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专业医学杂志 曝中共强摘器官内幕 提三大质疑(图)

专业医学期刊《美国移植杂志》近日在网上发表题为《发生在中国的死刑犯器官摘取》文章,提出三大质疑,尤其是质疑中国用于移植的器官来源。文章表示,中共出尔反尔,对是否淘汰使用死刑犯器官的做法前后自相矛盾;外界忽略了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的器官。

2013-6-5-organ-harvesting-2
图为著名油画家董锡强先生的力作《活摘器官的罪恶》。

专业医学期刊《美国移植杂志》近日在网上发表题为《发生在中国的死刑犯器官摘取》文章,提出三大质疑,尤其是质疑中国用于移植的器官来源。文章表示,中共出尔反尔,对是否淘汰使用死刑犯器官的说法前后自相矛盾;外界忽略了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的器官。文章说,2014年强摘器官在中国继续发生。

文章建议,必须立即停止在中国的强摘器官行为,建议取消中国使用死刑犯器官的法律,在军队医院和民用医院无条件的推行这一禁令,国际社会应进行跟踪监督。

本文的作者分别是:英国伯明翰的伊丽莎白女王医院肾移植科的A. Sharif医生、澳大利亚悉尼大学悉尼医学院运动、保健及康复项目的M. FiataroneSingh医生、华盛顿DC医生反对强摘器官组织(DAFOH)执行主任T. Trey医生、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Sheba医学中心和Sackler医学院心脏外科的J. Lavee医生。

《美国移植杂志》表示,医生反对强摘器官组织(DAFOH)是由医生们创建的一个独立团体。

第一大质疑:死刑犯的器官捐献者减少其它器官源自何方?

文章说,针对中国移植展开调查的数据揭示了很多分歧。首先,和一般的中国人群相比,等待行刑的死刑犯的“同意”过程,必须要异常成功,拒绝率几乎忽略不计(方可)。这是极其不可能的,因为中国民众自愿捐献器官在传统上是不存在的。数据显示,2003~2008年,在十三亿的茫茫人群中,中国只有130例自愿器官捐献。

如果应用到囚犯队列中,中国民众(器官移植)平均同意比例每年将需要达数百万次(死刑)行刑,以保证为每年1万例的器官移植提供充足的器官。中国死刑执行的数据依然不公开,但是估计每年为3000~5000例。虽然这一数量比世界其它国家的总和都多,但近期的趋势显示,这一数量在下降。

文章质疑,如果“官方”代表的死刑犯的器官库在减少,剩余的器官源自何方?如何实现每年这样高数量的(器官)移植?

并且,如果每一个囚犯都被视作足够健康并愿意捐献器官,恰好在器官匹配接收者(时间)可行的同时被安排行刑,这看起来令人难以置信。

第二大质疑:中共军方医院有没有摘取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器官

第二个最受关注的悖论是,这提出了一个问题–不论器官在行刑后摘取,或者是死刑判决根据事先筛选的囚犯的器官摘取的要求(来行事),在过去十年来,器官捐献的来源一直存在严格审查的问题。但是最近的指控显示,中国特定的少数群体被迫害,以便(当局)将(其器官)用于移植。

“(中共)强摘少数群体器官的最全面调查聚焦在法轮功学员身上。”

报导说,调查得出结论,大量的法轮功良心犯因无法确认的“过错”而被处死。法轮功学员是最大的受迫害群体,有证据显示,中国其它的少数群体,比如维吾尔穆斯林、西藏人、基督教徒遭受了类似的命运。

“劳改系统(监狱、劳教所)提供稳定的器官供给来满足需求。由于军队医院对劳改系统有更大的军事控制,和民用医院相比,其更具有(使用监狱器官)的潜在可能。中国的军队医院听命于中国解放军,后者在中国拥有独特的政治地位和自治地位。其体制几乎完全缺乏透明,使得更难核实器官来源。因此,必须明确区分中国的军队医院和民用医院,两者有不同的规范和财务补给。尚不确定重组一个系统是否会令另一个系统同时重组。”

