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议会议员:对法轮功的迫害是活摘器官的根源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日】(明慧记者容法、唐秀明综合报道)2013年12月12日,欧洲议会通过紧急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活体摘取良心犯以及宗教信仰和少数族裔团体器官的行为”,呼吁中共“立即释放”包括法轮功学员在内的所有良心犯,决议还要求“欧盟对中国境内的器官移植,以及与这种不道德行为相关的迫害做出全面、透明的调查。”

欧洲议会决议直指中共政权犯下的反人类罪行,这项具有历史意义的决议是由欧洲议会4个政党的56个议员联合提议的。

议案投票之前,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Edward McMillan Scott)主持新闻发布会并首先发言,多位欧洲议会议员们在投票前的辩论中正义直言,他们在发言中确认在中国发生活摘良心犯器官罪行,指出活摘罪恶的受害者主要是大量法轮功学员,而罪魁祸首则是邪恶的中共暴政极权及其对法轮功采取的群体灭绝政策。

2013-12-19-minghui-eu-parliament-01
图: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

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在新闻发布会上指出,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是群体灭绝罪,他本人于2006年在中国的实地调查以及其它独立调查共同发现:良心犯,特别是被中共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是活摘器官罪恶的主要受害者,被政府操控的高盈利活摘器官交易夺取了大量法轮功学员的生命。

他说:“我曾看到一份名单,上面有3千5百多位(法轮功学员)在残酷迫害下死亡。我以前说过,我还要接着说,根据有关国际法律条款,这构成了群体灭绝罪。”

“有人仅仅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这么一个事实,就被抓,就被关进劳教所或监狱3年或3年半。他们在那里经历酷刑,更糟的是,如果他们的血型和组织与一个人,也许是一个美国人或欧洲人,相匹配的话,别人就要买他的肝脏或其它一些身体部份。交易过程可能完全由军方单位参与组织,并通过分布在各地的169个器官移植中心完成。”

“法轮功学员不吸烟、不喝酒,他们成了活摘器官的主要目标。据前联合国反酷刑特别调查员曼弗雷德·诺瓦克(Manfred Nowak)的调查结果,中共劳教所中关押人员中约有三分之二是法轮功学员,而这些数量巨大的法轮功学员是被关押人员中唯一被例行验血和验尿的,这绝对不会是为了他们的健康,在中国他们已经不再被当人看,因为他们被中共政权看成是威胁。”

2013-12-19-minghui-eu-parliament-02
图:曾任检察官的罗马尼亚议员莫妮卡·马科维

曾任检察官的罗马尼亚议员莫妮卡·马科维( Monica Macovei)在辩论发言中指出,在中国和欧洲肾脏移植等待时间的巨大差别表明,在中国存在活体器官库,一些无辜的人可能会在任何时候因为自己的器官被强制需要就被杀害,而这一情形得以发生与中共要消灭法轮功的政策有关。她坚信超过一半被活摘器官的是法轮功学员,因为1999年中共开始对法轮功的迫害后,法轮功学员成了这个邪恶活摘器官的最主要受害人。因此,马科维认为欧盟必须对中共进行制裁,去拯救那些无辜受害者。

她说:“今天在中国,不经同意强摘器官(的罪恶)就活生生地发生在我们眼前。” “国际报告显示,在过去10年里中国进行了100,000多例器官移植,其中超过半数来自法轮功学员。自1999年中共发起企图消灭传统、和平的法轮功的全国性迫害以来,中共已把数以万记的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死,而法轮功学员是遵循‘真、善、忍’的原则的人。”。

2013-12-19-minghui-eu-parliament-03
图:芬兰议员艾嘉-丽塔·科欧拉

芬兰议员艾嘉-丽塔·科欧拉(Eija-Riitta KORHOLA)在辩论发言中也指出,活摘器官罪行的主要背景因素是中共对法轮功的系统性迫害。

她说:“中共终于承认了活摘器官(罪行)的存在。对法轮功的迫害是众所周知的,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的医疗检查,就是要了解他们的器官是否可以被盗用。”

来自立陶宛的欧洲议会议员里奥尼达斯·丹思基斯(Leonidas DONSKIS)教授认为中共活摘器官是最令人震惊的罪行,是非常令人难以接受的事情,特别是把法轮功学员作为器官来源,更是双重犯罪,是绝不能被忽视的。他说:“我们无法忽视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人的性命被作为器官移植和器官攫取的原材料。这是二战和纳粹之后绝对无法想象的事情。我们决不能容忍这种恶行。”“我们不得不发出警告,只有在中国断然杜绝这种事情的前提下,我们才会尊重这个国度,否则是绝对无法被原谅的。”

