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纪元:曝隐藏在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里惊天秘密

周永康案真相公开会触及中共政权崩溃 周案涉参与江泽民发起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6174425831
有位在大陆某城市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任副校长(因安全起见,这里不公开医院的具体名字和医生姓名),主导医院后勤工作的业内专家,亲口披露隐藏在这所医院背后的器官移植黑幕,他说供体绝大多数都是在劳教所、 集中营或是洗脑班等被编了号的法轮功学员。大纪元资料图片

【大纪元2014年03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黄清报导)中共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势力范围正遭到围剿,610头目李东生落马、辽宁2政法高官被直接押送北京、江泽民集团为迫害法轮功组建的610办公室的黑幕正全面曝光,周永康的核心罪是参与了江泽民发起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日前,中国问题专家杨光先生向大纪元独家披露,在中国大陆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里发生的活摘真相。

杨光先生有位在大陆某城市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任副校长(因为安全起见,这里不公开医院的具体名字和医生姓名),主导医院后勤工作的业内专家,曾经亲口披露有关隐藏在这所医院背后的器官移植黑幕,他说供体绝大多数都是在劳教所、 集中营或是洗脑班等被编了号的法轮功学员,做活摘手术前后有610办公室人员参与监视,事后尸体被直接焚化,不收骨灰,最后该编号法轮功学员的血型等资料被销毁。

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藏惊人秘密

据杨光说:XX医科大学是全国著名大学,这种医科大学在全国十大城市都有,且解构是一致的,即医学教学部份 医学研究部份医学实习部份,医学实习部份是两间附属医院,即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和第二附属医院。两间附属医院都有住院部,都能做器官移植手术,都有焚化炉。这两间医院的医用废弃物、 手术截肢、 内脏抛弃部份及死亡的尸体,在医院内的焚化炉即可火焚处理,故这两间医大附属医院都可做人体器官移植手术。

“我有个同学在XX医科大学任副校长,主要负责后勤方面的供应工作,入医疗器械和药物的进口,医院血库的供血及血型匹配,移植器官安排及定价,外国人器官移植食宿安排及收费。”

“他告诉我,中国这种一类大城市只有十个,每年每个城市公开判死刑被执行可供器官移植的人数不超过50人,可他们两间附属医院每年要做2000多例器官移植手术,而一些中共老干部及其亲属在移植器官时又拒不接受死刑犯的器官,且讲明一定要用年青人的器官,所以死刑犯的器官一般都给外国人做移植用,每个移植手术对外国人收费不等,这要视具体情况,比如器官类别,移植难度,外国人的身份和身价,一般每例收费50万美元到100万美元。如是外国富有的奸商政客,又急需器官救命的,我们就榨她200万美元。有个日本夫人移植了一个编号为020014的年青女孩的肝脏,我们收了他500万美金。”

法轮功学员被采血样和编号 610全程监视

该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副校长披露:“从2000年开始,沈阳610办公室提供给我们一些法轮功修炼者的器官供体,这些法轮功学员没有姓名和住址,只有性别、年龄、编号,我们医院需派医务人员到监狱、 劳教所、 洗脑中心去采血样,因每次医务人员去采血样,我都要按医务人员的要求为他们准备器械 药物 冷冻或保温设备及配合相应的医用汽车,故我手中有完整的记录。”

“我们大学下属的两间附属医院每年要做2000-3000例器官移植手术,因有活体供应库,故血型匹配时间最多一个月,快的可在48小时内完成。我们只要通知610办公室,马上就用囚车把该编号的供体送到我们医院,一般我们再经过血型校队后,就会进行各种科室的移植手术,一般肝脏、 肾脏、 眼角膜等移植手术同时进行,术后供体推到焚化炉火化处理,不收骨灰,我们只有编号,只知是法轮功学员,移植手术全程都有610办公室的人在场监控。”

“上级党委对我们有保密规定,不许打听其它医院的器官移植情况和数字,不许向外泄露本医院的器官移植情况和数字,每年做的2000-3000例器官移植编号和数字年终向上级党委汇报后,在610办公室人员的监视下从电脑上清除。”

很多法轮功学员披露曾被强行抽血

有很多法轮功学员曝光自己在劳教所等地关押时被诡异强行抽血。据杨光先生分析,这些人的血型一旦被哪个需要器官移植者对上,那么这些学员就会神秘的在这世上消失。

2000年12月至2001年11月这段时间,被关押在甘肃省第一劳教所七大队女队的法轮功学员曾几次被带到院内的一间空房内检查身体,来参加检查的有平安台劳教医院院长。那些吸毒卖淫的犯人都被指使着随便打骂看管法轮功学员,这个身体检查是单给法轮功学员的检查,却不给犯人检查。

