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晓薇:漂白活摘 人民日报不打自招(下)

71625613730
(大纪元制图/大纪元资料室)

大纪元2016年08月20日讯
5.法轮功学员疑似被活摘器官的案例

在明慧网和大纪元的报导和采访文章里,有一些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案例疑似涉及活摘器官。仅举一例:王斌,原黑龙江大庆油田勘探开发研究院电脑软件工程师。2000年8月,王斌因欲进京上访被抓、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大庆男子劳教所,王斌拒绝转化,多次被毒打。2000年9月24日晚,王斌被毒打四十多分钟,奄奄一息,身体多处黑紫,10月4日晚,王斌死亡。两名法医王春彪、齐井福摘取了他的内脏。王斌的妻子在太平间拍下丈夫尸体的照片。在王斌的前胸,有一条粗大的缝合伤口,从脖颈到胸腹,惨不忍睹。

6.证人录音

据“追查国际”调查资料,辽宁省锦州市的一名持枪警卫,在2002年4月9日目击了活体摘取一位女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全过程。两个军医(其中一名军官证号码0106069)未经施打麻药,活生生地摘取了她的心、肝、肾。在此之前,这位30多岁的女教师遭受了一个月的严刑拷打、侮辱和强暴。证人说:“手术刀在胸脯,一刀下去,血是喷溅出来的。”“先摘的是心脏…当时心脏血管剪刀一下,她就进行抽搐,非常可怕的,……撕裂的撕裂的那样式的,然后就啊……就一直张著大嘴,睁著两个眼睛,张著大嘴。哎呀……我不想再讲下去了。”

今年6月,重庆访民邓光英向海外媒体曝光了重庆当地多起活摘器官的事实案例,特别讲述了她亲身见证的法轮功学员徐真在2011年10月20日凌晨被活摘器官致死的经过。

邓光英录音:“这个活摘人体器官,把合川区一个叫徐真的活摘了。我亲眼看到是这样的:他们把徐真抓上来就使劲疯狂的打,把全身都打肿了!然后叫她写出捐献器官的自愿书,她不写,不写就把她全身扒光,用一个小小的机器把嘴巴摁起,摁起之后用水灌满矿泉水瓶子,灌了十瓶水(野蛮灌水)。有个叫贾征(当晚她值班,是迫害法轮功的主要队长),警牌号是5032053,还有一个叫陶忻(主管迫害法轮功的队长,警牌号是)5032177,她们两个把她(徐真)拽起,一个蹬左边,一个蹬右边,先把人家血抽了,抽血之后,它们劳教所还叫医生在劳教所这边来挖她的眼睛。她在被挖眼睛的时候是2011年10月20日凌晨2点,我看了钟的!她的惨叫声多凄凉啊,轰动了整个四大队:“啊!它们活挖我的眼睛啊!”她的叫声惊天动地,惊动了整个四大队的劳教学员。”

黄洁夫出尔反尔泄中共器官黑幕

黄洁夫深度涉及活摘罪行。他担任中共卫生部副部长的12年间,正是法轮功遭到镇压之后,中国的器官移植数量几倍增长的时期。根据官方公布的资料,仅在2012年一年里,黄洁夫就做了超过500例肝移植手术。大陆媒体曾报导,2005年,黄洁夫在新疆为病人实行肝自体移植手术时,因为担心手术过程中有误,曾快速从其它地方调来两个备用肝。最后,自体肝脏移植成功,这两个备用肝就此浪费。

2014年10月30日,“追查国际”发布了“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涉嫌推动和参与活摘器官、误导国际社会的调查报告”,指出“黄洁夫涉嫌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有网友写:“黄洁夫你一共杀害了多少中国人你自己心里清楚。”

中国是世界第二大器官移植大国,但是器官供体来源、分享,受体登记、后续追踪混乱等问题已引起国际社会非议。作为中共器官移植领域的公关人,多年来,黄洁夫出尔反尔,令国际社会看清移植大户操控的黑幕。

