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最大媒体报导中共活摘器官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三十日】(明慧记者张勤新西兰编译报导)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新西兰最大主流社会媒体英文《先驱报》(New Zealand Herald)报导了中共屠杀法轮功学员,活体摘取他们的器官牟取暴利的消息。

报导说,最新调查报告显示,有确凿证据证实中共仍在继续大规模屠杀无辜民众,盗取他们的器官做移植手术。

在最新的调查报告中,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加拿大著名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中国问题专家兼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指出,在中国实际所做的器官移植手术是官方正式公布数字的十倍。

中共公布的每年合法器官移植总数为一万例。但是,麦塔斯在报告中指出,只是看一看中国的两、三家大医院的器官移植数字就已经远远超过中国官方移植总数。报告中估计,中国医院每年的器官移植手术总数大约是六万到十万次左右。

六月二十三日下午,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举行联合听证会,主题为“强摘器官:对野蛮行为的审视”,聚焦中共非法移植器官的罪行。两周前,六月十三日,美国国会众议院一致通过了343号决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针对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的“强摘器官”行为。听证会由国会众议院欧洲欧亚潜在威胁小组和众议院非洲全球健康与人权小组联合举办。

众议院欧洲欧亚潜在威胁小组主席达纳·罗拉巴克(Dana Rohrabacher)议员和美国国会外交委员会全球人权及健康分会主席克里斯托弗·史密斯(Christopher Smith)议员听取了报告。报告中说,据调查,成千上万台移植手术没有在政府的报告中出现。这些移植手术的供体来自于因为信仰或政治异见被关押的良心犯。

由于中国医院器官移植数量和政府公布的数据差异非常巨大,调查员认为,法轮功学员被盗取器官的实际数字应该远远大于我们之前估计的数字。

报告认为,中共为了获取器官做移植手术,绑架了整个国家机器,大规模杀害无辜的中国民众,主要是精神信仰团体法轮功修炼者,还有维吾尔族、藏族、家庭基督教教会成员。

调查员发现,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被迫接受体检,体检结果被输入活体器官库,迅速接受器官配型。葛特曼先生说,这个活体器官库的数据可以追溯到大约二十年前。

二十年前,一种根植于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觉醒运动——法轮功,在中国迅速传播。法轮功的增长势头让中共非常惊恐。中共担心自己在意识形态里的霸权地位不保,于一九九九年禁止了法轮功的传播。

数以万计的法轮功学员被抓捕,强迫他们放弃信仰,如果不从,就会被殴打折磨。如果被百般折磨仍然坚持不放弃信仰,他们就会消失。调查认为,消失的法轮功学员是被谋杀了,他们的器官被卖给了国外移植旅游业者,换取了巨额的金钱。

报导说,在中国,摘取死刑犯的器官是一种官方认可的常规做法。

二零零五年,中国官方承认在摘取死刑犯的器官做移植,并承诺对此做法进行改革。五年后,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黄洁夫对世界最具权威的医学期刊《柳叶刀》说,中国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器官移植仍然来自于死刑犯。

二零一四年,中国宣布将停止移植死刑犯的器官,开始使用自愿捐献系统。但是,根据多项报告显示,摘取死刑犯器官的这种备具争议的做法仍未被废止。中共一直拒绝公布每年被执行死刑的具体数字。

据今年四月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二零一五死刑处决和判决报告》的保守估计,中国死刑执行的人数约为数千人。是全世界死刑执行人数最多的国家,超过全球其它国家去年处决人数的总合一千六百三十四人。

国际特赦组织还指出,从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后,上百万的法轮功学员被肆意关押。

CTV:中共杀戮囚犯 强摘器官

大纪元2016年06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叶枫编译报导)加拿大电视CTV6月24日发表报导,题为“报告指中共杀戮囚犯 强摘器官”。报导说,一份新的报告表示,中共依然大规模强摘政治犯器官,提供给那些愿意支付高额器官移植手术的外国人。