里奥尼达斯·丹思基斯教授还表示,活摘人体器官罪行只有在国家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这种最可怕的意识形态国家才会发生。他说:“我们必须用强烈的措辞来指出这件事,因为这种对生命蔑视的概念是从纳粹那里来的,这种概念认为,有些人值得生存下去,有些人没有生存价值。这种认为生命不值钱的观念和轻贱人命的想法,来自于21世纪最声名狼藉、最可怕的意识形态,那就是国家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我无法相信中国人竟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湖南省新晃县警察强采法轮功学员血样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三日,湖南省怀化市新晃县发生了一起强行采取法轮功学员血样的事件。

被强行采取血样的是本县人民医院退休人员、六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甘桥英,七十岁的杨冬月,和六十七岁的杨艳端。

参与此恶行的是新晃县国保大队曹日诠,欧枝柳及其同伙(三十多岁,穿警服)和新晃县兴隆乡派出所警察两男一女(三十岁左右)。

十月二十三日上午九点左右,三名法轮功学员甘桥英、杨冬月、杨艳端分别在赶集讲真相送资料救人。甘桥英被兴隆乡派出所蹲坑的三名警察绑架,下午送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杨冬月与杨艳端被城管人员杨秋菊(女,五十多岁)诬告并带警察在交警队路段绑架。

杨冬月当天下午被曹日诠,欧枝柳及其同伙强行采取血样后,被她丈夫接回家,杨艳端被强行采取血样后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当天警察采取甘桥英血样未逞,拘留第二天,兴隆乡派出所警察带二男一女给甘桥英戴起手铐强行采取血样。

参与迫害的责任人:
“六一零”,办公电话:0745-6221340
袁道新:“六一零”办主任,手机:13574592633
姚雪梅:“六一零”办副主任,手机:18975093821
曹会平:“六一零”办副主任,手机:13874585153
杨仕华:“六一零”纪检组长,手机:13787562305
公安国保大队:
欧枝柳:大队长,手机:13874561066
曹日诠:教导员,手机:13874465698
政法委:
潘世新:政法委书记,手机:13974521718

调查线索:关于活体器官移植和几则耳闻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日

调查线索:关于活体器官移植和几则耳闻

1. 关于器官移植中缺血时间的背景

仅自现在医学科学角度而言,将一人的器官移植给另外一人,自器官切取至移植成功所需要的时间均为器官的缺血时间。缺血时间分为热缺血和冷缺血时间,热缺血时间对移植脏器的功能、移植后的效果至关重要。

举例:脏器移植器官切取的流程大致为(仅以活体移植为例):夹闭目标脏器主要血管,迅速将目标脏器移出体外(此段时间为热缺血时间),在体外进行灌注,灌注后至移植成功的时间为冷缺血时间。不同的人体器官对于缺血的耐受性不同:肾脏,目前业界公认的热缺血时间不应超过三十分钟,最好在二十分钟内,且越短越好。心脏的心肌细胞对于缺血的耐受性较差,教科书中的经典描述是缺血四分钟就可以导致心肌细胞不可逆的损伤。肝脏对于热缺血的耐受性相对较好。目前认为活体移植效果优于尸体移植效果的原因之一即在于热缺血时间相当短(冷缺血时间也缩短)。

实际上,器官移植领域的人也一直在寻找降低缺血对移植脏器功能损伤的办法,但热缺血时间是非常难以缩短的。以尸体器官移植为例,供者死亡后脏器即无血液供应,热缺血时间开始,肾脏、肝脏在标准时间内或尚有移植可能,但心脏的功能必然受到非常大的影响。如果能保持供体脏器的血液供应,那热缺血时间就会大大减少,活体移植和脑死亡供体脏器移植都属于这种情况,所以部份人,在供体尚未死亡的情况下,即开始窃取供者器官。

这样的罪恶在我的听闻中,很早之前即已存在(下文详述),当时移植脏器主要来源为死刑犯,在没有经过供体及其亲属同意的情况下,切除供者器官以牟利,这已然是极大的犯罪。

2.四则听闻

因为本人不是从事器官移植工作的专业人员,以下事件均为不同场合下的听闻,非亲身经历,均据从事器官移植工作的专业人员所述整理,无个人添加或人为修饰。

二零零四年,一名从事肾移植的医生讲述的,事情的发生地点是在新疆,事情的发生时间早于二零零四年。在当时的部份地区还有枪决时,打心脏的方式(打后脑是破坏呼吸心跳中枢,枪决后心脏即停跳),即有人通过贿赂执行枪决的人员,要求其打的时候打偏一些,即子弹没有打到心脏,而打到了肺,行刑完毕后心脏还未停跳,被执行死刑者会因出血性休克而死亡,虽然切取脏器时是否还有心跳并不一定,但热缺血时间必然缩短。贿赂的代价仅为两包中华烟。