第三大质疑:病人未抵达前中国何以承诺可提前数周安排移植手术

文章说,对劳改系统的利用和中国器官移植被广而告之相一致,中国器官移植中心的网站称器官的等待时间只有几个星期。“举例来说,不同寻常的、为器官移植游客提前两周安排的心脏移植可证实的案例已经对外发布。”

“中共当局至今一直否认额外的器官来源,但却没有提供官方宣称的器官来源的可证实信息。”

过去50年中国器官捐献和移植的重大事件

文章说,中国被公认为是世界上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器官移植大国。文章还以图表的形式列举了过去50年来中国器官捐献和移植的重大事件:

1960年代中国进行第一例人体器官移植;

1972年中国进行第一例活体相关的肾脏移植;移植项目开始兴盛和扩大;

1984年中国制定规范允许死刑犯捐献器官;

1999年法轮功被中共官方禁止,迫害开始;

2005年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承认95%的移植器官来自死刑犯;

2006年麦塔斯-乔高的调查报告指控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同年,据报导,中国的器官移植创下记录,达2万例;

2007年中国在哥本哈根的世界医学会大会上承诺停止摘取死刑犯器官。据估计,每年的移植数量超过1万例;

2010年中国红十字会在网上公布器官资源捐献时间表,但没有提升器官捐献的数字;

2013年杭州决议呼吁在2014年6月以前停止使用死刑犯器官;

2014年中国宣布在新的计算机(器官配置)系统中,将死刑犯器官和自愿捐献器官进行合并;

中共警方医院参与强摘器官在美国听证会上曝光

文章说,中共当局过去一直否认使用死刑犯的器官用于移植。直至2001年,天津武警总队医院的一位前医生(王国齐)在美国国会的全球人权及国际行动委员会作证,此事才第一次引起公众的关注。在他的证词中,王国齐谈到子弹打中死刑犯脑袋后,他们的器官被摘除,有时甚至是在他们死亡前(被摘除);并且,非法的器官贸易和中国的司法系统弊端同时存在。这样的做法在中国器官捐献系统中存在,并且为国际器官移植的游客的有利可图的交易提供支持。

2013年中共当局依然使用死刑犯器官

「中共当局一再坚持,在儒家思想的社会文化背景下,对死刑犯而言,同意器官捐献可被认为是一个悔改行为,在道德上值得赞许。2013年11月1日-2日,中国器官移植大会在杭州举行,据报导,1161位死亡器官捐献者2013年为3175次移植提供了器官。加上活体肾脏移植占2013年中国所有器官移植的49.4%。根据中共官方数据,反过来,这这意味着中国目前继续依赖于死刑犯器官,死刑犯器官占所有器官移植数量的50.6%。」

强摘良心犯器官被忽略

文章说,到目前为止,外界一直未能重视强摘良心犯器官。

良心犯被定义为「身体上被限制(被监禁或以其它形式)表达其诚实持有的、不提倡或纵容个人暴力观点的个体」。因信仰而被监禁或被处决,导致更严重的(器官)滥用……未能意识到中国良心犯被强摘器官的困境,这已经成为一个明显的疏忽。

中共当局2014年继续强摘器官

文章表示,2014年中共当局继续强摘器官。

「中国摘取死刑犯的器官受到国际谴责,但是这种做法在2014年依然没有减弱。中共当局反复声明已经采取建设性措施以符合公认的的道德标准。虽然一致认为摘取死刑犯器官是不道德的,由于自愿和知情同意器官的缺乏,鲜有报导从没有授权同意的良心犯身上摘取器官。过去几十年来,影响积极变化的策略没有终结这种行为。」

「中国的器官捐献和移植在过去几年发生了巨大的结构性变化,反映在摘取行刑犯人器官(包括死刑犯和良心犯)问题上。」「这令外界看到中国停止强摘器官的努力是自相矛盾的。」

「尽管国际社会长期谴责以及中国(当局)一再保证,摘取死刑犯器官的行为在今天的中国依然继续。这吸引了全球的需要进行器官移植的游客。」

29040705832
美国专业医学期刊《美国移植杂志》近日在网上发表题为《发生在中国的死刑犯器官摘取》文章,文章说,2014年强摘器官在中国继续发生;中国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大陆媒体一次采访中无意间证实:中共摘取死刑犯器官未征得同意。图为2014年3月20日,习近平阵营的大陆媒体《财新网》报导称,中国169家具有器官移植资质的医院或将面临“洗牌”。对此,大陆民众称:原先死不承认的“活摘”其实是真的啊!(微博截图)

