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直击:英国下议院辩论中共“活摘”

良知对利欲的拷问

parliament_at_sunset-uk
英国国会所在地——威斯敏斯特宫内,10月11日一场围绕着“这个星球上最大的邪恶”的辩论正在拉开序幕。(维基百科)

大纪元2016年10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邵燕报导)伦敦的10月秋高气爽,令人心旷神怡。在蔚蓝的天空陪衬下,英国国会所在地——威斯敏斯特宫显得格外庄严肃穆。11日,宫内的威斯敏斯特大厅,一场围绕着“这个星球上最大的邪恶”的辩论正拉开序幕。

上午9点30分,英国下议院就发生在中国的“活摘器官”问题的辩论在该大厅举行。在将近一个半小时的辩论中,与会发言的议员们对此议题表示深切关注,从多个角度展开探讨和提出可行性建议,要求英国政府采取切实行动阻止这一反人类罪行。

“活摘”辩论 现场直播

依照惯例,这场公开辩论在英国广播电视频道(BBC) 面向全国观众现场直播。

这场辩论的大背景是一个超过10年的指控,即中共高层某个群体利用手中的权力操作系统的活摘器官交易,并将此发展成为一个产业,通过贩卖人体器官谋取暴利。在无辜的生命被杀戮和切割器官的同时,资金源源不断地流入这些人的钱包。这些人为了一己之私,利欲熏心,给整个社会留下了道德的贫瘠。

来自北爱尔兰的吉姆‧香农议员在开场白中介绍了“活摘器官”的指控的出现和近十年来的调查。他指出,这场辩论非常重要,英国的议员们有责任对这种正在发生的恐怖事件发挥正面作用。

2006年3月,强行摘除器官,这个可怕得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得以首次曝光。一位来自沈阳的中国妇女站出来声明,在她所工作的医院有4,000名法轮功学员死于器官被强行摘除。这位沈阳妇女的丈夫当时在同一所医院当眼科医生,他对自己的妻子坦诚自己被迫活体摘除了2,000位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

一周之后,一位中国军医不仅确认了这位沈阳妇女的指证,而且还指出这种罪行同时发生在分布全中国的36个不同的劳教所。这位军医亲眼看到,在夜间大量的法轮功学员在严密监控下被用火车转移。

香农议员表示自己有幸在这个下议院与受害者的一些家人相见,一个慈善组织也参与其中。 “所以我们知道一些第一手的故事”,他说。

与此指控遥相呼应的是,2006年7月,来自加拿大的前国会议员大卫‧乔高先生和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先生出版了要求联邦政府调查中国迫害法轮功的140页的报告。这个报告指出中共政权从事的群体活摘器官的事情,受害者在被解剖前被关押在劳教所,之后立即火化来隐瞒邪恶的目的。

十年之后的今天, 香农议员认为数据表明中国的“器官移植”已经上升到大批量的工业规模。

问题的核心是,在中国并没有一个有效的器官捐赠体制,这么数量巨大的人体器官从何而来?

今年6月,两位大卫的最新报告披露了背后的推动力、中共政府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以及一些行政部门和个人如何系统地杀戮良心犯以获取他们的器官。这些受害者包括了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基督徒等信仰群体。

在同一个月,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开始公开关注此问题。

6月28日,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发布了一份名为《最黑暗时刻》的对华人权报告。这份报告综合了委员会收到的证据,敦促调查关于“活摘器官”几大关键问题:器官移植的数量之大;等候器官的时间之短;器官的来源是法轮功等信仰群体;从活人身上摘取器官后将其杀害。

6月30日,该委员会在英国举行听证会,邀请了两位大卫等嘉宾出席。

作为嘉宾之一的资深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Gutmann)先生已经花了几年的时间对此进行调查,他所作的报告指出,基于对个体医院的器官移植数量和床位使用率、以及医院数量的调查,从2001年起至今,每年在中国发生的器官移植数量在56,000例到110,000例之间。以此推算,15年来的移植案例可高达180万。

另一位华裔嘉宾、加拿大世界小姐林耶凡小姐也指证,大量被活摘的受害者来自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群体,他们定期受到抽血检验,其中一些人应器官移植的需求而被杀害。林耶凡小姐因领衔主演电影《血刃》(The Bleeding Edge)而获获加拿大雄狮奖最佳女主角,这个赢得“加百列奖”(Gabriel Awards)最佳电影奖的影片取材于真人真事,披露了骇人听闻的活摘器官之来源。

9月6日晚,《血刃》在英国国会大厦议长塔内的国事厅(Speaker’s House State Room)内举行英国首映,成为继第86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影片《为奴十二年》之后,有幸在该房间展映的第二部影片。

香农议员指出,很多西方人发现在中国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获得匹配的器官后,纷纷前往中国进行“器官移植旅游”。这一系列的飞速发展,说明了存在着一个现成的获取器官的系统。

如果,“活摘器官”的指证是真实的并且一直发生著的,那么面向外国人的中国“器官移植旅游”产业是否将全世界卷入了“按需杀人”的罪恶当中?

