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枪警卫目击活摘器官 更多证词曝光

zhuichaguoji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大纪元资料室图片)

大纪元2016年03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穆清综合报道)2015年3月14日,海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追查国际)发布最新报告,公布了此前在2009年12月追查国际公布的一位证人现场目击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更多相关的新证词。

新的报告内容揭示,当时这位证人是辽宁省锦州市的一名持枪警卫。他回忆说:“在沈阳军区总医院15楼的一间手术室内,亲眼看到两个军医(其中一名军官证号 码0106069)将一名30多岁的修炼法轮功的中学女教师,在没打麻药的情况下,活生生地摘取了她的心、肝、肾器官。在此之前,女教师遭受了一个月的严 刑拷打、侮辱和强暴。”

除了活摘器官外,证人还披露了更多不为人知的罪恶。例如:锦州公安局迫害致死多名法轮功学员,但称这些学员是自杀身亡;还将法轮功学员的脑 浆吸出来等;除此之外,还有更邪恶的;中共政法系统从上到下用集团犯罪的方式,将公安干警、医生等捆绑在一起,例如:活摘现场多名警察持枪警戒,看似保护军医,其实也是相互之间戒备。

这位证人向调查员忏悔:他曾被蒙蔽,在公安局的时候粗暴地刑讯逼供,踢打法轮功练习者,很愧疚。但此后遭受酷刑折磨的法轮功学员对信仰的坚 韧也深深的感化着他。目击活体摘取器官的惨烈,冲撞着他良知的底线,给他的心理造成了长期的、极大的阴影和创伤,现在勇于站出来揭露罪恶和作证是“为了让更多的人敢于说真话”。

2009年12月12日,追查国际公布了一位证人现场目击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证词。此证人曾在辽宁省公安系统工作,2002年4月9日,证人当时持枪担任警卫,在辽宁省沈阳军区总医院手术室现场目击两名军医活体摘取女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全过程。

这位证人的证词是多年来外界第三方对中共系统地活摘器官案曝光中一个全新的进展。从2006年以来,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血栓中心结合医院, 器官摘取主刀医生的前妻安妮、日媒驻中国大陆记者皮特、沈阳老军医提供的证词,到中国大陆各医院和医生有据可查的录音,大量的间接证据已经串成一条链条, 证明了中国大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是真实存在的。而这位现场目击者是直接的相关证人──现场参与操作的保安人员,其证词是活摘器官案中的第一个 直接证据。

明慧网报导说,中国《刑事诉讼法》中,直接证据是能够独立地、直接地证明案件主要事实的证据。也就是说,只要有一个直接证据经过查证属实后,就不必经过推理过程即可对案件主要事实作出肯定或否定的结论。这个直接证据不但证实了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而且肯定了从2006年至今全世界范围内得 到的间接证据的真实性。

活摘器官的直接证据只可能来自在场的人,被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已经全部被中共灭口;接受器官的病人绝大多数没有目击供体的手术过程;活摘 器官的医生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很难主动作证;证人证词中提到,实施不打麻药活摘的是两名军医,是因为要用医生代替手术台上递刀子的器械护士,以便精简手 术流程,快速训练出一批有移植经验的医生以进行大量的器官移植,因此没有护士和麻醉师在场,这两类人是医院中人多嘴杂、容易传播消息的群体;而在公安系统 中担任现场保安,不受部队系统控制可以与外界接触,又因为大量接触法轮功学员而良心发现的人就成了目前直接证词的唯一来源。

活摘器官案发生的大致时间及背景

明慧网文章说,这起在2002年4月9日发生的活摘器官案,其发生前后,正是中共对法轮功迫害的新一轮高潮期。2001年底政府官员内部秘密传达通 知,针对法轮功学员频频讲清真相活动,计划2002年初“将更进一步加大力度打压法轮功”。2002年2月9日零时,江泽民集团开始再一次行动,对大陆法 轮功学员进行大规模迫害,为期2到3个月。

此项迫害指令由中共公安部下发至各市公安局并转到县一级,题目是《关于切实加强打击和防范……非法活动工作的紧急通知》。此迫害行动由公安 部、各省厅及市委“610”(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统一部署,由各警种参加,对城乡结合部、郊县区、出租民房、中小 旅馆、单位内部招待所、网吧进行搜查,在各地设置卡点,安全监察部门还图谋密切监视网络,并利用形象比对、指纹等手段扩大迫害。

