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名黑龙江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器官被摘

龙江风骨(15)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六日】(接上文)

(九)器官被摘惨绝人寰

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劫持整部国家机器迫害法轮功之日起的十五年间,中原蒙难,冤魂遍地,暴力和谎言使中共炮制了一个个迷惑世人的毒瘤——“一千四百例、天安门自焚”等等。针对中共的谎言与欺骗对国人以致对全人类的毒害,法轮功学员走出家门、走向天安门、走向社会,广泛的向世人讲清真相,救度着人的良知和善念。然而当权者的江××竟为了一己之私,实施灭绝政策对法轮功学员公然大开杀戒。

四百多种酷刑迫害不算,还演绎了更加登峰造极的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邪恶。加拿大两位人权律师经过几年的调查,发现至少有六万例法轮功学员器官被活摘进入世界移植市场被高额牟利。所有有正义感的人们都认为,这是这个星球从未有过的罪恶。

本章所整理的是从一九九九年到二零一四年七月三十日,明慧网所记录的被迫害致死的黑龙江省七百六十六位法轮功学员中,有一百五十一位学员是在极短的时间内被迫害致死,他们中的大多数由于家属不认同警察给出的死因而要与其理论,造成警察与家属抢夺遗体、禁止家属面见遗体、被秘密火化、强行解剖遗体、摘取器官等。

从以下案例中能窥见中共的血腥屠戮早已把昔日的龙江沃土变成了流血的黑土地,且持续了整整十五年。法轮功学员敞开大爱无疆的胸襟,冒死救度着头顶同一片蓝天,脚踩同一块土地的手足同胞,他们用生命写就了壮丽的诗篇将永载史册。

案例一 哈尔滨公安七处的一名警察良心发现,披露了他的亲眼所见公布于众:“目的是揭露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对法轮功人员的虐杀,停止这场惨绝人寰的罪恶,也为自己赎罪。”

2004-6-22-zhangyanchao
张延超

张延超,男,三十岁,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五常市法轮功学员,原住红旗乡西黄旗村。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八日上午,张延超在回家的路上被红旗乡派出所恶警贾继伟等人绑架,据悉三月三十一日,已是遍体鳞伤、左腿被打断的张延超被拖上囚车押往哈尔滨市公安七处。

二零零二年四月一日,在哈尔滨公安七处一个不为人知、设有四十多种刑具的刑房里,恶警对张延超进行了残酷的折磨。四月下旬,张延超家乡得知张的死讯,整个村子都轰动了,去了两汽车家属及父老乡亲。剩下的人全都在村口等待。

在哈市黄山嘴子火化场,大家见到了张延超的遗体,人人惊得目瞪口呆。张延超被打得变了形,尸体惨不忍睹。脑瓜盖被揭开又盖上了,眼珠子没了一只,眼眶塌进了一个大坑。脑袋上及脸的大部份都被打没了皮。嘴里整排下牙被打得一个没剩。衣裤没了,整个身体全是伤。胸部还给开了一个大长口子又给缝上了(是刀子拉的痕迹),胸部也塌进去了。当时火化场布满了警察,手中握着枪,不准人说话,不准喊冤,谁要说话马上抓起来按反革命处理。后来在火化过程中,据火化厂内部职工讲:尸体已送到火化厂二十一天了。

二零零九年五月六日,法轮功学员在东京外国人记者俱乐部举办了“停止迫害,还我亲人”记者会上,在日留学的张延超的弟弟张延辉,较详细的介绍并曝光了一个警察亲口承认参与了哥哥张延超活体器官被摘取的过程,令与会人士震惊。

