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移植权威与中共医院利益网曝光

20160819-600x400
杰里米·查普曼博士(右)和菲利普·奥康奈尔博士(左)都在悉尼韦斯特米德医院工作,分别是器官移植学会(TTS)的前任和现任主席。(University of Sydney; Australian Epoch Times)

大纪元2016年08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Matthew Robertson报导)两名来自澳洲的国际知名器官移植专家,最近被发现在过去几年与中国大陆的器官移植中心,一直保持秘密的合作关系,两人被质疑刻意隐瞒,并牵涉潜在的利益冲突。

查普曼(Jeremy Chapman)和奥康(Philip O’ Connell)分别为国际组织器官移植协会(TTS)的前任和现任主席,并一同在悉尼Westmead医院工作。

根据独立研究人员的资料,他们两人在决定如何回应国际移植群体对中国大陆医院牵涉大规模杀害良心犯人,以摘取他们的器官图利的指控,有相当大的发言权,造就了他们与中共在这方面研究的合作机会。

查普曼也是器官移植协会每两年举办一次的研讨会的主席。会议今年8月18日开始在香港进行。该会被指邀请了多名有侵权纪录的中国医生参加,以清洗中国大陆在器官移植的不良纪录。

未有透露的合作关系

Westmead医院是悉尼大学医学院的教学医院,自2005年开始与湖南长沙的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开展合作关系。最早期的合作安排,是由Westmead派遣一名主要研究员到长沙,在2008年,两家机构发表一个关于研究标准的联合声明。2012年,查普曼和奥康参加了同属长沙中南大学的湘雅二医院的一个论坛。

奥康和查普曼在2013年11月参加了关于中国器官移植改革的一个论坛后,为Westmead和湘雅三院签署了一份意向书,表示双方会“经常进行学术交流会议,安排人员交流,及承担先进的研究和遥距医疗教育、手术演示和医疗咨询”。

2014年,两家机构加强合作,时为器官移植协会主席的奥康在10月16日参与了湘雅三院的一个“异种移植”会议。10月27至30日,湘雅三院派遣了一个由14名专家组成的代表团访问Westmead医院。“异种移植”指不同物种之间的细胞或组织移植,通常从动物移植到人类。

查普曼和湘雅三院的院长陈方平在2013年签署了另一份补充协议,包括“挑选一组护士和管理人员到Westmead深造”,及“加强双方合作的其它内容”。Westmead医院的网站展示了一张两人握手的照片。

接待中国代表团的人,包括易硕南(Yi Shounan音译),为两个机构的关系提供了一些线索。

20160819-600x400-1
德国独立调查员施瓦茨认为,TTS高层对如何处理国际移植群体对中国器官移植的指控,有相当大的影响力。(Jason Wang/大纪元)

异种移植在澳洲被禁

自2004年起,澳洲宣布暂停“异种移植”研究。但在Westmead工作,也是奥康的得意门生的资深研究员易硕南,却能通过与湘雅三院的关系,进行在澳洲被禁止的研究。

易硕南和湘雅三院的合作始于2005年5月,当时他以客座教授身份前往该医院工作。Westmead的一个副教授霍桑(Wayne Hawthorne)则于一个月后到访该医院,并参加了一个三天会议。

过往多年,易硕南继续研究和发表异种移植的论文,其中有些是和奥康及霍桑联名发表,也有论文是与湘雅三院异种移植专家王维一同发表。

在2011年,易发表了一篇基于道德考虑可能无法在澳洲进行研究的论文,研究涉及为22个糖尿病患者注射猪胰岛细胞。有关程序是一个拥有巨大潜在利润的医疗方法。实验程序涉及将胰岛细胞从猪胎儿胰腺注入病人体内,胰岛细胞可以产生胰岛素,以调节血糖。大陆媒体新浪财经在2016年5月宣称“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即使每年只有1万个案,收入也可达到十亿人民币。”

在论文中,易对他的研究有以下说法:“我们看到异种移植在中国产业化希望的突破。”但在易所发表的论文纪录中,这个研究是无处可寻。(易也于2010年就相关医疗技术,与湘雅三院的王维申请了专利。)他并没有立即回应上述遗漏原因的电邮查询。

