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在四川地区的“活摘罪行”疑迹

文: 大陆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七日】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后,尤其二零零六年之后,多名证人、以及多个独立调查团经调查所获得大量证据证实:中共大规模活摘、贩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以牟取暴利。调查还显示,是江泽民直接下令、周永康主导 “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

我们从一些公开信息和零星线索,去揭开这个惊天罪恶在成都及四川地区的黑幕。

一、追查国际与媒体的调查

追查国际于2014年12月发布《四川省非军队系统医疗机构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医务人员的追查名单》称,截至2014年,追查国际已经获取四川省10地市20家医院的器官移植的概况。根据对公开资料的不完全统计,这些医院共实施肾移植至少2935例,肝移植至少1048例,心脏移植至少3例,肺移植至少1例,角膜移植至少110例,胰肾联合移植至少4例。其中,成都至少六所医院涉嫌活摘,包括:四川大学附属华西医院、四川省人民医院、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成都成仁眼科医院、成都医学院附属康桥眼科医院、成都市第五人民医院。

而军队系统医院活摘器官情况和数量更加惊人、更加巨大。希望之声记者2006年4月28日联系北京肾移植的主刀医生(李宏辉),他表示,由于四川成都的供体来源多,所以被调派到当地部队医院支援,连续三日空军医院的医生都坦承有年轻健康、炼法轮功的供体。

此外,明慧网也登载了一些知情人反馈的数起华西医院和陆军总医院在确诊后一个星期或一个星期之内找到供体的肝(肾)移植案例。华西医院甚至还催促病人换肝。

与器官移植相关的专利,从二零零二年到二零零四年,省内九所大学申报了十三项专利,其中四川大学最多。而四川的肾移植中心,成都市就有七个,四川其它地区五个。

二、监禁场所的诡异抽血

据明慧报道,四川女子监狱和德阳监狱、五马坪监狱都曾对法轮功学员大规模抽血化验。报道中的抽血时间都是在二零零五年。德阳监狱先是要求所有服刑人员验血,遭到抵制后,恶警崔唯刚说:“法轮功必须参加验血”。

为何一定要强迫法轮功学员验血呢?强制验血的目的何在呢?在江××对法轮功学员“肉体上消灭”的政策下,在各地各监狱对法轮功学员肆无忌惮、极尽各种邪恶手段折磨迫害的现实中,抽血显然不是关心他们的健康,那是关心的什么呢?

据广东四会监狱实名举报信,包括验血结果在内的“体检资料”,就是他们“筛选目标”的主要依据。

三、浮出水面的疑案

目前已被证实的被四川当局直接虐杀的有名有姓的法轮功学员至少两百多人,由于当局的掩盖,以及对家属的恐吓、打压,很多致死案例的相关情况和细节无从得知。但在透过重重封锁传出的一些情况,仍能发现其中不少疑点和蹊跷所显示的活摘嫌疑。

1、家属没能见到遗体

在成都,至少有三位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没能见到遗体。一位是托福教师沈立之,一位是毕业于成都电子科大的原红光七分厂职工吴明忠,二人都是三十岁左右、风华正茂的青年男子,他们于二零零二年大年三十被金牛区警察绑架,七天后,家人被通知领骨灰盒。

2010-8-31-wumingzhong
吴明忠

还有一位是四十五岁的女性法轮功学员胡红跃,警察称其是“饿死的”,但却不许其单位和家人见遗体。

2004-9-11-chengdu-qingyang-03
胡红跃

四川省内江市威远县龙会镇的李惠于2005年5月被迫害致死后,家属也未能见到其遗体。5月8日,当局(高石镇派出所)将李惠家人叫到火葬场,却只拿出一张照片让李惠父亲辨认。法医表示,已对李惠剖腹,并要剖开头部。李父抗议说:“你们剖我女儿的腹,为什么不通知我们到场,既然人都死了,还剖什么头部呢?”最后只让家人领回骨灰盒安葬。家人自始至终没有看到李惠的尸体,只看到了李惠的照片。

人被虐杀后遗体下落不明的还有遂宁市拦江镇法轮功学员和乐山市法轮功学员。

为什么当局不敢让家人见他们的遗体?这背后隐藏着怎样的罪恶?让人不得不怀疑,更无法排除他们被活摘器官的嫌疑。

2、家属未能见全遗体

2007-8-13-zhangchuansheng-01
张川生

成都大学副教授张川生于二零零二年大年三十被驷马桥派出所绑架,四天后便被迫害致死。家属看到张川生的遗体,脖子上有二指宽青紫色深度勒痕。更为蹊跷的是,家属要求看遗体时,警察只让他们看头部,可是胸部以下和四肢都不让看。

