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主犯黄洁夫罪状公告

清算江泽民迫害法轮大法国际组织

13505323201

大纪元2015年10月10日讯】黄洁夫,男,一九四六年生,江西吉安人。一九七五年加入中共,历任中山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副院长、院长。一九九六年至二零零一年任广州中山医科大学校长、党委书记。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时,黄洁夫紧跟江氏迫害政策,在全校积极开展各种反法轮功宣传活动,受到江系赏识并委以要职。二零零一年十月至二零一三年三月(近十二年),黄洁夫被任命为中国卫生部副部长,同期并兼任中央保健办主任和保健局局长、中央保健委员会副主任(正部级)、中央保健专家组组长。被中共称为中国器官移植科工作掌门人的黄洁夫还被任命为中华医学会副会长、国家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华器官移植学会名誉主委、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理事长等职。

从黄洁夫的任职上足见其已成为江氏邪恶集团官居极位的罪魁之一。黄洁夫不但掌控全国医疗卫生系统大权,还同期被任命担任中央高层保健方面的所有职务(正部级),稳坐了中国器官移植行业的头把交椅,包揽了中国器官移植方面所有职务。可见其被信任度已跻身江泽民心腹地位。而黄洁夫被江氏邪恶集团任命为中国卫生部副部长及中国器官移植方面所有职务的十二年间,正是江氏邪恶集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呈直线发展至最高峰期、最猖獗的十二年。

1999年7月,江泽民发动了对亿万法轮功修炼群体灭绝性迫害,在其“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三个月消灭法轮功”的灭绝政策下。全国范围内大规模活摘器官成为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肉体上消灭”的重要手段之一。在这个大背景下,黄洁夫被江泽民委以三方面要职,使之成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心腹帮凶、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魁祸首、头号推手和刽子手。黄洁夫以窃据中国卫生部副部长、中国所有器官移植权力机构的高位,掌控利用全国医疗单位全面推动全国器官移植业的发展,把全国医疗卫生系统至少七百多家医院纳入大规模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中。其组织发展和推广力度,使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实现了全国化、系统化、专业化、普及化。促使全国劳教所、监狱、集中营、司法界、贸易界、黑社会形成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大规模屠杀杀人网,出售器官、活体试验、贩卖尸体牟取暴利,使活摘罪恶变本加厉,而持续至今。

二零零六年三月九日,中共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苏家屯集中营事件曝光,震惊了全世界。面对活摘器官罪恶的指控,黄洁夫以中共卫生部官方权威和医学专家等身份对海内外一再发表欺骗性言论,拚命掩盖中共活摘器官黑幕,以谎言加谎言、以掩盖再掩盖的手段,抵赖、搅浑水,欺骗、误导全体国民和国际社会。还造成二零零六年之后,全国器官移植大幅回落的假象,而实际是转入地下继续屠杀、持续犯罪。至今黄洁夫这个双手沾满法轮功学员鲜血的头号刽子手依旧活跃、猖獗,内外搅浑水。但是,无论怎么表演都掩盖不住真相,罪责无法开脱。黄洁夫必须对上百万法轮功群体十六年来被大规模、灭绝性活摘器官和衍生的系列罪恶(调查中)的所有罪行负责;对伤害其所有法轮功学员家属造成的巨大的社会后果负责,黄洁夫罪大恶极,是江氏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功的主犯、罪魁祸首之一,黄洁夫对法轮功群体犯下了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必须伏法!

现公布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首恶黄洁夫主要罪行如下:

一、在全国组织、推广把七百多家医院纳入“活摘器官”的屠杀场

作为中国移植科移植工作的掌门人,黄洁夫违背医疗道德守则,违反纽伦堡守则作为人体试验的医疗道德守则,邪用其医学技能,利用卫生部副部长之权,在全国卫生系统大力组织、推广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进行移植盗卖的罪恶,造成大量法轮功学员被摘取器官后死亡。作为中国器官移植操盘黑手之一,黄洁夫罪责难逃。

