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最大媒体:移植医学伦理研讨会谴责中共活摘

Italiamedia
网页截图

文/意大利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七日】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一日,移植医学伦理全国首届研讨会在意大利罗马的众议院里举行。意大利医学界,法律界与政界人士一致谴责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并围绕医学伦理展开热烈讨论,推动旨在打击国际器官交易的新法案,以杜绝正在殃及到整个星球的活摘器官罪行。意大利国家最大媒体网站“Rai news”对事件进行了采访报道。

Rai新闻网站在七月十二日报道中,标题上写道:制止国际器官交易——享有医疗救治的权利,但不得以他人生命为全部代价。

下面是报道的全文:

“尽我之能力和判断力来帮助病人,但避免对病人的伤害和不公。”秉承希波克拉底誓言的医生道德准则,移植医学伦理全国首届研讨会在意大利罗马召开。

“你问过这些器官从哪里来的吗?”

“我只知道一点,这样做现在我可以养活我的孩子!”中东最大的 Sheba Medical Center di Tel Hashomer医院的以色列医生Jacob Lavee在研讨会上,引述一位曾经因器官移植去过中国的病人证词说。

在众议院,医学界与政界联手成盟,共同寻求制止国际器官交易的具体解决方案,并讨论社会伦理的核心问题,即在一个社会里,因发生不道德的行为和“新自相残杀”的罪恶,导致人类的生命权和尊严权受到威胁。

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统计,在全球七万移植案例当中,五分之一是通过器官买卖来完成的。世界卫生组织敦促,联合国成员国必须采取措施保护最贫穷和最弱势的群体,加倍关注国际贩卖人体组织和器官的更为广泛的问题。

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举证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的犯罪事实

在这一领域,四个月前参议院一致决议,责成意大利政府采取措施反对中共野蛮活摘器官的行为。二零一零年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通过相关调查,向国际社会举证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的犯罪事实。

来自欧洲的病人,与世界上其他国家的病人一样,他们前往中国旅游,为的是在1-2周内就可以获取一个器官,而在欧洲等待器官移植的时间需要好几年。

根据证人和确凿证据所证实,数以万计的器官没有合法的来源,全部来自于未经同意捐赠器官的良心犯。二零零六年七月,前加拿大政府亚太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人权律师麦塔斯公布的一百四十页的联合调查报告,得出“令人遗憾的结论,即指控是真实的”。

中共在全球舞台上展现令人毛骨悚然的特色“移植旅游”,但这并不意味着你与此无关。治疗旅游兴起于文明国家,我们这些西方国家的有钱人出国采购需要更换的器官部件。

就象那些组织贩运儿童或奴隶的人贩子,这些组织结构严密,参与者众多,包括代理(中介),到做移植手术的医生,和其他参与人员。

卫生保健委员会成员:我们必须催促整个世界行动起来制止活摘罪恶

“我们必须催促整个世界行动起来,”参议员Ivana Simeoni(卫生保健委员会成员)说,“我们已经通过一项决议,要求欧盟所有机构的外交官,制止在中国正在进行的这一杀人取器官的刑罚。”

卫生保健委员会副主席、参议员Maurizio Romani签发提议了一项法案,对阻止器官贩卖复杂化采取进一步措施。

“该法案要求设立以移植为目的而进行的人体器官买卖罪,等同贩卖人口罪,”Romani解释说,“这将对那些同流合污的共犯,捐赠者,组织者和做移植手术的医生,还有那些购买器官的人绳之以法。”

医生出身的参议员Romani解释说,想通过拦截的方式达到控制器官买卖渠道的目的,因为要达到拦截的目的,需要花六年的时间,因此在ddl中要求提高刑期(从八年至二十二年)。“卫生保健委员会一致同意该法案,司法委员会为了听取我的意见而推迟了批准时间。可能会有一些变化,但我确信七月二十四日将通过这项法案。”

光有惩治器官交易的法律并不够,只要有供求关系不会有任何变化。我们需要一场文化上的变革,通过捐赠文化根除器官活摘的需求。罗马Policlinico Tor Vergata大学移植和整形外科(U.O.C)的主治医生Alessandro Anselmo进一步阐述:“令人欣慰的是,在意大利有一个针对器官捐赠而确定的全面具体的规则,并且这一官方系统运行良好。”

与会医生:谴责器官交易和遵守伦理约束,对于我们至关重要

一切都围绕着捐赠而行,没有捐赠就不可以移植。但是,谁是潜在的捐赠者?那些被诊断为脑死亡,即头部外伤,脑出血,缺血缺氧等。“诊断为脑死亡必须是确信无误的。”Alessandro Anselmo医生强调这一点。

“捐赠的声明是可逆转的,而且家庭成员总是被要求参与这一捐赠决定,我们这里不承认无声默认。”

“我们这里没有谁比谁更优先这个说法,在我们的系统中也没有金钱交换。但是在意大利,只有三分之一的病人可以获得移植的器官,排队等待移植的人数是九千人。在意大利捐赠器官的比例大约是百分之二十二,比欧洲的平均水平百分之十六点九略高。但我们大多数人都是从捐赠者的尸体上移植器官,象美国那样有捐赠文化的活人捐赠器官的情况不多,在欧洲的比例也很低。”

“科幻小说也许已经在我们身上发生。显然以后总是会有人需要器官,也可能出现其他非法行为。在欧洲和美国都有严格的法规,但人性往往倾向于违反规则。出于这个原因,谴责器官交易和遵守伦理约束,对于我们至关重要。”

伊斯坦布尔宣言二零零八年成立,但这些规则并非所有国家都遵守。随着全球化的发展,一切都发生了变化,获取器官的方法多种多样。众所周知,器官移植后面存在巨大的金钱交换。中共政府二零零五年承认从被判处死刑的囚犯身上摘取器官。中共政府并不尊重本国的器官捐赠者,因为中共杀死了他们。中共也从不遵守二零零七年通过的器官移植法。

去年十一月,国际器官移植组织在中国会见了中共卫生部长,要求停止强摘器官。可结果呢? 从二零一四年三月起,中共除了强制摘取之外,又增加了自愿捐赠一条。我们必须制止这一罪恶!

附上rai.news网站文章链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