟范围内做。因为欧洲有个申根协议,每个人只要持有一个国家的有效证件或申根签证,便可在申根国家内自由流动。

麦塔斯便建议德国在欧盟范围行动。欧洲议会已经通过一个决议案和一个书面声明,要求欧盟委员会行动起来,并要求每个国家都要积极行动起来。

麦塔斯曾到过欧盟委员会,对方表示,得欧盟理事会做决定,委员会才可以行动。目前欧洲委员会的成员也在呼吁调查,麦塔斯认为,这很有希望了。

此外,德国议会人权委员会成员帕策尔特(Martin Patzelt)和其他人正在努力让德国联邦议会通过要求调查器官活摘的决议书,麦塔斯认为这是一股“推动力”。

谈到美国新总统上台对中国人权话题是否有影响,麦塔斯认为,美国对中国人权的态度“也许”会有改变。因为川普对华贸易态度强硬,并且提名对中共不抱希望的《致命中国》作者兼经济学教授进入内阁。对贸易关系没有任何顾虑的人,可能在表达对人权的担忧时会更加自由。

责任编辑:文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