2002年3月5日,吉林省长春市有线电视网八个频道播出了《法轮大法弘传世界》、《是自焚还是骗局》等法轮功真相电视片,播放了四、五十分钟,观众近百万人,在大陆民间和国际上引起了很大震动。

插播发生后,江泽民下达对法轮功学员杀无赦的命令,在东北三省各地立即掀起抓人潮,有数千法轮功学员被捕,多人被秘密杀害。

经法轮大法信息中心证实及报导披露出来的各地镇压指令还有:“610”头目罗干4月亲自下令黑龙江省要在4、5、6三个月抓捕6000名法 轮功学员;长春四月份成立“法轮功专项斗争委员会”,对法轮功的迫害手段升级为“坚决、彻底”的“进攻性专项斗争”;辽宁省公安系统四月开会部署进一步迫 害法轮功的具体措施,指示警察可不用任何理由及手续,肆意抓捕学员。

2002年5月初,还证实了一项由海外媒体透露的中共秘密文件,该文件指示,“一旦发现法轮功学员,先行抓捕,再补办手续”,并明确此项授权直至2007年底。

2002年中国新年前夕,中央“610办公室”的头目刘京在长春南湖宾馆召开部署镇压法轮功的会议。会议中刘京暴跳如雷地批评了吉林省,并下达了“彻底铲除”的死命令,“可以开枪打死”法轮功学员就是在这次会议上部署的。

于是,长春市公安局对法轮功学员接连几天夜里进行大搜捕,当时下达的命令是:发现法轮功人员贴标语、挂条幅,可以开枪打死。

2002年2月16日(正月初五),辽宁鞍山市警察在非法抓捕三位法轮功学员的过程中,使用手枪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枪击,一警察连开了四枪并 击中了一学员的腿部。而黑龙江省密山市警察杜永山在大年初一早上两点钟左右,只因法轮功学员姜洪禄张贴法轮功真相资料,竟开枪将其腿打断。

证人证词中披露:“当时王立军,现在的重庆公安局长,下死命令:必须赶尽杀绝。”

明慧网评论文章分析,这正好和当时的迫害形势丝丝入扣地对应起来,王立军的命令不是个人的心血来潮,而是和大气候、大背景相吻合的,是对中共迫害政策的执行。王立军后来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配合后来任中共重庆市委书记的薄熙来,在所谓的打黑名义下加剧迫害法轮功学员。

薄熙来2001年1月任辽宁省副省长、代省长。2001年2月当上辽宁省省长,同年10月当上第九届中共辽宁省委常委、副书记。2003年1月再次当上辽宁省省长。而在活摘器官发生的2002年,辽宁省省长正是薄熙来,薄熙来和王立军早在东北就已经成为搭档。

在这个时间段里,沈阳苏家屯集中营的活摘器官操作从2001年就开始了,2002年达到高峰。

位于沈阳的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脏器移植科在2002年一跃变成了器官移植研究所,且被批准为沈阳市多器官技术研究中心,辽宁省器官移 植重点实验室。2003年成立的国际移植(中国)网络支援中心的网页里以日中英三种语言推出的承诺:“肾移植等一周至一月,肝脏移植最多等两个月”。该中 心的地点就设立在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移植研究所。

国际社会对活摘器官的第三方调查与谴责声

追查国际历经十年的独立调查显示,迄今为止有5名中共政治局常委、1名前中共军委副主席、前国防部长、前军方总后勤部卫生部长,以及多名政法委高级 官员,和30多个医院的移植医生,在被暗访时都直接或间接承认有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除器官,而且遍及中国多个省份。追查国际调查员获得60个电话调查录 音,1628个资料证据。

加拿大前国会议员,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与著名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2006年7月发表2007年1月修订《关于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独立调查报告》,罗列52项证据,确认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 指控是真实的。

前美国智库研究员、独立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也从2006年开始调查中共活摘良心犯的器官,他采访了医学专家、中共执法部门和100多名难民。他在2014年出版的《大屠杀》 (The Slaughter)一书中估计,从2000-2008年间,至少有6.5万名法轮功学员被强摘器官。

