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线索:大陆多个黑狱对法轮功学员抽血化验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报道)

调查线索:甘肃省第一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可疑检查身体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至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这段时间,我(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甘肃省第一劳教所七大队女队,在这期间,我和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曾几次被带到院内的一间空房内检查身体,来参加检查的有平安台劳教医院的院长。我被检查出心速过快,但没有给予任何治疗,还被其中一女的恶声恶气的骂了一顿。当时我就觉得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及其凶残的,他们更不会对法轮功学员身体健康关心的,那些吸毒卖淫的犯人都被指使着随便打骂看管法轮功学员,可是检查身体却不给犯人检查,单给法轮功学员检查。

现在看来,那些检查都是为邪党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的人体库做准备的。

还有一次,一个包夹我的犯人对我说:不悔过的法轮功学员会被送到一个山洞里害死。她说的山洞很可能是邪党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秘密场所。

调查线索:我在武汉洪山监狱被抽血化验的经历

二零零六年夏天,我(法轮功学员)和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集体被邪党人员非法送到武汉洪山监狱分配站。一到那里,就被集体“体检”,“抽血化验”和胸透。抽血时,是用大注射器抽血,放在大玻璃管里,上面贴有标签,有个人的详细信息;旁边有一间房子,全都是身穿白大褂的年轻人,男女都有。

现在想来他们有可能在查找可用的活体移植供体。

调查线索:天津滨海监狱(原港北监狱)对法轮功学员抽血

最近看了关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一个视频,里面有调查问话录音,让我(法轮功学员)惊出了一身冷汗!

我曾经在天津市港北监狱(现在改称天津滨海监狱)五监区遭受迫害。在这里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三、四十人。

二零零四年的一天,我们干完活(奴工迫害),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召集到院子里。有一辆大巴车停在院子当中。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要求脱去上衣,先是被要求做一个透视类的检查,然后又被强制到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面前,从胳膊上抽出一针管血。当时我心里猜想:邪党这是在无偿的采集血液呢!哪里知道还有更加令人恐怖的事情?!有些刑事犯人议论:说是担心有肺结核,所以给法轮功特殊照顾,做一个体检。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姓名暂时不便公开)见到从人体抽出血液,马上“吓得”双腿一软,瘫坐在地上。

现在想起来这件事,真的让人不寒而栗:原来它们是在调查我们哪个人的器官和等待的人匹配啊!

调查线索:广东省梅州监狱大量抽法轮功学员的血液

我是一名曾经被非法关押在广东省梅州监狱的法轮功学员。梅州监狱曾经对非法关押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专门进行过所谓的体检,其中有大量的抽血化验,可能就是在建活体摘取器官的档案,事情大概情况如下:记得有一次是二零零六年期间,邪党正在全面实施对里面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威胁我们一定要接受体检,主要是抽血,大约有100cc,用一个小的帆布一样的密封袋子装,当时觉得奇怪,体检要抽这么多血?听说就是炼法轮功的人才抽,其他刑事犯没有进行这样的体检,现在就明白了,是为了建立准备摘取器官的档案,当时邪恶的头头曾经暗示,对顽固的可以设计暗杀掉。地点是在梅州监狱后勤监区三楼会议厅,外面公开的编号是1102分监区。

调查线索:江苏省洪泽湖监狱医院蹊跷的身体检查 不告知结果

二零零九年至二零一零年,甘某某,江苏省洪泽湖监狱医院监区院长,男,五十多岁,中等身材,头较大,方脸,两次给法轮功学员潘绪军测量心电图,未告诉检查结果。潘绪军恢复进食后,甘某某在医院监区再也没有出现过。

在宿迁市医院,由五监区副教导员孔叔伟、警察张元盛带着给潘绪军测量心电图等,也未告诉检查结果。

在监狱医院(不是医院监区)检查肝功能一次,也未告诉检查结果。

在医院监区的前院许多犯人和潘绪军被强行抽血,未告诉检查结果。

这些检查全部发生在潘绪军绝食反迫害、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之时,而且检查结果都未告知被检查者潘绪军。