中共官方移植改革自相矛盾

中共官方的移植改革说辞前后自相矛盾。文章说,尽管(中国)当局在过去几年发布多次声明,计划逐步淘汰依赖摘取死刑犯器官(进行器官移植),但却从没有停止过。中共当局最近的声明再次勾勒出“计划”,拟“逐步淘汰”对死刑犯器官的依赖。

然而,现在(当局)又提出:进一步加强来自于死刑犯的器官捐献的规范,并将其整合到现行的公共自愿器官捐献和分配系统中。

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一个媒体采访中提出,死刑犯器官摘取将被名正言顺的归类为和其他公民一样的“自愿”捐献而继续使用。

黄洁夫说:“死囚可以自愿捐献器官。有捐献意愿的死囚的器官一旦纳入我国统一的分配系统,就属于公民自愿捐献,不再存在死囚捐献的说法。”

“戒不掉”对死刑犯的依赖

文章说,卫生部中共器官移植应对系统研究中心主任王海波(Wang Haibo)也于近日在一个记者采访中证实,(中国)缺乏戒掉对死刑犯器官依赖的时间表。

中国最近的报告和杭州决议(the Hangzhou Resolution)自相矛盾。(在杭州)各大移植中心的主任们签署了一项承诺,限制使用死刑犯器官。

新系统成为“器官洗白”的手段

中共当局最新公布的措施(如电脑器官分配系统)都没有积极的步骤,以允许更加有组织和公平的分配制度,但是机制进一步确立,允许更加有效分配不道德摘取的器官。根据提议,新系统变成一个巨大和复杂的器官洗白(organ laundering)的形式,使用囚犯的器官,来供应不断增加的当地和国际(器官移植)需求。

黄洁夫无意间证实器官捐献没有事先获死刑犯的明确同意

对于黄洁夫的这次采访,文章说,“就我们所知这是第一次,黄洁夫也在这次采访中无意中证实,摘取死刑犯的器官没有获得他们的明确同意。黄洁夫强调:‘今后,死囚器官捐献也将需要本人和家人同意,就和公民捐献一样’。”

来源:大纪元

骇人听闻!前广东侨联官员曝解放军涉外医院内幕

中国解放军第一军医大学附属医院(军方代号157医院)参与活摘器官

23134025201
“南方医院”属于军方的中国解放军第一军医大学附属医院,中国国内当时没有外币兑换,换内脏、器官移植要收代用券,80年代在香港还设惠侨楼代理部,收港币,赚到不少钱,很快1988年又起另外一栋新楼,系统升级。图为广州“南方医院”的涉外医疗中心惠侨楼(网络图片)

大纪元2014年08月20日讯

导语:一名在中国广东省侨联长期工作的前官员日前向《大纪元》披露:中共在与侨界打交道的直属官方机构“侨联”(归国华侨联合会)中,安插国安局人员从事情报工作;另一方面,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中共已经在位于广州的“南方医院”(解放军第一军医大学附属医院,军方代号157医院)即利用死刑犯身上摘取的活体器官做移植,利用侨界这个特殊群体的人脉关系,充当统战的工具,为商贾巨富提供特需服务,同时获取暴利。

这位中共前侨联官员称:“那时我还认识一名军警叫侯玉武,他说枪毙死刑犯时,从后背打心脏,子弹靠心脏部位打歪一点,为的是拿他的器官,不打烂他里面的心和肺。枪毙前在死刑犯的舌头下面先注射一针,舌头就膨胀起来,让他无法发声,最后连皮都剥光……人没死亡前很清醒很痛苦。”

这位知情的中共前官员还透露:“有一次在午饭饭局中,一名在“南方医院”工作的河北籍医生就对我们说,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更不能让美国政府知道,我们医院的(真)人皮都用不完”。

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一名长期在广东省侨联工作的前中共官员向《大纪元》披露,“侨联当中安插有国安局的人,现在曝光的器官活体摘取的黑中介,当中不少是当年的归侨和侨眷。”