在2005年的世界卫生组织西太平洋地区器官移植国家卫生行政高层会议上,黄洁夫首次承认中共器官移植来源是死囚器官。

2006年10月10日,中共卫生部坚决否认中国存在贩卖器官现象,称移植用的器官主要来自捐赠,并谴责BBC,澳洲天空新闻等海外媒体散播“假新闻”。但是2006年11月14日,在广州召开的全国器官移植应用技术大会上,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坦承国内器官移植鱼龙混杂,良莠不齐,竞争失序。不少医生利用给外国游客做移植手术,高价贩卖器官谋求暴利。

2014年12月19日,黄洁夫以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身份跑到台湾,亲自推销“两岸器官移植平台”,拟将中国大陆器官“出口”到台湾。

2014年12月,在昆明举行的全国移植大会上,黄洁夫宣称,2015年1月1日起全面停用死囚器官。

2015年3月中共两会结束之际,黄洁夫抛出中共前政法委书记、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涉器官移植利益链后,并强调前任和现任的胡温、习李非常支持,打大老虎终止了这上面的利益链,并作出停止使用死囚器官的决定。

2015年8月黄洁夫公开向媒体表示,中国器官移植的费用“跟世界相比是最便宜、最可及的,而且是高品质的”。

2015年11月18日,《北京青年报》采访黄洁夫,他泄露中国器官移植“现在面临的挑战更多来自(中共)体制”。黄洁夫说,作为器官捐献中两个最重要的部门,红十字会与国家卫计委,于2014年3月1日共同组建的国家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形同虚设,“至今都未开过一次会议”。他还提到一个细节:“2012年,在国务院支持下成立的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16个编制,局级单位。但由于两部门协作管道不畅、权责不清,至今中心工作运转不太好。”

2015年11月20日财新网发文,标题是“黄洁夫:中国合法移植体系内绝无死囚器官”。黄洁夫称,“COTRS系统(中国器官分配与共用电脑系统)内没有一个器官是死囚的。”财新网这一报导同时披露,“目前在全国范围内,是否还存在死囚器官交易,黄洁夫表示,他不能保证这一情况已完全消失。”

上海“澎湃新闻”8月16日报导,中国大陆人体器官供需比为1:30(美国为1:4、英国为1:3),远远无法满足患者需求。目前中国人体器官的捐献率仅为0.03/100万,与全球器官捐献率最高的西班牙相比,相差1000倍。与此同时,中国每年需要器官移植的人超过150万,并且每年以10万人以上的速度递增。在这些众多的等待者中,每年只有几千人有幸接受器官移植。

然而,在过去14年,在本国器官供不应求的严重情况下,中国却可以有能力大批“外销”器官,黄洁夫一边不能自圆其说,另一边乐观海外推销,着实令人匪夷所思。

8月18日下午,在器官移植大会的会场外,部分香港法轮功学员冒雨抗议,抗议大会邀请黄洁夫等中共强制活摘器官的罪犯与会发言,并呼吁制止中共强摘器官,法办江泽民等迫害元凶。

当天黄洁夫步出会场时,被《大纪元时报》的记者问道:“就被列入追查国际名单,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个事情,你怎么看这事情,你怎么回应?”原本满脸笑容的他,脸色一变,笑容僵持,不发一言低头前行。记者再追问:“美国通过343议案谴责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场外有法轮功学员抗议,如何回应?”黄洁夫面色灰暗,走得更急。

正邪之战不止关乎香港

十年前,六位中国公民这样呼吁:“(活摘)调查报告告诉了我们,这样的犯罪仍在加速进行着,任何延缓的借口和行为本身都是对人类的再犯罪。”

十年过去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仍未停止。迫害元凶、主犯及大批帮凶未被绳之以法。主刀杀人的医生走上了国际讲台,向人们挥着沾满鲜血的手。面对活摘,沉默、纵容、欺骗,都是犯罪,是人类的耻辱。

这是一场无比严峻的考验,事关道德、良知和未来。那些积极追随江氏、卷入活摘罪行的军队、医疗、公安等多个系统的各级官员,参与活摘的大陆医生,为罪犯脱罪的喉舌文人,以及所有助纣为虐的涉案人员,赶快放下屠刀、停止犯罪。中共党媒黔驴技穷,不打自招,假话反著看,中共恶人时日无多,清算就来到。(全文完)

责任编辑:高义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