一九九九年以前,中国大陆器官移植单位和移植量极少。自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中国器官移植单位和移植量暴增。具体在二零零一年担任卫生部副部长的之后,黄洁夫推动、运作全国大批医院成立了器官移植中心,连不具备移植手术条件的市级中医院,一些中型的区级(二级)医院,甚至基层军队医院(卫生所)都开展了大量的器官移植手术。其中实施肝移植的医院由一九九九年以前的十九家突然暴增至五百多家(截至二零零六年四月);一九九九年以前20多年的肝移植累积总数仅135例,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轮功以后呈指数性暴增,二零零六年年移植量已达四千例。实施肾移植的医院由二零零一年的106家增至368家(截至二零零六年四月);从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六年四年期间至少实施了三万多例次的肾移植,相当于前四十年的总和。全国至少有七百六十多家医院做移植手术。至二零零六年初,中国大陆已实施各种器官移植九万余例(不包括大部份军区医院器官移植的数据)。

由于中国人受传统观念的影响,一般死后都不愿意捐献器官,自愿捐献微乎其微;依据二零一一年红十字会试行计划,全北京只有3人自愿捐出自己的器官,20年内也只有37例全国范围内已登记成为器官捐赠者。而中国直到二零一零年才有了不尽完善的器官捐赠系统,但却建起了全亚洲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

二零零三年,中国各种器官移植数量突然大幅度呈倍数暴增,国际上掀起了到中国的器官移植旅游热潮,中共官方报导是数以万计的国外患者来到中国做器官移植手术,中国一些医院的器官平均等待时间短到不可思议的一至二周;而美国卫生部公布的美国器官平均等待时间却需要二至三年之久。中国大陆从此成为全球的器官移植中心;中共控制的媒体二零一三年十一月评价:过去十年来器官移植旅游在中国兴盛,器官几乎随叫随到,“换肾跟买猪腰子一样容易”,无需等待、快速配对的奇迹。

二零零六年,中共江氏邪恶集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恶曝光,震惊全世界。通过国际社会和国际医学专家调查核实认定,中国存在庞大的、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地下人体活摘器官库。根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最新调查报告指出:通过上万通电话调查,采集到两千多个电话录音证据,通过对全国865家开展器官移植的医院,以及9500多名医生的几十万份公开媒体报导、医生论文、医院网站备份和数据库资料,进行多轮系统搜索和分析,并对每个数据进行2-3次的调查核实,由此获取了上万条证据。该国际组织认真推算得出结论: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及做活人人体实验的罪恶大量存在,因活摘器官被中共屠杀的法轮功学员最低人数涉嫌超两百万。

从北京、天津的器官移植中心的主任医生、到上海、武汉、广西的医院器官移植科的医生,从北到南跨越全国,都直言承认用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做供体,而且保证1-2周内可实施手术。这些鲜活的生命就是这样在这些医院被屠杀的:

一名持枪警卫指正现场目击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全过程,他说:“不打任何麻药,刀在胸脯上,他们这个手啊一点抖都不抖,要是我下手我一定抖了。别看我在武警……但是看到他们,……手一点也不抖,直接戴着口罩拉出来。那个女人就嗷……大叫一声,说法轮大法好……先摘的是心脏,还是再摘的肾……。"这是在在沈阳某医院十五楼的一间手术室,在这名女学员完全清醒的情况下,不使用任何麻药,直接摘取了她的心脏、肾脏等器官;二零零六年,中国沈阳苏家屯血栓医院,一眼科医生的前妻安妮在美国记者会上曝光,指证该医院有个“地下集中营”,关押数千名法轮功学员,都被作为器官移植的供体,从来没有人活着出去过。而她的前夫就是这家医院执刀活摘器官的医生,在两年期间,摘取了两千多名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后来几近精神崩溃,癌症缠身遭恶报。

作为江氏邪恶集团而言,黄洁夫的确有功劳。因此,中共政协网站称赞黄洁夫,“致力于推动中国器官移植事业的发展与改革”。黄洁夫确实“推动了中国器官移植事业的发展”,把全国至少七百六十多家地方医院纳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屠杀场,推动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移植、盗卖。黄洁夫也把无数医务人员变成大屠杀的刽子手。黄洁夫把全国庞大的医院系统、无数的医生、护士、及其医务人员一起卷入到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中,共同犯下杀人死罪,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而本该是治病救人的医院却成了屠杀场,白衣天使成为残忍的刽子手。

中共卫生部是全国各移植医院的最高管理部门,黄洁夫为中共移植业掌门人、活摘器官的主要指挥者和实施者,罪责难逃。黄洁夫操控带领全国卫生医疗系统,利用手术刀,在具体执行着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政策中,在致力于“肉体上消灭”这一部份上,真正做到了在活摘器官的组织和推广中实现了全国化、系统化、专业化、普及化。