遂宁彭方建被迫害致死后,家人在火葬场见到其遗体脑后有一个大洞,且家人未见遗体背部。

很多被虐杀的法轮功学员遗体上被发现不明的血洞、刀口、包扎等。如:自贡市公共汽车公司(虎头桥)汽车修理厂的李新策脑后有血洞、成都空气压缩机厂工程师周勇脑后有不明血洞;遂宁的席志敏头顶包着巴掌大的纱布;泸州古蔺李正灵遗体颈部一刀口、腹部一刀口;泸州古蔺县熊秀友左胸上有约长二十公分的伤口。

必须指出的是,被中共当局虐杀的法轮功学员中,大部份家属不能仔细检查遗体,第三方独立调查就更无从说起。

3、“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尸检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四日上午九时,国安头子叶旭东等将已被非法关押九个月的万源法轮功学员熊正明押走,说是关到绵阳劳教所。第二天,叶旭东突然告诉熊正明的家人,说熊正明在送往劳教所的途中“跳车自杀”。因谎言太过粗糙,后又改口“因车祸死亡”,但仍无法自圆其说。

见无法对愤怒的家人解释,国安主动让达州公安处带去的法医正面解剖熊正明的遗体。但是法医不是找死因,而是指着熊正明的遗体对着熊的家人说:“看嘛,心脏在这儿……器官都在……”那法医又为什么要主动提“器官”呢?“尸检”闪电式草草收场,却不敢检查熊的背部。难道是熊正明的肾脏不见了?

从熊正明被带走到死亡整个过程中,有非常多不合常理之处,如一般劳教是由普通警察负责押送,熊正明却由国安头子叶旭东亲自押送,而且在很快就能到达目的地劳教所时,却留在德阳监狱过夜,以及至今无法解释的熊正明的死亡原因,所有这些不合常理的现象,象是一场精心的安排。

遭虐杀后被强行解剖的还有射洪县法轮功学员李宪民,解剖是在其家属未到场时进行的。主刀医生是遂宁医院病理科主任梁海桥,其将李宪民的所有器官带到遂宁去了。

4、失踪的法轮功学员

除了这些有姓名可查、可核实的被虐杀的法轮功学员外,在这场浩劫中,还有上百万计失踪的法轮功学员。他们或因上访、或被绑架后不报姓名而被秘密关押,或因被迫流离失所而与家人失去联系。没人知道他们身在何处,他们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一去不复返,家人们苦盼着亲人能回来,但是年复一年,仍毫无音讯。

成都理工大学毕业生、家住大连市金州区二十里堡镇后半拉村的法轮功学员付贵武,自二零零零年初前往成都找工作后就毫无音讯,至今已经十四年了。付贵武的母亲说:“这十年来你都不知道我都怎么过来的。我就怕他不在这世上了,可能叫它们(中共当局)给害死了,都有给挖心挖肝的。”

有多少象付贵武一样无故失踪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多少到北京上访被抓后不报姓名而下落不明的法轮功学员?难道,他们已经成为当局没有任何顾虑的“活体器官供体”?

在这些零星案例和线索的背后,是怎样令人发指和触目惊心的、整个国家机器操纵系统性的反人类罪。伴随着全世界的谴责和要求调查的声音越来越强、以及整个事实真相的一幕幕揭开,对这个“前所未有的邪恶”的制造者中共、及始作俑者江泽民的历史性审判已为时不远。

以死刑犯器官来掩盖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

黄洁夫将周永康的罪恶与死囚器官相联系是中共掩盖活摘法轮功器官罪恶的又一骗局

2015年3月19日
简体字A4版:
46917-zhouyongkang_crime_chinese_a4.pdf
简体字Letter版:
46917-zhouyongkang_crime_chinese_letter.pdf

自从2006年3月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被爆光以后,面对国际舆论对使用死刑犯器官做移植的指控,中共从否认到承认,甚至高调承认,并且炒作器官主要来自死刑犯,不久前宣布停止使用死刑犯器官,现在又供出其中的一个主犯周永康,等等。中共利用黄洁夫炒作死刑犯器官的一系列表演,表面上是对国际社会指控使用死刑犯器官的被迫承认,实质上是对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指控的掩盖。

其实,中国大陆器官移植供体来源问题的要害从一开始就不是死刑犯,而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中共高调炒作器官主要来自死刑犯,是为掩盖活摘法轮功器官罪恶,避开直接威胁中共生存,解体中共的核心罪恶: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而采取的一系列“保党”的骗局之一。

实际上,黄洁夫长期在国际上的一系列言行,有效地起到了替中共解释和回避国际舆论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反人类罪指控的作用,把人们误导引入在死囚器官方面讨论,转移了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器官反人类罪的注意,也给中共观测国际动向寻找对策赢得了时间。但是,中共官方又从未给黄洁夫公开授权,对他的言行和形成的结果也从未否定。这样一来,中共从中受益,但又不需为其负责,是一种不着痕迹的操控。