这一行为方式似乎并不少见,在同期,一名从事肾移植的医生讲述了另外一事件。此名医生与其他医生一同去切取死刑犯脏器,但这名犯人在行刑后并未死亡,在切开皮肤及其下各层组织至腹腔时,该犯人因为剧烈的疼痛而苏醒,开始呼救、叫喊并咒骂窃取其脏器的人员。车门口守卫人员说:“你们让他小点声”,被行刑者说:“做鬼都不放过你们!”当时给叙述者造成的印象很深。

第三件事是从事心脏移植的医生转述的,属于他的听闻。时间是在二零零七年,事情发生地点是在广东(不知具体区域),手术室与行刑室是并排的(或意为距离很近),被行刑者按照注射死亡准备,实际是深度麻醉,切除其心脏和或肺脏后,直接移植(步骤为亲体活体器官移植步骤,典型活摘)。

这些事情,是业内人士在闲聊的时候讲述的,可以从一定角度反映当时器官移植领域活摘存在的情况。

第四件事是民众对于器官窃取的反应:这件事发生在安徽,时间是二零零五年。被行刑者的亲人(据说有两个卡车,百余人),尾随执行枪决的警车至枪决地点(该地无专门刑场)。在医务人员切取被行刑人的脏器时,被其亲人发觉,愤怒的亲人砸毁了窃取器官用的车辆,殴打了正在切取脏器的医生和护士(当时医生护士均穿着迷彩服),拉走了被行刑者的尸体。这件事情反映了普通百姓对于窃取脏器事件的最直接的心态。


调查线索:“种好少年一颗心”,到底是谁的心?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扬子晚报》以“手缝200多针 种好少年一颗心”为题,报道了一个十七岁的男孩在南京市第一医院心胸外科进行了心脏移植的经过,文章中提到,这个男孩只等了四十多天,就等来了供体,而南京市第一医院正好从二零零一年开展换心手术,做了近四十例心脏移植手术。

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正好是中国大陆迫害法轮功开始的时候,据后来的诸多线索揭示,中国政府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器官活体摘除,而南京医科大学附属南京第一医院(南京市第一医院)被“赴中国大陆全面调查法轮功受迫害真相委员会”列在首批追查取证对象名单的公告中。

这里,南京市第一医院做的这场手术的供体的来源不明,值得调查:被移植的心脏到底是谁的心?


调查线索:近期上海市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频繁进行移植手术

近期,上海市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频繁进行移植手术,部份患者姓名和参与医生如下:

1.病患姓名:胡亦镇,男,40岁,住院号:826347,于2013年11月9日进行肝移植手术。
参与医生:樊嘉,周俭,孙贱,王征,肖永胜,杨欣荣,高强,朱小东

2.病患姓名:李万良,男,63岁,住院号:727519,于2013年11月1日进行肝脏移植手术。
医生:樊嘉,周俭,黄晓武

3.病患姓名:录建中,住院号:818298,于2013年10月22日进行肝脏移植手术。
医生:樊嘉,周俭,黄晓武

4.仲雷,住院号817131,于2013年10月10日进行心脏移植手术。
医生:王春生,陈昊,杨守国

以上器官均来源不明。

医院地址:上海市枫林路180号
电话:(021)64041990


205医院的两次膀胱移植

我们地区有一位朋友(是位母亲)的儿子得了重病,是膀胱巴坏死,需要做手术,分别在2011和2012年先后做了两次膀胱移植手术。怀疑移植的是法轮功学员的器官。

事情的经过:这位母亲和儿子住在两地,一年也见不了几次面。儿子做手术的事,母亲不知道。后来儿媳妇无意中说出了朋友的父亲是陈荣山,是通过朋友在辽宁205医院做的手术,儿媳妇说:开始,他们说是一个得了癌症的老太太的器官,我们没要,后来说有一个30多岁的小伙子自愿捐器官,你们要不要,我们就说要。在做手术时,看到手术时间马上就要到了,可医生们出来进去的象没事一样,就问医生:将要移植的膀胱在哪里,我可以看看吗?医生说:现在没有,手术是同时进行的。这位母亲听到后很震惊,对儿媳说:全世界都知道205医院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窝,国际追查组织已调查陈荣山。儿媳说:你也知道陈荣山?这位母亲说:全世界都知道。儿媳一下子不说话了,怎么问也不说了。

第二次,在2012年正月,这位儿子做了手术之后不久,又犯病了,就又想去辽宁医院。儿子本来生活拮据,没有能力支付手术费,就向亲戚借钱,母亲劝他不要再去做器官移植手术了,儿子很生气的说:人家那里已经准备好了。母亲极力的反对,儿媳说:我们不移植了,我们也没有那么多钱,我们换个人工的。

儿子去了第二天,这位母亲给儿子打电话,问住上医院没有。他们说:已经做了手术了。

这位母亲就觉得这么快,很不正常,但儿子和儿媳什么也不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