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会论坛聚焦中共活摘器官暴行(图)

文: 韩国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十六日】“《活摘》纪录片让我无比震惊,活摘人体器官真的是难以想象的事情,对动物都不会这样,何况是人?这种行为禽兽不如,是巨大的犯罪。”韩国国会出入记者论坛会长金允镐在国会议堂看完纪录片《活摘》后愤怒地表示。

2016-10-15-korean-forum_01
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三日,来自加拿大的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和美国独立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应邀来到韩国国会,与韩国议员、医学、法学系的大学生、电视和媒体人士会面,并一起研讨中共活摘器官议题。

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三日,来自加拿大的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和美国独立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应邀来到韩国国会,与韩国议员、医学、法学系的大学生、电视和媒体人士会面,并一起观看反映中共活体摘取人体器官的纪录片《活摘》,与会人员观看影片后震惊不已。

大卫·麦塔斯介绍说,这种血腥的犯罪已经持续了十几年,而且现在还在发生。他此行的目的是,要探讨如何尽快制止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和其他良心犯的器官。同时呼吁韩国当局调查韩国人赴中国接受非法器官移植手术的现状,并督促韩国国会尽快通过制止中共活摘的决议案。

二零零六年,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加拿大前外交部亚太司司长、前国会议员大卫·乔高就中共活摘器官联合发布了一项详尽的调查报告。今年六月,两位大卫和伊森·葛特曼共同发布最新调查报告《血腥的器官活摘/大屠杀—更新版》,详实的调查震惊世界。

他们六月起相继在美国首府华盛顿、加拿大渥太华和比利时布鲁塞尔发表这份中共活体强摘器官的最新调查报告。该报告非常详尽地分析了中国数百家医院的器官移植系统,并引述传媒报导、医学期刊、医院网页和大量存档纪录中的被删除网页,从而得出结论:中国每年进行六万至十万宗移植手术,而不是中共政府宣称的每年一万宗。

韩国与中国非法器官移植牵涉很深

根据麦塔斯的调查报告显示,韩国是中国非法器官移植的海外最大顾客,韩国国内的医院也与之有着密切关系。二零一六年仅去天津第一中心医院接受手术的韩国人就有一千名。韩国三大媒体之一的《中央日报》七月二十二日曾披露,韩国医院医生与中国朝鲜族勾结,将患者介绍给此医院的黑幕。

伊森·葛特曼说海外许多国家早就禁止国民赴中国做器官移植手术。以色列早在二零零八年就制定了相关法律,西班牙、台湾、意大利等国家和地区也相继严令禁止,日本对这些也十分重视。

葛特曼说,韩国是与中国非法器官移植牵涉最深的国家,但应对十分迟缓,令人遗憾。他呼吁韩国应尽快采取措施。

活摘器官是公开的问题,无须回避

现场观众就《活摘》提出疑问,大卫·麦塔斯和伊森·葛特曼做了解答。一位大学生不解地问道:“我曾经向中国留学生询问过活摘问题,因此事关系到法轮功,他们采取回避态度。”

麦塔斯表示,这是一个公开性的问题,无须回避。他说:“现任台北市长柯文哲此前是一位医生,他在接受我的采访时表示,因为台湾的许多患者无处接受器官移植手术,他曾在二零零四年去过中国大陆,当时他发现中共对外宣称的器官来源——死囚犯们的身体状况很差,很多人患有肝炎。而接待他的医院对他表示无须担心,医院里使用的都是法轮功修炼者的内脏器官,非常健康。闻此,柯文哲十分震惊,并决定将其公诸于世,让更多的人了解。”

麦塔斯认为,在中国舆论被严格控制,外部信息被封锁,生活在其中的中国人很难知道真实情况。在中国,谁为人权发声,谁就会成为受害者。他说:“维护人权的中国律师大都被迫害过。诺贝尔奖候选人、人权律师高智晟为法轮功发声,揭露中共无理的迫害,结果遭受了极大的迫害,至今身陷囹圄。”

他强调,如果我们能在中国国外关注这些问题,就可以起到保护他们的作用。他呼吁:“现在我们必须有所行动,来支持并保护他们。”

一位社会人士提出,纪录片中的受害者都是法轮功学员,让人误解遭受活摘的只是法轮功学员?