“终结中国器官掠夺”国际联盟发布了这份报告,该联盟由医学专业人士、人权倡导者组成。

前加拿大国会议员David Kilgour 和加拿大人权律师David Matas曾在2009年出版了一本书审查中国可疑的器官移植系统。

(这次,)两人和调查记者 Ethan Gutmann合作,发布了最新调查报告。

虽然中共声称每年器官移植手术为1万例,但是三人认为中共每年的器官移植手术的数量为6万-10万例。

Gutmann在一份视频中说,“这个数字是非常令人悲哀的。”

三人承认,获得一个牢靠的数字是困难的,但是在对医院收入、病床使用率、手术人员和国家资助等等信息进行分析后,显然得出结论:(中国)每年有数万例器官移植手术。

这些捐献的肝脏、肾脏和其它器官没有来源记录。

报告作者表示,绝大部分器官是从法轮功学员身上强摘获得。 遭行刑获得器官前,法轮功学员因信仰被逮捕,被关押在劳教所。

其它的器官相信是从维吾尔族穆斯林、藏族和基督徒等人士身上获取。

Gutmann 说,“如果有人这个时候到中国去进行器官移植,很可能是从被谋杀的法轮功学员身上获得。”

中共过去承认使用死刑犯器官,但称从2015年开始,已停止使用死囚器官,现在依赖于“亚洲最大的自愿器官捐赠系统”。

Gutmann在一份视频中说:即使器官自愿捐献数量增加,他们达不到这个水平。这是活摘器官。”

三位作者表示,加拿大、美国、欧盟等外国政府需要开始对进入中国进行器官移植手术的公民数量进行记录。下一步将是禁止“器官旅游”。

上周,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一项决议,呼吁中共停止从良心犯身上强摘器官。该决议案同时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精神修炼群体。

责任编辑:高静

渥太华公民报评论: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2016-6-22-canada-news-1
《渥太华公民报》(Ottawa Citizen)6月22日发表记者Terry Glavin的评论文章表示,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器官。(网站截图)

大纪元2016年06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叶枫编译报导)《渥太华公民报》(Ottawa Citizen)6月22日发表记者Terry Glavin的评论文章表示,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器官。

《渥太华公民报》,是加拿大首都渥太华地区最大的报刊之一。

评论说,我们知道中共掠夺活着的囚犯器官,出售他们的肝脏、肺和肾脏,这是普遍进行、利润丰厚的蛮横行业,中共已经习惯性对此撒谎。

法轮功是一项无害的精神自律(修炼),不同于佛教。中共监禁、杀害或使得数千法轮功学员“被失踪”。中共发动镇压前,有7千万人修炼法轮功。

我们知道,法轮功学员被挑选出作为中国阴云笼罩的器官摘取行业的原料来源;我们知道这些,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前亚太司司长 David Kilgour和人权律师 David Matas,以及英国伦敦的外交政策分析家、记者Ethan Guttman。

他们的书在中国被禁。

我们也知道,法轮功遭受迫害以及他们的器官被交易早期的震中位于中国大连,这是手段毒辣的前共产党大佬薄熙来的封地。

薄熙来在10个国家面临酷刑和反人类罪法律控告。

整个(移植)行业是由中共政权控制的,中共军事和安全机构密切参与。这份报告曝光了中共系统性的在掩盖这整个事情。这一个工业规模的行业,每年进行数万例器官移植手术。

Guttman曾研究推测,至少有6.5万法轮功学员被强摘器官。

这份新报告主要收集了医院记录、医学期刊、举报人内容以及那些难以隐藏的数据信息。从这些信息来看,早期的估计过于谨慎。

我们所知道的是:中共橡皮图章司法部每年处死的囚犯人数是国家机密。大赦国际估计,2008年至少有1,066人被判死刑,但是掠夺常规的死刑犯器官说明不了近年来器官移植的大规模飙升。

中国的自愿器官捐献是极为罕见的。 在2010年以前,中国没有器官捐献系统。一个公开的全国性器官捐献系统始于2014年。

联合国、国际医学学会和多个非政府组织,持续就器官移植行业不透明的虚假官方数字和巨大的器官来源不一致性对北京质疑。北京的回应完全是相同的精心操作的谎言大杂烩。

Kilgour、Matas 和 Guttman三人断定,“除了以杀害法轮功学员为主(以杀害维吾尔人、藏人,家庭基督教徒为辅),没有其它合理的如此数量的器官来源的解释。”

