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新晃县警察强采法轮功学员血样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三日,湖南省怀化市新晃县发生了一起强行采取法轮功学员血样的事件。

被强行采取血样的是本县人民医院退休人员、六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甘桥英,七十岁的杨冬月,和六十七岁的杨艳端。

参与此恶行的是新晃县国保大队曹日诠,欧枝柳及其同伙(三十多岁,穿警服)和新晃县兴隆乡派出所警察两男一女(三十岁左右)。

十月二十三日上午九点左右,三名法轮功学员甘桥英、杨冬月、杨艳端分别在赶集讲真相送资料救人。甘桥英被兴隆乡派出所蹲坑的三名警察绑架,下午送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杨冬月与杨艳端被城管人员杨秋菊(女,五十多岁)诬告并带警察在交警队路段绑架。

杨冬月当天下午被曹日诠,欧枝柳及其同伙强行采取血样后,被她丈夫接回家,杨艳端被强行采取血样后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当天警察采取甘桥英血样未逞,拘留第二天,兴隆乡派出所警察带二男一女给甘桥英戴起手铐强行采取血样。

参与迫害的责任人:
“六一零”,办公电话:0745-6221340
袁道新:“六一零”办主任,手机:13574592633
姚雪梅:“六一零”办副主任,手机:18975093821
曹会平:“六一零”办副主任,手机:13874585153
杨仕华:“六一零”纪检组长,手机:13787562305
公安国保大队:
欧枝柳:大队长,手机:13874561066
曹日诠:教导员,手机:13874465698
政法委:
潘世新:政法委书记,手机:13974521718

调查线索:关于活体器官移植和几则耳闻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日

调查线索:关于活体器官移植和几则耳闻

1. 关于器官移植中缺血时间的背景

仅自现在医学科学角度而言,将一人的器官移植给另外一人,自器官切取至移植成功所需要的时间均为器官的缺血时间。缺血时间分为热缺血和冷缺血时间,热缺血时间对移植脏器的功能、移植后的效果至关重要。

举例:脏器移植器官切取的流程大致为(仅以活体移植为例):夹闭目标脏器主要血管,迅速将目标脏器移出体外(此段时间为热缺血时间),在体外进行灌注,灌注后至移植成功的时间为冷缺血时间。不同的人体器官对于缺血的耐受性不同:肾脏,目前业界公认的热缺血时间不应超过三十分钟,最好在二十分钟内,且越短越好。心脏的心肌细胞对于缺血的耐受性较差,教科书中的经典描述是缺血四分钟就可以导致心肌细胞不可逆的损伤。肝脏对于热缺血的耐受性相对较好。目前认为活体移植效果优于尸体移植效果的原因之一即在于热缺血时间相当短(冷缺血时间也缩短)。

实际上,器官移植领域的人也一直在寻找降低缺血对移植脏器功能损伤的办法,但热缺血时间是非常难以缩短的。以尸体器官移植为例,供者死亡后脏器即无血液供应,热缺血时间开始,肾脏、肝脏在标准时间内或尚有移植可能,但心脏的功能必然受到非常大的影响。如果能保持供体脏器的血液供应,那热缺血时间就会大大减少,活体移植和脑死亡供体脏器移植都属于这种情况,所以部份人,在供体尚未死亡的情况下,即开始窃取供者器官。

这样的罪恶在我的听闻中,很早之前即已存在(下文详述),当时移植脏器主要来源为死刑犯,在没有经过供体及其亲属同意的情况下,切除供者器官以牟利,这已然是极大的犯罪。

2.四则听闻

因为本人不是从事器官移植工作的专业人员,以下事件均为不同场合下的听闻,非亲身经历,均据从事器官移植工作的专业人员所述整理,无个人添加或人为修饰。

二零零四年,一名从事肾移植的医生讲述的,事情的发生地点是在新疆,事情的发生时间早于二零零四年。在当时的部份地区还有枪决时,打心脏的方式(打后脑是破坏呼吸心跳中枢,枪决后心脏即停跳),即有人通过贿赂执行枪决的人员,要求其打的时候打偏一些,即子弹没有打到心脏,而打到了肺,行刑完毕后心脏还未停跳,被执行死刑者会因出血性休克而死亡,虽然切取脏器时是否还有心跳并不一定,但热缺血时间必然缩短。贿赂的代价仅为两包中华烟。