据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八月七日消息,黑龙江省哈尔滨公安七处的一名警察耳闻目睹过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惨无人道的迫害与杀戮,他描述了这触目惊心的恐怖:在香坊区鸭嘴圈有一处鉴定刑事犯人非正常死亡的解剖室。刚刚被打死的犯人被秘密送往那里,法医鉴定解剖后再进行处理。在一间不足百米的房间里陈放着几十具玻璃柜,里面分别装着用药水浸泡的经过解剖的尸体,阴森恐怖地散发着浓烈的药水味和血腥味,平时这里只有一个看门的老头与之相守,只有那些狱医法医进进出出毫无畏惧,这里就是一间地下人体解剖室。五常市有个叫张延超的法轮功修炼者就是在这里被强行摘取器官的。在这间阴森恐怖的停尸室他被绑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一只眼球没有了门牙没了,一条腿断了,浑身上下黑紫色。奇怪的是已死了十几天的人身体还软软的,只是没有呼吸,他被医生强行剖腹摘取了内脏器官,我们看到医生拿出他的器官给大家看,只见鲜血不断的流,他的家人被迫在死亡证明书上签字,然后强行送往黄山嘴火化场进行火化。这就是我亲眼所见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公布于众,目的是揭露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对法轮功人员的虐杀,停止这场惨绝人寰的罪恶,也为自己赎罪 。

案例二 在未经家属同意下,假借鉴定的名义,非法将任鹏武身体从咽喉至小便处的皮肤割开,身体器官全部被摘取,并强行火化遗体。

2001-4-19-rpw
任鹏武

任鹏武,男,三十二岁,大学文化,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原哈尔滨第三火力发电厂技术员。任鹏武生前为人忠厚、正直,身体健康,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曾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五好青年、岗位标兵、工厂劳动模范和黑龙江省电力系统劳动模范等。

二零零一年二月十六日晚任鹏武与同修散发大法真相传单被恶警绑架。在呼兰县公安局遭受了法西斯式的残酷折磨和殴打。二月二十一日早被迫害致死。

在任鹏武被非法关押期间,警察对他进行了多次的长时间的毒打、并强行灌食。二十一日凌晨出现生命危险,四小时后才准备把任鹏武送往医院,说是去医院的途中,任鹏武离开了人世。

任鹏武被迫害致死后,警察为了掩盖其罪恶、毁灭罪证,不允许任鹏武的家属对其遗体拍照,在未经家属同意下,假借鉴定的名义,非法将任鹏武身体从咽喉至小便处的皮肤割开,身体器官全部被摘取,并强行火化遗体。

据公安内部人士透露,在解剖遗体时,发现任鹏武的心脏有大块出血处……。任鹏武遗体被火化的当天,呼兰县公安局用警力封锁了通往火葬场的必经之路,不许任何车辆与行人通过。一路上群众都议论纷纷:“什么样的大官死了,警察还站在道两侧护送?”有知情的群众说:“是发电厂炼法轮功的小伙子,被呼兰县公安局的人活活的打死了……”

案例三 法医鉴定主动脉打断、头被打漏、眼被打瞎……王斌被害后,心脏、大脑被剖出,内脏被野蛮摘取,两名法医王春彪、齐井福把器官拿走。

2000-12-4-wang_bing
王斌

王斌,男,四十七岁左右,原大庆油田勘探开发研究院计算机软件工程师,曾获国家科技二等奖。连续三届当选研究院职工代表。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因发起大庆二百八十四名法轮功学员在“法轮大法好”大旗上签名,将旗和上访信件送至全国人大会议请愿而被拘捕关押一百多天;二零零零年四月仅仅因为与十位法轮功学员在一起进餐,被草木皆兵的公安以“串联”罪名拘押四十五天;被释放后仅七天,六月三日王斌准备进京上访,刚到火车站就被抓回;八月三日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大庆东风新村劳教所期间坚决不写保证,曾多次被毒打。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四日,因次日中央610办公室要来人检查,当晚九到十一点,二大队恶警冯喜告诉劳教犯:“教训教训他”。犯人们对王斌大打出手,当时就把王斌的锁骨打折,肋骨打折十几根,颈部大动脉打断,大血管破裂,扁桃体破裂,淋巴打烂,整个小便打成铁青色,鼻孔被烟头插入烧伤,生命垂危。拖到第二天,一看不行,才把人送医院,终因伤势太重十月四日晚死亡。