(来源:《渥太华公民报》,翻译有删节。)

责任编辑:高静

调查员:活摘器官是中共驱动的群体灭绝(图)

天差地别数字背后的人权践踏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六日】(明慧记者英梓加拿大渥太华报道)“航运线职员艾德蒙•莫瑞尔(Edmund Morel)得出结论,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King Leopold)在刚果奴役百姓。他是从刚果与比利时之间的货物运输中得出的结论。运至刚果的货物有枪支、弹药和爆炸物。来自刚果的货物是比运出货物更值钱的象牙、橡胶等。刚果当地人不准使用钱。

“艾德蒙•莫瑞尔问到,被运到比利时的象牙和橡胶是如何在刚果被购买的?他在研究中得出结论,并在1901年第一次发布,答案是,他们没有购买,生产象牙和橡胶的人拿不到工资。他们是奴隶。

“结论是惹人注目的,因为没有任何人亲眼目击到刚果奴隶制的存在。(推断)只是来自航运记录。他的调查工作最初遭到官方否认。然而,结论是准确的。

“当时很多人担心坚持这一说法会得罪比利时。英国政府还是委托他们在刚果的领事,Roger Casement,于1904年进行了独立调查,并写出一份报告。Casement在三个月里走遍刚果,带回来一份报告,毫无疑问的确定,刚果的奴隶制确实存在,尽管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自始至终否认这一点。”

2016-6-25-canada-organharvesting
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加拿大著名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和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在加拿大首都渥太华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活摘器官的更新调查报告

天差地别数字背后的人权践踏

2016年6月24日,加拿大著名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在加国首都渥太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讲述了这个故事。

他说:“在中国,器官移植的数量和中国政府准备好承认的——来自死刑犯和自愿者的器官的数量天差地别,就象二十世纪初,运到刚果和运回比利时的货物价值上的差异一样巨大。当今中国这种因人权践踏所产生的差异,就象昨天比利时因人权践踏出现的差异一样,正是这种差异让Casement深入调查。同样,无论我们走到哪里,我们都推荐,做自己的独立调查,我们做了自己的合理调查,并通过自己和他人的证据材料,得出自己的结论。”

麦塔斯说:“我们现在的证据显示,在中国实际进行的器官移植的数量比中共公布的数量要多得多,这两者间的巨大差距让我们得出结论:法轮功学员被摘取器官遭屠杀的数量比我们原来估计的要多得多。”

这个故事也出现在麦塔斯、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联合撰写的活摘器官(Bloody Harvest)的更新版的调查报告中。这份长达817页的报告,翔实地曝光了由中共驱动的大规模强摘活体器官的黑幕。

中共宣称的一万和实际百万量级的器官移植

报告披露,中国官方一直宣称每年器官移植约一万例,但最新调查报告表明,仅仅几家医院的年移植量就已超过该数字。

资深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在新闻发布会上以天津第一中心医院和解放军309医院为例表示:在乔高-麦塔斯的2006年活摘报告发表之后,这些医院仍在大规模进行器官移植手术:天津第一中心医院在网站上刊登英文广告,招揽外国患者,病床从五百增加到七百张,专门做器官移植。该院在内部资料中透露,其实际病床使用率扩展到131%,许多病患被安排在旅馆里等待手术。如果按照等待时间二十到三十天来算,这家医院每年至少做五千台手术。解放军309医院有400多张床,每年可作四千多台手术,两家加起来就有上万台手术了。

报告称,2007年向中国卫生部申请许可的移植机构有上千家。按照卫生部对器官移植机构的最低床位要求,其中仅146家获准移植机构自2000年以来的满床位肝肾移植总量就达百万量级。绝大多数医院移植数都远远超过规定的最低标准,因此,整个中国器官移植总量惊人。

