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护士:这都是事实

文: 韩国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三十日】日前在韩国举行的“2015国际护士大会”上,有来自全球各国的九百多名与会者签名呼吁联合国制止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来自日本、韩国、马来西亚等国家与会的医护人员在大会中举报中共非法器官移植二十八例。两名来自中国大陆的中国护士匿名举报,指中共这种强摘器官都是事实,而且在秘密进行,他们就是曾经的参与者。

国际护士大会是国际护士理事会主办的活动,每两年举办一次。“2015首尔国际护士大会”于六月十九至二十三日在韩国首都首尔国际会展中心(Ceox)举行,有来自全球一百三十五个国家的医护界代表和护士,共一万二千多人参加。

大会期间,韩国非政府组织“国际脏器伦理协会”(IAEOT)与反对强摘器官的国际医师团体“DAFOH”来此共同设立展位,曝光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并征集签名呼吁联合国制止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

2015-6-29-minghui-falun-gong-korea-01
图1-2:韩国非政府组织“国际脏器伦理协会”(IAEOT)在“2015世界护士大会”设立展位,曝光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的罪行。

2015-6-29-minghui-falun-gong-korea-02

2015-6-29-minghui-falun-gong-korea-03
图3:来自世界各国的医学人士和护士、大学教授、政府官员们纷纷签名反对“中共强摘器官”的罪行。

2015-6-29-minghui-falun-gong-korea-04
图4:强制摘取器官举报箱。在大会期间,包括中国护士们在内,来自韩国、日本等医疗人员们共接收到了二十八起举报案例。

2015-6-29-minghui-falun-gong-korea-05
图5:大会参与者们正在听IAEOT相关人员讲述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相。

2015-6-29-minghui-falun-gong-korea-06
图6:来自世界各国的参与者们,手举反对强制摘取器官的标签摄影留念。

现场二十八例举报 中国护士:这都是事实

六月二十日,有两名中国护士到展位前匿名举报,他们二人曾经亲自参与“器官移植手术”,他们表示“这(强制活体摘取器官)都是事实,这些事情虽然都知道,但是因为(国家机构指令)隐秘的进行,所以只能听从。”

专家认为,没有证据表明中共活体摘取器官的罪行已经停止。

除了中国护士的举报以外,还有二十八例来自日本、韩国、马来西亚等国家与会的医护人员举报中共的非法器官移植。其中肾脏移植有十八例、肝脏移植有六例。手术时间二零零零年之前有二例,二零零零年至二零一零年有十八例,二零一二年至二零一四年有四例。

九百名与会者签名制止中共活摘暴行

中共活摘器官的暴行引发了各界与会人士的震惊和关注,包括来自各国医学专家、教授、著名学术杂志主编、保健界高层官僚、护士协会官员等,都纷纷在IAEOT展位签名,呼吁联合国制止中共活摘器官。

据IAEOT相关人员表示,三天期间,共九百多名来自韩国、英国、德国、法国、澳洲、日本、菲律宾、印度尼西亚、阿根廷、玻利维亚、肯尼亚、美国、沙特阿拉伯、荷兰、乌干达等国的与会者在征签表签名。他们当中大部分人在各自的脸书上传了手举“NO!Forced Organ Harvesting(反对强制摘取器官)”的照片。

必须阻止中共活摘罪行

这些来自各国的医护人员纷纷表示,这种强摘器官的暴行在世界各国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必须阻止中共活摘人体器官的罪行。

西班牙医学杂志记者指出,这是不应该存在的事情,这样的事情联合国应该直接出面制止。他希望《State Organs(国家掠夺器官)》的书能翻译成西班牙文,以便让西班牙人也了解这些事实。

日本助产师表示,这样的恶行做梦都难以想象。她在美国也有研究所,她想在日本和美国进行宣传,让更多的人知道这样的罪行。

国际急救室护士杂志主编表示,他要在学术杂志上广泛宣传,并主办研讨会等,希望能持续提供给她相关资料。

韩国大邱保健大学护士学科教授表示,这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今天听到这样的事情,令他毛骨悚然,为了阻止这样的事情,她今天还带领亲友前来参加征签。