二零零五年前后,法轮功学员潘绪军和洪泽湖监狱二分监区犯人被抽血,未告诉检查结果。

法轮功修炼能使人祛病健身、身体健康,监狱相关人员明知这一点,却用各种酷刑阻止法轮功学员炼功,甚至迫害致残、致死。另一方面,又对法轮功学员的身体健康信息很关心,似乎很矛盾。但是,想到中共这些年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滔天罪恶,不由得使人联想:采集法轮功学员身体、器官方面的信息,以备摘卖人体器官之需。

调查线索:中国上海市中山医院近期一器官移植手术

患者姓名:仲雷,男,四十一岁  住院号:817137 于二零一三年十月十日,进行心脏移植手术,器官来源不明。
主刀医生:王春生,杨守国,张红强
医院地址:上海市枫林路一百八十号
医院电话:021—64041990

制止中共活摘器官 美维州医学协会支持国会281决议案(图)

1113221921
美国维吉尼亚州医学协会(the Medical Society of Virginia , MSV)于10月25日-27日年会期间正式讨论13-207号决议案。图为会议现场。(摄影:董韵/大纪元)

【大纪元2013年10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董韵、林南报导)美国维吉尼亚州医学协会(the Medical Society of Virginia , MSV)于10月25-27日年会期间正式讨论一份“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的 13-207号决议案,随后在其法律、非法行医、以及规章制度常设委员会上获得通过。这一决议案旨在支持美国国会通过281号决议案。

是美国首个州专业医学协会正式讨论制止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决议案 。该议案在本次年会后将发送给下属的委员会委员和医学协会的全体成员,同时发送给美国医学会(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AMA),广而告之。

该决议的内容包括:要求制止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良心犯的强摘器官行为;要求美国医学会呼吁美国国务院对中国的器官移植系统进行全面透明的调查;要求美国国务院向美国公民发布器官移植旅行警报;要求美国禁止那些参与非法强摘人体器官者入境,如已在美国境内要对其提出法律起诉….等。

13-207决议案提出,维吉尼亚医学协会(MSV)应支持美国国会281决议案,并感谢维吉尼亚州国会议员杰拉尔德•康诺利 (Gerald E. Connolly),国会议员兰迪.福布斯( Randy J. Forbes),吉姆.莫兰( James P. Moran),富兰克.沃尔夫( Frank R. Wolf),罗伯特.赫特(Robert Hurt )共同签署281号决议案。

2013年6月27日,美国两党国会议员在众议院共同发起 “281号决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针对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良心犯的强摘器官行为。这是美国国会首次针对“阻中共活摘器官”为主题的决议案。

维吉尼亚州医学协会由9000多名专业医生,护士及医学相关专业人士组成 。美国医学会创建于1847年,是世界三大医学会之一,现有会员30多万名,拥有11种医学期刊杂志,在世界医学领域享有很高的声誉和地位。

发起人: 制止中共医学屠杀 这是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

1113221922
图: 13-207议案的发起人Manuel M. Belandres是维吉尼亚州医学协会成员,资深创伤外科及急救手术医生。(摄影:林南/大纪元)

13-207议案的发起人Manuel M. Belandres是维吉尼亚州医学协会成员,资深创伤外科及急救手术医生。他是美国社区急救基金会(The American Foundation For Emergency Community)创始人,并担任该基金会主席多年。

对于为什么会发起这一决议案 ,Belandres医生在接受大纪元采访中说,“(中共活摘器官)这是不道德的医学执业行为,(违反了)基本的医学伦理。” “我认为这是医学上的大屠杀,他们(中共)必须停止(这一罪行)!唯一阻止他们的方式是向他们发出良心的呼唤!” “这需要在中国很快发生改变。”“必须停止。这很重要!”

对于中共活摘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他说,“这是绝对完全错误的!这是一种新的邪恶方式!” “正如加拿大的两位资深律师David Kilgour 和David Matas 所描述的,这是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

Belandres说,需要让整个医学界知道(中共这一罪行)。他表示,活摘器官是中共批准和认可的。“如果中共不停止,外界需要告诉他们停止(继续犯罪)!”