一、周永康的主要罪恶是迫害法轮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周永康主要罪恶是,迫害法轮功构成的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特别是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群体灭绝大屠杀的罪恶,是地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

周永康自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犯罪集团开始大规模镇压法轮功以来,先后以四川省委书记、公安部部长、中央政法委副书记、书记、中共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组长等身份,极力推动并直接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群体灭绝迫害,造成众多法轮功学员致伤、致残、致死。在周永康管辖下的执法人员大规模公开犯罪, 其性质完全黑社会化[1]

二、周永康只是活摘法轮功器官犯罪系统中的一名主犯,而江泽民是魔头[2]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是全国性群体灭绝性大屠杀,不仅限于周永康所辖范围的司法系统和武警系统。这一犯罪活动的起动实施必然是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犯罪系统。大量确凿的证据证明,中共用活摘器官的方式对法轮功学员实施了一场全国性群体灭绝性的大屠杀!这场大屠杀是由江泽民、周永康等中共最高当局利用国家机器统一组织下的大规模的涉及全国范围的群体灭绝性大屠杀,是在官方的组织和保护下,由司法系统和军队、武警、地方等医疗机构联合进行的系统犯罪。屠杀法轮功学员的罪恶方式及其程度达到了“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如揭出活摘法轮功器官犯罪必然要涉及江泽民,必然涉及中共的合法生存权,所以用死囚器官掩盖,转移焦点[3]

三、中共高调炒作器官主要来自死刑犯也就是为了逃避中共的解体,是一种断尾求生的表现[4]

因为,迫害法轮功构成的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特别是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群体灭绝大屠杀的罪恶,是地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这个罪恶已足以使中共解体,所以,中共就不惜一切地掩盖活摘法轮功器官罪恶,包括抛出周永康、薄熙来等等。

四、中共炒作“死刑犯人数”和“死刑犯器官”企图为“移植器官来自死刑犯”自圆其说

1.死囚器官在国际上曝光是在2001年,中共强烈否认

中共使用死刑犯器官引起国际关注开始于2001年。2001年6月27日,天津武警医院医生王国齐在美国国会作证,曝光该医院利用死囚器官做移植[5]。 7月4日,国务院新闻办举行记者招待会。在会上,武警天津总队医院副院长田滏明说,关于指称武警天津总队医院从事死刑犯器官移植和买卖,完全是无中生有地“捏造事实、恶意诽谤”,他并指出这个证词是“编造的、凭空想象的,”是出于卑劣的目的演出的一出反华闹剧[6]

此后,国际社会并没有在死刑犯器官上采取进一步的调查或指控,中共也没有作出任何新的回应。死刑犯器官问题并没有形成中共必须回应的国际压力。

2.每年的中共处死的死刑犯人数被中共视为“国家机密”

对中共而言,常规的国际谴责和必须保护的国家机密是每年处死的死刑犯数量。每年,国际大赦都要费力的收集各个地方法院的死刑判决,归总统计后估算出全国的死刑执行人数。在没有严打的年份,大赦国际估计中共每年处死1600人左右[7],这已经占全世界所有国家处死人数的80%。仅此一项就成为每年西方国家和人权团体报告中批评中共人权状况的重要指标。

3.中共突然炒作国家机密,使“死刑犯器官”和“死刑犯人数”成为国际热点

就是这两项中共视为国家机密,坚决否认和绝不回应的重大侵犯人权的指控,突然被炒作成了国际热点。而黄洁夫则处于炒作的中心。

2006年以来,黄洁夫利用一切可能的场合对国际社会强调中国的移植器官绝大多数来自死刑犯,而官方发言人也不再公开否认,但也没有公开承认他的说法。追查国际曾对此做过专题调查[8]。由于中共一系列的炒作,使之成了国际热点,淡化了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器官的关注。

由于每年国际人权团体发表的中国死刑犯数量远远不能解释中国在1999年以后暴增的器官移植数量,中共除了继续炒作死刑犯是主要器官来源的同时,从 2013年又开始放风增加历年的死刑犯数字。黄洁夫在2013年3月7日《南方都市报》采访时说,“十年前中国死刑犯就以每年10%的速度下降,现在实际 上死囚已经很少了[9]。”根据国际人权组织估计,2013年中国处决人数在1000到3000人,也就是说,黄洁夫把2003年前后中国死刑犯的处死人数在国际大赦的估计数上增加了至少5倍。