善恶博弈 人权至上

一边是商业利益,一边是人权侵害。英国人到底要选什么?

来自诺丁汉南部的Lilian Greenwood议员对香农议员的分享表示感谢,并首先提出了问题:在中国符合世界卫生组织关于移植和道德标准的指导原则之前,各国是否不应允许他们的公民前往中国的器官移植旅游?

来自格拉斯哥北部的帕特里克‧葛雷迪( Patrick Grady)议员表示,自己收到了其选区很多选民对此问题所表示的担忧,英国政府应该更多地介入这个问题。

“我们知道和中共政府打交道要正面和慎重,但是一个让如此多的选民担忧的问题应该严肃对待。”

香农议员接着说,证据显示发生在中国的活摘器官可以追溯到1994年的新疆,到了2005年底,这种罪行已经延伸到海外,外国人可以到中国选择组织匹配的器官。只要有现金,来自海外的“器官移植旅游”可以在两周内获得与之匹配的人体器官。

“一个人只要有钱,就可以拿到器官。这在道德上是错误的,在身体和情感上也是错误的,必须采取行动来阻止,”他说。

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主席费奥娜‧布鲁斯(Fiona Bruce)议员指出,有太多的调查和指证强烈指向活摘器官这一罪行的存在,过程甚至不施麻药。而受害群体中,最引人关注的是法轮功学员。很多年轻健康的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后,家属被通知已经死亡,只收到一个骨灰盒。

布鲁斯议员分享了一位曾经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于新慧(音译)的故事。于新慧在被关押期间,被要求做了几次身体检查。她印象最深的是,特警经常在半夜到监狱拉走法轮功学员,这些人之后再也没有回来。一位同情法轮功学员的监狱医生告诉她,不要和共产党做对,否则怎么死都不知道,连心、肝、肺等器官都会被拿走……

为什么法轮功学员会成为目标人群?原因是他们是有信仰的修炼者,通过炼功来强身健体,拥有健康的生活习惯,而且在1999年被中共镇压之前,在中国修炼法轮功的人数高达几千万人。

布鲁斯议员进而指出,中国是一个没有器官捐献习俗的国家,在1980到2009年间,官方公布的捐献数字是30年间只有120人。但是从移植学术研究信息看到,中国每年的器官移植高达数万例。

例如,乔高先生和麦塔斯先生在2006年公布的调查报告显示,他们对中国进行肝和肾移植的712家医院的调查得出结论,中国每年的器官移植数量在60,000到100,000例之间。

她特别提到了两份可信度极高的调查报告书籍:第一份是乔高先生和麦塔斯先生的调查报告《血腥的摘取:关于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Bloody Harvest: The Killing of Falun Gong for their organs);第二份是葛特曼经过调查后发表的书《大屠杀》(the Slaughter)。

这时,苏格兰人开始加入辩论。

来自苏格兰国家党的玛格丽特‧费尔(MargaretFerrier)议员表示,对这种罪行进行最强烈的谴责。她感谢自己的党内同事波比‧杜莱斯(Bob Doris)议员一直对此问题上的努力,敦促苏格兰政府持续在对华的对话中提出人权的问题。她认为在面临重重困难的情况下,英国应该考虑如何在外交上做出努力来阻止活摘器官的罪行。

来自汉顿选区的马修‧欧福德(Matthew Offord)议员表示赞成费尔议员的建议,那就是关起门来谈人权是没有什么效果的,最好是公开谈论这些违反人权的事情,让中共改变对自己的国民的态度。

同是来自苏格兰国家党的马汀‧戴伊(Martyn Day)议员也出来说话了,他认为今天辩论中发言者传递的信息的质量是一流的。他呼吁英国政府加强外交努力,结束在中国发生的这种罪恶。英国应向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就调查阻止强摘器官的努力作出陈述,并利用其在欧盟的立场推动欧洲采取高级别行动来解决这个问题。

那么,和中方有密切商务往来的英方秉持什么态度?