MSV华人医生:相信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实存在

1113221923
MSV协会成员李旭东医生说,他会让更多的美国医生同仁知道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让人们共同制止这个前所未有的罪恶。(摄影:林南/大纪元)

MSV协会成员李旭东医生,从2006年起开始关注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 他说,从医学角度来讲,做一个器官移植手术,需要从很多供体中找出可匹配的位点,进行匹配,否则授体会有排斥反应。在美国,一个肾脏的等待时间是6个月至三年 。而在中国,器官移植手术可在一至四周的时间内找到供体,这是不正常的。尤其是中国的器官匹配系统并不健全,无法与美国等西方国家成熟的匹配系统相比,出现这么短的器官等待时间是不可思议的。所以,只有一种解释,就是杀一个人,将其器官提供给等待移植的病人。

李旭东医生说,在中国大陆,金钱至上,人们被中共洗脑, 很多医生也不讲医德,加上国内“消灭法轮功”的政策,他相信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实存在。而对于一般的外国医学工作者来说,很难理解在中国竟会存在这种罪恶 。

李旭东说,他会让更多的美国医生同仁知道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让人们共同制止这个前所未有的罪恶。

李旭东是维吉尼亚大学医学院助理教授,骨科住院医生。

要求美国起诉参与非法强摘器官人员

维吉尼亚医学协会的决议案提出,这是“终结中共系统性、动用国家机器批准认可的从良心犯身上,包括众多的因信仰被关押的众多法轮功学员、其它宗教和少数族裔身上强摘器官的历史性一步。 ”

决议案“呼吁美国政府公开谴责发生在中国的器官移植滥用”,并要求“美国禁止那些参与了非法人体组织和器官移植的个人进入美国,这些人一旦进入美国,应该予以起诉。”

无辜的美国人正在变成(中共强摘器官)的帮凶

该决议提案告知美国医学会:“因为美国病患还在继续前往中国进行移植手术,因为美国医学界还在继续和中国合作,培训中国医生,以及因为美国制药公司正继续向中国医院提供移植相关药物,无辜的美国人正在变成(中共强摘器官)的帮凶。”

“一些美国承包商在国外介入这样的运作。” 决议案说,“这种器官贩卖违反美国的价值观,新的法例将赋予当局权力来终结无良承包商的这种行为。”

决议案还提出呼吁美国医生加入医生反对强制摘取器官组织(DAFOH)的努力。

中共有按需强摘的活体器官库

加拿大人权律师麦塔斯(David Matas)和前亚太司司长乔高(David Kilgour)在2006年对法轮功学员被强摘器官的指控进行基于大量详实的证据上的调查;他们的报告作出结论说,指控是真实的,数万法轮功学员可能已经因被强摘器官而死亡。

该决议案说,1999年后,中国器官移植手术数量遽增,这和(中共)对法轮功发起镇压的时间吻合;中国器官移植手术的增加,看起来不是来自死刑犯的增加或是器官自愿捐献数量的增加。事实上,人权团体和法律专家相信,中国的死刑犯数量在最近几年有所下降。

决议案还说,中共没有对额外的器官来源进行充分的说明;中国医院登广告宣传进行肾移植和肝脏移植的等待时间为二至四星期,并且有记录的进行心脏移植的手术在提前三周通知的情况下进行;由于器官在体外存活的时间非常有限,如此短暂的等待时间是对(中共)存在大型可按需强摘活体器官库的最佳解释。

1113221924
美国维吉尼亚州医学协会(the Medical Society of Virginia , MSV)于10月25日-27日年会期间正式推出13-207号决议案,该决议案要求制止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良心犯的强摘器官行为,要求美国医学会(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AMA)呼吁美国国务院对中国的器官移植系统进行全面透明的调查;要求美国国务院向美国公民发布器官移植旅行警报;要求美国禁止那些参与非法强摘人体器官者入境,如已在美国境内要对其提出法律起诉。 这是美国首个专业医学协会推出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的决议案。该议案同时发送给美国医学会(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图为MSV年会开会地点。(摄影:文忠/大纪元)