2015年6月,美国国会两党多位议员在众议院共同发起343号决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强摘器官”行为,停止迫害法轮功,并要求对中共器官移植系统进行可信、透明和独立的调查。

2012年5月24日,美国国务院公布了2011年年度人权状况报告。在中国章节部分,提到了中国器官移植、以及媒体和人权团体持续不断地报告有关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的案例。这是美国首次在正式政府报告中提出这个问题。

从2012年至今,台湾立法院、欧洲议会、澳洲参议院、意大利参议院人权委员会、爱尔兰议会外事贸易委员会、美国国会外交委员会、加拿大国会人权委员会等陆续通过决议,谴责中共强摘法轮功等良心犯器官。

下面是2015年3月14日追查国际报告发布的完整的证词录音文本

追查国际:活摘现场目击者的更多证词(附录音)

(追查国际调查员, 证人:中国大陆警察)

证人:以后如果我还活着的话,你就帮我转载这些东西。

调查员:好,我答应你。

证人:如果我要是死了,你就找别人或者打听我这个。或者是把我这个事迹做成一个文章,我倒不是为了让他们知道我,为了让更多的我出来,敢于说真话。
调查员:你的目的是这样啊,哎呀,你太伟大了。

证人:没有那么伟大,我也很龌龊。

调查员:哦,

证人:我为了他们维护这个统治政权,给人家送钱,又喝酒,酒后驾车,又粗暴地打这些法轮功分子。曾经在公安局呆的时候,粗暴地刑讯逼供,踢这些法轮功练习者,我也很愧疚。

调查员:很久吗?你?

证人:我也很愧疚。

调查员:噢,你很愧疚。什么时候啊?

证人:在我刚从部队回来的时候。

调查员:因为你被蒙蔽了吗。

证人:是被蒙蔽了。现在想起来,那些法轮功学员们,怎么打,只要他们同意两件事,第一个是签保证书,以后不再练。第二个,骂一句,“    ”就这,只要完成两事就放了他,要不就判他十年,七到十年。他们就是这两件举手就能做的事,硬是不做。你怎么打,他都不做这事。

调查员:那时候你的想法是什么哪?你觉得他们。。。

证人:我想,我想他们非常得有钢,用东北话说有钢,非常非常地坚强,为了信念,为了信仰,可以放弃一切。很值得人敬佩。当时,我们的副所长用他的大皮鞋踹他的脸,用电棍一个劲地电,然后在大冬天,三九天,用冰水往他们身上一点一点地浇。把他们的衣服脱了,女学员也是脱衣服,浇水。他们就是这两件举手之劳就能做的事,他们就是不做。判了七年,十年,最长的判无期。

调查员:你就见证了这个事。

证人:嗯,亲身的体会。

调查员:啊,亲身体会。你是什么时候,是2000年吗?

证人:我17岁就当兵了。

调查员:噢,对法轮功迫害是十年,你是哪一年,就是说。。。

证人:02年吧,好像是02年。

调查员:02年在东北的哪里啊?

证人:在东北的锦州,辽宁锦州。

调查员:哦,锦州的看守所,还是派出所?

证人:就是公安局。

调查员:公安局啊?

证人:对,公安局主要的。。。。

调查员:锦州公安局啊?

证人:嗯。
……
调查员:哪个时间你还没有告诉我?

证人:2002年4月9日。

调查员:4月9日?

证人:对4月9日下午5点开始解剖,时间进行了3个小时。之前已经连续一个月了。

调查员:什么叫连续一个月?

证人:连续一个月的刑讯逼供。
……
调查员:你只有对他们逼供一次,还是很多次?

证人:很多次。当时王立军,王立军现在的重庆公安局局长,下死命令,必须斩尽杀绝。

调查员:哦。重庆的,就是他不是跟着薄熙来的那个吗?

证人:对,对,原来在我们锦州,

调查员:嗯,所以,你所亲自看到或者是,以你亲眼看到的这种法轮功受迫害的,大概有多少人哪?

证人:我看的,我接触的面不太大,也就二、三十人吧。

调查员:二、三十人啊。有没有死的?有没有被折磨死的?