这一行为方式似乎并不少见,在同期,一名从事肾移植的医生讲述了另外一事件。此名医生与其他医生一同去切取死刑犯脏器,但这名犯人在行刑后并未死亡,在切开皮肤及其下各层组织至腹腔时,该犯人因为剧烈的疼痛而苏醒,开始呼救、叫喊并咒骂窃取其脏器的人员。车门口守卫人员说:“你们让他小点声”,被行刑者说:“做鬼都不放过你们!”当时给叙述者造成的印象很深。

第三件事是从事心脏移植的医生转述的,属于他的听闻。时间是在二零零七年,事情发生地点是在广东(不知具体区域),手术室与行刑室是并排的(或意为距离很近),被行刑者按照注射死亡准备,实际是深度麻醉,切除其心脏和或肺脏后,直接移植(步骤为亲体活体器官移植步骤,典型活摘)。

这些事情,是业内人士在闲聊的时候讲述的,可以从一定角度反映当时器官移植领域活摘存在的情况。

第四件事是民众对于器官窃取的反应:这件事发生在安徽,时间是二零零五年。被行刑者的亲人(据说有两个卡车,百余人),尾随执行枪决的警车至枪决地点(该地无专门刑场)。在医务人员切取被行刑人的脏器时,被其亲人发觉,愤怒的亲人砸毁了窃取器官用的车辆,殴打了正在切取脏器的医生和护士(当时医生护士均穿着迷彩服),拉走了被行刑者的尸体。这件事情反映了普通百姓对于窃取脏器事件的最直接的心态。


调查线索:“种好少年一颗心”,到底是谁的心?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扬子晚报》以“手缝200多针 种好少年一颗心”为题,报道了一个十七岁的男孩在南京市第一医院心胸外科进行了心脏移植的经过,文章中提到,这个男孩只等了四十多天,就等来了供体,而南京市第一医院正好从二零零一年开展换心手术,做了近四十例心脏移植手术。

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正好是中国大陆迫害法轮功开始的时候,据后来的诸多线索揭示,中国政府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器官活体摘除,而南京医科大学附属南京第一医院(南京市第一医院)被“赴中国大陆全面调查法轮功受迫害真相委员会”列在首批追查取证对象名单的公告中。

这里,南京市第一医院做的这场手术的供体的来源不明,值得调查:被移植的心脏到底是谁的心?


调查线索:近期上海市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频繁进行移植手术

近期,上海市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频繁进行移植手术,部份患者姓名和参与医生如下:

1.病患姓名:胡亦镇,男,40岁,住院号:826347,于2013年11月9日进行肝移植手术。
参与医生:樊嘉,周俭,孙贱,王征,肖永胜,杨欣荣,高强,朱小东

2.病患姓名:李万良,男,63岁,住院号:727519,于2013年11月1日进行肝脏移植手术。
医生:樊嘉,周俭,黄晓武

3.病患姓名:录建中,住院号:818298,于2013年10月22日进行肝脏移植手术。
医生:樊嘉,周俭,黄晓武

4.仲雷,住院号817131,于2013年10月10日进行心脏移植手术。
医生:王春生,陈昊,杨守国

以上器官均来源不明。

医院地址:上海市枫林路180号
电话:(021)64041990


205医院的两次膀胱移植

我们地区有一位朋友(是位母亲)的儿子得了重病,是膀胱巴坏死,需要做手术,分别在2011和2012年先后做了两次膀胱移植手术。怀疑移植的是法轮功学员的器官。

事情的经过:这位母亲和儿子住在两地,一年也见不了几次面。儿子做手术的事,母亲不知道。后来儿媳妇无意中说出了朋友的父亲是陈荣山,是通过朋友在辽宁205医院做的手术,儿媳妇说:开始,他们说是一个得了癌症的老太太的器官,我们没要,后来说有一个30多岁的小伙子自愿捐器官,你们要不要,我们就说要。在做手术时,看到手术时间马上就要到了,可医生们出来进去的象没事一样,就问医生:将要移植的膀胱在哪里,我可以看看吗?医生说:现在没有,手术是同时进行的。这位母亲听到后很震惊,对儿媳说:全世界都知道205医院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窝,国际追查组织已调查陈荣山。儿媳说:你也知道陈荣山?这位母亲说:全世界都知道。儿媳一下子不说话了,怎么问也不说了。