一般情况下,关于此问题的辩论应该由外交和联邦事务部副部长做出回应,因为该部长正在海外,由欧洲和美洲部长艾伦‧邓肯爵士(Sir AlanDuncan)代为回应。

邓肯爵士认为鉴于这个问题的本身和隐密性,要建立证据并不容易。英国现在也未立法阻止本国人到海外进行器官移植。然而,他向议员们保证,英国政府对中国宗教或信仰自由(包括法轮功学员)感到严重关切。他说,信仰的自由是所有人都应享有的一项基本权利,英国政府有多个中共对宗教少数群体的迫害的坚实证据,基督徒、穆斯林和佛教徒以及法轮功学员都受到不同的迫害。

他进而表示,英国在与中国的年度人权对话中,已经提出器官移植的问题,以及对被拘留者受到的酷刑和虐待表示关切。这个辩论很及时,因为下一次这样的对话将于10月27日和28日在伦敦举行。

“在下一个对话中,我们将提出我们对人权的关注,包括法轮功学员的待遇,以及中国器官移植系统缺乏透明度。

所以,这个辩论是及时的。我会确保,下一次对话会提出议员们在此次辩论中的关注”,邓肯爵士说。

他还补充到,中英的商业密切往来不会影响英国对华提出人权问题。

“我们与中国的贸易关系并不妨碍我们与中共当局就这样的关注问题进行坦诚的讨论”,他说,“我们将继续与他们就所有问题,包括器官移植和更广泛的人权议程进行接触。我们将继续促进自由和尊重人权的普世价值以及国际合作的重要性。”

当天上午10点53分,香农议员对与会发言的议员表示感谢,并再一次敦促英国政府致力于使这个问题国际化,大家齐心协力确保停止强摘器官的罪恶。

10点54分,下议院关于阻止在中国发生的强摘器官的辩论结束。辩论发言的整个过程被载入威斯敏斯特大厅的辩论纪录史册。

如果,这个指控是真实的,那么在中国器官移植产业化和国际化的趋势下,对“活摘器官”所持的态度是否成为人类道德的“验金石”?而接受考验的,也许不仅是中国人和英国人,而是全世界。

“当……当……当……”古老的大笨钟响起了整点的钟声,似乎在提醒人们,生命不分贫富贵贱,每个人的所作所为最终都将在时间的巨轮中接受检验。

责任编辑:高静

黄洁夫为何承认一武警医院涉非法器官移植?

2016-08-18-huang-jiefu
8月18至23日,国际器官移植大会于香港湾仔会议展览中举行。图右为黄洁夫,图左为王海波 。(孙明国/大纪元)

大纪元2016年10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特约记者尚燕采访报导)近日,中共在北京召开首届中国国际器官捐献会。深陷活摘器官丑闻的黄洁夫污蔑反华势力抹黑中共政府,来否认国际指控中共活摘器官罪行。但他同时承认大陆一家武警医院因器官移植出事被摘牌。专家们用事实驳斥了黄洁夫、中共媒体的谎言并透视背后原因。

继香港后 中共在北京再召开世界器官移植会

10月17日,中共在北京举办了“2016中国国际器官捐献大会暨国际器官捐献与移植高级研讨会”。这是继8月份香港举办世界器官移植大会后,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黄洁夫再一次向全世界撒谎,否认国际社会已经公认的中共活摘器官罪行。

黄洁夫还污蔑法轮功是反华势力抹黑中共政府,并通过大陆和亲共的港媒向外扩散。

海外著名政论家横河表示,上次在香港召开的国际器官移植会上,黄洁夫等人被各媒体记者追问后走投无路。所以这次选在中国召开就能很好控制。且这样他可以严格筛选出席的媒体,并让他们满意的才有可能报导出来。中共最会做官样文章,这跟纳粹基本上是同一个水平。

他举例说,当年纳粹还把国际红字会邀请去参观,集中营里的犹太女孩在拉小提琴,没多久那些拉小提琴的女孩全被杀了。而当年中共曾为了反驳中国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酷刑迫害,专门邀请一些国际知名媒体去参观,把中国的劳教所弄的跟花园一样,居然有小野兔在里头跑。

他强调:“这种会只要在中国开,自由媒体不能够自由采访,人权团体不能够抗议、不能够在那里去曝光真相的话,外界能得到只能是一个精心筛选的出来的假相。”