韩国DAFOH协调员李垠枝女士参加了此次大会的“守护人权和监护伦理会议”并作发言,她说,在中国部队医院和武警医院都深入介入强制摘取器官的罪行,这种非人权罪行非常严重,年收入达一兆以上。而中共一直在进行造假宣传,非法迫害法轮功学员,并将他们通过修炼获得健康的身体,进行活摘器官用以牟取暴利。

2015-6-29-minghui-falun-gong-korea-07
图7:本次大会“守护人权和护士伦理会议”的主要发言人罗伯茨•西蒙(Robert Simon)教授(中)表明反对强制活摘器官的罪行,并表示要共同采取行动。

这个会议有三百多人与会,另一位主讲者——来自荷兰的罗伯茨•西蒙(Robert Simon)教授听完李垠枝的发言后表示,他了解“中共活摘器官”的相关情况,他反对“中共强摘器官”的罪行。为了终止这种罪恶,他强调国际护士协会ICN也应当出面,并表示自己也要共同采取行动。

美国会推出343号决议案 制止中共活摘器官

19291921924
6月25日(周四),美国两党国会议员在众议院共同发起343号决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针对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良心犯的“强摘器官”行为;要求对中共器官移植系统进行可信、透明和独立的调查;并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发起的已持续16年的迫害。图为2010年7月22日下午,来自世界各地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国会山举行“7‧20”反迫害集会。(Mark Zou/大纪元)

大纪元2015年06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李辰美国华盛顿DC报导)6月25日(周四),美国两党国会议员在众议院共同发起343号决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针对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良心犯的“强摘器官”行为;要求对中共器官移植系统进行可信、透明和独立的调查;并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发起的已持续16年的迫害。

该决议案为美国国会共和党与民主党议员联合提出,由美国众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前主席、中东和北非小组现任主席、佛罗里达州共和党籍资深众议员罗斯‧雷婷恩(Ileana Ros-Lehtinen)和维吉尼亚州民主党众议员杰拉德‧康纳利(Gerald Connelly)联合发起,并获得加州共和党籍资深众议员戴纳‧罗拉巴克(Dana Rohrabacher)、德州共和党众议员泰德‧坡伊(Ted Poe)、佛罗里达州共和党众议员林肯‧迪亚斯-巴拉特众(Lincoln Diaz-Balart)、加州民主党众议员朱莉娅‧布朗妮(Julia Brownley)、加州民主党众议员山姆‧法尔(Sam Farr)、加州共和党众议员大卫‧瓦拉戴奥(David Valadao)联署而推出。

这是美国国会第二次提出以“制止中共活摘器官”为主题的决议案,美国上一届国会曾在2013年6月27日发起“281号决议案”,要求中共停止强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

国会两党议员共同发声谴责

343号决议案谴责中共从法轮功学员等非自愿(捐献器官)的良心犯身上强摘器官的行为,并要求中共立即停止这种政权认可的暴行。

决议案发起人雷婷恩(Ileana Ros-Lehtinen)议员在当天新闻公告中说:“中共政权强摘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良心犯器官的可怕做法是一种野蛮的侵犯人权行为,必须制止。包括法轮功学员在内的所有人拥有与生俱来的基本人权,实践他们的精神信仰而不应担心受到骚扰。中共应该立刻停止其系统性的(仇恨)宣传、监禁和虐待法轮功学员,释放所有的良心犯,允许对这种政权认可的强摘器官的行为进行独立调查。我呼呼众议院所有同仁加入我和康纳利议员的行列,联署和通过该决议案,关注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可怕人权侵犯、对待和迫害。”

联合发起人康诺利议员(Gerald Connelly)说:“在国际社会的谴责面前,中国共产党仍持续残酷迫害法轮功精神运动。和平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持续生活在这种政权支持性质的虐待恐惧之中。这一决议案倡导他们的基本人权和自由,我希望我的同事们继续为法轮功学员(的基本权利)提供强力支持。”

决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强摘器官

343号决议案提出:

(1)谴责中共政权认可的强摘器官行为;

(2)要求中共政府和中国共产党立即停止摘取所有良心犯器官;