第二次,在2012年正月,这位儿子做了手术之后不久,又犯病了,就又想去辽宁医院。儿子本来生活拮据,没有能力支付手术费,就向亲戚借钱,母亲劝他不要再去做器官移植手术了,儿子很生气的说:人家那里已经准备好了。母亲极力的反对,儿媳说:我们不移植了,我们也没有那么多钱,我们换个人工的。

儿子去了第二天,这位母亲给儿子打电话,问住上医院没有。他们说:已经做了手术了。

这位母亲就觉得这么快,很不正常,但儿子和儿媳什么也不肯说。

欧洲议会关于中共活摘器官的决议(译文)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四日】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二日,在本年度欧洲议会最后一次全体大会上,议员们投票通过了一项紧急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活体摘取良心犯、以及宗教信仰和少数族裔团体器官的行为”。这项决议要求“欧盟对中国境内的器官移植,以及与这种不道德行为相关的迫害做出全面、透明的调查。 ”决议同时呼吁,中共立即释放包括法轮功学员在内的所有良心犯。以下是议案译文。

欧洲议会,

━ 考虑到二零零六年九月七日和二零一三年三月十四日通过的关于欧盟与中国的关系的决议、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三日通过的关于二零一一年世界人权与民主年度报告和欧盟对此事的政策的决议、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六日通过的二零零九年世界人权年度报告和欧盟对此事的政策决议以及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九日通过的“委员会通讯:关于器官捐献和移植的行动计划(二零零九年 – 二零一五年):成员国之间加强合作”的决议;

━ 考虑到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八日的《欧洲联盟基本权利宪章》,特别是第三条规定的完整的人格权;

━ 考虑到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六日和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日由人权小组委员会举办的听证会,以及由前加拿大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和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就自二零零零年以来发生在中国的大规模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证词;

━ 考虑到中国于一九九八年十月四日批准的《禁止酷刑和其它残忍、不人道、虐待或处罚公约》;

━ 考虑到《议事规则》的第122(5)和第110(4)规定;

A. 鉴于,中共每年进行超过一万例的器官移植,中国有一百六十五个器官移植中心的广告说,匹配的器官可以在两到四周内被找到。但就目前情况来看,中国没有一个有组织的或有效的器官捐赠或分派系统;鉴于,中国的器官移植制度不符合世界卫生组织要求的器官获得途径的透明度和可追溯性的要求,鉴于中共政权拒绝对该系统进行独立审查;鉴于,自愿和本人同意是器官捐赠的一个前提条件;

B. 鉴于,由于传统信仰,中国的自愿器官捐献率极低;鉴于,在一九八四年中国实施了允许摘取死刑犯器官的规定;

C. 鉴于,当前任联合国调查酷刑和其它残忍、不人道、虐待或处罚的特别专员曼弗雷德•诺瓦克、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前加拿大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要求有关信息的时候,中共政权不能充分解释大量移植器官的来源;

D. 鉴于,中共器官捐赠委员会主任和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二零一零年马德里召开的关于器官捐献和移植的会议中称,中国超过百分之九十的器官移植的供体来自死刑犯,并说,到二零一四年中,有器官移植许可的医院将被要求停止使用死刑犯的器官,只使用那些自愿捐献的器官,并将通过一个新的全国系统进行分配;

E. 鉴于,中共表示到二零一五年,它打算逐渐淘汰摘取死刑犯器官,并将引进计算机化的器官分配系统,该系统被称为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COTRS),这与其要求所有器官移植许可的医院到二零一四年中停止使用死刑犯器官的承诺相矛盾;