2006年夏天,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集体被送到武汉洪山监狱分配站。一到那里,就被集体“体检”,“抽血化验”和胸透。抽血时,是用大注射器抽血,放在大玻璃管里,上面贴有标签,有个人详细信息;旁边有一间房子,全都是身穿白大褂年轻人,男女都有。

曾经在天津市港北监狱(现在改称天津滨海监狱)五监区遭受迫害的一位法轮功学员表示,2004年的一天,干完活(奴工迫害)后,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召集到院子里。有一辆大巴车停在院子当中。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要求脱去上衣,先是被要求做一个透视类的检查,然后又被强制到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面前,从胳膊上抽出一针管血。

2006年,据一位曾被关押在吉林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举证,500多名朝阳沟劳教人员,其中主要是法轮功学员,被强迫抽血。

大陆移植数量呈爆炸式膨胀

根据大赦国际估计,2000年~2005年这6年间,有41500宗移植手术的器官来源无法解释。然而到2007年,移植手术突然减少了一半,原因是中共迫于国际社会压力,不得已整顿移植市场而出现的结果。

统计数据显示,自中共1999年迫害法轮功后,大陆移植一直呈突然上升状态,特别在2003年至2006年间,来自死者的器官暴增,成倍增加,使移植数量呈现蘑菇云一样的爆炸式膨胀。有调查报导,在相对稳定、每年变化不大的普通死刑犯之外,在2003~2006年期间,中共利用偷盗法轮功学员器官,才有了这4年移植量的大爆炸。

活体器官库大部份是法轮功学员

《朝鲜日报》2005年披露:被誉“目前世界上最大器官移植中心”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移植外科学部,2004年进行的507例肝脏移植手术中,国外患者比例超过53%。《德国之声》2005年10月25日报导,2004年中国完成近2600例肝脏移植手术和近6000例肾脏移植手术。

就沈阳地区而言:沈阳开展器官移植的医院有10家左右,2005年公布的肾移植手术250例,肝移植70多例。沈阳军区总医院(其泌尿外科是军区肾移植中心):截止 2006年1月,已完成肾移植1500多例。位于沈阳市的解放军463医院(空军医院)的同种异体肾移植手术量,位居辽沈地区前列。沈阳的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器官移植科到2005年,已完成肾移植手术600多例,肝移植120例。根据器官移植的特点,只有在有充足器官供体的地区才有可能大力发展器官移植。

根据中国官方统计,1991年到1998年,8年间全国施行肝脏移植数仅78例。1999年(开始镇压法轮功)以后,肝脏移植数开始成倍增长。1999 年、2000年和2001年分别施行了118 、254 和486 例,到2001年的统计累计996 例次。到2003年,肝移植飙升为3000多例。显示1999年以后全国器官供体明显增加。

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的部份案例

江泽民自镇压法轮功以后,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政策。从这一点上说坚持对真、善、忍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在江泽民眼里都是死刑犯。因此2000年下令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在中共眼里法轮功学员已成了“阶级敌人”,对这样的“阶级敌人” 就是肉体上消灭,这就是死刑犯的中国定义。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的部份案例:

2001年2月16日,哈尔滨法轮功学员任鹏武(男,33岁)因散发关于天安门自焚的真相材料被捕,关押于呼兰县第二看守所,5天后即2月21日凌晨死亡。警察在未经家属的同意下,假借法律鉴定的名义,将任鹏武身体从咽喉处至小便处的所有身体器官全部摘除,然后强行火化。

河北石家庄的左志刚,男,33岁,原在石家庄中山路一家电脑公司工作。2001年5月30日,被公安和610人员从单位劫持到石家庄桥西区公安分局,遭受刑讯逼供,当天死亡,在后背腰部有两个方形的大坑。

广州郝润娟,女,在广州白云看守所警察遭受22天残酷折磨后死亡。在家属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解剖了尸体。

福州市杨瑞玉,女,原是福州市台江区房产局职工。2001年7月19日在工作单位被公安非法绑架,三日后被迫害致死。事后遗体由警车押送,一到火葬场立即火化,不让杨瑞玉的丈夫和女儿走近遗体。据目击者称,杨瑞玉遗体的腰部有拳头大小的窟窿。

