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百澳洲人曾在海外黑市购买人体器官

——新闻集团为时三年调查再揭中国器官移植内幕

Fullscreen-capture-7082016-92601-PM

大纪元2016年08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肖婕澳洲悉尼编译报导)根据澳洲新闻集团一个为时三年的调查,曾有近百名急需人体器官移植的澳洲人在中国等国家通过黑市购买人体器官。这些病人回到澳洲后的护理费用和抗排斥药物,均由澳洲纳税人买单。

澳洲新闻集团的调查显示,中国的医生们与监狱有联系。监狱要等到有需要肾脏、肝脏和心脏的买主时,就去安排枪决犯人的时间。

此外,穷人迫于还债,不得不出卖自己的器官,一个肾脏仅卖1000澳元。

由于澳洲的人体器官捐赠远远无法满足病人的需求,等待器官移植的病人纷纷转向海外黑市寻求器官来源。一些病人回澳后出现严重病症,不得不住进重症监护病房。在某些情况下,澳洲纳税人支出50多万澳元为病人的护理费用买单。

去海外进行器官移植的病人回澳后的抗排斥药物来自公共资金,每年的花费在1万至1.2万澳元。

而卷入这种交易的医生们每次移植手术的报酬是25万澳元,护士、麻醉师、官僚和中介都在其中分得一杯羹。

在一个病案中,一名非常富有的外国人的肝移植手术的价钱达100万澳元。

卫生部助理部长怀亚特(Ken Wyatt)说:“移植旅游业”破坏了无偿捐献和器官移植的伦理和透明分配的原则。尽管他明白陷入绝境的病人,在澳洲要等候相当长的时间才能得到器官移植,但他说,这可能意味着他们接受的器官移植,来自一名被剥夺了人权的人。

“移植旅游业”是指等待器官时间较长的国家公民,前往器官等待时间相对较短、手术费用相对较低的国家接受器官移植。这违背了国际医学界对器官移植与器官捐赠的伦理指导方针。

怀亚特说:“由于近年来澳洲器官移植的强劲增加,自2012年以来,去海外寻求器官移植的澳洲人已大幅下降。”

在澳洲只有600万人登记愿意在其死后捐赠自己的器官。澳洲的捐赠器官一直供不应求。

责任编辑:简沐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