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员:活摘器官是中共驱动的群体灭绝(图)

天差地别数字背后的人权践踏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六日】(明慧记者英梓加拿大渥太华报道)“航运线职员艾德蒙•莫瑞尔(Edmund Morel)得出结论,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King Leopold)在刚果奴役百姓。他是从刚果与比利时之间的货物运输中得出的结论。运至刚果的货物有枪支、弹药和爆炸物。来自刚果的货物是比运出货物更值钱的象牙、橡胶等。刚果当地人不准使用钱。

“艾德蒙•莫瑞尔问到,被运到比利时的象牙和橡胶是如何在刚果被购买的?他在研究中得出结论,并在1901年第一次发布,答案是,他们没有购买,生产象牙和橡胶的人拿不到工资。他们是奴隶。

“结论是惹人注目的,因为没有任何人亲眼目击到刚果奴隶制的存在。(推断)只是来自航运记录。他的调查工作最初遭到官方否认。然而,结论是准确的。

“当时很多人担心坚持这一说法会得罪比利时。英国政府还是委托他们在刚果的领事,Roger Casement,于1904年进行了独立调查,并写出一份报告。Casement在三个月里走遍刚果,带回来一份报告,毫无疑问的确定,刚果的奴隶制确实存在,尽管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自始至终否认这一点。”

2016-6-25-canada-organharvesting
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加拿大著名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和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在加拿大首都渥太华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活摘器官的更新调查报告

天差地别数字背后的人权践踏

2016年6月24日,加拿大著名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在加国首都渥太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讲述了这个故事。

他说:“在中国,器官移植的数量和中国政府准备好承认的——来自死刑犯和自愿者的器官的数量天差地别,就象二十世纪初,运到刚果和运回比利时的货物价值上的差异一样巨大。当今中国这种因人权践踏所产生的差异,就象昨天比利时因人权践踏出现的差异一样,正是这种差异让Casement深入调查。同样,无论我们走到哪里,我们都推荐,做自己的独立调查,我们做了自己的合理调查,并通过自己和他人的证据材料,得出自己的结论。”

麦塔斯说:“我们现在的证据显示,在中国实际进行的器官移植的数量比中共公布的数量要多得多,这两者间的巨大差距让我们得出结论:法轮功学员被摘取器官遭屠杀的数量比我们原来估计的要多得多。”

这个故事也出现在麦塔斯、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联合撰写的活摘器官(Bloody Harvest)的更新版的调查报告中。这份长达817页的报告,翔实地曝光了由中共驱动的大规模强摘活体器官的黑幕。

中共宣称的一万和实际百万量级的器官移植

报告披露,中国官方一直宣称每年器官移植约一万例,但最新调查报告表明,仅仅几家医院的年移植量就已超过该数字。

资深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在新闻发布会上以天津第一中心医院和解放军309医院为例表示:在乔高-麦塔斯的2006年活摘报告发表之后,这些医院仍在大规模进行器官移植手术:天津第一中心医院在网站上刊登英文广告,招揽外国患者,病床从五百增加到七百张,专门做器官移植。该院在内部资料中透露,其实际病床使用率扩展到131%,许多病患被安排在旅馆里等待手术。如果按照等待时间二十到三十天来算,这家医院每年至少做五千台手术。解放军309医院有400多张床,每年可作四千多台手术,两家加起来就有上万台手术了。

报告称,2007年向中国卫生部申请许可的移植机构有上千家。按照卫生部对器官移植机构的最低床位要求,其中仅146家获准移植机构自2000年以来的满床位肝肾移植总量就达百万量级。绝大多数医院移植数都远远超过规定的最低标准,因此,整个中国器官移植总量惊人。

最新调查发现,在中国,器官移植是“按需”进行的;虽然缺乏有效的器官捐献系统,却一直有着充足的器官供应;自2006年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曝光后,中国的器官移植容量仍在持续扩张,报告揭示了器官移植业背后的发展驱动因素,以及中共、政府部门及个人在活摘器官中所扮演的角色。

大规模活摘是中共驱使的 主要针对法轮功学员

麦塔斯接受采访时说:“活摘器官是由中共驱动的,(迫害以来)中共不断将器官移植作为经济增长点,放在‘五年计划’的最优先考虑之中。大家都知道,除了极少数死刑犯,中共几乎没有其它器官来源,除了那些被关押的人员。他们在优先考虑活摘器官的时候,也同时在优先考虑杀害法轮功学员。”

葛特曼先生对此解释说,中共驱使是毫无疑问的。电话调查员在打电话调查时,经常得到回答说是,“这不是我的决定,是上头的决定。”还有人反问,“为什么不用秘密电话(了解情况)?”他说:如果没有上面的支持,从北京的解放军309医院到天津第一中心医院,不会有财政资金。他表示,如果将医院的新闻发布、网页上的信息、官员讲话等证据结合起来,你会看到一个清晰的画面。

中共活摘器官是群体灭绝、反人类犯罪

葛特曼先生说:“有人曾对我说,这是关乎法轮功的问题。不是的,这是我们所熟悉的群体灭绝的问题——只是披着现代的外衣。”“当今人类最大的敌人是群体灭绝。”

麦塔斯先生说:“(活摘器官)这种犯罪不只是针对法轮功的,也是针对人类的犯罪。反人类犯罪会让所有人遭遇不幸。反人类犯罪,也是对我们(每个人)的犯罪。”

制止活摘需要国际社会共同努力

麦塔斯表示,对于中国以外的地区,包括加拿大,应该在犯罪蔓延之前制止它。他建议,禁止包括医生、狱警和中共官员等活摘杀人网络上的成员入境加拿大,并建立类似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的国际法庭针对这些罪犯。

麦塔斯回顾了加拿大议员对此作出的努力,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六日,加拿大前司法部长、总检察长、资深国会议员、人权律师欧文•考特勒(Irwin Cotler)在加拿大国会推出了打击活摘人体器官的法案(Bill C)。二零零九年,国会议员瑞兹纽科斯基(Borys Wrzesnewskyj)曾在国会提出禁止人体器官地下交易法案(法案C-381)。后因国会解散,该法案被搁置。如今再度当选国会议员的瑞兹纽科斯基先生计划和同事再度推出该法案。

他同时建议,加拿大政府持续、公开,向最高级别的中国政府官员提出这一问题。除此之外,制定加拿大本国的决议、法律制止活摘器官,并对此进行自己的调查。美国国会已经对此通过了343决议。

乔高说:“以色列和台湾如今已经做出楷模,他们民选的领导人有政治意愿,禁止国民在本国或到他国做器官移植的旅游。”他表示,将把新报告发给每个国会议员和媒体,共同制止这一罪行。

以以色列医生Jacob Lavee为例,葛特曼说,作为大屠杀幸存者的后裔,他在以色列推动了国会针对禁止器官移植旅游的立法。

他表示,不管中国向以色列的软件工业投资多少,作为以色列的医生都坚守“(大屠杀)绝不重来(Never Again)”这一原则。在受到军事威胁的情况下,台湾依旧拒绝到中国进行器官移植旅行。如果以色列和台湾能做到这一点,我们也应该做得到。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