证人:当然了,当然了。其中一个星期就在看守所上吊死了三个。他们在里边,我们那个公安局的人跟那个看守所的说,你让那个牢头狱犯毒打他们,一个星期死了三个。就是说,还有很多了,很多。比如说,到时候。。哎呀他自杀了,说那个,意外,意外,

调查员:叫什么名字,你还记得吗?

证人:这个具体的叫什么名字,我只能记住一两个。

调查员:哦,死掉的叫什么名字?可能在明慧网上查得出来。

调查员:哦,在锦州吗?锦州公安局死了三个,上吊的,
证人:锦州派出所,锦州看守所,在南山监狱。

证人:是。然后,任务完成之后,每个人奖励5千块钱。并且奖励了很多,比如说,电炒锅了什么的,都是那些产品。然后我这五千块钱我一分钱没花,全部把它捐给了,就是通过《九评》他们捐了,给他们了,就是通过明慧网捐给他们了。那个时候我已经醒悟了,我看到的太多了。

调查员:你拿到钱的时候你就已经醒悟了,那不是时间很短嘛。

证人:时间很短,但当你作为一个警察的时候,你看到他们一个怎么打了不饶为了信仰、为了信念,就算他是一个“邪教”,他是自己上有老、下有小,就是不。很容易的事,因为我们就是抓杀人犯,他们也是,怎么经过我们一套之后也会招了。这些军医们把她胃剖开的时候,把她肾都摘除了,没打任何麻药, 他们,哼都不哼,就出了很多汗,这个时候他们还说法轮大法好。

调查员:你亲眼看到啊?

证人:这个我不能再继续透露了,容易把自己暴露。

调查员:所以,苏家屯这个事情是真的。

证人:那当然了。沈阳苏家屯,你别说他们,别的事情,就是别人犯别的事全都是毒打,全都是。苏家屯那个地方是辽宁最黑的地方。

调查员:对呀,它们那就是活摘器官的地方。

证人:对,最黑的地方。

调查员:所以,不是苏家屯的地方,看守所它也是可以直接活摘器官。

证人:那个都是经过保密的情况下,只有在场两、三个人保卫安全,保卫他们所谓的军医的安全,然后进行活摘器官,到时器官呢他们不一定都是卖了,有的是存起来。不知道出路是什么。

调查员:当然是卖了,他要那器官干嘛。他要活的器官干嘛。

证人:眼角膜、肾、心脏……,甚至还把那个脑浆吸出来不知道有什么用。

调查员:你看到有多少?

证人:我就看过一次。

调查员:一次再也不敢看了吧。

证人:从那以后他们没用我。

调查员:为什么?

证人:我当时大声严厉的骂他们,你们还是不是人,是国民党还是共产党?当时我的原话是这样。然后,组织上,公安局政治部主任找我谈话,给我一顿批评,说你公安素养,公安素质还是不够啊。应该到下面去锻练锻练。然后我于是到…我不在公安了,我就进政府了。

调查员:真的很冷血。

证人:手术刀,手术刀在胸脯,一刀下去,血是喷溅出来的,血是喷溅出来的。而不是…

调查员:你看到的是男的还是女的?

证人:女的。

调查员:年轻的么?

证人:30多岁吧。

调查员:那她口中还喊着法轮大法好吗?

证人:还喊著 还喊著。

调查员:你说一下她当时是怎么说的。

证人:当时,我们经历了得有对她一个星期对她的审问,严刑拷打,身上已经有无数次伤疤,并且电棍、电,她已经神智不清…神智不清,打傻了已 经就是,反正她又不吃东西,然后我们强行的给她灌牛奶, 往她的胃里,她不喝就强行的给她灌。你知道那个,把她的鼻子捏上,人的本能就必须喝去,于是维持着,她7天瘦了将近15斤,而这个时候不知道,可能是辽宁 省公安厅某办公室,反正是一个挺保密的部门,派了两个,一个是解放军沈阳陆军总医院的一个军医,还有一个是第二军医大学毕业的,具体反正一个是岁数大的, 一个年轻的,在某、某,就是给她送精神病院的一个手术室,然后进行一套东西。不打任何麻药,刀在胸脯上,他们这个手啊一点抖都不抖,要是我下手我一定抖 了。别看我在武警,我端过枪,我也进行过实弹演习。但是,我也见过很多死尸,但是看到他们,我真的佩服他们军医,手一点也不抖,直接戴着口罩拉出来。当时 我们一人拿一把手枪在旁边站岗,这个时候她已经拉开了,然后她就嗷的大叫一声,那个女人就大叫一声,说法轮大法好。

调查员:从胸口划下去的时候她喊的法轮大法好?