由于器官移植的昂贵费用,中国器官移植成为暴利行业,因此,在带来更大金钱利益诱惑下,驱动了迫害者更加疯狂的迫害法轮功。其器官移植的昂贵的程度从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国际移植(中国)网络支援中心的费用表中可见一斑:肾移植6万多美元,肝移植10万美元,肺和心脏器官更贵,要15万美元以上。黄洁夫率领卫生部门活摘器官盗卖移植而赚取的巨额金钱,一部份被参与其中的迫害者个人和单位中饱私囊,而庞大的活摘器官利润还持续不断的流入到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犯罪集团手中,资助维持了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政策的运转,实现了罪恶的“以杀人来养杀人”、“以迫害养迫害”的恶性迫害循环体系。这一“群体灭绝”性犯罪,迅速在全国地方、军队大规模铺开、蔓延。促其全国劳教所、监狱、集中营,与司法界、医学界、贸易界、黑社会、贪官污吏联手,形成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杀人网,出售器官、活体试验、贩卖尸体牟取暴利,空前绝后的残暴和恐怖。

二、黄洁夫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头号凶手

黄洁夫亲自主刀参与到屠杀中,官方媒体宣称黄洁夫从未远离手术台,几乎平均每周都要在北京协和医院肝外科主刀两台手术;黄洁夫还在全国各地大量主刀肝移植,所用供肝等待时间极短,来源不言自明。以下仅举两例中共官方媒体的报导: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三日,黄洁夫作为一个代表团成员,前往新疆参加活动。于九月二十八日为一名肝癌患者进行试验性的创新手术,因手术需要备用肝脏作移植准备,二十四个小时内就取来了两个匹配的肝脏。黄洁夫的一个人体医学试验就害了两条生命,其取得供体肝的速度,开创了医学界的世界记录。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黄洁夫在广州主刀三例肝移植。二零一二年三月黄洁夫对《广州日报》记者提到这三例手术时说:“我去年(二零一二年)做的肝移植手术有五百多例,去年十一月到广州做的那台肝移植手术,是按照中国标准公民自愿捐献的首例肝移植手术。”这就是说,黄洁夫在二零一二年做的五百多例肝移植手术,只有十一月的手术是“首例自愿捐献的肝脏”,其余的都不是自愿捐献。那么,在无任何捐献的二零一二年之前的十一年里,就按黄洁夫说的每年五百例肝移植手术匡算,至少有数千人被活摘惨死在其刀下,并且所有这些器官几乎全部取自于法轮功学员。

三、对海内外欺骗再欺骗,掩盖再掩盖,隐瞒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黑幕

作为竭力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主犯,黄洁夫千方百计的掩盖其系统杀人的罪恶。二零零六年三月九日,中共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器官的苏家屯集中营事件被曝光。面对活摘器官移植的指控,在沉默了三个星期之后,中共卫生部出台了《人体器官移植技术临床应用管理暂行规定》,将执行日期延至七月一日,3个多月后才开始筛选器官移植资质的医院,声称从二零零七年五月一日开始没有资质的医院不能再开展器官移植。其目的不过是以此想洗脱中共官方责任,妄图把责任推向下属单位。暂行规定颁布后,全国各地的医院和各大移植中心不仅恢复了前几周暂停的器官移植手术,而且数量大幅增加,形成了一个突击移植的高峰期。一时间全国众多医院,突然间有了大量的器官,必须加班加点的赶着做器官移植。

而其后中共卫生部从过去大约一千家医院指定一百六十九家有移植资格,其实这一百六十九家医院是中共当时挑选更值得信任的、更容易保密控制的医院,主要通过它们更加隐秘有效的完成活摘器官任务,不是为了减少移植,而是为了更加隐蔽和尽快杀戮法轮功学员而不被国际社会知道。同时黄洁夫以卫生部副部长身份亲自发布所谓器官移植总量,制造下降的假象,欺骗国际舆论;同时通过官方媒体发布器官移植供体下降的消息;而器官移植医院不再发布真实数据、系统性造假、更新网页、删除网站。黄洁夫利用以“中国器官移植权威”和官方发言人身份,伪造器官移植数字,掩盖移植器官来源,不断编造各种谎言,这里说是自愿捐献,那里又说是死刑犯;一会说取得的死刑犯的器官捐献书面同意书,不久又否认说是没有取得捐献同意书,是底下的医生、法院、武警干的等等。从头至尾都自相矛盾,越抹越黑。二零一五年,黄洁夫又称:“死囚器官移植形成了利益链变得肮脏,周永康落马才打破这种利益链。”这一次黄洁夫又想把活摘器官罪恶全部推到已落马的周永康头上。