(3)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对法轮功精神修炼的已持续16年的迫害,立即释放所有法轮功修炼者和其他良心犯;

(4)鼓励美国医疗界帮助提高对发生在中国的非道德器官移植执业的认识;

(5)要求中共政府允许针对器官移植滥用进行一个可信、透明和独立的调查;

(6)要求美国国务院在年度人权报告中对国家批准的从非自愿的良心犯身上进行的器官移植进行更加详尽的分析;就美国法典第8卷的修订以及禁止向那些参与强摘器官和人体组织的中国人和其它国家的人士提供签证等方面每年向国会提交报告。

343号决议案将在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内部讨论,通过后由全体众议员进行投票表决。

美国国会此前于2009年发起605号决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605号决议案后于2010年3月16日以412票赞成,1票反对的压倒性票数在众议院获得通过;在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镇压法轮功不久的1999年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全体通过了要求中共当局停止镇压法轮功的218号参众两院共同决议案。

以下为美国国会资深众议员罗斯雷婷恩(Ileana Ros-Lehtinen)和康诺利议员(Gerald Connelly)提出的343号决议案全文译文:

美国第114届国会
第一次会议
第343号决议案

关切持续、可信的报告发生在中国的、系统性的、政权认可的、从非自愿的良心犯身上强摘器官行为,包括从因信仰被关押的大量法轮功学员、其它宗教和少数族裔人士身上。

鉴于,如按道德标准执业,器官移植是现代医学最为伟大的成就之一;

鉴于,中共官方2011年报告说,用于移植的器官主要来自死刑犯;

鉴于,自愿和知情下的同意是伦理器官捐献的前提条件,国际医学组织声明,被剥夺自由的犯人,不能自由的许可(授权),并且从犯人身上摘取器官违反医学伦理准则;

鉴于,中共当局和中国共产党继续否认很多器官在未经犯人的同意的情况下即被摘除的报告,与此同时,他们阻止对移植系统进行独立考证;

鉴于,中共的器官移植系统不符合世界卫生组织(WHO)对器官获取途径要求透明和可追溯性的要求;

鉴于,美国国务院2013年度国别人权报告中国章节部份指出,“倡导团体继续报告犯人被强摘器官的案例”;

鉴于,中共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黄洁夫在2014年12月宣布,中国将在2015年1月1日以前停止摘取死刑犯器官,但是没有说明强摘良心犯器官问题;

鉴于,中国自愿捐献器官的比例仍然非常低,不足以解释(近年来进行的)器官移植手术数量;

鉴于,法轮功,这种包括静坐“气功”功法和以真、善、忍为原则的精神修炼,在20世纪90年代广受欢迎;

鉴于,1999年7月,中国共产党发起针对要消灭法轮功的全国性的彻底迫害,这反映了中共长期对大型独立的民间社会团体的不容忍(的立场);

鉴于,自从1999年,数万法轮功学员被法外(extra-legally)关押在劳教所、拘留中心、监狱中,在这些场所酷刑和虐待司空见惯;

鉴于,在很多拘留所和劳教所,法轮功良心犯是犯人的主体,据说,他们被判最长时间的徒刑和遭受最严酷的(虐)待;

鉴于,曾被关押的法轮功良心犯报告,他们在拘留所接受了用于评估器官健康程度的有针对性的医疗体检,这种体检通常不在其他犯人群体中进行。

鉴于,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 在2015年的报告中说,法轮功学员是中国良心犯的最大组成部分,他们在拘留所面临死亡或被杀害的风险增加。

鉴于,加拿大人权律师、研究者麦塔斯(David Matas)和前亚太司司长乔高(David Kilgour)在2006年对法轮功(良心)犯被强摘器官的指控进行的独立调查;他们的报告作出结论说,法轮功(良心)犯是2000年至2005年间进行的4万1千5百例移植手术的唯一可能解释得通的器官来源。

鉴于,麦塔斯和乔高的报告发现中共政府代理人“大范围地从非自愿的法轮功学员身上摘取器官”,其重要器官“在失去意识的状态下被摘取后以高价售出,有时卖给外国人。这些外国人在他们自己的国家通常需长时间等待(器官)自愿捐献(进行移植)。”