F. 鉴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在全国发动了旨在铲除法轮功的迫害,导致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被抓捕和拘禁;鉴于,有报道称维吾尔和藏族囚徒也被强制摘取器官;

G. 鉴于,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和联合国调查酷刑和其它残忍、不人道、虐待或处罚的特别专员都表示了对活摘囚犯器官指控的担忧,并已经要求中共政权增加器官移植系统的问责制和透明度,并惩罚那些对此暴行负有责任者;鉴于,为摘取器官贩卖而虐杀有信仰者或政治犯,违反基本生存权,这令人震惊、无法容忍;

H. 鉴于,联合国大会于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二日选举中国担任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从二零一四年一月一日开始,任期三年;

1. 对不断出现的并且可信的关于在中国大陆发生的对未经良心犯许可的系统化的、国家批准的活摘器官的报导深表关注。这些良心犯包括大量因信仰而受到监禁的法轮功学员,以及其他许多信仰团体人士和少数民族人士;

2. 强调(中共宣布的)到二零一五年逐渐停止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的做法是不可接受的;要求中共政权立即停止从良心犯和信仰团体人士和少数民族人士身上强行摘取器官;

3. 呼吁欧盟及各成员国向中共提出活摘器官的问题;建议欧盟及成员国公开谴责中共滥用器官移植行径,并让到中国旅行的本国人士提高对这一问题的认识;呼吁欧盟国家对中国的器官移植进行全面和透明的调查,并对参与这种不道德摘取器官者进行起诉;

4. 要求中共当局对联合国调查酷刑和其它残忍、不人道、虐待或处罚的特别专员以及联合国调查宗教信仰自由的特别专员关于要求中共政权就中国大量出现的器官移植手术的器官来源进行解释的要求给予答复,并允许他们在中国就器官移植进行调查;

5. 要求中共政权立即释放包括法轮功学员在内的所有良心犯;

6. 请欧盟主席将本决议转交欧盟理事会、委员会、委员会副主席/欧盟外交事务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欧盟人权特别代表、联合国秘书长、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中共政权和中共人大。

澳最大英文媒体揭大批患者去中国换器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五日】(明慧记者夏纯清墨尔本报导)近日,墨尔本一位肾脏外科医生在接受澳洲传媒巨擘费尔法克斯媒体(Fairfax Media)记者采访中提到,他的病人成团大批去中国接受器官移植,而且其数量远远超过了中国的死刑犯人数。澳洲的病人们并没有意识到他们正成为中共秘密杀人网“按订单杀人”的客户,但间接印证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惊天暴行。

费尔法克斯媒体旗下的墨尔本《时代报》(The Age)和《悉尼晨锋报》(Sunday Morning Herald)二零一三年十月五日,刊登了署名记者赛亚(Mandy Sayer)的文章,文章说全澳大约有一千六百名病人在等待捐赠者名单上,但自愿捐赠者的数量远远不够。在二零一零年,每一百万人口中只有13.8人 捐献,这主要与澳洲的国情有关。澳洲是一个多元文化的社会,各个社区有不同生活方式和宗教信仰,比如穆斯林人绝对不捐赠器官也不接受捐赠。澳大利亚土著人也是如此,还包括一些地区的犹太人。为了鼓励澳洲人自愿捐献,今年七月,澳洲前总理吉拉德曾推出一项为期两年的计划,肾脏或部份肝脏的活体捐赠者有资格获得六周的带薪休假,使他们在手术后的復原过程中没有太大的财政压力。

“肾脏移植等待名单之所以如此长”,墨尔本圣文森特医院 (St.Vincent’s Hospital)的肾病专家戴维‧古德曼(Dr David Goodman)博士说,“是因为肾病患者通过透析治疗可以保持无限期地活下去,而被诊断为心脏、肝脏或胰腺衰竭的患者没有任何形式的生命支持,很多人等不到捐赠者就已经死亡了。”