法医鉴定主动脉打断、头被打漏、眼被打瞎……王斌被害后,心脏、大脑被剖出,内脏被野蛮摘取,两名法医王春彪、齐井福把器官拿走。

案例四 经两次验尸,发现赵春迎头部有刀伤,肋骨骨折四根,遗体内心脏、脾脏、胰脏器官已无,头部有血洞。

2007-4-19-baoji-death-04
赵春迎遗照

一九九八年四月,肩不能担、手不能提的赵春迎幸运的修炼了法轮大法,患病的身体得到了迅速的康复。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法轮大法在中国遭到江××政治流氓集团的全面镇压后,赵春迎两次去北京上访,被恶警非法抓捕送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五日晚七点多,由赵春迎居住地恒山街派出所所长于宝山带四个警察绑架了赵春迎。三十日恒山区公安恶警非法提审赵春迎,恶警让赵春迎在询问笔录上签字按手印,遭拒。恶警临走时扬言说,过了“五一”都送你们劳教。为了抗议非法关押,赵春迎首先采取绝食的方式要求无罪释放;
五月七日下午三点多钟,狱医王丽君带领十多名男警察,实施野蛮灌食。

狱医王丽君在监室里亲自兑制只有极少量奶粉的浓盐水,王丽君亲自拿着剪刀和螺丝刀撬开法轮功学员赵春迎的嘴,用装满浓盐水的塑料瓶直接往赵春迎嘴里倒。五月十日凌晨四点多钟赵春迎停止了呻吟。五点多钟,十多名男警察把赵春迎的遗体用绳子捆绑在担架上抬走。

案例五 杨滨遗体前胸后背全是血,器官被摘取。

杨滨,男,二十六岁,未婚, 一九九六年十九岁时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家住哈尔滨市平房区东安厂家属宿舍。由于单位、派出所、办事处不断到家干扰他,搞得他和家人都无法正常生活,二零零零年杨滨便离开了温暖的家流离失所在外。

杨滨二零零二年末回到家乡;二零零三年二月八日和同修在平房区南厂道东去平房镇挂条幅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恶告,遭平房镇恶警赵寒彬、恶警所长刘洪伟及恶警徐洋驾车追赶,强行绑架回派出所。杨滨拒写“三书”遭到多次暴力殴打,杨滨遍体鳞伤,奄奄一息。据知情人讲:杨滨是从哈市万家劳教所医院被摘了器官后拉回二四二医院“抢救”的,完全是为了掩人耳目而做戏。据讲杨滨的前胸后背都是血,后腰处有白色药布粘贴。那天得到消息说杨滨被拉回本厂医院(原空军二四二医院)抢救,人们发现从二四二医院的大门一直到“抢救”杨滨的那个病房都被警察封锁着,根本不让法轮功学员靠近,扬言谁过来就抓谁。当时去了很多同修在医院外面,遗体于二零零三年三月五日被火化,出殡的时候有好多警车和警察。

案例六 王晓忠是在牡丹江北方医院“治疗”,器官被全部摘取。

王晓忠,男,三十六岁,原住牡丹江市爱民区兴平路兴平委三组。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七日晚九时王晓忠被牡丹江市阳明公安分局来人非法抓走。据说是用被子包着抓走的。抓到阳明分局桦林派出所,十三天后八月二十九日派出所通知家属王晓忠死亡。

据牡丹江兴隆看守所的人讲王晓忠是在看守所半夜送往医院抢救。但却将王晓忠的心、肝、肺等内脏拿出来冷冻,说二十天后出结果。但据知情人披露,王晓忠被送到牡丹江北方医院,器官全部被摘取,肚子瘪瘪的,身体上从下颌到耻骨部位整个的一个大拉链似的长长的刀口,遗体上胳膊、腿全呈紫色。