似乎是为了呼应黄洁夫的说法,对话基金会2014年10月发表的报告中也指出,中国死刑犯判决数2002年为12000人,2007年为6500人,2012年为3000人,2013年为2400人[10]。在这份报告中,对话基金会透露其获取的死刑犯人数信息来源于“一名有权利接触到每年死刑犯人数,属于国家机密,的司法官员”。这个事实说明死刑犯人数是中共故意泄露的。

关于每年死刑执行人数,一直都是国家机密,为什么黄洁夫和对话基金这两个对死刑人数没有权威发言权的“外人”,却都突然宣布2002年2003年死囚数量极大,2013年死囚数量相对减少?从表面看,是为了证明目前可供移植的死囚器官已经不多,推动器官捐献有重要意义,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却很可能是 企图证明,由于10年前死刑执行数量极大,足以满足每年1万以上的器官移植需求。

也就是说,中共为了证明移植器官确实是来自2006年以来一直强调的死刑犯,有意利用黄洁夫和对话基金会泄露“国家机密”,而且竭力“夸大”了中共本已饱受批评的恶劣人权指标——死刑执行人数。

器官移植的瓶颈,在全世界,包括相当大部分公民都参与自愿捐献的西方主要发达国家,都是器官供体的不足,而在中国这个传统上不支持捐献器官,也没有任何器官捐献分配系统的国家,居然在正式启动器官捐献系统的一年之内,就由一位前卫生部副部长、现任中央保健委员会副主任的黄洁夫宣布自愿捐献器官已经可以满足每年1万例的器官移植量,中国移植器官将不再依赖死刑犯,与其说是创造了奇迹,不如说是设计了一个逐步实现的谎言。

追查国际提醒国际社会,不要被黄洁夫的言论迷惑,不要把注意力集中在中国用不用死刑犯器官这个问题上;要求中共官方提供过去15年以来器官移植供体的真正来源才是关键。不要被黄洁夫所鼓吹的所谓公民捐献系统所迷惑,黄本人承认在2012年一年就主刀500多个肝移植[11],国际社会应该要求黄提供他本人所使用的肝移植供体的真实来源,而不是讨论其未得到官方承认的空谈。

更重要的是全面追查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反人类罪恶!群体灭绝罪!不要被中共避重就轻的谎言蒙蔽。

我们的原则是:谁犯罪谁承担、集体组织犯罪个人承担、教唆迫害与直接迫害同罪。根据这一原则,所有在组织、单位、系统名义下所犯的罪行最终将落实到个人承担。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责任人将被彻底追查,并被绳之以法。

在此,我们告诫一切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们:迫害法轮功是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与纳粹战犯同罪,任何执行命令的托词不能作为豁免的理由,所有参与者必须承担个人责任。自首坦白、弃暗投明、举报他人罪恶、争取立功赎罪,是唯一的出路!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成立于2003年1月20日,旨在帮助和协调国际社会正义力量及刑事机构,在全球范围内彻底追查迫害法 轮功的 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协助受害者将罪犯送上法庭,严惩凶手,警醒世人。

附:追查国际相关调查报告

《关于周永康迫害法轮功的调查报告》
中文: 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23301
English:http://www.upholdjustice.org/node/222

参考资料


[1] 《追查国际公告:周永康迫害法轮功触犯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43619

[2] 《追查国际关于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专辑》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46728

[3] 《中共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最邪恶的恐怖集团》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44767

[4] 《“2015年1月1日停止使用死刑犯器官”是中共掩盖活摘器官罪恶的又一骗局》

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46800

[5] ORGANS FOR SALE: CHINA’S GROWING TRADE AND ULTIMATE VIOLATION OF PRISONERS’ RIGHTS

http://commdocs.house.gov/committees/intlrel/hfa73452.000/hfa73452_0f.htm

[6]《新华网》 2001年07月04日,“武警天津医院:死刑犯器官移植的指称完全是捏造”

http://news.sina.com.cn/c/293410.html

[7]《器官移植调查网》2006年7月6日“Report into Allegations of Organ Harvesting of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in China”Author: David Matas and David Kilgour

http://organharvestinvestigation.net/report0607/report060706-eng.pdf

[8]《追查国际》2014年4月30日 中共利用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掩盖器官移植供体来源的调查报告

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40336

[9]《中国器官移植网》 2013年3月7日 “九成医生尚不了解脑死亡 黄洁夫认为相关立法条件未成熟” 来源:南方都市报

[10] Duihua.org 2014年11月 “China Executed 2,400 People in 2013”

http://duihua.org/wp/?page_id=9270

[11]《大洋网》2013年3月13日“卫生部原副部长黄洁夫:我要带头向捐献者鞠躬” 来源:广州日报 记者:刘蕤红、王鹤、李颖、贺涵甫

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46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