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国会举行反强摘器官听证会 邀一百名法轮功学员旁听(图)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七日】(明慧记者穆文清、华清、夏纯清澳洲堪培拉报导)二零一四年七月十六日,国会议员反强摘器官组织(PAFOH– Parliamentarians Against Forced Organ Harvesting)在位于堪培拉的国会大厦举行了首次听证会,并特别邀请了一百名法轮功学员旁听。

澳洲及全球首例:澳洲国会议员邀请百名法轮功学员出席听证会

这次国会听证会是国会议员反强摘器官组织(PAFOH– Parliamentarians Against Forced Organ Harvesting)去年年底成立以来发起的第一次听证会,与众不同的是,澳洲的国会议员们邀请了共一百名来自澳洲,包括东、西部各大城市的法轮功学员前来旁听。在澳洲国会,是凡议员们开会,通常列席或旁听的非政界人士都不会超过十人,因此,这次邀请百名法轮功学员旁听,这在澳洲历史上还是首次,在全世界也属于首例。

2014-7-16-minghui-falun-gong-auhearing
图说:澳洲国会参议员约翰•马迪根(右)、众议员克雷格•凯利(左)和悉尼大学辛格教授(中)在堪培拉国会山庄声援法轮功学员举办的“反活摘器官”集会。

在听证会上,澳大利亚悉尼大学老年病医学教授玛丽亚•费托罗•辛格(Maria Fiatarone Singh)做了题为《活摘器官:法律、医学伦理和社会责任》的演示会(Presentation),给在场的议员们留下深刻印象。美国中国问题专家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通过视频连线澳洲国会,声援议员们谴责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国会议员反强摘器官组织(PAFOH)是由澳洲参议员约翰•马迪根(John Madigan)和众议员克雷格•凯利(Craig Kelly)先生发起,在澳洲国会成立的一个友谊团体(Friendship Group )。旨在加深议员们对强摘器官问题和移植旅游问题的认识和关注。

马迪根参议员:希望澳洲政府能站出来制止活摘器官这样的暴行

去年三月,马迪根参议员就曾提出一项动议案,要求澳洲政府支持联合国和欧洲理事会防止贩卖器官、组织和细胞的倡议,反对活体摘取器官的行为。该动议案在澳洲参议院获得一致通过。在十六日的会议上,他重申了制止活摘器官罪行的必要性,鼓励法轮功学员继续讲清真相,赢得更大的支持。他提到:

“非法活摘器官的问题在任何情况下都是极不道德的,这对任何人都是一样,不管他是谁,在什么地方,他们拥有什么样的文化、宗教,来自什么样的背景。我们都有权利平和的活着,说到平和,我想告诉法轮功学员,感谢你们来到国会,你们平和有序的行动令人赞赏。在十几年的迫害中,面对不公,你们的抗议活动一直是非常平和理性的,非常有秩序。”

“我希望不久的将来,澳洲政府能真正站出来制止活摘器官这样的暴行,不管它发生在世界上哪个地方。听证会的证词和证人都表明,非法活摘器官仍然在中国发生着。当我们说到器官,我们不是说一件商品,是在说人,说一个生命。活摘器官这种罪行是不能容忍的,任何人的生命和器官他不是一个商品,是最可贵的,所以我们要站出来制止这样的事情。现代社会,你可以将很多很多东西商品化,但是不能把生命当作商品买卖,不能为了延续一个生命而杀死另一个生命。”

“去年末,由我领头,在凯利的全力支持下成立了国会议员反强摘器官组织PAFOH,我们希望越来越多的议员能加入这个行列,我们一起来制止活摘器官罪行。但是唯一能赢得更大支持的办法就是让他们(议员们)更好的了解真相。”

凯利议员:强摘器官是道德问题 是骇人听闻无法接受的

凯利议员接受采访时表示:“强摘器官首先是个道德问题,强行摘取活人的器官这对世界上每一个人来说,都是骇人听闻无法接受的。作为国会议员,我们有义务在这个国家的舞台上(指澳洲国会)对这样的问题出声。我们要让人们认识到这个问题,不仅仅澳洲而是全世界都认识到这个问题,那将有助于促成改变。”

“以后我们还要在国会不断的强调并提请媒体关注,我们应该阻止移植旅游这样的事情发生,正如辛格教授今天讲到的,许多国家已经对此采取了法律行动,澳大利亚也应该学习他们的经验。”

“2001年至2008年期间,多达65,000名法轮功学员被强摘器官,这是令人惊骇的不忍耳闻的事实,不幸的是它已经无可挽回的发生了。然而我们需要从中吸取教训,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

