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议员反对活摘器官 声援法轮功(图)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八日】(明慧记者吴思静报道)二零一六年七月四日到八日是欧洲议员暑期放假前最后一周聚集在法国斯特拉斯堡开会,每天上下班,或透过办公室窗户,他们都会看到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在外面草地上炼功,有的在和路人交谈,还有的向进出议会的人们展示手中的标牌,呼吁议员签署“书面声明”,要求欧洲议会调查中共强摘并贩卖人体器官的罪行。

2016-7-7-falun-gong-europe-01

2016-7-7-falun-gong-europe-02
图1-2:欧洲部分法轮功学员在欧洲议会休会前的一周,来到和平请愿法国斯特拉斯堡,欧洲议员们开会的地方,呼吁议员签署“书面声明”,要求欧洲议会调查中共强摘并贩卖人体器官的罪行。

2016-7-7-falun-gong-europe-03
图3:欧洲议会工作人员米歇尔•欧布利(Michael Oberli)签名反对活摘器官,还要把此事告诉同事。

2016-7-7-falun-gong-europe-04
图4:了解到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的罪恶后,人们签名反对活摘器官。

欧洲议员:让更多的人看到法轮功

2016-7-7-falun-gong-europe-05
图5:意大利的欧洲议员雷纳塔•布里阿诺(Renata Briano)支持法轮功学员。

在议会大楼里,人们在谈论外面的这些坚持不懈守候多日的人们,有的议员不仅签署了书面声明,还走出去亲自表示支持。

欧洲议会议员雷纳塔•布里阿诺(Renata Briano)来到法轮功学员炼功的地方,拿出手机自拍,并表示会把照片放到脸书上,让更多的人看到法轮功。

布里阿诺女士属于意大利民主党,她已经签署了“书面声明”,并提交给欧洲议会。她说:“我认为(活摘器官)这件事情太可怕了,我希望能够助法轮功学员一臂之力。”

她还提到了二零一三年欧洲议会通过的一项决议,非常鲜明的表明了态度,反对中共活摘器官。这次的态度也应该如此鲜明。

欧洲议会中国人工作人员震惊于迫害的残酷

在欧洲议会中工作的人来自欧洲各国,但大多数是欧洲人,不过也有为数不多的华人。一位中国女士从议会中走出来,胸前带着工作人员的牌子。她路过法轮功的摊位时,看到这么多法轮功学员在炼功,很惊讶。她停下来拍照,一位法轮功学员上前与她攀谈,原来这位女士来自中国大陆,知道法轮功,但是并不了解迫害,也觉得不太可以想象会有这么残酷的事情发生。于是这位学员就跟她讲述了自己家人的故事,这位学员的母亲曾经多次被非法抓捕,他们的家被抄,她当时还是孩子,不得不承受这一切。这位女士听到后感到震惊。

谈到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时,这位女士更觉得无法想象。学员于是给她介绍了两位加拿大法律人士写的调查报告,而且最新一版的调查报告有数百页,内容翔实。最后这位女士带着思索的表情离开。

看到这种事,怎么可能不去签名?”

在这里也有来自不同国家的各界民众经过,当他们看到祥和的炼功场面,不少人停下脚步观看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盗卖的罪恶的真相展板,也有的跟法轮功学员攀谈,了解更多关于法轮功的真相。他们表示,必需制止“活摘器官”。

2016-7-7-falun-gong-europe-06
图6:来自瑞典的菲利普(Philip)和安娜(Anna)表示:“看到这种(活摘器官的)事,怎么可能不去签名?”

比利时母女俩:这种事情必须停止

2016-7-7-falun-gong-europe-07
图7:来自比利时的英格利特(左)和史黛凡妮(右)是母女,她们签字支持法轮功学员的诉求。

来自比利时的母女英格利特(Ingrid)和史黛凡妮(Stephanie)在去意大利旅行的路上路过法国斯特拉斯堡,顺便到欧洲议会参观。女儿史黛凡妮是法律系大学生,学业要求她必须了解有关人权的知识,她自己也想来参观欧洲议会。没有想到,法轮功学员让她们从另外一个角度了解到了第一手的人权信息。

在欧洲议会大厦外面,她们在法轮功学员的摊位旁停下脚步,仔细观看展板上有关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信息,还凝神观看了半天炼功的场景。最后她们都签名反对活摘器官。

女儿史黛凡妮说:“(活摘器官)这种事情必须停止。”她的母亲接着说:“这太可怕了,我们生活在现代的社会里,不能任由这种事情发生。我希望这个世界变得更好,所以我签了名。”

年轻法轮功学员:炼功受益多

2016-7-7-falun-gong-europe-08
图8:来自德国的努恩(Nhung)修炼法轮功四年,脾气大大改善,父母因此支持她炼功。

将近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中,有不少年轻人。他们大多都不是因为疾病而走入修炼,而是被法轮功的道理吸引,并在修炼中受益良多。

二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努恩(Nhung)来自德国,她的父母是越南人,四年前努恩在互联网上偶然间看到了法轮功教功录像,从此和先生一起走入修炼大门。她说:“以前我的脾气很急,容易发火,现在温和多了。以前经常和先生吵架,现在先生让我生气时,我知道要做到真善忍,找自己不对的地方,而且要尽量带着平静的心态和先生交流。所以很多矛盾都化解了。”

她的父母不修炼,但看到女儿这么大的变化,很支持女儿修炼,也能理解她为在中国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奔走。这次她从德国来到欧洲议会前,就是为了“帮助中国的同修们,为结束迫害尽一份力”。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