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麦塔斯:中共否认活摘即承认数据造假(图)

作者: 朱莉

a927419370
第14届《全球正义电影节》播放影片《活摘》

看中国2016年11月6日讯】(看中国记者朱莉采访报道)本周六,第14届《全球正义电影节》播放主题电影《活摘》,震惊加拿大各界民众。放映结束后,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Matas)到场演讲并接受提问,他表示中共一直否认“活摘”罪行,而且不断利用媒体造假欺骗民众。

麦塔斯还表示,在这10年中他因坚持调查中共活摘器官,屡遭中共当局威胁恐吓,甚至枪击,但面对“活摘”,他始终认为他必须要站出来。

麦塔斯直指中共媒体造假

当地时间5日(周六),第14届《全球正义电影节》在加拿大温尼伯大学拉开帷幕,此次电影节以2015年皮博迪奖、2015年AIB国际调查性纪录片大奖获奖纪录片《活摘》(又名《大卫战红魔》)作为主题电影。

影片记录了曾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的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Kilgour)和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一起花费数年时间调查中共政府非法摘取器官的真相,片中以大量中共官方网站报道及录影作为调查依据,并引用了众多被调查的证人的证词。放映结束后,大卫‧麦塔斯也到场演讲并且接受观众提问。

对于近日中共官媒多次发文否认“活摘器官”一事,麦塔斯以中共官方电视台播出的卢国平受访内容为例,指出中共利用媒体造假骗人,并透露像这样造假的事情还很多。

影片中,广西民族医院泌尿科医生卢国平在电话中亲口承认使用健康的法轮功学员器官做供体,而且每个星期都做好多,肝移植一个星期都要做七、八台,不愁器官,并告诉咨询人肯定可以到监狱去挑选器官。但在之后中共媒体的采访画面中,卢国平却直接否认说过以上内容。

麦塔斯说:“卢国平(在中共媒体中)可以说他没有接过电话,他承认接了电话,而且说出了咨询人提出的问题,前面的内容说的都一样,可说到和活摘器官有关的内容,他就改口。”

而根据麦塔斯、乔高,以及记者伊森・葛特曼联合调查的最新活摘调查报告显示,中国每年的器官移植量每年6~10万例,但在上个月中国举办的国际器官捐献大会上,前卫生部长、中国器官捐献和移植委员会主任黄洁夫却宣称,中国2015年在全国大约做了1万例器官移植手术,中共官媒并以此为依据攻击麦塔斯的报告存在严重的缺陷和错误。

对此,麦塔斯则表示:“我们用的是他们(中共官方)的统计数据。说我是不可靠的也就是说他们是不可靠的,我的意思是,我们的2200个数据来源都是来自于他们。”

“问题应该是:‘哪一个数据不可靠?’,是1万来自卫生部的数据来源?还是10万通过反复核查各个医院得到的数据?这不是我在这编造,我是根据我看到的在做报告。更重要的是,所有我看到的,你都可以看到,任何研究也可以看到,如果你质疑我们的结论,你自己可以分析一遍那些数据,我相信你会得到相同的结论。”

a927419371
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屡遭中共恐吓威胁 初心不改

而在这么多年的研究中,是否受到过中共的威胁或伤害?麦塔斯回应说:“我当然受到过威胁,但没受到过伤害。有一次我在一个活动主办方的办公室,当时办公室后面的窗户上就挨了一枪,虽然应该是策划好的,但所幸没有人受伤。”

麦塔斯还提到有一次,他在澳大利亚布里斯班市附近要进行演讲时,还曾接到中共网络警察的电话威胁。

他说:“中共在国内安排好人给我打电话,还有在审问室里的那种人,有人给我打电话说,我是网络警察,你现在所做的事已经威胁到了你的生命,难道你不害怕吗?当时他们就这么问我,然后我跟他们说,如果你不喜欢我说的‘活摘’的这些事,那你应该去制止中国国内的活摘罪行,而不是想着要刺杀传播消息的人。我想这就是我要说的直接威胁吧。”

不过即便面对这样的威胁,麦塔斯仍不改其志,愿意持续下去。他也认为在中国,争取人权的人们反而成了受害者,因此他选择站出来。

“我想说,我面临的这种威胁,和在中国国内的人们所面临的威胁相比,不算什么。就拿跟我在做同一件事的人权律师高智晟来说,他一直在跟迫害做斗争,遭受过关押、折磨、殴打,身体遭受了严重的伤害。在中国做跟我在这里做一样的事情,是会从人权律师变成人权受害者的,中国和国外的情况是不一样的。至于我为什么做这件事,我是觉得,有一部分原因是,在很多国家,有的事情是当地人完全可以解决的,不用外人帮忙;但是在中国,人权这件事是个例外,局内人无能为力的时候,我们这些局外人就必须要站出来。”

同时,他还表示在调查活摘器官的过程中,没有一个案例是不让他感到震撼的,因为这是为了器官去杀人的事。

麦塔斯说:“我觉得没有一个案子是不震撼我的,这毕竟是为了器官去杀人的事。其中有一件引起我注意的事就是验血和器官检查。……我每到一个地方,向这些从监狱逃出来的人了解情况的时候,他们都说“法轮功”的人是会被检查器官,验血的,不是“法轮功”的人,就不会被这样对待。”

“我想,这么做肯定不是为了健康目的,因为他们还是要被严刑拷打的。但是,这么做却是非常必要的,因为要移植器官的话,不仅必须要血液配型,还要确保器官健康,确保脏器大小合适,还要最理想的生理组织之间能够配型。所以这就十分明显了,他们所被做的检查,都是为了准备做器官移植用的。”

观众:“我感到惊骇!”

而此次的纪录片《活摘》也使在场观众感到震惊。加拿大社工人士VannNgwyen看完影片后,含着眼泪说道:“当我看到‘武警证词’的那部分,我被触动了。那位女性的法轮功学员被摘取心脏的时候,她还活着,没有被注射任何麻药。她死的时候睁大着眼睛,太可怕了……我感到好痛,我感到好痛。这事情伤到了我,我无法相信人居然能对别人做出那样的事情。”

VannNgwyen说另一点感动她的是大卫∙麦塔斯他们这些人能将这件事在媒体中曝光出来,引起人们的注意,“我觉得我们真的应该做些事情来制止这件事,我想用征签的方式,或向不知道的人传播信息,我认为应该和更多的不同的人分享这部影片,尤其跟与中国人打交道的人分享。他们会帮助那些受害人。”

《曼尼托巴多媒体》监制人BarryKopulos说:“我感到惊骇!中国的外科医生杀活人,在他们活着的时候摘取器官,眼角膜、心脏、肾脏、我真的很震惊。哇!在21世纪这样邪恶的暴行仍然还在发生。你会认为二战现在已经过去了,可罪恶再次被曝光出来了。人为了利益而制造残暴的事情,太残忍了!”

他还说:“这是令人震惊的,一个肾脏卖几十万美元,这是很多钱。我不知道中共通过活摘器官赚了多少钱,几十亿美金?我建议在全国旅行的人都去看看《活摘》。这是一部强大的电影,让你去思考在中国发生的事情。”

《全球正义电影节》委员会负责人JaniceHamilton则表示:“之所以觉得《活摘》适合电影节的主题,是因为这件事情和所有人都息息相关,人们看了之后会知道“活摘”的发生,会告诉其他人这件事情。”她认为人们知道真相后,肯定会拒绝去中国做器官移植,因为那样等于要去杀死活的法轮功学员,等于去谋杀。她认为播放电影是她们为这件事情发声的一种方式,也是在挽救生命。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