世界各国对活摘器官采取法律行动

辛格教授在她的演示中列举了世界各地针对活摘器官采取的法律行动。

以色列Tel Aviv大学医学院移植专科医生主任、前以色列器官移植协会主席、著名心脏外科医生杰卡弗•拉维(Yaacov J. Lavi)在《国有器官》一书中提到,以色列有一个病人到中国,两周之内获得了心脏移植,这引起他的关注,他随后做了大量调查研究,发现了中共活摘器官的黑幕。在拉维教授的推动下,以色列议会于二零零八年立法禁止以色列人到海外进行非法器官移植。以色列人如果到海外(如中国)寻求器官移植的话,政府将不提供健康保险和相关费用;贩卖器官者将面临刑事处罚;非法移植将受处罚;全面禁止移植旅游;改善以色列当地的器官捐赠系统使更多人可以在本地获得器官。

西班牙则于二零零九年制定了相关法律,于二零一零年通过并开始实施:禁止本国公民到包括中国在内的任何国家接受已知是“非法的”器官移植,或推广非法器官移植,犯法者可或判三至十二年监禁。一位名叫奥斯卡‧加雷(Oscar Garay)的西班牙公民,于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到中国天津接受了一个非法的肝脏移植手术。他等待一个肝脏仅花了二十天,为这次手术支付了十三万美元。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二日回到西班牙后,加雷为他的中国移植器官之行做宣传鼓动,受到西班牙媒体和政府的关注。西班牙政府因此立法禁止非法器官移植,规定在知道器官来源是非法的情况下接受这个器官移植的人、所有参与推广或宣扬非法器官移植的人将面临三至十二年的监禁;任何参与非法器官移植与交易的组织,如协会、公司、医院等,将受到所犯重罪中非法获利的三至五倍的罚款。

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七日,美国两党在众议院共同发起〈281号决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针对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良心犯的“强摘器官”行为;要求美国国务院对中国器官移植系统进行全面和透明的调查,禁止那些参与非法强摘人体器官者入境美国,如已在美国境内要对其提出法律起诉。此外二零一一年六月,美国国务院更新了非移民签证申请表DS-160,新增加了一个与活摘器官有关的安全问题是:“你是否曾经直接参与强制移植人体器官或身体组织?”(Have you ever been directly involved in the coercive transplantation of human organs or bodily tissue?)如果回答是,申请人就不能获得签证。

二零一四年七月九日,欧洲委员会签署了一个公约,用以惩治贩卖人体器官者,在国家和国际上两个层面促进合作。公约是有世界性的,该公约不仅适用于欧盟各国,二零一五年起也对非欧盟成员国开放。根据该公约,要求各国政府采取措施包括立法规定非法摘取人体器官列入刑事犯罪。

辛格教授的演讲深入有据,与会的议员们深受触动,会议结束后表示澳洲应该从其它国家的举动中得到借鉴,包括具体怎么做的细节。澳洲联邦政府除了去年三月一致通过的反活摘器官动议案之外,目前参议院还有动议案提议仿照美国增加签证安全检查,禁止参与活摘器官者入境澳洲。此外去年三月提出的刑法一九九五修订中,将非法贩卖器官列入了刑事犯罪之列。

曾遭迫害法轮功学员:希望迫害早日被制止

来自南澳的法轮功学员Barbara和Brian表示,辛格教授的演讲详实有据,把这个问题讲得很透彻,令人感动,发人深思。两人会后曾与同样来自南澳的与会议员交谈,得知议员本人很受触动,并交换了联系方式期待回到南澳再约见。

五月十日刚刚来到布里斯本的赵京敏说,“今天参加听证会感触很深,感受到国外自由社会对法轮大法的支持。现在我最担心的还是国内的法轮功学员,从九九年打压开始,我也一直经历着各种各样的迫害,到我们出来之前,国内的迫害形势依然没有任何的变化。中共当局还在拘捕大法学员。我的家庭也受到很大的迫害,我的两个姐姐、姐夫还有我妈妈,都是不断地被非法关、劳教、拘留。两个姐姐都分别非法关进劳教所和监狱两次,我妈妈被非法劳教两年,我被非法劳教两年,我的姐夫被非法关进监狱四年,劳教两年半。迫害十多年来,这个家庭就未能团聚过。我希望能尽早结束(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这些罪行,包括活摘器官。”

意最大媒体:移植医学伦理研讨会谴责中共活摘

Italiamedia
网页截图

文/意大利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七日】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一日,移植医学伦理全国首届研讨会在意大利罗马的众议院里举行。意大利医学界,法律界与政界人士一致谴责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并围绕医学伦理展开热烈讨论,推动旨在打击国际器官交易的新法案,以杜绝正在殃及到整个星球的活摘器官罪行。意大利国家最大媒体网站“Rai news”对事件进行了采访报道。

Rai新闻网站在七月十二日报道中,标题上写道:制止国际器官交易——享有医疗救治的权利,但不得以他人生命为全部代价。

下面是报道的全文:

“尽我之能力和判断力来帮助病人,但避免对病人的伤害和不公。”秉承希波克拉底誓言的医生道德准则,移植医学伦理全国首届研讨会在意大利罗马召开。

“你问过这些器官从哪里来的吗?”