(责任编辑:李缘)
本文网址: http://cn.epochtimes.com/gb/13/10/28/n3996591.htm

医务人员口述:亲身经历活摘死刑犯器官细节

【新唐人2013年10月16日讯】(明慧网报导)中共邪党活摘器官进行移植的真相早已公布于世,但还有许多大陆民众不敢接受,他们更不相信邪党会活摘法轮功学员、民主维权、宗教团体等人士的器官,并倒卖他们的尸体。以下是几名医务工作者亲身经历、亲耳听闻活摘死刑犯人器官以及参与移植医生遭报应等情况的回忆,根据他们的口述,笔者整理如下。

804764876

亲历者口述一

中共在死刑犯身上活摘人体器官其实很早就开始了,现在将我亲眼见到的活摘死刑犯器官的过程写出来,公布于世,让人们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

我是一个全国知名医院的一名医务工作者,1986年的一天,科室领导派我去取一块人体组织,作为实验室切片用。

我来到病房大楼一楼的一个房间,床上躺着一位约20岁左右的男青年,从裸露的双下肢看,他身体非常健康,结实。我去时,见他的胸腹已被外科医师切开,肝、肾等器官已经取走,一位眼科医师正在取他的眼角膜。我向主刀的外科医师要一块食道组织,当医师在他胸部切取时,我突然发现他的左小腿在抽动,这时,我才惊讶的发现,原来这是活体摘取器官。我小心翼翼的将他们取下来的食道组织放在纱布上,食道上有很多鲜血,软软的,还有一些温热。

这时外科医师抬起头来向周围的人嚷道:〝还有没有要组织的,赶紧啊,我们要缝合伤口了……〞我听旁边人说,他是个死刑犯。那场面、那架势,活像屠宰场的屠夫一样,即便是犯人,也是活生生的人啊,主刀医师竟已变得如此的麻木不仁。来自各个科室的医师们拿着他们需要的器官陆续离开了,因为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面,所以多留了一会儿。

我看到在将死刑犯胸腹部的切口缝上后,主刀医师和助手很快离去了。一个穿着警察制服的人走上前来,双手捧起手术床上的鲜血,〝啪、啪……〞的往死刑犯的脸上撒,做成犯人被处死时鲜血喷溅在脸上的假相,另一名警察赶快拿起相机,对着犯人的面部拍照,然后就去打电话通知火葬场来接人。一切完成后,警察们将尸体用厚橡胶布裹严实,放在手术室的墙角边,等候送往火葬场,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离开了人世间。

在这前后过程中,我没有看到死刑犯的任何家属和陪伴。后来听人说,许多医院都与法院套近乎,拉关系,就是为了开展这种私下交易,医院取得完全新鲜的器官用于移植、实验等各种用途,而法院也能从活摘死刑犯器官这样的交易中,得到非常丰厚的回报。

这样邪恶交易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已在中国大陆各大医院普遍发生着。每当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我都感到很难过,行医者,以救死扶伤为己任,这种对生命极不尊重的行为,竟能被我的医学同僚们轻而易举的接受,这是何等的悲哀!希望国内的医疗同行们,都能深深的反思,不再与邪党为伍,重拾生命的尊严,重拾医者仁心。

亲历者口述二

我所在的医院是本市的一个著名的三甲医院,由于我的专业方向不同,所以从未参与过活体摘取人体器官的手术。但我知道这样的手术,在我所在的医院长期开展,参与过的医务人员常常会在不经意间谈到这种手术,这么多年来,这种手术在大陆医疗界早已是公开的秘密。

记得一次我主刀做手术,快完成时,我听见我的助手们和麻醉师聊起天来,当他们聊到活体摘取器官如何开展时,麻醉师说〝我经常去,没什么大不了的〞,然后就讲述了以下这样的过程:

医院相关部门的领导带队,所有参与手术的医生准备好一切现场手术的设施设备,被专车拉到法院的刑场,然后所有人被要求在指定地点等待,现场全封闭,不准有任何閒杂人等进出。随后,法警押着死刑犯出来,麻醉师立即给犯人打几枪麻醉枪或是注射麻醉。待一切准备就绪,各个科室的医师们开始非常娴熟的操作起来,摘角膜的摘角膜,取肾的取肾,割皮肤的割皮肤……手术完成后,法警立即对死刑犯补两枪,造成枪决的假相。