最新调查发现,在中国,器官移植是“按需”进行的;虽然缺乏有效的器官捐献系统,却一直有着充足的器官供应;自2006年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曝光后,中国的器官移植容量仍在持续扩张,报告揭示了器官移植业背后的发展驱动因素,以及中共、政府部门及个人在活摘器官中所扮演的角色。

大规模活摘是中共驱使的 主要针对法轮功学员

麦塔斯接受采访时说:“活摘器官是由中共驱动的,(迫害以来)中共不断将器官移植作为经济增长点,放在‘五年计划’的最优先考虑之中。大家都知道,除了极少数死刑犯,中共几乎没有其它器官来源,除了那些被关押的人员。他们在优先考虑活摘器官的时候,也同时在优先考虑杀害法轮功学员。”

葛特曼先生对此解释说,中共驱使是毫无疑问的。电话调查员在打电话调查时,经常得到回答说是,“这不是我的决定,是上头的决定。”还有人反问,“为什么不用秘密电话(了解情况)?”他说:如果没有上面的支持,从北京的解放军309医院到天津第一中心医院,不会有财政资金。他表示,如果将医院的新闻发布、网页上的信息、官员讲话等证据结合起来,你会看到一个清晰的画面。

中共活摘器官是群体灭绝、反人类犯罪

葛特曼先生说:“有人曾对我说,这是关乎法轮功的问题。不是的,这是我们所熟悉的群体灭绝的问题——只是披着现代的外衣。”“当今人类最大的敌人是群体灭绝。”

麦塔斯先生说:“(活摘器官)这种犯罪不只是针对法轮功的,也是针对人类的犯罪。反人类犯罪会让所有人遭遇不幸。反人类犯罪,也是对我们(每个人)的犯罪。”

制止活摘需要国际社会共同努力

麦塔斯表示,对于中国以外的地区,包括加拿大,应该在犯罪蔓延之前制止它。他建议,禁止包括医生、狱警和中共官员等活摘杀人网络上的成员入境加拿大,并建立类似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的国际法庭针对这些罪犯。

麦塔斯回顾了加拿大议员对此作出的努力,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六日,加拿大前司法部长、总检察长、资深国会议员、人权律师欧文•考特勒(Irwin Cotler)在加拿大国会推出了打击活摘人体器官的法案(Bill C)。二零零九年,国会议员瑞兹纽科斯基(Borys Wrzesnewskyj)曾在国会提出禁止人体器官地下交易法案(法案C-381)。后因国会解散,该法案被搁置。如今再度当选国会议员的瑞兹纽科斯基先生计划和同事再度推出该法案。

他同时建议,加拿大政府持续、公开,向最高级别的中国政府官员提出这一问题。除此之外,制定加拿大本国的决议、法律制止活摘器官,并对此进行自己的调查。美国国会已经对此通过了343决议。

乔高说:“以色列和台湾如今已经做出楷模,他们民选的领导人有政治意愿,禁止国民在本国或到他国做器官移植的旅游。”他表示,将把新报告发给每个国会议员和媒体,共同制止这一罪行。

以以色列医生Jacob Lavee为例,葛特曼说,作为大屠杀幸存者的后裔,他在以色列推动了国会针对禁止器官移植旅游的立法。

他表示,不管中国向以色列的软件工业投资多少,作为以色列的医生都坚守“(大屠杀)绝不重来(Never Again)”这一原则。在受到军事威胁的情况下,台湾依旧拒绝到中国进行器官移植旅行。如果以色列和台湾能做到这一点,我们也应该做得到。

北爱尔兰欧盟工作人员签名谴责中共活摘器官

文:北爱尔兰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三日】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一日,北爱尔兰法轮功学员到北爱首府贝尔法斯特(Belfast)和第三大城市利斯本(Lisburn)向北爱欧洲议员办公人员讲述中共迫害法轮功真相,揭露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等恶劣行径。很多欧洲议员办公室工作人员纷纷在“制止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征签表(Petition to sigh Written Declaration 0048/2016—On stopping organ harvesting from prisoners of conscience in China)上签名。