“中国侨联”(中华全国归国华侨联合会),是中共的直属机关,据其网站上给自己的定位是“党和政府联系广大归侨侨眷和海外侨胞的桥梁与纽带。”
    
国安在“侨联”掩护下发展情报力量

华人华侨、归侨、侨眷是一个特殊的涉外群体,“侨联”是一个特殊单位。这位知情人士说,中共很早就意识到华侨的力量,既影响海外的舆论,对中国的经济发展也产生直接影响,所谓“以侨引侨,以侨引台,以侨引外”就是利用侨界牵线搭桥,发展地区经济之一项措施。
  
侨联前官员说,旧时侨联是由归侨、侨眷组成的团体,其专职工作人员同样由归侨、侨眷担任,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国安局每年派两名人员进去,这些派去的国安对外自称侨联的外展人员,其实质是以这个职位来掩护,套取资料或发展线人,针对第三国发展情报力量,“渗透的很厉害”。

这位中共前侨联官员出生于华侨家庭,长期工作和生活在归侨的圈子里。据介绍,这一群体经历异国他乡的奋斗,不少人在中共建政初期,怀着报效祖国的理想和千年落叶归根的传统思想回到大陆,或经历过侨居地的反共排华浪潮,回国后很多都因所谓“海外关系”罪名,遭共产党的无情迫害,被送到华侨农场变相劳改。
  
此外还有为数不少的鲜为人知的特殊归侨,他们是当年中共一手支持建立的马共、泰共、印共等十几国的党员,因听命中共在东南亚策反暴动,被所在国驱逐出境,不过“这段历史中共从来不提并尽力掩盖”。
    
侨联是特务机关
  
文革后期很多中国人大举偷渡去香港,在这股出国潮下,这位知情人士说:“华侨终于也被准许出国,侨办、侨联那时安排很多人带任务出来,由中共出资在香港开公司,以商人面目出现,与中共有很深的利益关系,它给你一些利益,让你做一些事情,包括渗透当地政界,利益输送,侨联实际上起到特务机关的作用。”
  
尤其是海外移民史悠久的广东和福建两省,与海外华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关系网遍及全球。据中国侨网介绍,海外华侨华人群体中,不包括港澳台同胞及国内的侨眷亲属,祖籍广东的华侨华人有2,000多万,占近50%,祖籍福建的华侨华人为1,000多万,约占35%。
  
知情人说,中共一向重视侨界拥有的国际资源,大约2000年的时候,有国安到侨属中摸底,要求写海外亲属的电话地址等,了解侨眷亲属在海外的情况。另外一项措施,就是“侨联长期设有一个机密室,由党员、政治上极左极红的人把持。”
 
侨联有什么秘密资料要放机密室?外人不得而知,这位中共前侨联官员透露,早在20多年前,从死刑犯身上摘取活体器官,在广州市“南方医院”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当时就有侨联的侨生为海外病患牵线搭桥、当黑中介,介绍商贾巨富、海外病人到南方医院等军方背景的各大医院看病、体检及器官移植,从器官移植中大捞外快。

中国首家涉外医疗中心由部队医院开办 提供特需服务

1960年开始至1978年越战前夕,东南亚国家吸取共产党策反动乱等教训,发生了印尼、马来西亚、泰国等十多个国家大排华,中文汉语相继被禁。
  
知情人说:“1961年排华后,很多回中国探亲、旅游、看病的海外华侨,连中文都不会说了,更不识汉字,人生地不熟,出行不便。其实侨联的人,很多侨生为华侨做翻译,到南方医院做器官移植中介、在海外帮助招揽病人的中间商,我不少同事做了这一行。”
  
知情人表示自己不久就感觉奇怪:“在机关工作,有些甚至从华侨农场出来,负责接待华侨、或从事对外宣传的,那份粮一算就算出来,为什么他们突然之间这么有钱,住豪宅,经常出国旅游,送子女出国,这些钱是从哪里来的?”
  