黄洁夫一再说谎再说谎,一再掩盖再掩盖的做法,其目的都是在搅浑水,混淆视听、掩盖罪行、逃避罪责;欺骗和蒙蔽世人、误导国际社会、阻挠国际调查,隐瞒中共江氏邪恶集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开脱、洗刷江泽民和自己的罪恶,延续和维持江氏迫害法轮功的政策。

大量证据表明,黄洁夫是中共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血债帮的主犯之一。是在全国推动、扩大、发展、直接指挥、直接运作、大面积实施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头号罪魁祸首。又是血债累累的头号刽子手。黄洁夫对数以百万计的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致死负有责任人、当事人的直接责任。黄洁夫在执行江泽民邪恶集团对法轮功群体实施灭绝性的迫害中犯下不可饶恕的罪恶,其更多的罪行仍在查证中。

根据联合国一九九八年颁布的《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的第六条的“灭绝种族罪”和第七条的“危害人类罪”和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等相关条款,以国际法量刑,黄洁夫犯下了: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

一、黄洁夫触犯国际法中“群体灭绝罪”如下条款

根据群体灭绝罪公约,“群体灭绝罪”指以下任何一种意图全部或部份毁灭一个国家、民族、种族或宗教组织行为。如:(一)杀害某组织之成员。(二)对某组织成员造成严重人体或精神伤害。(三)蓄意对某组织生命之生存条件制造不适而导致其身体全部或部份毁坏。

二、黄洁夫触犯国际法中“反人类罪”如下条款

“反人类罪”包括在知情前提下实施之以下任何一种对平民广泛或有系统的直接攻击行为:(一)谋杀。(二)灭绝。(三)奴役。(四)牢狱。(五)酷刑。(六)强奸,或其它任何类似形式之严重性暴力。(七)对可识别组织基于宗教方面之迫害。(八)强迫人员失踪。(九)其它类似故意造成极度痛苦或严重人体或精神伤害之非人道行为。

综上,黄洁夫对法轮功群体犯下的累累罪恶符合上述所有定罪条款。为此,要求中国现政权立即抓捕黄洁夫,清查其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所有罪恶。依法起诉,公开定罪,公开判刑。

历史从未放过任何一个罪人,黄洁夫必定难逃法网,必将受到全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的公审和法律的严惩!

清算江泽民迫害法轮大法国际组织
二零一五年十月八日

调查线索:镇江市一医院37天内找到心脏移植供体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五日

调查线索:江苏省镇江市一医院37天内找到心脏移植“供体”

调查线索:“肝移植女孩儿”的肝脏是谁的?

肝移植患者亲属说:“好像有肝源在那儿等着”


调查线索:江苏省镇江市一医院37天内找到心脏移植供体

《现代快报》7月2日封9版,用半版的篇幅报道了一起心脏移植手术。在“镇江市第一人民医院”,一个六旬心脏病患者李某,镇江医院37天即找到供体并完成心脏移植手术,从2014年11月10日入院到2014年12月16获得供体心脏开始手术,总共37天。这其中还包括检查、治疗及最后决定作移植、配型等等的时间。

对于心脏移植手术,一个病人接到一个健康心脏的“供体”,就是一个健康的人失去生命,加上配型的难度,应该肯定,在这样短时间内找到“供体”,尤其在一个市级医院,说明中共在全国一定有庞大的活体器官库,在全国范围内调配。

请见此报道的扫描件:
jiangsu_zhenjiang-organ_transplant_newsreport
图:《现代快报》江苏省镇江市一医院37天内找到心脏移植“供体”


调查线索:“肝移植女孩儿”的肝脏是谁的?