北爱尔兰统一党(Ulster Unionist Party)欧洲议员吉姆·尼克尔森(JIM NICHOLSON MEP)办公室国际秘书罗德尼·科里根(RODNEY CORRIGAN)先生表示:“当我收到法轮功学员在中国遭受活体强摘的真相邮件,我感到非常震惊。活体强摘贩卖牟取暴利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由社会,应该全民反迫害。我一定会把法轮功被迫害的信息转告欧洲议员吉姆·尼克尔森先生,希望迫害早日停止。”

在了解到中国发生的残酷迫害之后,北爱尔兰统一党欧洲议员办公室全体工作人员在制止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书面声明上签名。议员办公人员帕梅拉·斯图尔特(Pamela Stewart)表示:“请留下签名表,我会把它扫描之后发到其他办公室。希望更多的人参与进来,全民反迫害。如果有更多的关于法轮功信息,也请一定告诉我们。”

下午二时,法轮功学员来到北爱尔兰人口第三大城市利斯本(Lisburn),向民主统一党(Democratic Unionist Party)办公人员讲真相。民主统一党欧盟议会的政治研究员安德鲁·麦吉尔雷斯(Andrew Mcllwrath)在了解法轮功学员被活摘贩卖器官等真相之后表示:“十二位欧盟议员发起的‘制止活摘中国良心犯器官’书面声明(Submitted under Rule 136 of the Rules of Procedure—On stopping organ harvesting from prisoners of conscience in China)非常有意义也非常重要。我非常关注人权宗教信仰自由的问题,我一定会把这些信息告诉民主统一党欧洲议员黛安·多兹(Diane Dodds)女士。希望发生在中国的残酷迫害可以早日停止。”

十二位欧盟议员发起的关于“制止活摘中国良心犯器官”书面声明(Submitted under Rule 136 of the Rules of Procedure—On stopping organ harvesting from prisoners of conscience in China)内容包括:

1、打击非法贩卖人体器官,呼吁每个欧盟国家的议员签字声援反迫害。

2、已有大量可靠报告证明,中共在系统化的活体摘取人体器官,主要对象为法轮功学员。

3、国际社会强烈谴责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的恶劣行径,呼吁立刻采取行动制止迫害。

4、鉴于潜在的严重程度,倡议迅速组织独立调查机构调查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恶行。

5、欧盟委员会和欧盟理事会曾在2013年12月12日呼吁解决中共的活摘器官问题并提供了相关报告证明。

6、所有欧盟议员的签名将转致欧盟理事会以及欧盟委员会。

报告:被中共强摘器官致死者恐高达150万

2016-6-23-reports-1
最新报告详述了中共如何构建了摘取政治犯器官(据信主要为法轮功学员)的庞大移植产业链。该报告分析了所有已知的700多家中国器官移植中心。(Jens Almroth/Epoch Times)

大纪元2016年06月23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罗宇报导/张小清编译)中国的移植外科医生们完全被人体器官淹没了:有的医生抱怨要24小时连轴转、几台移植手术同时做;另一些则承诺,万一手术失败,他们还有新摘取的器官备用。有的医院只需数小时就可拿到器官供体,还有的则说手术失败,他们的备用器官多达两个至四个……

在没有自愿的器官捐献体系、每年只有几千死刑犯(中共官方所称器官来源)的情况下,上面描述的场景在中国已上演十多年。在电话中,医生们说,器官的真正来源是国家机密。与此同时,法轮功修炼者失踪案例层出不穷,许多人说,他们在被关押期间曾接受抽血化验。

经过不懈调查,6月22日,由三位作者组成的团队发布了一份里程碑式的报告,以令人惊讶的细节记录了自2000年前后以来中国各地数百家医院和移植机构的运作生态。报告指,总体而言,过去16年来这些机构有能力完成的移植手术总数在150至250万例之间。作者们怀疑,2000年以来,每年器官移植手术的实际数字在6万至10万例之间。

22日,该报告的新闻发布会在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全国新闻俱乐部(National Press Club)举行,主要作者之一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表示:“本分新报告的最终结论——其实是我们先前工作的总结——就是中共涉嫌大规模屠杀无辜。”

这份题为“血腥的器官移植/大屠杀:更新版”(Bloody Harvest/The Slaughter: An Update)的研究报告,以作者们先前出版的同名著作为基础。继上周美国众议院通过谴责和呼吁制止中共强摘器官罪行的343号决议案之后,该项研究提出了一个爆炸性的问题:医疗系统的大规模屠杀是否一直在中国上演?