葛特曼对此表示:“首先表明一下,我不是为法轮功学员工作的人,也不是法轮功的代言人。我希望提问者可以看看我的书,里面有无数法轮功学员的实例,不是我想多收集他们的资料,而是太多证据显示他们(法轮功学员)被活摘的人数、涉及的面太庞大,统计下来就出现了这样的结果。”

他还强调:“全世界都存在着器官掠夺问题,而唯独法轮功一直是全球的焦点。这是因为从中共活摘的规模和数量来看已经属于大屠杀。中共一直在掩盖事实真相,致使活摘范围不断扩大,与其它一般犯罪的性质截然不同,而且是国家在主导此事,对其开绿灯。”

朴哲勋(音译)律师说:“很多人知道活摘一事,但选择了沉默,法轮功学员不放弃自己的信仰而被杀害,为什么会存在这种现象呢?”

葛特曼回应说:“在中国,一谈到人权、信仰等,大家会觉得这个人很奇怪,对法轮功的态度也是如此。为了调查这件事情,我曾经与法轮功学员接触了六个月,他们遭受了残酷的虐待,却从来没抱怨过没有自由和被迫害的问题,只是在讲他们的信念‘真、善、忍’,并默默付诸实践。”

记者论坛会长:不要置身事外

韩国国会出入记者论坛会长金允镐在发言中说:“在中国,法轮功(被迫害)是一个巨大的人权问题,涉及到政治、社会、文化、伦理各个方面。《活摘》让我无比震惊,活摘人体器官真的是难以想象的事情,对动物都不会这样,何况是人?这种行为禽兽不如,是巨大的犯罪。”

他最后表示:“汝矣岛是韩国的政治中心之一,韩国国会在这里。现在大家来到了这里,希望今天可以成为一个开端,好好发挥汝矣岛的政治力量,改变中国以至全世界的人权现状。全球是一个整体,希望在座的各位不要置身事外,我们要同心协力,集思广益,让更多的人对此产生共鸣。”

高丽大学医学科一年级学生金一圭说:“我读中学的时候,看到了关于活摘的书籍,当时感觉难以置信。后来相关报导不断出现,一些国家还出台了相应政策,美国国会还通过了决议案,这让我渐渐意识到活摘是事实,真心希望周边国家能站出来制止这件事。我会告诉周围的人,并组织联署签名。”

最后大卫·麦塔斯强调:“我们无法从中国内部进行调控。因为中共一直在否认和掩盖此事,还编造一些‘好听的话’欺骗世人,声称‘不再非法移植’,却一直在暗中进行。我们希望改变国际环境以促使中共停手。”

他同时呼吁,韩国国民和各方专家站出来,共同制止中共非法器官移植。

丹麦广播电台曝光中国器官移植黑幕(图)

文: 丹麦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十六日】二零一六年九月底,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来到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向丹麦社会各界介绍了他与加拿大外交部亚太司前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一起合作的、对发生在中国大规模活体摘取器官罪行的最新调查报告:《血腥的器官摘取/大屠杀:更新版》(Bloody Harvest/The Slaughter :An Update)。丹麦广播电台“Radio24syv”在麦塔斯访问丹麦期间,邀请他到演播室做现场直播采访。

2016-10-15-falun-gong-denmark_01
丹麦电台“Radio24syv”介绍道:“中国的医院进行器官移植的数量远远超过官方公布的数字。一份新的报告提出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那就是为中国精英提供移植器官的来源问题。”

器官供体多来自于法轮功学员

一开始,主持人阿拉普(Anne Sofie Allarp)就直奔主题,询问麦塔斯,在中国,目前所出现的大规模器官移植的供体究竟从何而来。麦塔斯立即给出了他十年来调查的结论:“(器官)大部份来自(监狱里关押的)良心犯,其中最大比例的是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