福建省宁德市孙瑞健,男,29岁,2000年11月进京上访时被北京公安拘留。12月1日家属被告知孙在公安押解情况下跳车死亡。家属要求见遗体,公安方面推三阻四,躲躲闪闪。当孙瑞健的妻子见到遗体时,遗体已被剖腹解剖,死者眼睛异常突出。

一位曾在广州白云区戒毒所遭关押的男子透露,有一次他看见几个“白粉仔”(吸毒犯)在殴打一名法轮功学员,正好被戒毒所的一名医生看见。医生说:“不要打腰部,腰子有用。” 他几次听到戒毒所的医生对那些吸毒者说,打那些法轮功要注意不能打腹部和眼睛。

上述案例表明:即使被公开关押的部份法轮功学员都能被活摘器官,更何况被秘密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已成了大部份活体器官的来源。

中国器官移植业内人士披露四件骇人听闻活摘实例

一名从事肾移植的医生称,2004年之前,当时在新疆的部份地区还有对死刑犯枪决时打心脏的方式(打后脑是破坏呼吸心跳中枢,枪决后心脏即停跳),当时就有人通过贿赂执行枪决的人员,要求其打的时候打偏一些,即子弹没有打到心脏,而打到了肺,行刑完毕后心脏还未停跳,被执行死刑者会因出血性休克而死亡,虽然切取脏器时是否还有心跳并不一定,但热缺血时间必然缩短。贿赂的代价仅为两包中华烟。

一名从事肾移植的医生则称,在他与其它医生一同去切取死刑犯脏器时候,发生了意外。该名人员在行刑后并未死亡,在切开皮肤及其下各层组织至腹腔时,该人员因为剧烈的疼痛而苏醒,开始呼救、叫喊并咒骂窃取其脏器的人员。车门口守卫人说:“你们让他小点声”;被行刑人员说:“做鬼都不放过你们”这样的话,给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造成的印象很深。

一名从事心脏移植的医生表示,在2007年广东某处,手术室与行刑室是并排的(或意为距离很近),被行刑者按照注射死亡准备,实际是深度麻醉,切除其心脏和或肺脏后直接移植(步骤为亲体器官移植步骤,典型活摘)。

还有人透露,在2005年的安徽,一个被行刑人员的亲人(两个卡车,百余人),尾随执行枪决的警车至枪决地点(该地无专门刑场)。在医务人员切取被行刑人的脏器时,被其亲人发觉,愤怒的亲人砸毁了窃取器官用的车辆,殴打了正在切取脏器的医生和护士(当时均穿着迷彩服),拉走了被行刑人员的尸体。

活摘器官发生的背景

2013年8月27日,《大纪元》独家获取一份录音文件称,2006年9月13日时任商务部长的薄熙来随同时任中共总理温家宝访问德国汉堡时的一段录音文件中,亲口承认了“江泽民下达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命令”。

知情人鲍光对《大纪元》提供薄熙来在德国说此话的独家电话录音,并称:“薄熙来虽被公审,但鉴于中央高层至今仍掩盖薄熙来真正罪行,令人气愤!”

鲍光说:“如中央高层继续掩盖薄熙来真正罪行,我将进一步公布所掌握的更惊人相关证据!中国的军队、武警、医院、公安、监狱、劳教所、政法委都参与了活摘法轮功习炼者器官的罪恶!参与者众多,在此也呼吁那些参与者和知情者,为了良知、自己和中华民族未来,勇敢曝光证据!”

江泽民在1999年4月政治局会议发言中明确提出的三条指示,对法轮功学员要“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此后,薄熙来和薄谷开来夫妇最早在大连开始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并进行贩卖牟利。

此后,在江泽民的默许下和纵容下,中国大陆发生大规模的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以及死刑犯器官的事例,在中国大陆被关进劳教营的法轮功修炼人被当作活体器官库。

王立军逃往美领馆事件后,引发中共政治海啸,薄熙来、周永康等江派死党迫害法轮功的犯罪事实再次被大量披露出来,薄熙来、薄谷开来、王立军的案件核心真相均涉及活摘器官、非法在国际贩卖尸体等罪恶。

活摘真相在国际广为传播

第24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大会于2013年9月9日至9月27日在日内瓦召开。9月26日中午,西班牙著名人权律师Carlos Igl□sias应邀在大会上作专题发言。他在发言中直接点名指控中共前党魁江泽民设计和组织了一整套灭绝成千上万的法轮功精神修炼者的战略。