鉴于,麦塔斯和乔高暗示(中共)国家和党(参与)非法摘取器官,中国国内的安全机构和军队医院也包括在内;

鉴于,鉴于研究者和记者古特曼(Ethan Gutmann)估计,大约有6万5千名法轮功学员可能在2000年至2008年之间被强摘器官而死。他还估计,一些其它宗教和少数族裔人士可能也被强摘器官;

鉴于,古特曼出版了他的发现--即中共安全机构在20世纪90年代开始对以穆斯林为主的维吾尔少数族裔,包括对维吾尔政治犯进行强摘器官;

鉴于,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和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已经表达过对法轮功学员被强摘器官指控的关注,并呼吁中共提高器官移植系统的问责和透明度,惩罚那些滥用职权者;

鉴于,以售卖器官为目的而杀害宗教或政治犯人是恶名昭彰的和不可容忍的,这是对生命基本权利的侵犯;

众议院兹决定,

(1)谴责中共政权认可的强摘器官行为;

(2)要求中共政府和中国共产党立即停止摘取所有良心犯器官;

(3)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对法轮功精神修炼的已持续16年的迫害,立即释放所有法轮功修炼者和其他良心犯;

(4)鼓励美国医疗界帮助提高对发生在中国的非道德器官移植执业的认识;

(5)要求中共政府允许针对器官移植滥用进行一个可信、透明和独立的调查;

(6)要求美国国务院在年度人权报告中对国家批准的从非自愿的良心犯身上进行的器官移植进行更加详尽的分析;就美国法典第8卷的修订以及禁止向那些参与强摘器官和人体组织的中国人和其它国家的人士提供签证等方面每年向国会提交报告。

责任编辑:高静

追查国际: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江泽民下令的全国性大屠杀

2094520032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6月20日发布最新公告称,大量证据证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江泽民亲自下令的全国性的群体灭绝大屠杀。(大纪元)

大纪元2015年06月23日讯

前言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根据目前掌握的大量证据证明,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由时任中共军委主席江泽民亲自下令,以江泽民、罗干、周永康等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高层涉入,全国军队、武警和各省市整体参与的大屠杀。仅因活摘取器官而被杀戮的法轮功学员的最低数量涉嫌超200万人。这是一场对普通民众的群体灭绝性国家行为。江泽民集团涉嫌犯下了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

追查国际在2003年1月20日以来调查所获得大量的证据基础上,采用大数据实证调查、证据陈述和交叉验证的分析论证模式,得出如下几个核心结论:

结论一、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而犯下的罪恶来自国家行为

追查国际通过几千通电话调查所获取的五类37个调查录音证据证实,是江泽民亲自下令,中央常委、中央军委等高层涉入,在全国范围进行,动用了军队、武装警察,和政府的武力包括公、检、法、司和政法委系统,以及全国所有的器官移植机构。

这些亲口证言来自4名中共政治局常委、1名军委副主席、1名政治局委员、1名中央军委委员原国防部长、1名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长、多名政法委高级官员,20多个医院的移植医生等。所有证言都有录音可供下载验证,都是独立的直接证据可证明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存在;又可互相印证,互相支持,整体合起来,最终形成一个强大的证据链,共同指证此罪恶是江泽民指挥下的中共国家行为。(详细证据见本报告第二章)。

结论二、活人器官供体库的背景来源调查结果:数百万被非法抓捕失踪的上访不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成为活摘器官大屠杀的主体受害者

1999年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之后,数百万上访者被非法抓捕失踪,随后全国器官移植爆炸性增长。中国器官的丰富,达到1-2周就可以配型做手术,创造了世界奇迹,到2005年底就吸引了数万国外器官旅游的人,直到2006年3月被证人指控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许多事情转入了地下。

调查证据证实:很多上访不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被秘密关押、用代号管理做为活人器官供体。(详细证据见本报告第一章)

结论三、七大证据证实中国器官移植是反向配型,证明活人器官供体库的存在,基数涉嫌有200-600万

器官移植等待时间超短,数量惊人的急诊移植,触目惊心的多台移植手术同时进行,活人做备用器官,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在受尽肉体摧残和精神凌辱的同时被莫名其妙地抽血化验、却从不告诉检验结果。等等证据,揭示庞大活人器官库的存在,并论证活人器官库总人数涉嫌高达200-600万人。(详细证据见本报告第三章)