澳洲肾脏移植的平均等待时间是四年,当患者苦苦等待器官不得的时候,在中国可以很快找到匹配器官的说法在病人的圈子里流传着。

费尔法克斯媒体记者在采访中询问古德曼医生有关器官移植旅行的事,是否有过肾透析患者突然消失,两个星期后他们再次出现,躯干上多了一道疤痕?“很多次,”古德曼医生说,“大约五年前,他们整个群体一起去了中国,回来后带着移植好的新肾脏。据说,捐献者为即将被处决的犯人,而且血液和组织类型早已经匹配了。”

“我强烈反对器官移植旅行,”古德曼医生调整了一下他的无框眼镜说,“这对捐献者是一种侮辱,而且这些国家没有后续护理。病人在手术后只得到五天的用药,所以他们飞回澳洲时,都是直接搭乘一辆出租车从机场奔赴急诊室。”

澳洲移植协会维省主席格林(Kevin Green)也是一名肾脏病患者,他通过肾透析等待了八年之后,于二零零九年接受了一位死者捐赠的肾脏。当记者问到他在这段时间是否受到器官旅行的诱惑时,他的眼睛睁大了,点点头说,“经过五年左右的透析,我真的受够了,几乎经不住诱惑要去中国了。”

那什么改变了想法呢?他说,“首先费用是两万五千元一次付清,这只是富人们的选择。其次,如果你的身体出现排斥反应,你再也不能回到澳洲的器官等待名单上。”

澳洲的病人们并没有意识到他们正成为中共秘密杀人网“按订单杀人”的客户。中共每年处死的死囚在两千到三千人,而中共公布的数据显示,二零零五年中国有两万个器官移植手术;二零零八年中国肾移植累计八万六千八百例,肝移植一万四千六百四十三例,远远超过死刑犯的数量。

澳洲《新闻周刊》(News Weekly)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一日登载了作者鲍勃(Jeffry Babb)的评论文章,标题为《中国可怕的器官盗窃:他们的罪行,我们的耻辱》,文章中指出,“没有一个人能活着离开那个‘屠宰店’,这就是为什么没有人谈论它。没有人知道有多少中国的法轮功学员遭受了‘被强制摘取器官’。”

“我们为什么会知道发生了这些呢?首先,我们有可靠的报告说它是怎么回事。第二,中国所提供的移植服务,只有在‘应订单来杀戮’才能做到这样的供应。”

《国有器官》一书的作者之一,悉尼大学医学和运动体育科学教授玛丽亚‧辛格(Maria Singh)说:“出于任何情况,器官移植病人都不应接受这样的器官来源,因为这是违反人的基本道德良知的,是反人性的。”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3/11/8/143085.html)

欧洲议会通过“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紧急议案(图)

1443141947
12月12日欧洲议会通过了“停止中共活摘器官”紧急议案。(FREDERICK FLORIN/AFP/Getty Images)

【大纪元2013年12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孙华比利时报导)12月12日,在2013年欧洲议会最后一次全体最大会上,议员们投票通过了一项要求“中共立即停止活体摘除良心犯、以及宗教信仰和少数族裔团体器官的行为”的紧急议案。

决议要求“欧盟对中国境内的器官移植,以及与这种不道德行为相关的迫害做出全面、透明的调查。 ” 决议还呼吁,中共“立即释放”包括法轮功学员在内的所有良心犯。

1443141948
在2013年12月12日,欧洲议会最后一次全体最大会在法国斯特拉斯堡举行。(FREDERICK FLORIN/AFP/Getty Images)

此议案是由欧洲议会多个党团共同提出的,众多议员在投票前的辩论会上发言呼吁,希望欧洲议会发出强有力的声音,尽快制止中共这反人类的罪行。

1443141949
欧洲议会最大党基督教民主党资深议员克兰先生 ( Tunne Kelam )在辩论会上发言(欧洲议会网站提供)

欧洲议会最大党基督教民主党资深议员克兰先生 ( Tunne Kelam )在辩论会上说:“ 中国已经发展出一个巨大的黑暗的不道德的器官交易市场,出售器官给外国人,这也引起了一些非中国医生的警觉。我们要求中共政府立即停止这一行为,我们也要求欧盟成员国不止要向中国政府提及这件事情,还要公开谴责这种道德沦丧的器官交易,这已经使得众多良心犯失去了生命。 ”