2016-6-23-reports-2
(左起)《血腥的器官移植/大屠杀:更新版》的三位作者大卫‧乔高、大卫‧麦塔斯和伊森‧葛特曼合影。(Simon Gross/Epoch Times)

巨额利润

主要为中共高层和军队官员提供医疗服务的解放军总医院,是中国最先进、设施最齐全的医院之一。到2000年代之初为止,其大部分收入都来自器官移植。作为其临床医院的解放军309医院网站如是介绍:“近年来,中心作为医院的重点效益科室医疗毛收入由2006年0.3亿元增涨至2010年2.3亿元,5年增长近8倍。”

解放军总医院并不是抓住这一暴利商机的唯一医疗机构。重庆第三军医大学附属大坪医院的利润,也从该院刚踏足器官移植产业的1990年代末期的3600万元,增长到2009年的近10亿,涨幅达25倍。

即便是中共器官移植发言人、前卫生部长黄洁夫在2005年年末在接受大陆《财经》杂志专访时也曾表示:“器官移植有成为医院挣钱工具的趋势。”

在缺乏自愿器官捐献系统、死刑犯人数逐年减少的情况下,病人的等待时间却可以周、天、甚至小时计,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中国的器官移植产业如何能获得如此卓著的成绩?这正是这份新报告所回答的问题。

医生反强摘器官组织(DAFOH)顾问委员会成员、德国美因茨约翰内斯‧古腾堡大学医疗中心李挥戈教授在阅读报告后表示,“这项研究的难度真是太高了。”

该报告涵盖了所有已知的700多家中国器官移植中心,逐一分析了其床位数、使用率、外科医生编制、培训计划、新设施、移植病人的等待时间、官方宣传的移植数字,以及免疫抑制剂的使用情况等。在这些数据的基础上,几位作者估计,移植总数超过100万例。

而报告并未止步于这一结论。正如李挥戈教授在电话采访中所说:“这是个庞大的系统。每个医院都有那么多医护人员,那么多外科医生。这本身并不是问题,中国是个大国,只是,所有这些器官从何而来?”

圈养的供体

从尸体上摘取器官储藏备用,并不能满足器官移植所需;器官供体需要在人死前或刚死去时新鲜摘取,然后迅速移植到受体上去。对时间和运输的严苛要求,使得找到匹配的器官在多数国家都是个复杂领域,面对长长的排队名单,敬业的医疗团队会鼓励事故罹难者的亲属同意捐出遗体器官。但在中国,“捐助者们”则处于被拘禁状态,等待着“受助者”的出现。

中共解放军下属的一家主要医疗中心——上海长征医院称,该院在2006年4月进行了120例“紧急肝移植手术”(又称急诊肝移植手术)。这一术语是指,有生命危险的病患住院之后,在72小时之内即为之找到匹配的器官,这种情形在其它国家非常罕见。

而长征医院却在《临床外科》杂志(Journal of Clinical Surgery)上发表专文,分享紧急移植手术的成功经验。文中写道:“最短时间为病人入院后4h(小时)即进行肝移植。”据悉,2005年4月22日至4月30日的一周内,该院进行了16例肝移植和15例肾移植。

2016-6-23-reports-3
2012年8月16日,河南省某医院的医生手持待移植的新鲜器官。(搜狐网网页截图)

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也发表了类似的研究,称该院在2000年年初至2004年底之间为46位病患施行了“紧急肝移植手术”。

官方的“中国肝移植注册”也在2006年年度报告中用一组幻灯片比较了择期手术(即常规移植)与急诊手术的数量。报告中称当年有3,181例常规移植,急诊移植有1,150例,占总数的四分之一强。