结论四、大数据逐个调查和实证分析得出的结果:中国医院器官移植实际数量是公开公布数量的10-20倍,因此杀戮的法轮功学员人数涉嫌超过200万人

我们调查发现,中国至少有3套器官移植数字,第一套是中共卫生部对外发布的所谓移植总数,第二套是各家医院公开发布的移植数,第三套是真实的移植数。主要的器官移植是军队和卫生部严密控制的一些核心地方医院和军方医院完成的,根据调查,真实肝肾移植是医院公开发布数量的10-20倍,而医院公开数据则是中共卫生部发布的所谓总移植数量的大约3倍。

我们分析了从事肝、肾移植的714家医院(共发现865家器官移植医院),保守统计,它们公开的肝肾移植总量超过40万例。因此算出实际肾移植量应是:320-640万例。在此基础上,我们得出被杀戮的法轮功学员最低量涉嫌超200万人。(大数据分析详见本报告第四章,杀戮200万论证详见本报告第六章)

人们看到那样大的数据,也许感到不可思议?!

其实,仅中国10大城市约20家地方医院每年肝肾移植量就达2000-3000例,每年4-6万例;较小的器官移植中心移植数量也超乎想像(中国有80家肝移植中心,肝移植量高达5万例/年);军队多器官移植的医院有40所,肝肾移植量高达10万例/年以上,等等。这才只是部分举例,每年就超过20万例。还没有包括其它医院。

想一想,中国截至2014年12月,被列入追查国际追查名单的器官移植医院有865家, 肝肾移植医院有714家,中共国家卫生部指定的器官移植医院有165家。这么多医院15年总共做了多少?

本报告与已经面世的调查活摘器官报告最大的区别,是我们采用了大数据实证调查方法。为此,我们检索、阅读、比较了各个医院相关的几十万份各种报导、医生的论文,通过严格的多重逻辑分析、交叉验证、大量信息研究,每一个数据都有详细的出处,以及最低有二种以上的验证方法。为使最终的结论经得起考验,我们的数据推理努力做的保守,比如对宣称做了肾移植但是没有给出具体移植数量的医院,我们只计入一例移植量;再如,对于进入卫生部169家医院,但未公布移植量的医院,我们只按照最低的准入标准计算移植量。这样一来,任何人要想否定我们关于数字的结论,必须对每一家医院的具体的移植数据,给出辩驳。

本报告呈现的是,追查国际长期调查所掌握的大量确凿的证据和反覆论证的结果。

追查国际报告

调查线索:成都华西医院器官移植供体从何来

文: 大陆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日】从二零零六年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被首次揭露以来,虽然国际社会一直在谴责中共的反人类罪行,但对于一个邪恶的流氓政权来说,没有实质性的行动它是不在意的。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大陆,活摘器官的罪恶依然在继续,早已被列入“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名单的各大医院,还在干着这种罪恶的勾当。如成都华西医院这些年来仍在做着这种可疑的移植手术。

下面仅举三例二零零六年后被官方报导出来的可疑手术为证。

一、六十余天三次找到肝源

二 零一五年六月一日起,《成都商报》连续追踪报导了一位身患有肝衰竭、肝硬化、酒精肝等疾病的患者,住院近六十天,因筹不足三十万元的器官移植费,两次错过 肝源。绝望之余在病房里为学生们讲授“最后一课”,感动社会各界捐款,于六月三日凌晨再次找到第三个肝源并于六月四日凌晨在成都华西医院成功换肝,这是川 师文理学院金堂校区兼职音乐老师刘胜平的故事。

两个月时间就找到三个肝源?美国这个器官移植第一大国,拥有全国性器官捐献及等待者数据库,拥有八千万愿意死后捐器官的志愿人群,此外美国亲属间捐献器官数量也很大。可要等到一个肝脏也要两年零两个月。 而成都华西医院两个月就有三个合适肝源供体。这些肝源从哪来?