Westmead与湘雅的合作关系,奥康也从未在其有关异种移植的论文中提及。至于查普曼曾发表了关于中国移植问题的四篇论文,大致上支持官方的改革方案,但也没有提到与湘雅的关系。

本报记者曾向查普曼和奥康发出电邮,查询Westmead和湘雅三院的关系,至今未获回应。

怀疑存在利益冲突

由于上述合作关系未被披露,同时又涉及在澳洲不能执行,但拥有巨大潜在利益的研究,以及TTS对中国大规模非法器官移植的证据的漠视,令很多观察员感到困扰。

德国的独立研究员施瓦茨(Arne Schwarz)参照Westmead和湘雅三院错综复杂的关系,以及它们医生之间的合作,拼凑出一幅比较完整的图画,并与一些记者分享。

施瓦茨一直都十分关注中国大陆滥用器官移植的问题,他的研究促使罗氏制药公司因在中国进行临床移植试验,于2010年登上“羞耻堂”(Hall of Shame Award)。

他表示,于6月开始关注TTS的领导阶层牵涉利益冲突的问题。查普曼对一份由独立研究人员发表长达700页关于中国非法器官移植的报告说了一些不屑一顾的话,激起了他的好奇心。报告载有超过2,000个注脚,其中90%以上都可以追溯到在中国医院的网站,表明中国的系统移植规模,可能远远超过人们的想象。

该报告是有史以来关乎中国器官移植问题最详尽的报导。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资深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认为中国每年进行6万至10万例移植手术,大部分器官来自法轮功学员。

查普曼接受加拿大《环球邮报》访问时,否认所有器官都来自法轮功。施瓦茨说当他看到查普曼的讲法时,他不能相信他的眼睛。他开始研究查普曼与中国的关系,慢慢发现了他们之间的关连。相关资料只能在中文网站找到,从未以英文发表,在Westmead的网站也没有提及。

查普曼的同事知道相关报导后,都感到十分惊讶。前以色列移植协会主席拉维(Jacob Lavee)说这些合作从未向TTS的道德委员会申报。他对TTS处理中国器官移植方面懒散的态度十分不满。

施瓦茨在一封电邮上写道,“TTS现任及过往的主席,对如何处理国际移植群体对中国器官移植的指控,有相当大的影响力。”他补充说:“如他们的判断受到利益关系所左右,我们不可再相信他们。”施瓦茨不断的追寻,发现很多未能解释的问题:未有披露的会面、合作协议、昂贵医疗程序的专利注册。他表示明白到为何查普曼对上述报告有这么大的反应。

可是,异种移植可能只是在湘雅三院所发生未知事件的冰山一角。

器官供应减少 内陆城市反成移植中心

20160819-600x400-2
TTS两任主席所在的Westmead医院,与湘雅三院有合作关系,前排左起为查普曼、奥康及湘雅三院院长陈方平。(网络图片)

长沙是中国内陆一个相对不发达的城市,但它拥有三个顶级移植医院:湘雅医院、湘雅二医院和湘雅三医院,这三所医院都附属于中南大学。其中湘雅三医院已经形成了移植“产业化”。

2001年中国的器官移植“快速发展”,湘雅三医院的网站上说,当局投资了1亿元人民币建设拥有150个床位的移植中心,使之迅速成为湖南省最高级的移植中心。

在湖南省大建特建移植中心的时候,统计数据却显示,中共官方所宣称的器官移植的来源——死刑犯的数量在不断下降,这说明器官来源应该减少,而不是增多。

湘雅三医院迅速成为一个器官移植的“国家科技攻关基地”,其网站说,该院进行了大量的器官移植(包括肾脏、心脏、肺、肝、肠)。根据人权组织“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调查,当黄洁夫在该院现身的时候,他们曾在单日做了7台移植手术。此后他们又从网站上删掉了这个信息。

德国独立调查员施瓦茨(Arne Schwarz)质疑,“没有活体器官库,怎么能做到呢?”

