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线索:哈尔滨市孔繁哲13年前疑被活摘器官致死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孔繁哲,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一日再次被非法抓捕,二十四日家人被通知见遗体,家人被告知人是二十一日死亡,遗体显示器官被移除,脑袋后面有洞,仍然在流血。孔繁哲当时才三十三岁。

孔繁哲,男,未婚,商业技校毕业,曾工作单位:哈尔滨秋林公司,原住哈尔滨市太平区水泥东路。一九九六年春,二十六岁的孔繁哲开始修炼法轮功,他把真善忍的修炼原则谨记心中。曾经受到单位秋林公司的嘉奖表杨,同事和顾客,特别是前苏联来观光的顾客非常认可他热心的俄语翻译和处处为别人着想的善良行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孔繁哲三次进京上访。第一次进京,孔繁哲人到了天津后即被警察抓捕,关在收容所里被恶人打得很厉害,他最后还是坚定着自己的信念回到了家乡哈尔滨,被锁在铁椅子上迫害,孔繁哲认为公民有问题找国家领导人或相关部门反映情况没有错,这是公民的正当权利。二零零二年孔繁哲因讲真相被哈尔滨市南岗公安分局警察绑架。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一日(警察告知的时间),哈尔滨市南岗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数十名警察包围了孔繁哲在南岗区花园街租住的楼房,然后破门将孔繁哲在四层楼内劫持,多台电脑,打印机、纸张及其他耗材、若干的真相资料、衣物被褥等拉走一车。

二十四日,孔繁哲家人被通知到南岗区公安分局,家人被告知,孔繁哲已被他们抓捕。家人要求见人,他们把孔母等人领到道里区一处很偏僻荒凉的,说是叫河沟沿儿(沟沿儿)的地方。在一处破旧的平房的屋子里,家人看到被人拉出的冰棺中孔繁哲全裸的遗体。孔母被震惊的几乎昏厥过去,突然失去了语言和思维能力。警察声称,因为有人报案,孔繁哲二十一日被他们抓捕,说警察入室时孔已经“跳楼”。

孔母慢慢的看着刚刚分别几天的儿子,孩子的脸上有很多很厚的血点,那血点不是流出来再凝固的,而是喷溅上去的,她用手指甲去剥离隆起的血点,发现血点凝固的很厚,无法剥离,都冻结实了,脸上有划痕;从下颚一直到耻骨处的大刀口是用尼龙绳大针小线镖上的,有的地方还缝的纠起了肉疙瘩。她不知道自己的孩子这是怎么了,像在血里泡透了似的,浑身都是血……

最后家人给孔繁哲穿衣服的时候发现孔的胳膊和两腿都是折的、脑后有个窟窿,那个地方还在流血。两手都是血殷的,虽然全身有用水冲洗的痕迹,但还是能看到整个遗体都是血,身上有多处青紫的瘢痕,而且有几处红肿。

孔繁哲的眼睛是睁开的,眼睛是灰蒙蒙的,没有一点亮光。

家人向警察索要没有通过家属签字的,有检察院参与的尸检报告、尸检化验单和死亡证明,回答说“没有。”

据知情者说:孔繁哲被送进停尸房的时候,浑身跟血葫芦(血人)似的,分不清哪是哪,都是用血覆盖着的。皮肤没有一点本色,血流不止,没法将遗体放入冰棺,只能用自来水龙头长时间冲洗,才将表面的血迹冲下去。

几天后遗体被强行火化。

孔繁哲的母亲和其他家人准备控告,最后被阻止。被警察抢去的一千二百多元钱和孔繁哲租房用的身份证始终没有返还家人。

孔繁哲年迈的父母由于长年思念冤死的儿子,有冤无处申,精神长年处于极度压抑的状态,身体每况愈下,非常虚弱。特别是父亲心脏做了七个支架,他们已经经受不了任何打击,但是他们期待着儿子被迫害致死的冤情能在有生之年昭雪。

English Version Available: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6/7/22/157927.htm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