2015年8月17日,中国吉林《新文化报》新文化记者杨益报道了一篇文章《您关注的肝移植女孩儿回来了》,文中说:“2014年2月25日,本报报道了……(一年前)主人公,东北师范大学人文学院国际商学院会计系大四先生崔雪莹患急性肝衰竭,在吉林大学第一医院接受肝移植手术。”

一年前,吉林大学肝移植中心副主任、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副院长吕国悦给崔雪莹进行了肝移植手术。吕国悦说,截至目前,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已……完成肝移植百余例,肝移植接受者中,年龄最大者为64岁,最小者9岁。

吕国悦说,所谓肝移植就是采用外科手术的方法,切除已失去功能的病肝,然后把一个有生命活力的健康肝脏植入人体内,……这个过程俗称‘换肝’。”

看过文章,人们不禁疑问,“肝移植女孩儿”的肝脏是谁的?吕国悦说,“把一个有生命活力的健康肝脏植入人体内”,所谓“有生命活力的健康肝脏”来自哪里?是不是来自十六年来被非法抓捕、被失踪的法轮功学员?如果追踪下去,是不是能够查到“肝移植女孩儿”的肝脏来自哪里?她应该知道是谁给了她有生命活力的健康肝脏,她会知道真相吗?

请有条件的新闻媒体或调查机构去调查一下,将真相公布于众。


肝移植患者亲属说:“好像有肝源在那儿等着”

〖山东消息〗2015年7月中旬,一位朋友的亲戚是青岛人,患了肝病,到北京各大医院治疗,医生都说要做肝脏移植手术。她的亲戚七月初回到青岛三大医院(指青岛市立医院、海慈医院、市中心医院的总称),做了肝脏移植手术。

朋友高兴的告诉我:“我那个亲戚真幸运,好像有肝源在那儿等着,第一天住进医院,第二天做了全面检查,第三天做了肝移植手术,‘真碰巧了’,一共花了40万元,住院时,交给医院4万元,亲手交给医生36万元现金。医生还说,肝的好坏能关系到一个人脾气好坏,但愿给你换个温柔型的。”

从医生的言语即可看出,器官移植随时可做,并且可以任意选择。稍微有点头脑的人想一想,什么样情况下能够随时得到器官来源。只有中共在全国有庞大的活体器官库,才能做到,而众多事实曝光中共在做出这全人类最大的邪恶之事——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而且,种种迹象反映,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很可能仍在进行。

广东四会监狱涉嫌参与“活摘器官”的调查线索

文: 广东省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一日】当我在新唐人新闻中,惊悉广东四会监狱涉嫌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时,我才突然想起一件与“活摘器官”有关的事。

大概是二零零六年春夏之交时节,监控我的犯人在我被罚站时,跺我的脚背,并对我说:“反正玩不了多长时间,就要送你到一个地方的地下室去,地下室很阴凉,也没人打你,好好享受吧!”这句话透露了一系列非常重要的信息——这个地下室就是四会监狱“活摘器官”的恐怖黑窝点,“地下室”详细情况恶徒也是不太清楚,只知道人去了就再也不见了,就再也找不到人了。而且关禁在“地下室”里的大法弟子,绝大多数是没有经过法律程序而非法关押的,这个地下室的存在就是大法弟子大量失踪的重要原因。

我于二零零六年六日十九日开始绝食,第二天,狱医何建华就从位于罗塘的新监舍,跑到相距一公里的旧监舍济广堂监狱医院,对我进行抽血,并立刻送到四会人民医院化验,当天晚上就把化验单拿回监区。因我的化验结果是低血糖、肝脏呈阳性及营养不良等,各项指标均不合格,他们就没对我进行下一步动作。

后来我发现监狱医院二楼很神秘,窗帘白天均拉上,从未打开过。一次他们把我弄到三楼灌食,要经过二楼时,监控我的犯人谢俊华匆匆忙忙先跑到二楼,守住二楼的走廊口,并在楼梯地板上用粉笔画了一条横线,恶狠狠地对我说:“不准超越这条线!”他们怕我伸头往走廊那边看。当日我被灌完食,下到一楼,在等监区警察将我带回监区时,我听到一个用钱买关系、长期住医院的犯人神神秘秘地问何建华:“外面来的医生走了没有?”何建华当时没有搭理他。

有一次,那几个“装病”的犯人在我面前说:“二楼有一个军级干部在那疗养,有空调,很舒服。”

据我所知,军人如果犯罪,是由军事法庭审判在军事监狱服刑,绝不会弄到普通监狱服刑。而且如果是军级干部,想疗养的话,全国有很多很好的去处,根本没必要到小小四会监区医院疗养,除非有特殊需要。四会监狱已经被曝光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从中可推测,那个军级干部很可能就是在监狱医院二楼空调房里进行器官移植的受体。

二零零六年到二零零九年,我们被非法关押在四会监狱的大法弟子约有四十人,最后仅剩下我和深圳南山中学教师刘喜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