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线索:关于活体器官移植和几则耳闻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日

调查线索:关于活体器官移植和几则耳闻

1. 关于器官移植中缺血时间的背景

仅自现在医学科学角度而言,将一人的器官移植给另外一人,自器官切取至移植成功所需要的时间均为器官的缺血时间。缺血时间分为热缺血和冷缺血时间,热缺血时间对移植脏器的功能、移植后的效果至关重要。

举例:脏器移植器官切取的流程大致为(仅以活体移植为例):夹闭目标脏器主要血管,迅速将目标脏器移出体外(此段时间为热缺血时间),在体外进行灌注,灌注后至移植成功的时间为冷缺血时间。不同的人体器官对于缺血的耐受性不同:肾脏,目前业界公认的热缺血时间不应超过三十分钟,最好在二十分钟内,且越短越好。心脏的心肌细胞对于缺血的耐受性较差,教科书中的经典描述是缺血四分钟就可以导致心肌细胞不可逆的损伤。肝脏对于热缺血的耐受性相对较好。目前认为活体移植效果优于尸体移植效果的原因之一即在于热缺血时间相当短(冷缺血时间也缩短)。

实际上,器官移植领域的人也一直在寻找降低缺血对移植脏器功能损伤的办法,但热缺血时间是非常难以缩短的。以尸体器官移植为例,供者死亡后脏器即无血液供应,热缺血时间开始,肾脏、肝脏在标准时间内或尚有移植可能,但心脏的功能必然受到非常大的影响。如果能保持供体脏器的血液供应,那热缺血时间就会大大减少,活体移植和脑死亡供体脏器移植都属于这种情况,所以部份人,在供体尚未死亡的情况下,即开始窃取供者器官。

这样的罪恶在我的听闻中,很早之前即已存在(下文详述),当时移植脏器主要来源为死刑犯,在没有经过供体及其亲属同意的情况下,切除供者器官以牟利,这已然是极大的犯罪。

2.四则听闻

因为本人不是从事器官移植工作的专业人员,以下事件均为不同场合下的听闻,非亲身经历,均据从事器官移植工作的专业人员所述整理,无个人添加或人为修饰。

二零零四年,一名从事肾移植的医生讲述的,事情的发生地点是在新疆,事情的发生时间早于二零零四年。在当时的部份地区还有枪决时,打心脏的方式(打后脑是破坏呼吸心跳中枢,枪决后心脏即停跳),即有人通过贿赂执行枪决的人员,要求其打的时候打偏一些,即子弹没有打到心脏,而打到了肺,行刑完毕后心脏还未停跳,被执行死刑者会因出血性休克而死亡,虽然切取脏器时是否还有心跳并不一定,但热缺血时间必然缩短。贿赂的代价仅为两包中华烟。

这一行为方式似乎并不少见,在同期,一名从事肾移植的医生讲述了另外一事件。此名医生与其他医生一同去切取死刑犯脏器,但这名犯人在行刑后并未死亡,在切开皮肤及其下各层组织至腹腔时,该犯人因为剧烈的疼痛而苏醒,开始呼救、叫喊并咒骂窃取其脏器的人员。车门口守卫人员说:“你们让他小点声”,被行刑者说:“做鬼都不放过你们!”当时给叙述者造成的印象很深。

第三件事是从事心脏移植的医生转述的,属于他的听闻。时间是在二零零七年,事情发生地点是在广东(不知具体区域),手术室与行刑室是并排的(或意为距离很近),被行刑者按照注射死亡准备,实际是深度麻醉,切除其心脏和或肺脏后,直接移植(步骤为亲体活体器官移植步骤,典型活摘)。

这些事情,是业内人士在闲聊的时候讲述的,可以从一定角度反映当时器官移植领域活摘存在的情况。

第四件事是民众对于器官窃取的反应:这件事发生在安徽,时间是二零零五年。被行刑者的亲人(据说有两个卡车,百余人),尾随执行枪决的警车至枪决地点(该地无专门刑场)。在医务人员切取被行刑人的脏器时,被其亲人发觉,愤怒的亲人砸毁了窃取器官用的车辆,殴打了正在切取脏器的医生和护士(当时医生护士均穿着迷彩服),拉走了被行刑者的尸体。这件事情反映了普通百姓对于窃取脏器事件的最直接的心态。


调查线索:“种好少年一颗心”,到底是谁的心?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扬子晚报》以“手缝200多针 种好少年一颗心”为题,报道了一个十七岁的男孩在南京市第一医院心胸外科进行了心脏移植的经过,文章中提到,这个男孩只等了四十多天,就等来了供体,而南京市第一医院正好从二零零一年开展换心手术,做了近四十例心脏移植手术。

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正好是中国大陆迫害法轮功开始的时候,据后来的诸多线索揭示,中国政府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器官活体摘除,而南京医科大学附属南京第一医院(南京市第一医院)被“赴中国大陆全面调查法轮功受迫害真相委员会”列在首批追查取证对象名单的公告中。

这里,南京市第一医院做的这场手术的供体的来源不明,值得调查:被移植的心脏到底是谁的心?


调查线索:近期上海市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频繁进行移植手术

近期,上海市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频繁进行移植手术,部份患者姓名和参与医生如下:

1.病患姓名:胡亦镇,男,40岁,住院号:826347,于2013年11月9日进行肝移植手术。
参与医生:樊嘉,周俭,孙贱,王征,肖永胜,杨欣荣,高强,朱小东

2.病患姓名:李万良,男,63岁,住院号:727519,于2013年11月1日进行肝脏移植手术。
医生:樊嘉,周俭,黄晓武

3.病患姓名:录建中,住院号:818298,于2013年10月22日进行肝脏移植手术。
医生:樊嘉,周俭,黄晓武

4.仲雷,住院号817131,于2013年10月10日进行心脏移植手术。
医生:王春生,陈昊,杨守国

以上器官均来源不明。

医院地址:上海市枫林路180号
电话:(021)64041990


205医院的两次膀胱移植

我们地区有一位朋友(是位母亲)的儿子得了重病,是膀胱巴坏死,需要做手术,分别在2011和2012年先后做了两次膀胱移植手术。怀疑移植的是法轮功学员的器官。

事情的经过:这位母亲和儿子住在两地,一年也见不了几次面。儿子做手术的事,母亲不知道。后来儿媳妇无意中说出了朋友的父亲是陈荣山,是通过朋友在辽宁205医院做的手术,儿媳妇说:开始,他们说是一个得了癌症的老太太的器官,我们没要,后来说有一个30多岁的小伙子自愿捐器官,你们要不要,我们就说要。在做手术时,看到手术时间马上就要到了,可医生们出来进去的象没事一样,就问医生:将要移植的膀胱在哪里,我可以看看吗?医生说:现在没有,手术是同时进行的。这位母亲听到后很震惊,对儿媳说:全世界都知道205医院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窝,国际追查组织已调查陈荣山。儿媳说:你也知道陈荣山?这位母亲说:全世界都知道。儿媳一下子不说话了,怎么问也不说了。

第二次,在2012年正月,这位儿子做了手术之后不久,又犯病了,就又想去辽宁医院。儿子本来生活拮据,没有能力支付手术费,就向亲戚借钱,母亲劝他不要再去做器官移植手术了,儿子很生气的说:人家那里已经准备好了。母亲极力的反对,儿媳说:我们不移植了,我们也没有那么多钱,我们换个人工的。

儿子去了第二天,这位母亲给儿子打电话,问住上医院没有。他们说:已经做了手术了。

这位母亲就觉得这么快,很不正常,但儿子和儿媳什么也不肯说。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