他同时还表示:前加拿大政府亚太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人权大律师大卫‧马塔斯(David Matas)所做的活摘器官独立调查报告,提供了中共强摘活人器官的线索和可靠证据,并要求联合国对法轮功学员器官被活摘事件做彻底调查和制止这一暴行。

自2006年3月《大纪元时报》首次曝光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人权惨剧以来,这是第四次有非政府组织代表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大会上正式公开提出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并首次直接点名指控这一惨剧的始作俑者前中共党魁江泽民。

2012年9月18日,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主席拉瑟瑞(Laura Dupuy Lasserre)女士主持的9月18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大会上,全球《大纪元》总编辑郭君女士、国际教育发展组织的首席代表帕克(Karen Parker)博士提出了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国际各国及国际非政府组织人权代表对此信息深感震惊。

责任编辑:季达
本文网址: http://cn.epochtimes.com/gb/14/2/28/n4094048.htm

联合国会议 加拿大政府关注中共强摘器官(图)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十六日】(明慧记者英梓渥太华报道)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二日,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二十五届大会上,加拿大政府首次正式公开提出中共强摘人体器官之践踏人权的罪行。

2014-3-15-UN-Anne-Tamara-Lorre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加拿大代表罗里女士(右)表示,继续关注中国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情况及器官移植问题。

加政府联合国会议上公开提出中共强摘器官罪行

联 合国人权理事会三月十二日上午举行的宗教或信仰自由问题特别报告会历时三个多小时。全球六十二个国家及组织的代表人相继发言。人权委员会加拿大代表罗里女士(Anne-Tamara Lorre)表示,继续深切关注世界各地宗教团体的困境,继续关注中国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情况及器官移植问题。

加拿大代表发言的力度和特点让与会代表印象深刻。罗里女士在发言中表示,加拿大仍然关注在中国的法轮功学员和受迫害的其他宗教信徒。关于在(被害人)非自愿、不知情的情况下强摘人体器官的报告令人不安。

罗里女士在会议上发言时表示,加拿大仍然深切关注世界各地宗教团体的困境。政府的管制或极端的社会敌对行为,使人们因为信仰成为(受迫害的)目标。

她也对世界其它地区的宗教及信仰自由问题表示关注。罗里女士表示,各国政府有责任制定适当的方案、政策和法律,促进多元文化和调解,减轻暴力;而当暴力行为确实发生时,确保展开调查工作,并追究负责人的责任。当社会保障宗教自由时,就更有可能保护所有其它的基本自由。

罗里女士解释, 这就是加拿大继续把促进和保护宗教自由作为关键外交政策重点的原因。

中共官员说辞再次自相矛盾

与 以往一样,在当天的会议中,中共官员拒绝承认强摘器官。但在移植器官的来源上,中共说辞始终前后矛盾,一变再变。据香港《明报》三月十二日报导,中共前卫 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近日证实,截至目前,大陆仍有死囚在自己及家属不知道的情况下“捐献”器官,并首次披露,死囚器官的“捐献”都是医生跟“局部的人”,包 括法院和武警来互相沟通,无法说清道明。

二零一二年黄洁夫在国际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表的英文文章中承认:“中国是唯一一个系统性地在移 植手术中使用死囚器官的国家。”加拿大独立调查员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二零零六年发表的调查报告称,数据显示在截至二零零五年的五年时间内,来源不明 的器官移植数量是四万一千五百例,这个数字只能用被活摘的器官来自法轮功学员才能解释。

谴责活摘器官 国际呼声强劲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在全球曝光,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了解真相后纷纷谴责这一惨绝人寰的反人类暴行。国际上,要求中共停止迫害、停止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的声音不断加强。

二 零一三年十二月十日,在日内瓦,“医生反对强摘器官”国际组织(DAFOH)的六位代表向与会联合国官员、非政府组织成员宣布了他们将大约一百五十万来自 全球五十多个国家的签名请愿信递交联合国的情况,并从各自不同的专业角度讲述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情况。与会者反映强烈,非常支持DAFOH的征签 行动,希望能更广泛地传播真相,共同制止迫害。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二日,欧洲议会通过紧急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活体摘取良心犯以及宗教 信仰和少数族裔团体器官的行为”,呼吁中共立即释放包括法轮功学员在内的所有良心犯,决议还要求“欧盟对中国境内的器官移植,以及与这种不道德行为相关的 迫害做出全面、透明的调查。”决议内容参见:《欧洲议会关于中共活摘器官的决议(译文)》