湘雅三医院移植专科副院长、中国医院协会人体器官获取组织联盟(简称OPO)执行主任叶启发,也于8月18日参加香港的TTS大会。

责任编辑:林琮文

香港国际移植大会 中共设专场掩盖强摘器官

香港器官移植大会 黄洁夫被追问活摘即变脸

2016-8-8-hongkong-trans-01

大纪元2016年08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梁珍、何嘉林香港报道)两年一度的第26届国际器官移植协会(TTS)大会,昨日起一连六天首度在香港湾仔会展中心举行。大会因邀请前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等53名参与摘取良心犯器官图利的大陆医生与会,面临国际医学界和人权组织谴责及杯葛。

昨日(18日)中共官方移植机构主办一场“中国专场会议”,对外拒绝传媒采访,但安排了大批本地亲共传媒和中共官媒记者在场内采访,被质疑借国际学术会议“洗白”国际对中共强摘器官的指控。

会场外,法轮功学员举行集会,抗议中共活摘杀人;黄洁夫亦被记者当面追问活摘器官的问题,随即变脸,不发一言,匆匆离去。

今年6月,美国国会历史性通过343议案,要求制止中共强摘器官;同月国际调查员发表报告,指中国每年进行6万至10万宗移植手术,大部分器官来自法轮功学员。8月18-23日在香港举行的国际器官移植协会(TTS)大会召开之际,一批涉嫌活摘杀人的大陆医生参与会议并作公开演讲,引发极大争议。

《纽约时报》8月17日报道,针对中国使用囚犯器官进行移植手术的激烈争论在这次会议前再度爆发。一些医生和伦理专家称,考虑到存在这种争议,这次大会不该在中国召开。一些医生和非政府医学组织成员17日在《美国器官移植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Transplantation)上发表文章,对在中国举办这次大会的决定进行指责,称这样做为时过早。

禁外媒采访 官媒记者满场

移植大会正式开幕在8月19日举行,但中共官方机构——“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和“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18日率先在场内联合举办一场“中国专场会议”。路透社等外媒到场采访,却被主办方通知当天不设媒体环节;入场听演讲的人士需另外登记。有参与国际器官移植大会的医生,到场才得知专场要另外付费入场,表示不满。

研讨会分为下午1时半至3时半,以及4时至5时半两个环节。首段名为“中国器官移植新时代”,场刊显示主席为TTS前主席Jeremy Chapman,TTS现任主席Philip O\’ Connell以及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现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席黄洁夫致开幕词,发言的大陆医生郑树森、石炳毅、郑哲和陈静瑜谈及中国肝、肾、心脏和肺移植现状,宣称中共已经改革器官移植系统。

2016-8-8-hongkong-trans-02
因涉嫌活摘器官,被列入追查国际名单的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分会后任主席石炳毅。(大纪元)

第二节则由芝加哥大学移植中心主任Michael Millis及有“换肝之父”之称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前香港大学外科学系主任范上达主持,王海波、叶启发、何晓顺3名医生讲解中共“人体器官获取组织”(OPO)的运作。

黄洁夫被追问活摘即变脸

这些演讲者借在港召开的国际学术会议,高调宣称中国器官移植的成果,但却被国际人权机构和医生组织揭发是参与活摘良心犯器官的杀人嫌犯。

国际人权机构——“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追查国际)已经将与会53名中国医生,尤其是参与今次演讲的医生列入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追查名单。人权组织“医生反强摘器官组织”(DAFOH)7月已公开呼吁撤回对黄洁夫的邀请,因他涉嫌推动和参与活摘器官的反人类罪行,违背医学伦理。

2016-8-8-hongkong-trans-03
人权组织“医生反强摘器官组织”(DAFOH)7月已公开呼吁撤回对黄洁夫的邀请,因他涉嫌推动和参与活摘器官的反人类罪行,违背医学伦理。(大纪元)

会后黄洁夫步出会场时,被本报记者追问:“就被列入追查国际名单,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个事情,你怎么看这事情,你怎么回应?”原本满脸笑容的他,脸色一变,笑容僵持,不发一言低头前行。

记者再追问:“美国通过343议案谴责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场外有法轮功学员抗议,如何回应?”黄洁夫面色沉重,走得更急,随后大批保安将记者拦住。期间黄洁夫疑走错路,由保安带到另一处地方匆匆离去。