真相慢慢揭开。这位知情者说,“南方医院”1979年开办了“惠侨楼”(惠侨科),是中国首家也是规模最大的涉外医疗中心,专为港澳台、海外侨胞、国外病患提供一条龙的各种特需医疗服务,装饰豪华,整个医疗机构看起来犹如现代宾馆一样。

我们的(真)人皮都用不完

知情人说:“‘南方医院’属于军方的中国解放军第一军医大学附属医院,中国国内当时没有外币兑换,换内脏、器官移植要收代用券,80年代在香港还设惠侨楼代理部,直接收港币,赚到不少钱,很快1988年又起另外一栋新楼,系统升级。”

80年代省侨联下属开办了一家公司同美国姓王的华侨医生做生意,“这位医生介绍巴西人造皮生意给我们做,这种皮在中山医、省医院都很好销,但在南方医院就销不动。有一次在午饭饭局中,有一名在军队南方医院工作的河北籍医生就对我们说: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更不能让美国政府知道,我们的(真)人皮都用不完。”
 
后来这位中共前侨办官员因缘际会住进了军方南方医院的惠侨楼,又知道更多细节:“当时我们搞进出口生意,亲戚出车祸被送到南方医院住了两个月,我亲眼看到接受移植的人,术后因为吃抗排斥药物、身体虚弱,为了适应过程中防止感染,出入都戴着口罩。记得有一名从英国来的李太回国前还向我道别,她的先生做移植手术后,康复期间过世了,自认吃了太多荔枝上火……”

“我就奇怪为什么这些人换肝换肾,我问这么多肝肾从哪里来的?猪的?狗的?他们就告诉我是死刑犯的,这已是公开秘密了。混熟了后,医院里面的人讲,死刑犯五花大绑被法警提走,去射击场,人一倒地,消毒水就泼到身上,法警一拥而上……”。  

此后知情人碰到一名朋友,说自己有一名亲戚曾经在湖北武汉的涉外医院做医生,是一名姓黄的印尼华侨,他亲耳听黄医生讲,“他说器官摘取就像杀猪一样,各取所需。死刑犯被执行死刑的前一天要给他洗澡,由里面的犯人给他洗澡,因为要他的皮肤。”

“我还听看守所的亲戚讲,死刑犯知道自己会被摘取器官,在洗澡、擦身、换衣服时,即将被处死的犯人还会念叨着:18年以后又是一条好汉……那个年代很多人判死刑是被人冤枉的,那意思就说转世投胎之后过18年又长成人,再报仇不迟。” 

“那时我还认识一名军警叫侯玉武,他说枪毙死刑犯时,从后背打心脏,子弹靠心脏部位打歪一点,为的是拿他的器官,不打烂他里面的心和肺。枪毙前在死刑犯的舌头下面先注射一针,舌头就膨胀起来,让他无法发声,最后连皮都剥光……人没死亡前很清醒很痛苦。”

知情人说,军人通常被洗脑严重,绝对服从中共,当时这名军警笑着说这些,至今想起来都不寒而栗。
  
“以前是军区,南方医院军队拿第一手的器官,因为是执行的军警割除、拿器官,用不完的南方医院再卖给下边的地方医院,赚一大笔钱,然后那些人去南方医院的豪华餐厅大吃一餐,就像西游记里面描写的魔鬼一样。”

知情人士说,一些侨生侨眷意识到这是一个赚钱机会,配合中共搞统战,“骗华侨这是死刑犯将功赎罪、自愿捐出器官,顺着病患急需器官的心理,诱惑华侨不知不觉参加谋财害命的罪行。”

23134025202
南方医院作为一所有军方背景的医院,创建了中国首个华侨病房,上个世纪80年代在港澳同胞和海外侨胞中名声就已经很响。知情人士说, 南方医院器官移植病区所在的白云山东麓,下面是军事防空洞。图为南方医院介绍惠侨科的图片。(网络图片)

南方医院网上介绍,该院惠侨楼是“医疗卫生领域的特区”,1996年4月,惠侨楼被解放军总后勤部批准为全军唯一的“涉外医疗中心”,2004年被誉为中国特需医疗服务第一楼。2011年因“统战工作资源非常丰富,30多年来,先后收治了86个国家和地区共计10万多名患者”,被授予“广东统一战线基地”, “成为统战工作新的重要阵地”。