这些现象,实在难于解释官方的口径,却成为中共“圈养”犯人以待取用供体的初步证据。

“我对此有切身感受,”澳洲麦考瑞大学的生物伦理学家温迪‧罗杰斯(Wendy Rogers)说,她的一位密友因肝衰竭需要在三天内紧急换肝才能活下来。“她非常幸运地在有限时间内找到了供体。但排队做46例?除了按需杀人外,很难有其它合理的解释。”

报告中来自举报者证词和中国医学论文的部分内容表明,一些器官来源人被摘器官时,可能根本没有死。证词中包括一位武警持枪警卫叙述自己目击不打麻药的移植手术,以及一位济南前医护人员的证词。

距离中共强摘器官的证据最初被曝光已过去了十年,但将死亡人数估计得如此多,证据的绝对数量如此巨大,如此明确地显示出中共政权扮演核心推动者的角色,这都还是第一次。这也是报告的三位作者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大卫‧麦塔斯和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第一次联手发布调查结果。连他们自己也为最终的结论感到惊讶。

“在孩提时代,你有没有拿起过一块大石头,发现下面藏着那么多的生命——蚂蚁和虫子?这就是进行这项调查的感觉。”葛特曼说,他撰著的《大屠杀》(The Slaughter)在2014年出版。

大卫‧乔高是加拿大前国会议员,大卫‧麦塔斯则是著名人权律师,两位大卫继2006年7月率先发表题为“血腥的活摘器官”(Bloody Harvest)的独立调查报告后,于2009年合作出版了同名著作。

中共滥用器官移植的研究者们大多觉得,强摘器官在过去几年中已有所收敛,至少是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良心犯已不再是目标群体。几位作者却发现,情况并非如此。

“他们建了一个‘剑圣’(注:juggernaut,漫画角色),”葛特曼说,“我们审视的是一只停不下来的巨大飞轮。我不相信这背后仅只是利润,我相信它和意识形态有关,是大规模屠杀,而掩盖这一可怕罪行的唯一途径就是继续杀戮知道真相的人。”

该报告的核心部分是对已确认的中国全部712家器官移植医院的完整盘点,包括对其中164家的逐一深入分析。引据的材料全部来自中共官方出版物,包括讲话、内部通讯、医院网站、医学期刊、媒体报导等等。

2016-6-23-reports-4
1999年,中共便衣警察在天安门广场拘捕打横幅的法轮功学员。(Compassion Magazine)

国家杀人机器

这些医院无一例外都报告从2000年开始出现器官移植案例的攀升: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医生培训计划,以及骄人的手术数量,都是从那时开始对外公布——那正是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刚刚开始之时。

817页的报告,近2,000个注释,逐步引导出惊人的结论:在有了新的供体源头之后,整个产业几乎是在一夜之间被创造了出来。

2016-6-23-reports-5
2008年加拿大渥太华的一次集会上,法轮功学员在演示中共活摘器官。(大纪元)

整个国家机器——中央和地方层面都普遍涉入这一产业。自20世纪90年代开始,中国的医疗体系就在相当程度上走向了私营化,国家只负担基础设施,医院不得不自己融资。

以上海交大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肝移植中心为例,2004年在两周内就从13张移植病床发展到23张,到2007年和2014年,则分别增至90张和110张。2006年,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则建起了一座17层的器官移植中心,设有500张病床。这样的医院屡见不鲜,报告中附有许多这类触目建筑的照片。

2016-6-23-reports-6
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医院资料图)

器官移植迅速成为有利可图的业务,中央和地方政府组织相关研发项目,资助移植设施建设、医生培训计划,数百名移植外科医生被送至海外接受培训。中国制造的抗排斥药物成为网络产业,中国的医院则开始研发供体防腐液。

正如沈阳中国医科大学下属移植中心在网站上所说:“能完成如此数量的移植手术,是与中国政府的支持分不开的。中国政府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卫生部以及民政部于1984年10月9日联合颁布有关法律,确立提供脏器是一项政府支持行为。这可谓世界绝无仅有。”