大卫·麦塔斯和大卫·乔高先生在十年时间里,通过对发生在中国的、对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的独立调查中,接触了许多法轮功学员。麦塔斯根据自己的了解,以第三者的身份向丹麦的听众介绍他的认识:法轮功是一种修炼功法,从一九九二年开始由李洪志先生传授,这是结合了佛家和道家理念的一种传统的气功。一开始,中共当局很鼓励民众修炼法轮功,因为这对人民的健康有益,也减少了国家的医疗费用负担。由于法轮功在民众中非常受欢迎,学炼法轮功的人数增长飞速,这很快引起了中共当局的不安。一九九九年,中共政权开始了对法轮功的镇压,造成了十几万法轮功学员被捕,并被关进监狱受到强制洗脑和酷刑迫害。

中国医院鼓吹兜售移植“成果”露罪证

麦塔斯在广播采访节目中介绍了他们对活摘器官进行独立调查的数据来源,他表示这些数据都是中国的医院自己“骄傲”地宣扬出来的。在主持人阿拉普好奇地追问下,麦塔斯解释道:“在中国(医院里的医生、护士)根本不公开讨论器官的来源问题,那是中共的红线,医生在他们的报告里面会介绍一年做了多少移植手术、有怎样的移植成功的经验,我们从中得知他们所做的移植的数量规模。”

麦塔斯表示,中共政府一直在掩盖着有关移植器官来源的真相。他说:“中共政府对于器官来源的表态几乎就是信口雌黄。一开始,中共说这些器官都是来自捐赠者,但中国其实没有捐赠系统,同时他们也没有因车祸等突然死亡的器官分配系统。然后他们又说,是来自死刑犯,但是他们又不愿意公布死刑犯的数据,这样器官的真正来源还是无法追踪,况且,一般死刑犯在判决后七天内就被执行了。现在,他们又说器官都来自捐赠,我们也调查了他们的捐赠系统,数字非常小。总之,他们不敢去面对事实,只是不断改变着说法。”

麦塔斯表示,他和大卫·乔高的十年独立调查耗费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他们对每一个做器官移植的医院进行数据信息的搜索,包括他们的网站、新闻、员工的确认和医院自己所做的报告等等。他说:“其实每个医院都有很多资料信息可查。调查是枯燥而繁琐的,但我非常确信,我们的调查数据是准确的,只是要整合在一起非常花时间。”

震惊于人类的堕落可以如此深重

在直播采访中,主持人阿拉普非常震惊于中共至今仍然在进行活摘器官。麦塔斯在节目中也表示,他虽然之前就对中共的邪恶有所知,但他还是对他们自己的调查结果感到震惊。

麦塔斯说:“事实上,我一开始的时候,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我只是想确认这样的(活摘器官)罪行是否真的存在。当然我最初的希望是,通过调查证明,这些指控都是不存在的。但我们的结论却是:这些罪行全部都存在,而且数量惊人,这罪行已经持续了很多年!我不能说我很惊讶于中共的行为,因为我之前就与他们打过很多交道。但我还是有些震惊,我震惊于人类的堕落有时候可以达到如此之深重的程度!”

绝不停止与罪恶的战斗,直到罪恶停止

从二零零六年以来,麦塔斯和乔高开始对中共活摘器官罪行进行独立调查,已经走过了漫长的十个年头。麦塔斯表示,他将一如既往地对这场人类有史以来最邪恶的罪行调查、追踪、挖掘、曝光下去。

他说:“一开始我有点担心,一旦我不做了,这些数据就会丢失,因为除了我和乔高之外,好象没有人在做调查。但现在情况不同了,有许多非政府组织,比如医生反活摘组织(DAFOH),还有很多个人(例如伊森·葛特曼)都在参与追踪调查,在用各种方式揭露发生在中国的这场活体摘取器官的罪行。我个人的认识是,绝不停止与罪恶的战斗,直到罪恶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