关 于前两个肝源,报导没有提及,但对于第三个肝源, 六月五日报导原文如下:“三日晚上,一个从北京“远道而来”的肝脏,有可能会为刘胜平延续生命。”“凌晨一点五十分,肝脏供体终于到了。‘肝脏的主人是一 名三十一岁的年轻人,死于脑溢血,供体外形较正常,活性也还好,手术可以进行。’病房走廊里,一名医生介绍说。 ”

这位据称死于脑溢血年仅 三十一岁的年轻人,关于他的身份、为何发病、何时发病、何时死亡、病危时医生在何种情况下取得了他的器官组织的各种参数,病危时又是在何种情况下做的器官 捐赠手续,是在他本人意识清醒的情况下还是在昏迷不醒时做的? 以上各种很重要的新闻要素,报导都没有提及。这里暂且不论三十一岁的年轻人得脑溢血的概率有多大,发病是否与家族遗传或是生活习惯有关,还是遇到什么突发 事件。但一个随时都有生病危险的脑溢血病人,参与抢救的医生们居然还能忙里偷闲的去抽血化验,得到他的各种器官参数,这不合常理!就算他的器官参数与某一 位等待者吻合,那还得花一番功夫去说服本人及家属,可这种事情也是患者及家属最忌讳的。

另外报导中还有这样一段话:“三日晚上十点半,来自 北京的肝源还没有抵达成都。晚上十一点,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医生向刘胜平的妻子胡德英及其家人阐明手术的两个主要风险:第一,刘胜平的病情过于严重,在长约 一个月的围手术期(从病人决定接受手术治疗开始,到手术治疗直至基本康复为止的一段时间)内,有百分之三十到百分之五十的死亡可能性。第二,就当时状况 看,来自北京的肝脏供体外形较大,虽不排除供体主人身高一点九米,体型本就较高大的因素,但也有可能是因为患有脂肪肝。如果是脂肪肝,移植手术成功后,供 体将会有百分之二十的无功能概率,也有可能导致死亡。”

二、两天时间就找到“自愿捐献器官的尸体肝脏”

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二日、十三日、十四日,成都《天府早报》连续三天大篇幅的非常详细的追踪报导了一台非常特殊的手术,一台由成都华西肝移植中心排出,由八名副教授以上的专家、八名博士和八名专业护士组成的超强阵容手术小组,号称世界第二例合成肝移植的手术。

报 导称该台手术是为一肝硬化患者蓝某和妻子黄某所做,因黄某肝脏较小,只能采取合成肝移植。即从一个黄某身上切下四分之一或三分之一肝脏,与另一供体的供肝 合成一个肝脏移植给蓝某。这样既能解决受者肝脏量不足的问题,也能保证供体的安全。报导称,就在二零零五年,华西医院已实施了世界上首例合成肝移植,迄今 为止,供体和受体都恢复得非常良好。

此台手术却有很多地方无法解释。下面引用报导中的原话:“九月五日,夫妻俩满怀希望,住进了华西医 院。”“九月十日,黄富玉进行了全身检查结果让她振奋不已:各项生理指标均符合要求,可以进行肝移植手术。但由于她的体型比丈夫小了很多,割除太多肝脏, 可能危及供体生命。为此,经过多方论证,华西医院肝移植中心制定了一套难度极大的手术方案:合成肝移植。”“昨(十二)日上午十点,躺在手术推车上的蓝思 权和黄富玉夫妻俩在手术室门口告别手术前,肝移植中心就预算到黄富玉的肝脏不够丈夫用,已经准备好了一个自愿捐献器官的尸体肝脏。”

从报导 中可以看出,蓝某夫妇二人是九月五日才住进华西医院,九月十日才做的体检,结果出来后又经华西医院“多方论证”,才决定的手术方案。可九月十二日上午十点 两人就被推进手术室。从十日体检到十二日手术一共只有两天的时间,华西医院是怎样在两天时间内找到一个生理指标要与蓝某夫妇吻合的“自愿捐献者”,而且这 位“自愿捐献者”还要“恰好”在手术时间“死去”?!

