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线索:吉林大学第一医院肝移植供体可疑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五日】在吉林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简称吉大一院)做肝移植手术的病患,获得匹配供体(器官)的等待时间异常的短,且有“供体等病患”的现象。

最近,一个叫张俊平(音)的吉林省松原市的四十多岁的男子,在吉大一院成功地移植了肝脏。张俊平只等待了二十天,就得到了匹配的肝脏。因为张俊平在九月底出院,所以猜测手术时间在今年八月。据一位陪护张俊平的亲属讲,他们还算幸运只等了二十天;还有更幸运的,当天来当天就能得到匹配的肝脏,上午来匹配上了下午就可做手术;不走运的话,得等上两、三个月才能得到匹配的供体;还没有没得到匹配肝脏的病患;这位自称是张俊平妻子的中年妇女说,就她所知,先于他们来到吉大一院做肝移植的病患都得到了匹配的肝脏。

要达到这样快速匹配成功的效果,得储备多少人的肝脏啊?!不对,离体的肝脏不可能长期保证新鲜,必须是一个庞大的活体供体库,即:有一大群活人被“储备”着,等着被宰杀!等着被摘掉肝脏、肾脏、心脏……,被拿去换成钞票!这绝不是阴谋论,绝不是无中生有,从二零零六年起,国际上就有很多人士调查、论证了此事:《血腥的活摘器官》(二零一一年,作者:大卫·麦塔斯和大卫·乔高)、《国家掠夺器官》(二零一二年)和《屠杀》(二零一四年,作者:伊森·葛特曼),这三本书详尽地证实了中共有系统地组织虐杀法轮功学员,强行活摘他们的器官贩卖的邪恶罪行。

张俊平的手术很顺利,没有明显的排异反应,也没象有的病患在术后打抗排异针时,出现那种象疯了一样的怪异现象:很多患者会(因麻醉剂的作用?还是冤魂附体?)产生幻觉,把医务人员或周边的人看成是小鬼,并打啊骂呀摔东西啊闹啊什么怪状都有。如果是这个样子,病患就得被绑在病床上。

为买这个别人的肝脏,张俊平他们家花了十多万人民币。这次肝移植手术共花了六十多万,其中有十多万可以报销。在接下来的一年内还得付六、七万元用于抗排异药物的费用。再以后,费用就要少一些。等到七年后,这个移植过来的器官就完全是自己的了,就不用抗排异药了。说这些话时,张俊平的妻子面带逃过一劫后的那种放松、惬意甚至有点点自得的神情。

壮年却身患绝症,而又遇峰回路转,手术成功。病患和亲人们定会感到庆幸,也让旁观者感到欣慰。但是,此时人们对那个提供好肝脏的人是什么样的态度和感情呢?也许有人觉得那只是个交易,公平的交易,一手钱一手货。也许有感恩,怜悯,或伤感……。若“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没有发生,这也最多是个科技带来的新的伦理问题罢了。

可是,现在有关这个手术的信息,却关乎正义与邪恶的此消彼长。

《屠杀》一书的作者伊森·葛特曼估计,迄今为止,超过六万四千名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每天这个数字都在增长。又因为吉林省是法轮功学员被残酷迫害的重灾区,所以我们有理由强烈呼吁正义人士和正义力量关注吉大一院的器官移植手术:关注并调查该院手术中的器官来源,关注并调查该院患者获得供体的时间长度,关注并调查该院从一九九九年到现在器官移植手术的数量,关注并调查参与手术的医生和接受手术的患者信息。收集证据、证言,为将来的全球公审邪恶集团做好准备。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