在王晓忠被迫害致死的前一天,他的妻子去探视,王晓忠亲口对她说,公安用电棍打他,伙食也极差。结果第二天王晓忠便死在狱中。可是第三天家属才得到通知,并被告之是脑出血而死,看守所不负担任何责任。王晓忠所在单位所有员工都感到非常气愤。王晓忠生前身体非常健康,说他在看守所因病而死谁都不信。

案例七 许多警察和法医,说是解剖验伤,不许家人近前,公安声称法医死亡鉴定报告“属于保密”。

2001-11-5-deng-weinan
邓伟男

邓伟男,男,二十六岁,未婚,一九九五年修炼法轮功,原住巴彦县长胜乡东平村。二零零一年七月三十一日晚八时许,邓伟男被哈尔滨市及巴彦县恶警合伙在哈市南岗区元和街租住地绑架至道里公安分局十二楼的专案组,八月一日早晨被迫害致死,对外说跳楼自杀,但不容家属细看,遗体被强行火化。

二零零一年七月三十一日,邓伟男刚到南岗区另两名同修的租住地就被破门而入的十多名恶警将三人全部绑架,劫持到道里公安分局关押,第二天一早警察就放出他跳楼的风声。

二零零一年八月三日,临城乡派出所张雪东开车到邓家把家属带到哈市道里分局,说只让看一眼,认认尸,有人拉出一个大抽屉,家人一看遗体完好无损,而头部套着一个黑塑料袋,打开后认出是邓伟男,遗体面部没什么伤,而后脑勺骨头却散在一边,衣服放在一边不让看,家属提出质疑:如果从十二楼跳下不可能只摔坏后脑勺……恶警们不容分说便把家属送回了巴彦家里。六日,家人在院中拣到了一张恶警们偷偷扔到院子里的火化通知书。七日县乡恶警来车接家属去解剖和火化。他们只说几处有伤并不许家人近前,解剖完只见他们用一个大塑料袋把尸体一套往车上一扔开车就跑。

案例八 他被警察绑架五小时后,就被酷刑致死,遗体被解剖、头骨被掀开,内脏被取走。

纪松山,男,二十七岁,原住双鸭山市岭东区南山,于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七日上午十点左右被双鸭山市刑警大队警察带走。警察用极其残暴的手段对纪松山进行刑讯逼供,于十八日下午三点左右将纪松山迫害致死。

六月十七日上午十点,在双鸭山尖山区南小市汽车站点,纪松山被市公安局610恶警李洪波、杜占一、刘伟国绑架到市公安局“610办公室”。当天下午五时左右,岭东公安分局警察通知纪松山家属说:“纪松山下午三点从公安局七楼跳下摔伤”,叫家属拿钱去抢救。警察先把纪松山的父母拉到岭东公安分局,后又拉到市公安局,最后拉到市医院,纪的父母要求见纪松山一面,却被公安拒绝,纪松山的父母只好离开医院。十八日,警察称纪松山半夜三点死亡。

在家人强烈要求下,恶警才让看了一眼遗体。当时整个身体都被纱布包裹着,包括头部和面部。家人解开纱布后,看到的遗体惨不忍睹:脸、后背青紫,左眼鼓着,还有血迹,脚踝骨被打坏,脚趾、胳膊的皮肉被撕裂开。家人检查遗体时,发现纪松山腿部未骨折,没有从楼上跳下摔坏的迹象,要求法医鉴定,610恶警拒绝。恶警凌清范威胁纪母,并强行将纪松山的遗体按照无主处理。

案例九 没有告知家属,头盖被揭开,腹部有被缝过的痕迹,后背腰部有一个近一尺长的刀口。

2006-5-3-duguilan
杜桂兰

杜桂兰,女,四十九岁,鹤岗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一月中旬,杜桂兰当时在资料点屋内,后传出其死讯。当万分震惊的家人赶到现场时,只见现场由恶警看守,不许家人靠前也不许说话,更不许哭。恶警称杜桂兰从一老式二楼(很矮)跳下身亡(从二楼跳下去不可能致命),并在没有告知家属的情况下,晚上八点多恶警把尸体拉到解剖室做了解剖。

