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事人九死一生曝周永康老窝的活摘罪恶

【大纪元2014年01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金睛报导)“我能接触到的四川离奇死亡的法轮功学员大都是年青的、身体非常好的”。“警察对我说:巴不得你们绝食,医院死人很正常”。随着周永康的罪恶被海内外广泛曝光及现世报应的来临,逃亡中的朱均秀对大纪元记者披露了她在中国大陆、尤其是在成都遭受的三次险被活摘器官、九死一生的经历。

四川被自古被称之为“天府之国”,然而在中共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荼毒民众的十年时间内,作为周永康老窝的四川,不断发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间惨剧,使得四川成为继法轮功发源地东北之后的迫害重灾区。对于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庭,曾经的“天府之国”宛如人间地狱。

第一次历险:懵懂中逃离

朱均秀,在1999年被迫害之前是优秀公务员,主任科员,1999年11月因为法轮功上访而被关监狱,被单位强迫辞掉工作。

“2000年7月20日期间,我又三次到北京上访,那时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甚至几万法轮功学员上访,被北京警察抓捕后,很多都不说出自己的姓名和住址,我也不说,我被带到一个派出所,一起的还有约十个同修,互相都不认识的”。

“派出所把我们分开做笔录,那个给我做三次笔录的警察(听警察叫他王指导员),开始对我很凶,脚抬起来要踹我,我没有害怕,眼睛正视着他,他把脚收回去了没有踹,又猛的转过身来,要用笔戳我的眼睛,我也没有害怕,丝毫不动的正视着他,就要接触到眼睛瞬间,他把手放下来了,我一直用平和的语气给他讲真相”。

“后来这个王警察告诉我说,我看你这个人很不错,你不说出姓名地址太可惜了,要把你们送到一个地方去,到了那里就永远出不来了。”

朱均秀对大纪元记者表示,随着活摘器官被外界广泛曝光,现在回想起来他说那个地方应该就是供活摘器官的活体仓库,这让她感到不寒而栗。

“第三天凌晨两点多,我和那几个同修被带到北京崇文区看守所,每个号都关了很多大法弟子,每天都有来的有走的,都是没有报姓名地址的”。

“我在崇文区看守所关了半个月,期间一个狱警被称为梁警官,年龄应该不超过四十岁,样子看起来显得很忠厚,语气听起来很诚恳,提讯三次都是这样,他说,‘你长得很面熟,你不说姓名可以,你只说大概地址,我就把你放了,我有这个权力,我说到做到。你将来还要谢谢我呢。’”

“我就说了两个字‘成都’。”

成都驻京办的人把她接到办事处。在驻京办第三天早上,朱均秀趁他们瞬间没注意时跑掉了。当时的场景也是心惊动魄的,在驻京办出动所有人追捕下,朱均秀安然回家。

第二次:莫名其妙的抽血检查

2003年8月,朱均秀再次被公安抓捕,在看守所绝食抗议,狱警看起来却很得意,说“巴不得你们绝食,医院死人很正常”。十多天后,朱均秀被转移到青羊区医院。

朱均秀告诉大纪元记者:“青羊区医院在成都青羊区灯笼街,住院部四楼被看守所长期租用,铁门铁窗,有武警专门看守,记得直到2006年武警才撤离”。

“在监狱医院里,令人奇怪的是,半个月我就被抽了两次血”。由于绝食,血管干枯,但朱均秀每次仍被强迫抽一大管血去化验。

朱均秀对记者描述当时的情景:“白天强行输药输液,脚上戴三付脚镣,每付镣铐间是三个重重的铁球相连,铁床是专门定制的,比一般的床大得多,手也被绑在床上。”

“跟我关在一个房间里的几个法轮功学员中,有一个30几岁的女同修,叫段世琼,原重庆铁路分局客运段乘务员。一天,原本精神比我们都好的她却突然被插尿管。”

“后来据长期在此住院的一位阿姨说,凡是插尿管的没有一个活着出去的。”

“在小段离开的最后时刻,根本没有医生,完全是武警看守,在半夜2点左右,我们已经睡得迷迷糊糊时,小段突然被武警抬走,我们惊觉时,已经晚了,甚至来不及问到底把人抬到哪里去。”

记者从明慧网查询得知,段世琼离奇死亡后,其丈夫王治海前去认人,发现被迫害致死的妻子的遗体已经被恶人偷梁换柱,找来一个无名女尸冒名顶替,段世琼的遗体至今下落不明。

后王治海经过多方努力,得到医院的病历,里面写的是心脏病死亡。王治海说小段从来没有心脏病。

明慧网报导,段世琼被非法关押直至离奇死亡期间,成都市看守所从未通知其家人。成都市看守所和青羊区人民医院至少虐杀九名法轮功学员,他们是段世琼、方显智、邓建萍、张川生、黄丽莎、沈立之、陈桂君、顾传英、谢采乐。

朱均秀对记者表示,她这次是被折磨到奄奄一息,眼看就要死了,“610”组织才叫家人去办取保侯审。她回家才一个月,法院就发传票了。为避免再受迫害,她突围走脱了,流离失所。

第三次历险:医生遗憾心脏太小

2005年朱均秀去金牛区检察院索要被非法抢去的做生意的二十万元钱和才买的十几万的宝来轿车。检察院偷偷给“610”打电话,“610”去了4个人,三男一女,不由分说,把朱均秀从四楼办公室拖到电梯里,再拖到地下车库,然后强行塞到警车里,再一次把朱均秀绑架到看守所。“后来听律师说,检察院跟律师说:‘她还敢来要钱,不想要命了。’”。

“到12月,我被关在看守所一个多月了,看守所把我和别的号里的法轮功学员送去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体检。我问为什么要体检,狱警欺骗我说‘检查有病了就放你’。”

“我们到医院B超室,好几个医生已经在那里等着了,检查时他们对我们的心脏和肾脏检查的很仔细,检查时医生还叹气,很遗憾的说:‘唉,你的心脏太小了。’还问我:‘你家里有没有得心脏病的人?’。”

“我此前就听这个医院的朋友说过,这个医院是与青羊区医院配套的,与周永康的武警系统关系密切,于是我说:‘我爸就是得心脏病死的。’然后他们说:‘算了算了。’他们还互相说了一些我不懂的术语。就这样,我又被送回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一年的时间,朱均秀一直坚持绝食反迫害,在被折魔的快死时,医生都说这人活不了几天了,邪恶的中共法院把她改成监外执行。

回家后朱均秀又奇迹般的活了过来,中共邪恶“610”警察又要把她收监,明白真相的警察听到风声后告诉她再进去就出不来了。为了躲避冤狱迫害,朱均秀又离家出走了,过着颠沛流离居无定处的生活。

联络本文作者请发邮件到:jinjingyongmeng@gmail.com。

(责任编辑:姜斌)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4/1/9/n4055157.htm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