1443141950
曾任爱沙尼亚外交部长的欧洲议会议员奥尤兰女士( Kristiina OJULAND)在辩论会上发言(欧洲议会网站提供)

曾任爱沙尼亚外交部长的欧洲议会议员奥尤兰女士( Kristiina OJULAND)在辩论会上清晰地提出了自己的观点:“这种行径必须立即停止,为了达成这一点,欧盟最起码能做的是公开谴责所有中国发生的不道德器官移植行为,并告知所有去中国移植器官的欧洲公民,他们手术用的器官很可能来自死刑犯。 ”

根据独立调查的结果,现已经有超过6万5千名法轮功学员因为被强摘器官而死亡,克兰先生(Tunne Kelam)表示强烈支持此项紧急议案,“我们一定要明白一点,这不只是中国的问题,这也是欧洲和美国的问题,因为太多太多欧美国家的人通过非正常的手段去中国换器官。”

全球150万人联署签名反强摘送达联合国

12月10日上午,正值国际人权日之际,国际组织“医生反对强摘器官”(DAFOH)在瑞士日内瓦举行新闻发布会,将全球五大洲、53个国家和地区近150万人联署签名,旨在制止中共政权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请愿信,送达日内瓦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办公室。这次全球请愿征签活动从7月份开始,到11月底结束。

请愿信主要突出三个诉求:

1. 要求中共政府立即停止从被监禁的法轮功学员身上摘取器官。
2. 对参与这个反人类罪的人进行进一步调查。
3. 要求中共政府立即停止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因为这是活摘器官的根源。

来自台湾的朱婉琪律师带来10个亚洲国家92万签名,她表示这其中有一万多签名来自医生,没有医生去否认大卫•麦塔斯和大卫•乔高所揭露的事情。这一万多名来自香港、台湾、韩国、日本的华人社会医站出来,要求联合国人权高专,需要采取行动,叫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叫中共不可以再进行活摘器官的事情,并且必须具体独立的查证整个活摘器官的暴行到底是怎么回事。

多国拟就强摘器官立法

2013年6月27日,美国两党两名国会议员在众议院共同发起了以“阻中共活摘器官”为主题的“281号决议案”。该决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针对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良心犯的强摘器官行为;要求美国国务院对中国器官移植系统进行全面和透明的调查,禁止那些参与非法强摘人体器官者入境美国,如已在美国境内要对其提出法律起诉。决议案还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其对法轮功发起的已持续14年的迫害。

截至12月9日,美国国会已有164名众议员联署签名支持“281号决议案”。

由9,000多名专业医生、护士及医学相关专业人士组成的美国维吉尼亚州医学协会于10月25~27日年会期间正式讨论一份“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的 13-207号决议案,随后在其法律、非法行医以及规章制度常设委员会上获得通过。

2013年12月6日,加拿大资深国会议员考特勒(Irwin Cotler)在国会正式提出私人法案Bill C-561,旨在遏制强摘人体器官的暴行。如果该法案获得通过,将对加拿大刑法和移民及难民法作出修改,任何人,无论在加国国内还是国外,通过直接或间接的金钱交易,或没获得器官捐赠者同意便从事有关的器官移植,都将被处罚;有证据证明参与过人体器官或其它人体部份走私并做移植用的人,将不允许进入或留在加拿大。

2006年第一个活摘器官证人出现后,麦塔斯和乔高对中共活摘器官的指控展开了独立第三方调查,结果发现了超过50项可以证实的证据,证明中国存在从活人身上摘取器官做移植的暴行,其中大部份受害者是法轮功学员。

中共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中共前政治局成员、原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及其妻子薄谷开来,以及原重庆公安局局长王立军,是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主要推手。目前,薄熙来,薄谷开来,王立军均被判刑,政法沙皇周永康也传出被双规的消息。但因中共当局恐惧中共垮台,活摘的罪行仍被掩盖。

责任编辑:曲哲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3/12/13/n403304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