报导中一再称另一供体是“尸体肝脏”,也就是说这位“自愿者”在手术前就已经死亡。但 报导中却有这么一段文字:昨日凌晨四点过,连续作战十八个小时的手术小组,终于将黄富玉的右半肝和尸体供肝的左半肝,成功移植在蓝思权体内,可是,刚刚松 了一口气就突然发现:移植进去的肝脏有点异常。仔细一看,原来蓝思权的血管已经病变,比正常人的血管细,合成肝移植上去后就遇到阻碍。“人疲马乏”的手术 小组只得重新振作精神,将已经“安装”上去的合成肝再重新“拆”下来,然后从蓝思权的大腿上取下一截十厘米左右的静脉血管给他接上,不够,又从另外的供体 上面再取下一截血管连接,然后再重新把合成肝安装上去,重新吻合各种血管,一切完成,已经是早晨六点五十,”(以上为报导原文)。

而十三日的报导中有这么一句:“十二日晚上八点过,手术后三个多小时的黄富玉就拔出了气管插管,”可以得知 :蓝妻黄某已于十二日下午五点就被推出了手术室。 而十三日凌晨四点“又从另外的供体上面再取下一截血管连接”。

那 “另外的供体”又是怎么回事?是手术室中还有一人吗?这人是谁?他(她)以“另外的供体”的形式出现在手术室里,起什么作用呢?如果是尸体肝脏的主人,就 算他从手术开始时才“恰好”死亡,那经十多个小时的手术,血管也应早已萎缩,已不适合再用了。那是否可以分析:手术所用的根本不是“尸体肝脏”,而是一个 活体肝;那位“捐肝者”就是在手术现场被活活摘取肝脏的。只取了肝脏一时还没死去,所以其血管还可用作供体,最后就死在那台手术上。

报导同样回避了关于那位所谓器官捐献者的一切信息。

三、双肺移植

二零零七年的九月,又是《天府早报》再次以《十年磨一剑》为标题刊登了一篇该医院成功为一尘肺患者做双肺移植手术的报导。(现在网上已搜不到此文)

二 零零七年九月十二日《燕赵都市报》十三版(中国/综合)刊登了一则《成都日报》消息:国内“首例双肺移植手术成功”。九月十一日华西医院召开新闻发布会, 宣布四川省首例非体外循环下双肺移植手术“成功”。报道是这样的:《成都日报》记者从川大华西医院新闻发布会上获悉,八月八日华西医院的“专家”经过六小 时的手术,成功为肺部完全纤维化的患者黄义胜进行了双肺移植。据介绍“双肺移植手术成功进行在我国还属首例”。

黄义胜是巴中人,今年三十八岁,从二十一岁开始到陕西的矿山打工。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他在井下工作时突然晕倒。经当地医院检查,发现竟是严重的尘肺,并且肺部已纤维化。

黄 义胜这样的一个打工人,处在社会最底层,在中国目前向钱看的社会,“华西医院的专家决定为他进行双肺移植手术”,而且,医院声称“该手术的成功,预示着身 患终末期肺气肿,肺部纤维化等肺部疾病的患者将可得到救治。”仅一台手术的成功就得出这样的结论?恐怕医院肺移植手术早已成熟,绝不可能为了救黄的命才临 时想到做双肺移植的,只不过借黄做个广告而已。

报导中同样存在以下几个疑点:

(一)供体身份不明

报 导称肺移植手术较其它移植手术更难,(笔者曾电话询问华西医院,接电话者的男性医生称因肺系呼吸器官,直接与外界接触,又和心脏联系,所以难度最大),那 对器官质量要求很高,又是双肺移植,那被移植的人肯定不能再活着了。那就意味着又有一名另一配型吻合的供者“恰好”这台手术的同时死去。那此人是谁?!和 上两例移植手术报导一样,无论是医院还是记者仍在回避此问题!

(二)何时改为人体试验?被试验者是谁

报导称该手术的医护人员多年来(十年)一直致力于肺移植研究,称医护人员都曾在澳洲某医院“镀过金”;报导还称他们曾用动物做试验。(却未提及何时转为人体试验。)

既然是“曾用”动物做试验,那是否说明现在“不用”动物了?那又是用什么试验了?是和日本731一样用人做试验?那又是什么人会成为被害者?