“我只知道一点,这样做现在我可以养活我的孩子!”中东最大的 Sheba Medical Center di Tel Hashomer医院的以色列医生Jacob Lavee在研讨会上,引述一位曾经因器官移植去过中国的病人证词说。

在众议院,医学界与政界联手成盟,共同寻求制止国际器官交易的具体解决方案,并讨论社会伦理的核心问题,即在一个社会里,因发生不道德的行为和“新自相残杀”的罪恶,导致人类的生命权和尊严权受到威胁。

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统计,在全球七万移植案例当中,五分之一是通过器官买卖来完成的。世界卫生组织敦促,联合国成员国必须采取措施保护最贫穷和最弱势的群体,加倍关注国际贩卖人体组织和器官的更为广泛的问题。

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举证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的犯罪事实

在这一领域,四个月前参议院一致决议,责成意大利政府采取措施反对中共野蛮活摘器官的行为。二零一零年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通过相关调查,向国际社会举证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的犯罪事实。

来自欧洲的病人,与世界上其他国家的病人一样,他们前往中国旅游,为的是在1-2周内就可以获取一个器官,而在欧洲等待器官移植的时间需要好几年。

根据证人和确凿证据所证实,数以万计的器官没有合法的来源,全部来自于未经同意捐赠器官的良心犯。二零零六年七月,前加拿大政府亚太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人权律师麦塔斯公布的一百四十页的联合调查报告,得出“令人遗憾的结论,即指控是真实的”。

中共在全球舞台上展现令人毛骨悚然的特色“移植旅游”,但这并不意味着你与此无关。治疗旅游兴起于文明国家,我们这些西方国家的有钱人出国采购需要更换的器官部件。

就象那些组织贩运儿童或奴隶的人贩子,这些组织结构严密,参与者众多,包括代理(中介),到做移植手术的医生,和其他参与人员。

卫生保健委员会成员:我们必须催促整个世界行动起来制止活摘罪恶

“我们必须催促整个世界行动起来,”参议员Ivana Simeoni(卫生保健委员会成员)说,“我们已经通过一项决议,要求欧盟所有机构的外交官,制止在中国正在进行的这一杀人取器官的刑罚。”

卫生保健委员会副主席、参议员Maurizio Romani签发提议了一项法案,对阻止器官贩卖复杂化采取进一步措施。

“该法案要求设立以移植为目的而进行的人体器官买卖罪,等同贩卖人口罪,”Romani解释说,“这将对那些同流合污的共犯,捐赠者,组织者和做移植手术的医生,还有那些购买器官的人绳之以法。”

医生出身的参议员Romani解释说,想通过拦截的方式达到控制器官买卖渠道的目的,因为要达到拦截的目的,需要花六年的时间,因此在ddl中要求提高刑期(从八年至二十二年)。“卫生保健委员会一致同意该法案,司法委员会为了听取我的意见而推迟了批准时间。可能会有一些变化,但我确信七月二十四日将通过这项法案。”

光有惩治器官交易的法律并不够,只要有供求关系不会有任何变化。我们需要一场文化上的变革,通过捐赠文化根除器官活摘的需求。罗马Policlinico Tor Vergata大学移植和整形外科(U.O.C)的主治医生Alessandro Anselmo进一步阐述:“令人欣慰的是,在意大利有一个针对器官捐赠而确定的全面具体的规则,并且这一官方系统运行良好。”

与会医生:谴责器官交易和遵守伦理约束,对于我们至关重要

一切都围绕着捐赠而行,没有捐赠就不可以移植。但是,谁是潜在的捐赠者?那些被诊断为脑死亡,即头部外伤,脑出血,缺血缺氧等。“诊断为脑死亡必须是确信无误的。”Alessandro Anselmo医生强调这一点。

“捐赠的声明是可逆转的,而且家庭成员总是被要求参与这一捐赠决定,我们这里不承认无声默认。”

“我们这里没有谁比谁更优先这个说法,在我们的系统中也没有金钱交换。但是在意大利,只有三分之一的病人可以获得移植的器官,排队等待移植的人数是九千人。在意大利捐赠器官的比例大约是百分之二十二,比欧洲的平均水平百分之十六点九略高。但我们大多数人都是从捐赠者的尸体上移植器官,象美国那样有捐赠文化的活人捐赠器官的情况不多,在欧洲的比例也很低。”