自1978年首例人体肾移植 装备规模迅速升级
  
从《大夫网》空军总医院泌尿外科—简介上看,第一军医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南方医院,从1978年已完成了首例人体肾移植。
 
南方医院的网站上是这样介绍其肾移植科的:“肾移植科在肾移植及相关并发症领域的研究具有国际先进水平,在肝移植、胰肾联合移植、肝肾联合移植等方面在国内具有领先地位。自1978年以来,肾移植数量和质量方面均跻身全国先进行列,目前已完成肾移植达3,800余例,居国内第二,广东省第一位……科室先后主持多项国家、教育部、广东省以及军队自然科研基金,还有军队十五重点基金。”

据《明慧网》介绍,现代器官移植起源于1936年前共产苏联的一次试验,中共建政后继承了苏共体制下的这一发明,利用军队系统搞器官移植,特别是使用活体器官来提高移植质量。从其建政开始就利用医术较高的医生进入军队系统,甚至成为其中央领导人的保健医生。
  
从南方医院网站上的介绍来看,该院的确“承担了中央首长、省级领导的健康管理任务”,而且2008年受广东省委保健办委托,“为全省各地市保健单位从事领导健康保健工作的专业人员进行健康管理新技术的培训。”
  
据陆媒《羊城晚报》文章介绍,1979年10月叶剑英在广州谈到中共将给广东特殊政策,进行经济改革实验时,当时在听者之列的第一军医大学校长赵云宏提出华侨病房设想,即获叶剑英肯定。随即,1979年年末,第一军医大学试办了一个20个床位的港澳病房。“不到3年,‘港澳病房’就陆续扩建成为有100多张床位的‘惠侨楼’”。  

这名中共前侨办官员说,自从法轮功学员在中国被活体摘取器官的真相曝光出来后,一部份的记忆碎片,如同拼图一般按在了一起,再联想到大陆的收容站,更让其无法不担心:“现在改成救助站,是公安八处和民政局一起合办,目前还在广州罗岗扩建,扩建干什么?中共会这么好心收容(流浪汉)吗?我怀疑是在圈养器官供体,看守的都是部队和武警出身、心狠手辣的人。”
  
法轮功学员在中国被活体摘取器官的曝光事件回放
  
2006年3月8日,一名出生在中国、在日本一个民间电视新闻采访机构从事对中国新闻报导工作的第一个证人现身,向《大纪元》曝出惊天内幕:中共在沈阳苏家屯设立秘密集中营关押6,000多名法轮功学员,并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九天之后,一名曾在沈阳市苏家屯区的辽宁省血栓中西结合医院工作的女子向大纪元提供了关于这个神秘关押地点的更多细节。
 
2006年3月31日,一名署名沈阳军区老军医的国内人士给大纪元网站投书,再次证明苏家屯集中营的存在,并且说,中共在对待法轮功的问题上已经公开宣布为“阶级敌人”,也就是说法轮功学员如同中国许多的重刑犯一样,不再被当作人类而是当作产品原料,成为商品,可“进行任何符合经济发展需要的处理手段,无须上报。”

中央同意将阶级敌人进行任何处理
  
这名来自军队系统的证人说,根据“国家规定”,省一级政府有权在所辖军区的监管之下设立重刑犯罪份子的资源再回收机构,这是中共中央军委在1962年就有的文件,而且一直沿袭至今。根据该文件规定,死刑及罪大恶极的重刑犯罪份子可以根据国家及社会主义发展需要进行相应的革命化处理,在文革期间最大的革命化处理就是食用,就是用来做食物,其次是建立各种工程及进行生产作业。

“老军医”说,根据1984年的补充规定,重刑犯的器官移植被合法化,许多的地方公检法部门对待该问题基本上要么是直接移植然后火化,要么击伤进行形式死亡仪式后直接移植然后火化。进入1992年后,实际上完全公开化了,由于许多行业的发展,人体成为昂贵的工业资源原料,活人甚至死人尸体成为原料。
  
“老军医”还强调,器官移植的管理系统是军队,其意思就是该类事情的管理及机构的核心是军事系统,这是政府机构望尘莫及的。
  
2006年3月9日以来,“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针对中国大陆30个省、直辖市、自治区的中共司法系统和军队、武警、地方等医院器官移植部门进行了持续的调查,获取了大量的证据。这些证据证实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及做活人人体实验的罪恶真实存在。
  