我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过程,觉得很恐怖,这个犯人犹如案板上的肉一般,待医生们宰割,最后就以这样的方式被执行了死刑。

2006年以后,记得有一次与泌尿科的医师聊天,他们抱怨到,〝现在国外舆论压力大,国内也管得严了,肾移植的供体不好找了。现在医院都得跑到贵州那些偏远的地方去找供体,大城市太敏感了,那些偏远山区,山高皇帝远,没人管……〞

后来,我听说大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相在国际上被曝光,才明白医院为什么要去偏远地区找供体了。

一个个生命就这样没有尊严地离开了,真不知是我们医生结束的这个生命,还是法警结束的,人世间最恶毒的诅咒就是〝死无全尸〞,也就大抵如此吧,共产党让这一双双本应该救死扶伤的手沾上了邪恶的血腥,而医生们却在这样的体制内麻木的干着,无法挣脱,今天我揭露出来,希望医疗同行们不再被邪党蒙蔽,希望人们选择良知与正义,解体中共,才能拥有美好的未来。

知情者口述三

我是一名大医院的医务工作者,我所在的医院,肾移植手术在全国是非常知名的。特别是我的老师,他从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就从事肾移植研究工作,做了大量的实验,他所研究的成果曾在全国推广,可以说是国内肾移植领域赫赫有名的领头羊,当然这些成果与经验许多都来自于活体摘取死刑犯的肾。

就在海外媒体大量曝光邪党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那几年,据知情人说,他是非常抵触和反对法轮功的,有人曾开玩笑说:〝你移植手术做多了,怕不怕遭报应?〞他曾狂妄的说:〝我不怕遭报应!〞就在此后,他就一病不起了,被确诊为癌症,手术以后,肠道出血,伤口不愈合,感染严重,前前后后一共做了三次手术,均没有成功,最后在极大的痛苦中去世。后来他的女儿也得了癌症,老伴因双腿关节疾病,走路非常不便。

医院很多人都说他真的遭报应了……

笔者结语

一次与朋友谈到中共政府活体摘取器官的真相,他说到:〝活体摘取犯人的器官是理所应当的,本来就是政府认定的罪犯,用他们的器官救其他人,不应该吗?〞在后来与许多朋友的聊天中,我发现这还是一种普遍的观念。中共邪党建政几十年来,大搞各种运动,不断混乱着人们对是非的评判标准。所谓党代表人民,那么党的利益就成了人民的利益,那是不是党要摘谁的器官,就是人民要摘谁的器官呢?

二十几年前,医生和患者接受了活体摘取死刑犯的器官;二十几年后的今天,医生和患者又接受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维权人士的器官;那未来,人们还会接受什么呢?邪党不断的给人们灌输恶毒而扭曲的观念,彻底打碎了人们心中对生命的敬畏,一次次冲破了人们内心的道德底线。人们对这些邪恶行为从容忍到认同再到支持,这在古老的神州大地乃至世界其它民族,都是不可想像的。

也正因为人们对邪恶一再的容忍,活摘器官这样的手术才能堂而皇之的在大陆盛行几十年,官方的供体从最初的死刑犯到法轮大法弟子再到维权人士、持不同政见者……而民间的黑市交易,供体来源更是靠坑蒙拐骗,杀人害命来获取,威胁着一个个普通的家庭。也正是因为人们模糊了基本的道德底线,才出现许多被邪党蒙蔽的人,不相信、不接受共产邪党活体摘取大法弟子器官的真相。

对我们每个人来说,生命是珍贵的,更是有尊严的。普通行医者以救死扶伤为己任,名医则应效仿先贤悬壶济世,何以沦落到成为邪党杀人的工具呢,而医院竟沦落到成为邪党专业的杀人刑场?辽宁沈阳苏家屯医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曝光,不就是这样血淋淋的现实吗?对人类的历史来说,这是史无前例的邪恶,这更是千百年来医者的耻辱,以致人神共愤,天必治之。