欧洲议会决议直指中共政权犯下的反人类罪行,这项具有历史意义的决议是由欧洲议会四个政党的五十六个议员联合提议的。

二零一四年三月五日,意大利参议院人权委员会一致通过了一项决议,要求意大利政府敦促中共立即释放良心犯,包括法轮功学员,并对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展开全面调查。

二 零一四年二月二十六日,美国伊利诺伊州众议院在本年度的全体大会上,议员们全票通过了HR0730号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该决议 “强烈要求美国政府调查中国境内的器官移植,全力制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并且要求美国政府禁止任何参与过使用法轮功学员器官进行移植的医生进入美国。”

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八日,加拿大自由党国会议员、前司法部部长欧文•考特勒(Irwin Cotler)先生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考特勒议员呼吁将中共政权从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成员国中除名,他谴责中共将无辜定有罪,大规模迫害法轮功,甚至活体摘取人体器官的罪行。

二零一四年一月十日《俄罗斯之声》在文章“逾百万人签名反中共非法强摘器官”中报导了中共当局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而在国际社会引起的愤怒。

美国国会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七日首次针对“中共活摘器官”问题,由两党议员联合提出281号决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针对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良心犯的“强摘器官”行为。

二 零一三年二月五日,隶属于加拿大国会外交委员会的国际人权委员会在渥太华国会大厦进行了关于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听证会。会上,加拿大著名人权律 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前资深国会议员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陈述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的五十二种压倒性证据。

背景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氏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系统性地对数以千万计坚持“真、善、忍”信仰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 “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

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通过民间途径能够传出消息的已有3746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迫害致死案例分布在全中国三十多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据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三日为止的消息,死亡案例高发地区依次为黑龙江、河北、辽宁、 吉林、山东、四川、湖北。在被迫害致死者中,妇女约占53.31%,五十岁以上的老人约占56.66%。

由于中共的信息封锁,很多的迫害致死案例目前还未能公布于世。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自二零零六年被揭露以来,日益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和谴责。

医科大学毕业生:中共活摘器官一直都存在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十六日】我是当年中国医科大学的一名学生,遭迫害后一直在南方工作。下面我想披露一下我知道的器官活摘的情况,方便大家了解内幕。

中共活摘器官,并不完全是迫害法轮功之后才出现的,而是由来已久。到了迫害法轮功,被发展成为一个大规模、系统的罪业产业。我作为一个曾经的医科大学毕业生,向大家讲述中共摘取死刑犯器官的内幕。

大家知道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器官的移植来源主要是死刑犯,死刑犯过去执行的时候,子弹击中的是人的脑干部位,这里有大部份的脑神经核,全身感觉、运动传导束皆通过脑干,最重要的是呼吸和循环中枢,当这两个中枢不工作的时候,人的呼吸和循环停止,进入死亡。

每一次中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在沈阳)都会派医生在死刑执行场的救护车上,枪毙完犯人马上开膛摘取器官,目的是把器官在血供停止之后尽快保持器官的功能。再后来,医生觉得,在呼吸和心跳维持的情况下,取得的器官功能更好,于是还特意嘱咐行刑的时候,枪口朝上一点,不要打脑干,那么脑干的呼吸循环中枢仍然工作,虽然死刑犯中枪,但是在开膛摘器官的时候,血液循环实际还在维持。这就是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之前不久,我在医科大学学习的时候,教授告诉我们几个实习生的,也就是中国的一些无良医生,长期参与了这种人还没真正死亡就摘取器官的罪行。

我在某地的人谈起这些事的时候,有些人不敢相信这么血腥的为牟利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我都会叙述这件事的情况,告诉他们这种事一直有,而迫害法轮功后达到了空前的惨烈。当然加上死刑数和器官移植数量的不匹配,能说的更清楚。

还有以前坐火车去黑龙江办事,一个乘警曾经跟我说,我家就在苏家屯血栓病医院旁边,你说的不是真的,烟筒冒的白烟,怎么是烧人呢?我当时忘了跟他说,人体的水份是百分之九十,烧人的时候,当然是白烟啊,而且火葬场的炉子烧人也是白烟啊!

附:脑干自下而上由延髓、脑桥、中脑三部份组成。下图以呼吸中枢为例描述了呼吸中枢调节各种反射的重要性。

2014-3-15-minghui-persecution-2137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