几位作者并未报告具体的死亡人数。虽然某些情况下多个供体可能来自同一名受害者,但到2013年为止,中国只有一个特设的、地方化的器官配型体系;中国的外科医生们也抱怨中国的移植行业浪费严重,往往一个“捐助者”只提供一个器官。由此看来,如果每年进行6万到10万例移植手术的话,在中国被强摘器官而死的人数可能高达150万。

在舆论气候发生转变的情况下,这份报告的发表可谓正当其时:媒体记者们更愿意关注这一议题;不止一部有关纪录片被授予奖项;获知中国器官移植情况而为之震惊的医生和医学伦理学家们也越来越多。近日,美国众议院更一致通过343号决议案,其中直指中共的做法“残忍”又“令人恶心”。

美国PBS电视台眼下正在播出2015年的纪录片《难以置信》(Hard to Believe),检视了新闻界和医学界是如何开始正视在中国已发生15年以上的强摘器官问题。

澳大利亚学者温迪‧罗杰斯向记者转述了自己的亲身经历,她发现,要让别人相信在中国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困难。“我不得不仔仔细细地解释给我的德国朋友听,她是一位探讨很多争议性话题的生物伦理学家,而她硬是不相信我,还问:‘为什么我不知道这些事呢?’”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证人指证 法轮功学员徐真遭活摘死亡

2011-09-chongqing-xz

新唐人2016年06月22日讯】来自重庆的访民邓光英,日前向海外媒体曝光,2011年她被关押在重庆女子劳教所期间,曾见证法轮功学员徐真,被非法窃取器官死亡。

时年46岁的徐真,曾是重庆合川电力公司职工。2011年9月底,她因发放法轮功真相传单,而被关入重庆女子劳教所,连续十几天遭受酷刑。

邓光英:我亲眼看到是这样的:他们把徐真抓上来就使劲疯狂的打,把全身都打肿了!叫她写出捐献器官的自愿书,她不写;不写就把她全身扒光,用一个小小的机器把嘴巴摁起,摁起之后用水灌满矿泉水瓶子,灌了十瓶水。

目睹这一幕的,是重庆市民邓光英。2011年她在街头卖水果,和城管冲突而被劳教。她和徐真,都被关在劳教所四大队。

11年10月20日,邓光英被狱警体罚直到凌晨,突然清醒地听到劳教所四楼,传来徐真的惨叫声。

邓光英:〝她在被挖眼睛的时候是2011年10月20日凌晨2点过7分,我看了钟的!她的惨叫声多凄凉啊,轰动了整个四大队:‘它们活挖我的眼睛啊!’她的叫声惊天动地。〞

徐真的惨叫,也惊醒了其他楼层的法轮功学员。

第二天白天,犯人传出徐真已经死亡,但警察严密封锁消息,并炮制出徐真〝病死〞〝被犯人捂死〞等多种说法,让外界莫衷一是。直到今年邓光英出面作证,外界才得知,徐真之死死的不寻常。

横河:〝徐真开始被毒打的时候,是为了让她在‘自愿捐献纸’上面签字,这就说明了中共所说的自愿捐献的‘自愿’,很可能是酷刑的结果。徐真的器官到哪里去了?尸体是否交给家属了?家属看到的尸体是怎么样的,有没有器官在里面?〞

据《大纪元》网站2011年报导,徐真死后,劳教所没有通知家属。而徐真死后一个星期,该所警察喻晓华就告诉其他犯人,〝事情已经摆平,不会追究〞。

横河:〝不是说活摘器官难查,难查是难查在一个政权用它的政权的力量在保护这些罪犯。〞

究竟是谁在保护这些罪犯?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早年出访德国时,曾遭遇电话暗访,调查员称法轮功学员向德国抗议他卷入活摘器官,德国可能会调降接待规格,薄熙来愤怒之下脱口回应,活摘是江泽民的指令。

暗访者:〝关于把这个法轮功这个活体摘除器官这个事情,是您的命令还是江泽民的命令?〞

薄熙来:〝江主席!这事你们的马大使处理不了吗?〞

而整个中国,还有多少黑幕,专家呼吁更多知情者出面,共同制止活摘,〝这项前所未有的邪恶〞。

新唐人记者林澜纽约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