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共和国报:活摘器官是恶魔行为

文/意大利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近日来意大利电视台、报纸和广播电台等众多媒体持续谴责中共活摘器官罪行。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有着两百八十多万读者群的意大利第二大报共和国报(La Repubblica)在报导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时评论说,活体摘取器官是恶魔行为。

2013-12-24-minghui-falun-gong-italy
图:意大利共和国报的报导“为了中国良心犯而战的大卫”

意大利共和国报以《为了中国良心犯而战的大卫》为题报导说:

你们知道吗?鲜有捐赠器官志愿者的中国,在短短几年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器官移植国。大家得承受得住真相,因为有些恶魔行为,想想就足以令人胆战心惊了。“他们杀掉一名器官匹配的年轻囚犯,摘取他的器官,然后以黄金之价卖给患者。证据?想要多少就有多少,想要什么样的证据就有什么样的证据。

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七十岁,加拿大律师,为人权奋斗的自由斗士,如今已赫然成为追剿全球器官非法贩卖的猎人。

二零一零年,大卫因为致力于这场战斗,而被提名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这场战斗好象一部恐怖电影:二零零六年他与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合作的一份调查报告中,指控中共当局系统性地杀死成千上万的良心犯——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是一种精神运动,一九九二年在中国创立,一九九九年被中共当局禁止,随后许多法轮功学员的器官遭到强行活摘。

大卫和歌利亚的战斗:“从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五年之间,四万一千五百名法轮功学员被屠杀和强摘器官。在我们的调查报告公布后,数字甚至还在不断上升。”他说,“很简单,他们提升了保密程度。”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二日,欧洲议会通过一项决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活摘良心犯器官,尤其是停止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的不人道的行为。在上周四(十二月十九日),意大利参议院人权委员会的听证会上,为避免意大利成为活摘器官罪行的帮凶,麦塔斯呼吁,意大利政府需要“修正法律,不仅要处罚器官走私的中间商,还要处罚涉案的患者和医生。”今年五月,意大利生物伦理委员会也提出了这方面的立法空白。

“对于中国的监狱系统而言,这是一笔利益巨大的交易:我们估计价值十亿美金,这些钱在实施手术的各个移植器官中心,以及挑选和供应囚犯的监狱之间流通。”德国周刊Der Spiegel一个月前报导说,一个肾脏,天津奥马尔医疗保健移植中心开价三十五万美金。

问题是,通常的想象中,一个器官贩子是丑陋和卑劣的,躲藏在第三世界城市里的贫民窟里,然而并非如此,器官贩子是在正规的诊所里运作,购买器官,然后杀死因信仰而被关押的人们。“在中国,这些都是合法的,不幸的是很少有国家能立法对器官移植旅游以刑事处罚。”

一九九九年当中共当局打压法轮功时,恐怖的“拆卸流程”开始了。这些平和的法轮功学员相信三个字“真、善、忍”,修炼四套动功和一套打坐功法,双盘打坐。因为修炼了法轮功,法轮功学员的身体几乎总是处于最佳状态:他们遵循简单而健康的生活方式,道德高尚。但是迫害是凶残的。抓人铺天盖地,强迫思想改造几个月,被关在劳教所,“在那里很多法轮功学员失踪了,那里不仅仅是任意关押”,麦塔斯说,“而是真正的活体器官库。中共当局称百分之九十的器官来源于死刑犯:如果是真的,如果不是定向杀人,等待捐赠可匹配器官的时间不可能这么短暂。”

报告说,归还的尸体显示不应该有的,已经“解剖”过的迹象。法轮功学员和家属的这些投诉在麦塔斯的书桌上已经堆积如山,线索逐渐形成证据。“一些调查员打电话给中国各地的所有医院,假装是寻求器官移植的患者,询问是否有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贩卖,因为修炼法轮功的人的器官比较健康:我们从全中国大陆的各个地方都收到了肯定的回复和确认。”

被释放的法轮功学员讲述,他们在监狱里,被酷刑折磨和虐待。而且只有法轮功学员被要求持续的验血和身体检查,但这并非是监狱为囚犯健康着想的常规检查。“是在挑选准备拿走的‘商品’,在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之前,中国估计有上亿人在修炼法轮功,他们现在已经成为以消灭为目的的数量庞大的可供的活体器官库。”

调查线索:吉林女子监狱涉嫌活摘

文/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二零零三年,我被绑架到吉林女子监狱,遭到迫害,在那里,被非法关押的所有法轮功学员,每年都要检查两次身体,抽血、拍X光片,和我们在一起的刑事犯人都不做检查。可是身体真的有病的学员,并不给医治。

在二零零四年十月份,有一名松原的大法弟子,名字好象叫郝桂贤,三十多岁,身高一米六五左右,说她子宫内有肌瘤,要到长春劳改医院做手术,可是只有三天的时间,人就没了,陪她一同去的刑事犯人说;人死了。当时听到消息的人都很惊愕,一个鲜活的人怎么三天就没了。

在二零零四年的一月份,从德惠看守所绑架来了四、五个法轮功学员,其中有一位法轮功学员,说是在看守所时绝食,其他法轮功学员都分到了教育监区,而这位法轮功学员在入监队,只有两、三天的时间,人就没了,说是死了,和她一起来的有个叫胡杰的,称她叫小贤。后来听到有一个叫陈丽华的帮教(松原人)说:她前一天去“转化”(就是让她放弃修炼)她时,人还好好的,第二天人就没了。

为了制止迫害,严惩凶手,请知情者给予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