解剖之后才允许家属看,解剖后的遗体令人惨不忍睹:杜桂兰的头部剃光后头盖被揭开,全身一丝不挂,腹部有被绳子缝过的痕迹。后背腰部有一个近一尺长的刀口。家人问:人死了为什么还要解剖?当时在场的有恶警张志朋、吕建峰和一个市局的人,市局的那个恶警说解剖是法律程序。他们不允许家人给杜桂兰穿衣服,当向家人索要一百元的穿衣服钱时,家人不配合,市局的那个恶警大骂。当家人要求把死者带血的衣服拿回烧掉,恶警不允许。第二天上午火化,火化时不许家人靠前,也不许哭泣说话,火化全部费用由押金三千元抵消。

案例十 在家人坚决不同意的情况下,强行解剖了他的遗体。

2006-7-10-weixiaodong
魏晓东

魏晓东,男,三十三岁,鸡西市密山法轮功学员。原黑龙江八一农垦大学工程学院讲师。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七日,因为下载真相资料,魏晓东被鸡西610不法人员非法抓捕、吊打,手腕被手铐勒得鲜血直流。后被非法关押至鸡西第一看守所,劳教所。

二零零二年十月,魏长期遭受迫害,患结核病骨瘦如柴,头发几乎掉光,劳教所也不准治疗。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鸡西看守所把身体极度虚弱的魏晓东关入了牡丹江监狱。由于身体被迫害严重,在体检时狱警找犯人代替他。还折磨他两天两夜不许睡觉,指使犯人用凉水泼他,逼他写“四书”。

二零零四年末,牡丹江监狱对法轮功学员实施为期一个多月的“强制转化”迫害。由副狱长栾景和带领各监区大队长、教导员等恶警以及其他犯人,采取每天毒打、超体力劳动、不让睡觉等等残酷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迫害。

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日,魏晓东已经生命垂危,狱警还要逼迫他放弃法轮大法,并邪恶的欺骗说:“你只要说一声不炼了,马上放你回家。”魏晓东坚定的说出了生命中的最后一句话:“炼!”第二天上午,魏晓东被迫害致死。魏晓东去世后,牡丹江检察院以检查死因为由,在家人坚决不同意的情况下,强行解剖了他的遗体。

本文所展示的每一幅图片,每一组数字,每一个文字无不浸透着黑龙江法轮功学员不尽的血泪和慈悲情怀。

十五年,七百英魂的壮举让我们看到,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一个个熟悉的身影,曾经是心灵的震撼与悟透真理的积淀和义无反顾的选择形成了今天撼天动地的悲壮!这些都无法从我们的记忆中抹去。

基督徒被迫害三百年,历史的悲剧今天又在重演,人类在善与恶的征战中再次重蹈覆辙,而为了新人类的美好,逝去的英灵浓缩了一个时代的悲剧,然而他们也演绎并正在结束一个悲剧的时代!

一首挽歌献给你:
《悼念为追求真理而献出生命的法轮功学员》
回想你微笑的面容,忍不住泪水充满眼底;
又一个善良的好人,就这样含冤离去;
无声的雨在哭泣,哭泣你悲壮的英灵。
善恶必报,善恶必报终有时。
回想你坦荡的生平,忍不住泪水涌出眼底;
又一个正直的好人,就这样失去生命;
低沉的风在呜咽,呜咽你付出的艰辛。
善恶必报,善恶必报终有时。
回想你无私的心地,忍不住泪水打湿衣襟;
又一个宽厚的好人,就这样惨遭迫害;
漫天的飞雪在悲哀,悲哀你经历的冤屈。
善恶必报,善恶必报终有时。

附录:黑龙江省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名单及部分遗照。下载(4.5MB)

(待续)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