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移植主任:中国器官移植整套过程 非常恐怖(图)

恐怖的现实

084317491
图﹕以色列最大医院的心脏移植科主任雅各‧勒维教授表示,在中国发生的非法器官移植,违反了所有的道德和伦理。(马有志/大纪元)

【大纪元2014年07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马有志、周凤临旧金山报导)7月28日,世界器官移植大会(World Transplant Congress)在旧金山莫斯康尼展览中心(Moscone Center)继续举行,这是包括ASTS、TTS、AST三大有关器官移植领域协会联合举行的各类专家齐聚的大会。以色列最大医院的心脏移植科主任雅各•勒维教授表示,在中国发生的非法器官移植,违反了所有的道德和伦理,国际社会再也不能无动于衷。UCLA爱庭爵医疗主任表示,强行摘取器官行为应当立即停止。人文博士生费科瑞则表示,“强摘器官”超过了人权侵犯所有种类的总和。

病人2周完成匹配和手术 不可思议

勒维(Jacob Lavee)教授是以色列Levier心脏移植主任、前以色列器官移植协会主席、著名心脏外科医生。9年前的一件不寻常的事,让他开始关注非法器官移植,让他不得不正视这一恐怖的现实。

勒维教授说,“2005年,我的一位心脏病人,在以色列“最急需名单”上等待可以匹配心脏长达一年后,突然有一天告诉我,保险公司安排他将去中国换心脏,而且在2周就全部完成匹配和手术。”

当病人回来后,勒维教授觉得不可思议,便开始了对如此迅速的心脏匹配和手术过程进行了调查。“我发现了在中国发生的器官移植的整套过程,非常恐怖!”勒维教授说,“那以后,我带头发起了介绍在中国发生的非法器官移植的运动。长话短说,2008年,以色列国会通过法律,禁止以色列保险公司付费给病人去中国做非法移植手术。其实,自那以后,人民知道了真相,以色列没有一个人再去中国做器官移植手术。”

“任何国家都必须禁止让国民去中国做非法移植手术,但那是不够的。”勒维教授说,“各国和联合国应该施加压力,制止在中国发生的事情。”

二战犹太受害人后代:历史不能重演

谈起为什么自己要关心,勒维教授说,“我是二战受害的犹太人的儿子,父亲曾经受过类似的苦难。我不能让历史重演,不能让二战中犹太人的遭遇再一次落到人类任何人的头上。”

“但是,在中国整个产业实在太庞大,以至于人们不相信事实真相。我们作为医学界的人士,责任在于让人们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然后第二步是制止事件的进一步发生。”

勒维教授说,“2天前,我刚刚发表了一篇论文,发布了许多新的数据。”“他们(中共)违反了所有的道德和伦理底线。器官移植只有在捐献人同意捐献的情况下进行,这是底线,不然,那就是反人类的行为。”

勒维教授说,“任何人都应该关心在中国的非法器官移植,关心美国国会281法案,制止在那里发生的罪行。”

UCLA医疗主任:强行摘取器官行为 应当立即停止

爱庭爵医疗主任(Robert Ettenger,M.D. ,David Geffen School of Medicine at UCLA)表示,对于中国发生的盗取器官、特别是对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的罪行有相当了解。他签名支持美国国会281法案,要求中共停止盗取器官的行为。

爱庭爵说,“我知道在中国通过一些立法,但是我,还有很多人,不相信他们会马上去执行。”

他说,“我认为,有必要让北京政府知道,他们对法轮功和其它犯人的强行摘取器官的行为,应当立即停止。”

084317492
作家、前外交官詹姆斯‧派特森希望美国国会对活摘事件调查清楚。(马有志/大纪元)

前外交官:心脏移植在中国只需几天 让我惊讶

作家、前外交官詹姆斯•派特森(James Patterson)参加了今年的大会,是因为过世女儿长期等待心脏移植的痛苦经历。派特森说,当年17岁的女儿Alexandra因为等不到可以匹配的心脏移植而过世,让他痛心万分。

“在美国,心脏移植等待一年和几年是常事。但是,今天在会议期间,从一些与会者的交谈得知,在中国,这个过程只需要几天,这让我惊讶。”派特森说,“我对这个过程的时间有些质疑,希望美国国会对这件事好好调查清楚,因为这只有在中国发生。通过外交手段,解决这一问题,为民众负责。”

084317493
在亚特兰大Emory大学攻读人文学博士的费科瑞认为,“强摘器官”超过人权侵犯所有种类的总和。(马有志/大纪元)

“强摘器官”超过人权侵犯所有种类的总和

在亚特兰大Emory大学攻读人文学博士的费科瑞(FikreJesus Amahazion) ,对于“强摘器官”这一现象,提出了自己的见解。他将把自己的发现写入自己的博士论文。

费科瑞说,“我此前准备研究人口贩卖,而所有的人口贩卖话题都会引起国际关注,比如人口贩卖、奴隶贩卖和性奴贩卖等。但是,对于国际器官贩卖的问题,却尚未引起国际关注。”

“我的理论是,这是因为目前器官盗取和贩卖并未如其他贩卖一样,被视为是人权问题。”

“其中一个可能的原因是,目前民众意识不足,所以需要更多的公民权力协会带来更多这方面的认识。目前世界上也只有少数的国家将其视为国际性的问题。”

“第二个原因是,人口贩卖这一问题得到了美国国务院的压力和推动,并将其推上了全球问题的层面。而器官盗取和贩卖的议题,目前尚未有国家出面,将这一问题推向全球层面。”

费科瑞认为,器官盗取和贩卖,“是最最恶劣的对人权的侵犯,它违反了所有各个方式对人权的各种侵犯行为,包括中伤、杀人、对人格的侮辱、侵犯犯人权利、对人免于酷刑权利的侵犯,这超过了所有这些种类对人权的侵犯的总和。”

(责任编辑﹕任一志)

084317494
反对强摘器官医生组织的展位。(马有志/大纪元)

084317495
法轮功学员在旧金山世界器官移植大会会场外曝光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马有志/大纪元)

084317496
法轮功学员在旧金山世界器官移植大会会场外曝光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马有志/大纪元)

084317497
法轮功学员在旧金山世界器官移植大会会场外曝光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马有志/大纪元)

本文网址: http://cn.epochtimes.com/gb/14/7/29/n421155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