“科幻小说也许已经在我们身上发生。显然以后总是会有人需要器官,也可能出现其他非法行为。在欧洲和美国都有严格的法规,但人性往往倾向于违反规则。出于这个原因,谴责器官交易和遵守伦理约束,对于我们至关重要。”

伊斯坦布尔宣言二零零八年成立,但这些规则并非所有国家都遵守。随着全球化的发展,一切都发生了变化,获取器官的方法多种多样。众所周知,器官移植后面存在巨大的金钱交换。中共政府二零零五年承认从被判处死刑的囚犯身上摘取器官。中共政府并不尊重本国的器官捐赠者,因为中共杀死了他们。中共也从不遵守二零零七年通过的器官移植法。

去年十一月,国际器官移植组织在中国会见了中共卫生部长,要求停止强摘器官。可结果呢? 从二零一四年三月起,中共除了强制摘取之外,又增加了自愿捐赠一条。我们必须制止这一罪恶!

附上rai.news网站文章链接

活摘疑云:牡丹江监狱和大兴女劳教所里的蹊跷抽血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七日

牡丹江监狱里的“特殊照顾”

我是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穆棱市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五月七日,我带着孩子去牡丹江百脑汇商城购买打印用墨水,被牡丹江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牡丹江市阳明区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后被牡丹江阳明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到黑龙江省牡丹江监狱。

在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六年期间,我曾三次被所谓的身体检查,测量血压,强行抽取一针管血。当时监狱内关押五千多犯人,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九十多人。而监狱只对法轮功学员做身体检查、抽血登记。当时我就觉得非常奇怪,有的刑事犯人也说:这监狱对你们多照顾,还给你们做体检。

可是谁会相信狱方会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特殊照顾”呢?看看牡丹江监狱是怎么折磨我们法轮功学员的:

我曾被非法关押在十六监区强制奴役,两次被扔进狱中之狱的小号里,被铐上四十八斤脚镣,每天一块大饼子,我被连续关押了三十天。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铐脚镣

还有,和我一起关押此监区的双鸭山市电信局副局长潘兴福、大庆石油管理局工程师张洪权,都被迫害而死;密山市法轮功学员张玉堂被狱警郑玉合、卢晓辉指使包夹犯人毒打身体险些致残;汤原县退伍军人汤先国也经常被包夹犯人拳打脚踢。

在中共邪党和江泽民对待法轮功“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政策下,中共监狱里的警察更是肆无忌惮的残害法轮功学员,这种特殊的照顾,究竟是什么用心呢?

二零零六年五月,我从监狱释放后,看到了关于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然后贩卖的报道。中共在监狱劳教所看守所等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方抽血、注册、电脑管理,作为统一的活人器官库,然后配对、活摘、器官移植、焚尸灭迹。四年的牢狱迫害,我知道中共这个毒害人类魔鬼啥都能干出来,我幸运的活着出来了。

大兴女劳教所里的经常抽血与人员失踪

文/北京法轮功学员明玉

我是北京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萨斯爆发那年,我在发真相光盘时被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北京大兴女子劳教所这两年里,我们不知道被抽了多少次血。尤其是二零零三年以后,在五大队,我们被抽血抽了多少次都记不清了。有几次只给法轮功学员抽血,其他刑事犯不抽。

那时我们就怀疑他们为什么老抽血?而且一抽就是多半管,这分明是他们在用我们的血。我就找队长问,他们根本不给答复。由于我们问的问题,狱警大队长陈秀华等就专门给我们开会,还严管了我们一个多月。

后来我就找队长要求不抽,他说不行,都得抽,这是对你们的关心。抽血时,两个吸毒的刑事犯把我按到凳子上,强制抽血,我越发感觉不对劲。那个时候,狱警整人、打人几乎都在夜里,特别恐怖,让人恐惧。有时,头天晚上还有一百一十八人,到早晨点名就是一百一十六人了,少了两人,都是外地的法轮功学员,被转到哪里去了也不知道。

二零零五年,我从劳教所回家,后来才听说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利的罪恶,使我想起在劳教所被强行抽血的情景,我的心不禁颤抖,这太有可能了,中共什么坏事都能干得出来。

今年冬天,我去羽绒服店看面料,跟一个中年男子聊天,他告诉我说他换肾了,怕冷,想做一件加厚的羽绒服。又有一次,我去遛弯,又听到两个老头谈到他们的同事换肾没换好,失败了,死了,没少花钱也没少受罪。不大一块地方,就连续听到两个换肾的,这不奇怪吗?哪有那么多的肾源?到底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想想都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