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蒂冈会议 以色列移植协会主席等要求对中共突击检查

前卫生部长黄洁夫2月7日、8日在梵蒂冈参加“反对器官贩卖全球峰会”,以色列器官移植协会主席等多名与会者对中国的器官移植项目提出质疑,并呼吁世卫组织对中国进行突击现场检查。美国教授夏明:“如果人们对身体没有尊敬,如果对生命没有敬重的话,那么对神怎么会有敬重呢?梵蒂冈和天主教会,如果他们连这点都搞不清楚的话,他们如果要回避政治,那么我觉得他们在政治上非常的愚蠢。”

1a126863701

阿波罗新闻网 2017-02-09 讯】2月7日梵蒂冈“反对器官贩卖全球峰会”,与会者坚称对中共器官移植进行突击现场检查。

中共前卫生部长黄洁夫2月7日、8日在梵蒂冈参加“反对器官贩卖全球峰会”,以色列器官移植协会主席等多名与会者对中国的器官移植项目提出质疑,并呼吁世卫组织对中国进行突击现场检查。此外,会场之外对黄洁夫所言的质疑和批评声不断,国际特赦组织讲到黄洁夫的说法片面和前后矛盾。而且中共官方6日公布数据,捐赠者与接受器官移植者之间差距巨大,器官来源成谜。海外学者认为,中共政府的任承诺和说法都不可信。

反对器官贩卖全球峰会,周二(7日)起一连两天在梵蒂冈召开。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应邀出席,是历来到访梵蒂冈的最高级别中国官员,他指中国在停用死囚器官移植有重大进展。外界关注黄洁夫此行会否与教廷官员会面促进中梵关系破冰。

英媒BBC8日报道称,与会者对中国大陆的器官移植项目评批不断。

报导称,黄洁夫最先于2005年承认使用了死刑犯的器官,后来又称器官移植手术中所使用的死亡者器官90%来自已执行死刑的囚犯。2015年,黄洁夫称停止使用死刑犯器官。

BBC报道说,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学中心的加布里埃尔·丹尼洛维奇博士(Gabriel Danilovitch)在会上挑战中国代表团,称如果中共不再使用囚犯器官就该直接声明。

1a126863702
据美联社报道,在梵蒂冈的会议上,以色列器官移植协会主席雅各‧拉维(Jacob Lavee)坚持认为世界卫生组织(WHO)应允许特别工作组在中国进行突击检查并访问捐赠者的亲属。拉维说:“只要不对已发生的事情担责,就没法保证道德上的改革。”

针对雅各‧拉维的要求,王海波辩称中国不该被世卫组织做现场检查。

反对强摘器官医生协会的执行干事托斯顿.泰瑞医生(Torsten Trey)也呼吁梵蒂冈,应该要求中共拿出证据,并允许国际组织对中国的器官移植领域进行监督。他说:〝没有透明度,就无法验证所谓的改革。〞

面对与会者的批评,黄洁夫并没有提供令人信服的证据,他只用了两张幻灯片,列出近年来器官捐赠增长的数据以及中国近期在打击器官黑市交易方面所做的事情。并承认:〝中国是一个有13亿人口的大国,我确信,会有一些违法的情况发生。〞

此外,会场之外对黄洁夫的辩称质疑和批评声不断。

国际特赦组织:黄洁夫的说法片面和前后矛盾

7日自由亚洲报道,国际特赦组织中国研究员潘嘉伟批评黄洁夫的说法片面和前后矛盾,期望峰会要求中国提升透明度,提供有关器官移植的资料。

潘嘉伟:为甚么中共政府仍然不愿意,全面让事件透明,去让国际社会知道,究竟中国在捐赠器官方面的情况。他们在政策上,和具体操作上,是如何执行的?要具体交待如何取得这些捐赠器官,以及如何处理这些器官。

中共官方数据违背常识,器官来源成谜

2月6日,中共官方公布2016年数据称:全年总计有4080位志愿者,捐献了11296个器官,约有30万人接受器官移植。但由于捐赠者与接受器官移植者之间的差距巨大,使得中国移植器官来源成谜。

据《纽约时报》报导,中国器官移植产业遮掩着的黑幕,尤其是中共官方并没有解释在2016年被移植多达29万个器官的来源。“我们关心的是,在中国的死刑犯器官被摘取及贩运的情形。”“我们呼吁峰会考虑中国被关押犯人所处的困境,他们被当成可被消费的人体器官库。”

大赦国际东亚地区主任林伟(Nicholas Bequelin)表示,中共官方的说法声称,有大批被移植者的器官是来自于死刑犯,可使中共当局向来把死刑犯的数量,当成是秘密,并未对外公布。而据他所了解的,每年中国的死刑犯被行刑的,仅有3000至7000人。

美国教授夏明:中共政府的任何承诺都不可信

自由亚洲日前报道,美国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谈到,“即使中国政府说它已经停止用死刑犯器官做移植,但是对中国政府的任何说法,我们都必须明白,它的承诺和实施,两者之间有巨大的鸿沟。所以对中国政府的承诺,不应该轻易的照单全收,认为它说到了就做到了。因为中国政府说的东西,它可以几年做不到,可以几十年做不到,可以永远做不到。”

此外夏教授进一步谈到,“如果人们对身体没有尊敬,如果对生命没有敬重的话,那么对神怎么会有敬重呢?梵蒂冈和天主教会,如果他们连这点都搞不清楚的话,他们如果要回避政治,那么我觉得他们在政治上非常的愚蠢。”

以色列一直在反对和制止中共器官移植,早在2008年禁止保险公司支付以色列公民到海外移植器官的费用,随后2012年4月又正式实施新的器官移植法,从而彻底了杜绝以色列人的“器官移植旅游”。

以色列立法禁止去中国大陆的“器官移植旅游”

2012年7月,外媒报道,以色列移植协会主席李维医生(Jacob Lavee)表示,以色列业已立法并从2012年4月份开始正式实施新的器官移植法,从而彻底了杜绝以色列人的“器官移植旅游”。

早在2008年,以色列就已经禁止保险公司支付以色列公民到海外移植器官的费用。“2008年这个法律出台后,没有任何以色列公民到中国去做器官移植手术,此前几百人去做过。”李维医生说。

2005年,当李维医生的一名病人告诉他中国能在两周内提供心脏,而且他的医疗保险公司也为他手术的时间做了安排后,他以专业经验判断,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心脏离开供体后只能存活几小时,能事先安排好哪天做手术,只有按需杀人才能做到,显然心脏来源存在问题。

经过调查后,李维医生发现中国有大量来源不明的器官供应。最终他从加拿大律师麦塔斯和加拿大前亚太地区国务秘书乔高合著的《血腥的活摘》一书中了解到,这些器官来自法轮功学员。

2006年3月,沈阳苏家屯血栓医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附近设有(供活摘的)集中营的恶行被曝光后,以色列发行量最大的报纸之一Maariv于4月3日以《从活人身上摘取器官》为题头版报导了有关苏家屯集中营的新闻。文章在读者中引起了强烈的反应。部分读者甚至建议抵制中国货,建议与中共政权断交等。

2007年8月,以色列警方逮捕了4名男子,他们涉嫌为以色列人前往亚洲进行人体器官移植充当中介。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