证人:嗷的大叫一声,说法轮大法好。说你杀了我一个人,大概意思你杀了我一个人,你还能杀了我们好几亿人么,为了自己真正的信仰被你们迫害 的人么?这个时候,那个医生、军医犹豫了一下,然后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我们的领导一眼,然后领导点了一下个头,他还继续把血管 …先摘的是心脏,还是再摘的肾。当时心脏血管剪刀一下,她就进行抽搐,非常可怕的,我给你学下声音,反正我也学不好,撕裂的撕裂的那样式的,然后就啊 啊… … 就一直张著大嘴,睁著两个眼睛,张著大嘴。哎呀..我不想再讲下去了。

调查员:我知道 那你知道她的名字么?

证人:她叫…我不能说,这个我不能说,因为当时在场的就几个人。

证人:这样吧,就让我给她起个化名,就叫雪玫瑰怎么样,她的名字跟一个花有关系,就叫雪玫瑰。

调查员:就叫雪玫,玫瑰的玫。

证人:梅花的梅也可以。

调查员:好,我们就叫她雪梅。

证人:当时,这个人身份是一个老师啊,是一个老师,在中学教书的老师,她的儿子今年可能12岁了吧。她的老公是个没什么能耐的一个,也是一 个工人吧。在这之前,她受过的羞辱更大。我们的民警有不少就是变态的那种,给她进行,用钳子、用窥视器,都是不知道哪来的仪器,反正我都亲眼所见,我当时 没照照片就是遗憾,对她进行属于猥亵,她长的有点姿色,比较漂亮,对她进行强暴…,太多了。

调查员:就是在你所待过的那个公安局里面你就亲眼看…

证人:当时我没在公安局里做,是在一个就是培训中心,就在一个宾馆的后院,包了十个房间,一个小楼上,就是小别墅那会做的。

调查员:黑监狱。

证人:差不多。

调查员:就是只要法轮功学员就往那边送嘛。

证人:嗯。

调查员:还没有判刑之前就往那儿送嘛。

证人:反正我们这块临时都改变地方。

证人:我亲手没有做任何迫害她的事,我只是我救不了她们…我救不了他们。当时在场警衔都比我高,比我有资历,我救不了她。

调查员:而且当时你还这么的年轻嘛。

证人:当时我才22岁。

调查员:而且当时你以为这个是党叫你做的,你以为你是在尽忠职守嘛。

证人:对。说实话,我从头到尾都没有对它们党有什么好感,我只是为了挣它的一份钱。为了以后当个领导,也是一种私心吧。

调查员:今天你把你心灵最,应该是最可贵的地方,你把它剖开来。

证人:我这个就跟你一个人说了,别人我很少说的这些东西。

调查员:这当然是一个黑暗,但是你是个很有良知的人,你才会愿意… …

证人:我在这里要说,要说你们学员,要给你们一个忠告,不要祈求共匪对你们,就是不要祈求他们,你们不要太和善,不要太博爱,我看你们就是人哪太善良了,就是这些学员们太善良了。

调查员:我们理解这些事情,你对于最邪恶的就是要最慈悲最善良的办法才能解体它。

证人:你跟魔鬼能这样么?魔鬼永远不会,它们是邪魔。

证人:本来我不信这些东西。我一直不信,但是看了之后,他们的勇气太让人震惊了。人再大的忍耐力,在锋利的手术刀一点一点拉开你胸脯的时候,你心脏在里面跳,血喷溅出来,

证人:还有更邪恶的呢,就是…反正…我感觉对不起她 ,我一想起她那一瞬间,我感觉对不起她。我救不了她。

调查员:因为神是慈悲的,而且你有想救她的心,其实她应该当场能够感…

证人:当时我这个枪已经上了实弹了,我甚至想了怎么样,我枪里有十发子弹,当时在场有5个人。我想给他们一一都崩了。

责任编辑:孙芸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