港换肝之父范上达主持会议

黄洁夫曾担任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长达12年(直至2012年底),是中共活摘器官项目的关键人物之一(详见另稿)。

有香港“换肝之父”之称的范上达主持其中一场会议,他在会场外被记者问到53名大陆医生被列入追查名单,以及香港玛丽医院肝移植数据为何停止统计,范不发一言,表现错愕。

2016-8-8-hongkong-trans-04
有香港“换肝之父”之称的范上达在会场外被记者问到53名大陆医生被列入追查名单,以及香港玛丽医院肝移植数据为何停止统计,范不发一言,表现错愕。(大纪元)

玛丽医院是香港大学医学院的教学医院。2014年3月18日,香港大学向黄洁夫颁授名誉博士学位。当时港大学生会发公开信,质疑黄洁夫2005年9月操刀肝脏移植试验手术时,额外要求两个备用肝脏,但器官来源及主人死因均成谜。

多名讲者被列国际追查名单

其它主讲医生的身份也备受质疑。郑树森是浙江大学附一院院长,同时是镇压法轮功机构——浙江省反X教协会副理事长。石炳毅,是全国肾脏移植研究团队主任、中共军队第309医院全军移植研究所所长,也被列在《追查国际》名单上。

TTS前任和现任主席查普曼(Jeremy Chapman)和奥康(Philip O\’ Connell),最近被发现在过去几年与中国大陆的器官移植中心,一直保持秘密的合作关系,两人被质疑刻意隐瞒,并牵涉潜在的利益冲突。与他们关系密切的,包括演讲者之一的湘雅三医院移植专科副院长叶启发。

疑借国际会议漂白 造假新闻

据与会者向本报透露,研讨会虽然声称不设媒体环节,但场内邀请了至少10至20名记者,单摄影机就有七、八部。会议期间,不少记者都低头打瞌睡。

虽然是国际性器官研讨会,但“中国专场”的参加者九成以上是华人面孔,操普通话,不少人在场内以手机、相机拍照,以及合影留念;场外却保安非常严密,连去洗手间也要查问,只有挂主办方证件才能入内,令研讨会显得特别神秘和低调。

值得一提的是,会议上每一名上台的医生,报告前都宣读一项声明:“报告所用呈现资料皆不涉及使用死囚器官,以依循世界卫生组织指引及器官移植协会伦理声明。”有医生解释,每名参与今次TTS大会的中国医生,都要宣读这项声明。

黄洁夫在2013年5月仍对外宣称,“正在制定政策,两年内可以完全不用死刑犯器官。”但昨天部分大陆医生引述的数据远至2015年,也没有明确解释器官的来源。

中联办日前召传媒高层吹风

本报亦获得消息,器官移植大会召开前一天,中联办急召各大传媒老板,到中联办16楼,开名为“器官移植大会”的吹风会,期间就如何“正面”报道器官移植大会的中共角色定调。

中共喉舌《文汇报》、《大公报》在会议结束后,第一时间发布了新闻,高调报道移植大会在港召开,声称“中国器官移植受国际关注”、“移植技术先进”等。

对于中共这场神秘的“专场会议”,追查国际组织发言人、哈佛大学医学研究员汪志远分析,中共借助这场国际学术会议制造假新闻,搞一场秀给国内、国际看,以国际器官移植大会名义,为中共活摘器官罪行漂白。

2016-8-8-hongkong-trans-05
追查国际组织发言人、哈佛大学医学研究员汪志远分析,中共借助这场国际学术会议制造假新闻以国际器官移植大会名义,为中共活摘器官罪行漂白。(大纪元)

他提醒国际社会关注,港人亦要醒觉。“一方面中共想把活摘器官这些事,扩展延伸到香港,想让香港这个国际的港口,成为它这个犯罪的平台。他要把这个黑手伸到香港,这对香港社会、学术界和民主制度是一个根本的毁灭。”

责任编辑:杨亦慧


追查国际对参加香港第26届国际器官移植大会的53名中国发言者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专项调查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