世界上越来越多善良、正义的人们开始行动起来,〝解体中共〞不是什么政治口号,而是这种让人类无法再容忍下去邪恶政权,必将解体。希望有更多的医生能选择正义,主动揭露邪党利用医疗行业犯罪的真相,重拾生命的尊严,重拾医者仁心。

http://www.ntdtv.com/xtr/gb/2013/10/16/a984800.html

乌克兰官方网站报道中共活摘暴行(图)

文/乌克兰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七日】二零一三年十月五日,是乌克兰扎波罗热市的城市日,乌克兰部份法轮功学员举行了弘法讲真相活动,并就制止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进行广泛征签。当地官方网站报道了此活动。

2013-10-6-minghui-falun-gong-ukraine-01
图1:乌克兰部份法轮功学员在扎波罗热市的城市日举办弘法讲真相活动。

当天,扎波罗热市官方网站,不仅公开上传了录制的有关法轮功学员的征签活动的视频,还配以大幅图片,以《在扎波罗热城市日呼吁反对中国的黑市器官移植》为题撰文,介绍法轮功学员征签的原因。报道中说:“十月五日,扎波罗热城市日。在彩虹喷泉附近,举行由‘医生反对活摘器官协会’(DAFOH)发起的征集签名活动,呼吁联合国人权组织调查发生在中国的活体摘除器官的消息。征签表上介绍,在中国正发生着通过非法途径,从在押人员和政治犯身上摘取器官的消息。这些遭到黑市盗卖器官的牺牲者大多是政治犯,维族人,西藏人,也包括法轮功精神信仰的修炼者。”

报道中说:“根据国际组织医生反对活摘器官协会提供的数据显示,在一九九四年至一九九九年,有一万八千五百例器官移植手术。而在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五年,数据突增到六万例。有超过四万个器官供体来源不明,而中国每年处死的死刑犯只为二千人。”记者在报道的结尾说:“法轮功炼习者在当天的庆祝活动中,也向当地市民展示了强大的精神毅力,冒着寒冷的气温,几乎打坐了一整天。”

2013-10-6-minghui-falun-gong-ukraine-02
图2

2013-10-6-minghui-falun-gong-ukraine-03
图3

2013-10-6-minghui-falun-gong-ukraine-04
图4:了解真相的人们纷纷签名支持制止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尽管气温低下,当地市民依然饶有兴致的驻足观看学员演示功法动作,在听闻有关中共活摘学员器官的暴行后,民众纷纷响应签名反对中共迫害法轮功。

在征签过程中,有个年轻的小伙子听到法轮功学员讲述的发生在中国的迫害后,签下了名字,并对法轮功学员说:“需要立刻停止这一(活摘器官的)罪恶。”

一个女大学生听到真相后说:“这个消息真是太可怕了,直接震动我的内心。很想帮助他们(大法弟子)做些什么,摆脱这些危险。”有一个中年男子签名时说:“任何一个正常的人,都不会允许这种非法的事情存在。我不希望类似的事情,发生在我或是我的孩子身上。”

法轮功学员在骤降的寒冷气温中,不仅展现了修炼大法的祥和与美好,也为当地市民带去真相的福音。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3/10/9/142627.html)

联合广场揭活摘真相 纽约各族裔民众震惊(图)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三十日】纽约部份法轮功学员自二零一三年八月以来,在纽约曼哈顿联合广场进行讲真相活动,活动主要以真相图片,面对面讲真相的形式,揭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暴行。中共驱动全部国家机器迫害法轮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可谓罪恶滔天,人神共怒,纽约各族裔民众听了活摘真相后,非常震惊,纷纷签名,要求立即制止这种罪恶行为。

有一位作家,一边看着图片,一边拿本子记录着图片上的内容。他说:“这实在太残忍!真是滔天大罪!我要把它写出来,我要告示世人!”

学员们还进行了炼功演示,向世人介绍法轮大法的美好。

2013-9-29-minghui-falun-gong-newyork1
纽约民众了解真相

2013-9-29-minghui-falun-gong-newyork2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3/10/3/1425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