专家揭露黄洁夫为何要承认一家武警医院涉非法器官移植

黄洁夫在北京的器官移植会上举例,8月的香港器官移植会,他接到一份海外朋友提供的资料,一家武警医院以3万加元提供不明器官的肾移植,黄洁夫称之为死囚器官,并承认这家医院和相关医生因此都被吊销执照,院长也遭到处罚,协助提供器官的地方法院相关人员被拘捕。他还以此来为中共贴金,称对死囚器官现在是零容忍态度。

横河表示,黄洁夫应该很清楚有问题的医院是多数,但他掩盖的很好。一个病人在海外能够把这件事情揭出来的概率非常小,所以这种事情能够揭出来都是冰山一角,绝大部分得到器官的病人自己也不想说。所以如果有这么一个案例,背后的数字一定很大。

他进一步分析:“因为武警医院这个事情被外国人揭露出来,他没有办法去控制外国的报导,人家要报导了他不就被动,所以他要主动去处理,但你看不到他有其它处理的东西。因为他很清楚器官来源绝对不是死囚犯,主体绝对不是捐献,不是说没有人捐献,所以他不能够真的去查。”

他强调:“既然外国人可以揭出来,中国人当中这种情况应该更多,为什么没有被揭出来,更说明在中国这种问题现在还很严重。”

大陆红十字为中共活摘罪行背书 专家用调查事实反驳

中国红十字会会长陈竺还向媒体宣称:“从2010年,中国启动了公民死后器官捐献程序,目前捐赠器官数量已位于亚洲首位。截至2016年9月30日,内地累计捐献8866例,捐献大器官近 25,000个。”甚至他还称,4万人中调查,45%人都愿意捐赠器官。

国际追查迫害法轮功的组织(简称国际追查)负责人汪志远表示:中共历来撒谎成性,从中共当年称亩产上万斤到现在他们已全部使用公民器官捐赠都是一脉相承。比如黄杰夫向媒体公开讲,2012年他就主刀进行五百多例肝移植手术。

他进一步表示,黄洁夫当时是卫生部的副部长,有那么多会议、又有那么多公费旅游、出国访问,就这样他一年还能做五百多例,而且他也亲自说了,五百多例,只有一例是捐献器官。

“黄洁夫宣称全国从2015年1月1日开始全部停用死囚器官,完全公民捐赠器官,就他自己也给媒体讲过,‘是百万分之零点六,是全世界最低的国家之一。2015年1月1日开始,全中国的百姓突然间就刻意来捐赠,你想有没有这个可能?!而且一年还做了上万例的手术,达到历史新高,中共10月媒体公开讲的。”

汪志远进一步揭露:“通过我们追查国际调查,去年1月到12月份,确实大陆全国仍然大张旗鼓的做器官移植,且等待时间很短、器官的来源很充足、质量也很好。打电话去调查,医院的医生都这样说,而且确实海外去的很快就做了,这事实证明他们那一年做了很多。”

他介绍,他们调查得到中国器官捐献的真正现状,基本没捐几个,以各地的红十字会器官捐献办公室为例:北京机构回应,他们的器官捐献系统正在筹备还没开张;天津的机构回应,他们从2003建库到2014年这么长时间,总共捐献了170多例;上海机构回答,从2014年开展器官捐献工作到2015年,全市捐五例;秦皇岛市机构回应他们有签的,但还没有实际捐献;而焦作市回应很少,生前有捐献意向,死后他自己不能说了算,要直系亲属给他打电话,所以器官捐献非常困难……。

汪志远还表示,光天津第一中心医院,一年至少做五千例到八千多例器官移植手术。

他进一步揭红十字会的谎言说:“中国器官捐献在全世界最低有很多原因,其中很主要的一条是中国人的传统观念,是讲究死要保持完尸,没有器官捐献的习惯。所以一下子要把民族观念改变不是那么容易,不是他们发一个文件,从2015年1月1日开始用器官捐献,大家就捐献了,不是这么回事。这是中共不同时期不同的谎言,完全是欺骗。”

最后他强调,有大量确凿的证据证明中共一系列的谎言和它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事实。“我们发的中共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综合报告中,呈现了60个直接的录音证据,1260多个资料证据,我们都有具体的证据在网上,包括有些中共网站我们发表报告以后,他把网站删掉,或者修改,篡改,我们都有原始的照片在网上。”

最近国际追查还出视频《铁证如山》,他呼吁大家去看一下就清楚是怎么回事。

责任编辑:刘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