(三)手术成功的意义

医院声称“该手术的成功,预示着身患终末期肺气肿,肺部纤维化等肺部疾病的患者将可得到救治。”

报导称此前国内另一家医院曾做过单肺移植,此次华西医院的双肺移植又是国内首例等等。却没有提及该医院以前是否做过单肺移植,为何就敢于一下子做双肺移植?并一举成功?!这真的是医院做的第一台双肺移植手术吗?在这台手术前是否做过单肺和其它双肺移植呢?

仅一台手术的成功就能让医院得出此结论的吗? 当然不是!从动物试验转到人体手术用了多少年,又是经过了多少次的失败,才敢今天用于患者身上,并可对外宣传的呢?

手术的主刀是胸外科的博导刘伦旭。

(四)移植技术成熟,可对外出售

报 导后几天有人电话咨询,一个男的(自称不是刘伦旭)在电话里称单肺多少万,双肺多少万;当问及上哪去找一个匹配的肺时,他说只需把钱准备好就是了,供体由 他们提供;当问他们十年前就开始从事肺移植研究,那是从何时由动物转到人体,根据他们的临床经验,这种手术成功率是多少时,他很敏感不回答这个患者及家人 都会关心的问题,只说你们只管放心。人家说主要是不愿亲戚被做实验,对方很生气,说不信任就算了。

此男子的话实际上说明几个问题:一个是供体来源的确可疑,二是他们手术技能及经验都已非常成熟,可以将此类手术明码标价公开出售了。也从另一角度证实以上手术并非他们的第一台人体手术。

四、掩人耳目的碍眼法——“亲人捐赠器官”

虽然海外不断揭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恶,而中共的罪恶却还在继续,只是手法变的更加隐蔽。

一知情人透露:直到二零零八年,华西医院每天都有三~五台移植手术,大部份都是亲友间互相捐赠;而在后来还能偶尔看到兄弟间、母女间、亲戚间、夫妻间、甚至有初恋情人为对方捐献器官的报导。

今 天的中国亲友间借钱都很难、甚至有的为了一点钱打的六亲不认,却一下子涌现出这么多“人间真情”,为亲人不惜捐肾捐肝,真可谓“感动中国”了。可再看那些 报导,主要在突出亲友间的情谊,还都配以照片,可很荒唐的是只有一句医生说他们配型吻合,却避而不谈是哪家医院,主治医生是谁。

从那位知情 人透露和报导中看出,医院常是把一大帮与患者有血缘关系的亲人找来验血,最后从中找出一个最匹配的,甚至也一样推入手术室割上一刀,而最终用的是谁的器官 就很难说了。这样做大概是为了给自己找退路,将来就是国际社会前来调查,他们可以用此来应付和为自己开脱,国际社会的调查员也不会把那些人找来检查吧。

一位自称在华西医院捐了一个肾给亲人的小伙子居然还可以跑二千米,听说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的罪恶后并没有太吃惊,得知联合国已对此备案时,脱口说出这样一句话:“哦,中国封锁的太厉害了。”他这话是怎么意思?是什么被封锁的太厉害了?看来他们多少也是知道一些内幕的。

一女士透露:她的一同事,一个三十多的小伙子得了肝癌晚期,家里花了几十万找了个警察给他换了个全肝,结果还是死了。问警察在哪找的,她说无非是看守所之类的地方。

警 察、看守所?医院、手术?她的话点出了实质,中国各医院移植手术的供体很可能与公检法司系统有关系。正如成都人体展老板隋鸿锦的海外客户美国第一展览公司 在其“免责声明”中承认:本次展览的中国人的遗骸来自中国警方;而第一个在中国建尸体加工厂的始作俑者哈根斯也对英国《卫报》记者透露:尸体来自中国官 方。

二零零六年华西医院网上资料显示:近来四年,华西医院肝移植中心在严律南的指挥下已做了一百四十例肝移植手术,而亲体移植仅为七例。手术成功率为百分之百,良性肝病一年、二年、三年分别为87.4%、85.2%、80.5%。肾移植手术每年达一百二十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