追查国际的调查资料表明,中共军、警医院涉嫌系统参与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谋杀法轮功学员的群体灭绝性迫害。
(红色势力渗透法拉盛系列报导之十八:未完待续)
  (欢迎来信爆料,或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导的看法:editor992#gmail.com,传真 646.349.5995。)

责任编辑:季平

吉林大学副校长王冠军被查 引爆吉大医院活摘器官黑幕

a214417651
吉林大学第一医院院长涉嫌移植大量来历不明肾脏。(网络图片)

新唐人2014年8月3日讯】(新唐人记者田飞综合报导)中纪委网站8月3日消息,吉林大学党委常委、副校长兼白求恩医学部学部长王冠军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调查。消息没有透露更多的详细信息。

公开资料显示,王冠军是中共党员,医学博士,现任吉林大学党委常委,副校长兼白求恩医学部学部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分管医学教育、医疗服务和公共卫生管理工作;兼任白求恩医学部学部长。分管部门:白求恩医学部、医院管理处。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王冠军从2004年12月至今任吉林大学第一医院院长。而吉林大学第一医院早在2006年就被海外媒体广泛披露,其设立地下器官移植中心,参与移植大量来历不明的肾脏。当时正值多位证人在海外揭露中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的器官。

移植大量来历不明肾脏

2006年11月13日,《希望之声》记者发现,吉林大学第一医院的肾移植中心设于阴暗的地下室。当记者询问肾移植科主任王钢,器官移植中心如此重要的科室为何被安置在见不到阳光的地方时,王钢回答:〝跟你没有关系,没有必要告诉你。〞

记者调查发现,该中心自1999年起共完成2600多例肾移植手术,仅2005年一年就做了182例,位居全国第二。供体来源多,以二三十岁年轻供体为主。供体离体时间有的几个小时内就可以获得,而肾源则是院方本身自行解决,不依赖全国统一调配的方式。

有护士向记者透露,肾源很多,每个月手术有20多例。〝(供体离体时间)短的几个小时长的十几个小时。这个都是我们院内统一安排,我们不知道。〞

《希望之声》记者采访发现,自2006年3月多位证人揭露了中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实以来,各大移植中心在4月份24小时加班加点移植。巧合的是,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器官移植中心正是在4月份,由原吉林大学联谊医院,也就是原医大三院的移植科主任傅耀文,同原科室护士长和一些医生一起引进技术,正式成立。

当地人透露:吉林大学第一医院的门前从4月份开始突然戒备森严,该院邻街的正门和3个侧门,每个门都有至少两个穿着近似警服的保安人员,而且还经常是手拿着步话机,虎视眈眈的观察着进出人员。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调查发现,2006年4月至5月末,吉林大学第一医院进行的肾移植手术高达20多例,其中二例是亲属提供肾源,其余肾源均来历不明。

对器官来源避而不答

此外,一位大陆人士还曾给《明慧网》投书,称自己一位30多岁的亲戚患了尿毒症,想到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做肾移植。该人士与亲戚一起到了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做配型(血液检测),发现该医院的器官移植科位于住院部地下一层,走廊始终有保安巡视。

护士对该大陆人士讲,现在肾源比较紧张,但他们医院比其他医院要好一些,并说他们的肾源都是18-45岁之间的健康的肾。

但当该人士追问其肾的捐赠者都是什么人时,护士闪烁其词,避而不答,并显得有些紧张。护士还讲他们换一个肾的平均费用为7万元左右,等待时间平均为半年。

事后该人士经打探才知道,为什么很多人包括外省的都到这里来做移植手术,是因为这里的移植科主任傅耀文(主刀医生)的妻子是长春某检察院的检察长, 所以他能弄到器官,并且他本人每年就能做200多例肾移植手术。如果病人给其1万或几万红包,等待时间可缩短到1至4个月不等。

