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线索:上海华山医院住院当天肝移植 器官来源可疑(2则)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四日

调查线索 1:上海华山医院住院当天肝移植 器官来源可疑

据网上的一则消息,“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四日,上海市第五人民医院医生的一句‘你父亲已经严重肝衰竭,必须马上住院,否则有生命危险,不用回家收拾了,需要立即住院’,对于我们家犹如晴天霹雳,平时身体状况良好的父亲,怎么会突然间得此重病,强忍住泪水,询问医生如何挽救父亲性命,医生说先保守治疗护肝抗病毒,先治疗,实在不行,只能转院进行肝移植手术。

之后几天,父亲情况急转直下,医生直接下了病危通知书。我们便开始拼命联系可以做手术的相关医院。终于在五院住了四天之后,通过辗转联系贵人相助,在四月二十八日,如愿转入华山医院。

很幸运,刚刚转入院的当天,医生马上找我们谈话,当天正好有肝源适合我父亲,如果同意,马上安排手术,但是手术费需要至少六十万。

我们当时的想法就是:当然得治,治了还有希望,不治肯定就没有希望了。于是,果断在手术同意书上签上了字,随后立马开始四方借钱。真的第一次感受到人生如此无助,哭着打完能打的能借的所有电话,加上自己家所有积蓄,总算把手术要用的钱准备的差不多,马上跑去交钱。

之后忐忑等待父亲的肝移植手术开始。父亲于四月二十八日二十二点三十推进手术室,二十九日凌晨一点,肝源到达手术室,衰竭的肝成功移除,肝源成功移植,八点父亲安然出了手术室。医生告知,肝移植手术很成功,接下来就是看新肝能不能发挥作用了。

我们悬着的一颗心终于可以稍微放宽一会儿”。

2016-8-2-qschou
(链接:http://www.qschou.com/project/index/93b3edb8-b633-42e9-910f-33ae404557b3)

文中看,从上海市第五人民医院医生说:“实在不行,只能转院进行肝移植手术”,到“贵人相助”,再到“如愿转入华山医院”,再到“很幸运”“当天正好有肝源适合我父亲”“马上安排手术”,这“一条龙服务”,迅速又周到,但是,是不是又很可疑哪?在美国这个自愿器官捐献有广泛民众基础的国家,等待肝移植的时间是十二~三十六个月。而在中国,当天就能得到能够配上型的活肝脏,太过可疑!

稍微有点头脑的人想一想,什么样情况下能够随时得到器官来源?只有中共在全国有庞大的活体器官库,才能做到,而众多事实曝光,中共在做出这全人类最大的邪恶之事——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呼吁国际社会调查中共这个仍在发生的、超过人类道德底线的可怕罪恶!

调查线索 2:青岛大学附属医院又一例肝移植手术

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三日获知,吕万箫,男,四十一岁,建筑公司大包工头儿,家住青岛市。约两个月前,因确诊肝癌在北京某医院做手术,医生打开肚子一看,已是晚期,无法手术,又关上肚子。

家属立即联系青岛大学附属医院(又名青岛山大医院)做肝移植手术。

大约八天后,吕万箫被转入青岛大学附属医院住院,入院两天,请北京专家在该院进行了肝移植手术,及部分肠管切除。

仅买肝一项就花了四十万元,手术当天共花了七十万元。

当时医生说,要让病人躺着进来,站着出去。手术一个多月后,吕万箫仍住在青大附院重症监护病房。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