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线索:几位换肾者的亲身经历和目击

文: 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二日】最近,因工作原因,接触到几位换过肾脏的病人,给他们讲真相时,他们给我谈到了他们换肾脏的相关情况。

她们都是先后在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二年期间,在重庆第三军医大学附属新桥医院做的换肾手术。其中,一位经常住院做血透的病人讲了他间断了解到的情况:“当时,在这里换肾如果配型好的,一周就能换肾,配型不好的,也绝对不会超出一个月,就能换。价格是每换一个肾六万元,所以来换肾的病人特别多,有外省的,多数是重庆的病人。男的换肾的效果比女的好些。”

有一位约莫五十来岁的重庆女病人对我说:“我换肾花了六万多,效果还很好,但换肾后,经常去医院开服保养药,每月吃的保养药要花二千多元。”“我看到有个外地女病人的肾没有换好,经常坐在轮椅上非常痛苦,她的几个姊妹、母亲轮流在医院照料,每天给她炖鸡、肉等营养食物保养身体,还是没有好转。”

有位曾经患过胃穿孔的病人讲:“大概在二零零九年下半年一天,我胃痛便血,做胃镜检查,是由年轻的实习医生操作,搞得我很痛苦。”“隔天,由家属陪同再去医院。我看到两个军人肩挎着长枪,押着一个估计有四十来岁的男子,该男子戴着脚镣手铐,黑瘦的皮包骨头,但精神不象有病痛的样子,走路十分艰难,没有亲人陪伴,从过道上经过时,很多人都在观看。看到他们进入胃镜室,我不敢打听什么,就去找医生开药去了。后来发生了什么就不得而知。”

调查线索:给别人做肝移植的医生十二小时得到配型,自己躺在了肝移植的手术床上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八日,《新浪网》陕西消息有一篇文章,说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麻醉科副主任陈绍洋,是一个做肝移植麻醉的医生。前一天,陈绍洋还在给别人麻醉,不到十二小时后,自己躺在了手术床上,这次等待肝移植手术的却是他自己。”

如果按文中所说,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麻醉科副主任陈绍洋在确诊肝癌,在十二小时之内,可以做肝移植手术的话,怎么可能这么快完成配型,找到合适的肝源?而且供体肝不错,因为他肝移植手术成功了,又活了一年半,后来因为癌症骨转移死亡。

根据海外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的独立调查,先后发表了三个版本的调查报告,指控中共正在有计划、有系统、有规模的屠杀法轮功学员,以盗卖他们的身体器官。

陈绍洋这种情况只能让人怀疑有现成的活体器官库,而且供体数量不少,为进一步的调查提供了一个证据,希望能有更多知情人出来曝光此事,促使国际社会能尽快制止这一罪恶行径。

从另一个角度说,如果那些提供肝脏的人不是自愿的,存在活体摘取肝脏的情况,那么,参与这种罪恶的医生陈绍洋不是遭了恶报了吗?以其行还其身,最后落得死亡的下场。

调查线索:湘雅三院移植中心二零一五年四月共做26台移植手术

据二零一五年五月七日消息,四月期间,器官移植中心做了九例心脏死亡器官捐献(至于是否有死亡者生前自愿捐献,还是强摘,不明),为五个肝脏器官衰竭患者和十七个尿毒症患实施了器官移植手术。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