玉清心:中共移植医生被捕 是“活摘”掩盖不住了

【大纪元2014年08月01日讯】据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7月29日透露,一名从事器官移植的中国主治医生,一周前被中共当局以“滥用器官移植”的罪名逮捕。这名医生是某大医院的主治医生,从事器官移植多年,发表过多篇论文。他曾经亲口承认自己参与使用法轮功学员器官进行移植手术。有关证据的详情在大卫‧麦塔斯与大卫‧乔高合着的《血腥的器官摘取》一书中有详细记载。

除此,麦塔斯还透露,按议事安排,要在7月29日发言的肝脏移植医生和卫生部官员王海波,突然失踪了。会议屏幕上显示了王海波主讲的题目,但讲台空着,也没有安排他人代为发言。认识他的人不知道他的去向,议论他可能出事了。

出什么事?恐怕“活摘”要出事。被捕医生在《血腥的器官摘取》一书中榜上有名,“活摘”罪证确凿,已经曝光。这样的“把柄”、 “口实”要先打掉。非要在国际舞台上扬眉吐气一把,大讲换肝成果的王海波被失踪了,这不能不让人联想到也是换肝大户的沈中阳、黄洁夫这类专家官员,他们不但自己“活摘”,而且组织“活摘”,是不是也悬了?

“活摘”要出事的一个先兆,是7月26日新华网曝“圈养”供体,罕见报导非法活摘贩卖器官案。“活摘”医生被捕、失踪的消息,似乎证实了是习近平在为“活摘”试水。官媒首次出现“圈养”供体一词,意在暗示“活摘”器官。《新华网》报导后,央视官方微博也跟进发布消息。中共喉舌媒体突然捅出“活摘”的禁忌话题,现在看来是和抓捕“活摘”医生同属系列动作。

这些年,中共为缓解“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压力,报导过多起侦破、抓捕、审判社会上不法团伙倒卖人体器官案,故意混淆视听,掩盖中共官方医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像这次抓捕了有名的活摘医生,还是首次。

迫害法轮功的主谋和元凶之一周永康现在被中共抛出“立案审查”。周的最大罪恶是迫害法轮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在“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公布的关于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录音证据中,李长春亲口说出,周永康具体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个事。周永康手上的血债,主要涉嫌器官杀人网。他利用几百座劳教所和多座秘密集中营,关押了大批法轮功学员做活体器官库,虐杀了数十万法轮功学员。面对周永康如此滔天大罪,再像一年前那样处理薄熙来问题,好像很难了。

今天传来美国281决议案完成最后审议,要求中共停止强摘器官 。决议案明确提出:“要求中共政府马上停止从所有的囚犯、特别是从法轮功良心犯和其他宗教信仰及少数族裔人士身上强摘器官;要求美国国务院对中国的器官移植 执业(系统)进行全面和透明的调查;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其发起的已持续15年的对法轮功精神修炼的迫害,立即释放所有法轮功修炼者和其他良心犯。”

在地球的另一边,2013年12月12日,欧洲议会已通过一项紧急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活体摘除器官;并呼吁中共“立即释放”包括法轮功学员在内的所有良心犯。

国际器官移植界,也一直在抵制中共的不道德器官和封堵、制裁中国器官移植医生。2013年11月,原中共卫生部副部长、中国人体器官移植临床技术应用管委会主任黄洁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罕见地说了几句实话。他说,“多年以来,世界上对中国采取‘三不’”,中国的器官移植成果不被世界所承认;临床科研成果在世界著名杂志上不能发表;中国不被接受成为世界上任何器官协会会员。

7月26日,“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最新公告指出,所有中国器官移植医生,都涉嫌参与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行为,涉嫌触犯了群体灭绝、谋杀。公告第一次指出,所有中国器官移植医生,都涉嫌“活摘”。

面对“活摘”的巨大的压力,习近平阵营不得不加快与江泽民集团的切割。去年12月12日的欧洲议会决议案震惊中共高层,现任高层为给自己留后路,提前抛出了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通告中罕见强调其跟迫害法轮功团体有关的“610办公室主任”等三个隐秘头衔。

习近平阵营一直在以贪腐名义治罪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恶人。从目前抓捕、失踪“活摘”医生的动作看,下一步习可能以“滥用器官移植”为名,抓捕治罪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恶人。像是一边打虎,一边要捉“活摘”的妖孽。

(责任编辑:朱颖)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4/8/1/n421417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