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官从哪里来?《国家器官》点名薄熙来 (图)

a960053844
8月24日薄熙来与王立军在山东济南的法庭上对质。当局对薄熙来的指控中,没有触及薄案最隐秘的〝炸弹〞之一——活摘器官。(网络图片)

【新唐人2013年8月28日讯】8月26日(周一),中共对薄熙来案结束五天的庭审,德国之声形容这是〝狗血剧情和荒诞政治〞。在当局对薄熙来的指控中,并没有触及薄案最隐秘的〝炸弹〞之一 ——活摘器官。

在2012年出版的《国家器官》(STATE ORGANS)一书的引言中直接点名了薄熙来和王立军。引言中说:据报道, 2012年薄熙来被免职后,中国总理温家宝在一次中南海的会议中谈到了活摘器官问题及薄熙来牵涉其中。

以下节选自Torsten Trey医生在《国家器官》一书中撰写的论文〝处在十字路口的移植医学〞。他以器官移植医生的眼光,试图洞察这令人毛骨悚然的黑幕(小标题为译者加)。

a960053845
2012年出版的《国家器官》(STATE ORGANS)一书的引言中直接点名了薄熙来与王立军。(网络图片)

文章说,2006年初,一则小新闻引起了我的注意,说中国的器官移植医生被指控从活着的〝良心犯〞身上强行摘取器官。这让我感到困惑。不久,我阅读了大卫.麦塔斯和大卫.乔高合着的《血腥的活摘器官》一书的第一版,说的正是这些指控。这份调查报告给出了17项证据,包括中国医院里医生的电话录音。这些医生在电话里说:他们有〝来自法轮功学员的新鲜器官〞。

这一年的7月,我到波士顿参加〝世界移植大会〞,特意找中国来的医生交谈。其中一位是〝天津东方移植中心〞资深肝移植外科医生Liu W。天津有三家医院做器官移植,该中心是其中之一。

当我问他们医院做过多少肝移植时,他答道〝去年做了两千例。〞我听了非常吃惊,仅仅一家医院就做了这么多的肝移植手术。于是我又问:这些器官从哪里来?但是没有得到满意的答案。

后来,我和另一位中国医生交谈。当时,他正在德国汉诺威大学一个与移植相关的研究实验室工作。他说他已收到了中国两家医院的邀请,那里要新开一个器官移植科。

我问,〝中国并没有公众捐献器官的体系,为什么中国的器官移植领域还发展得如此迅猛?这些器官从哪里来?〞 那位医生答道〝去问问在外面的法轮功学员吧。〞在会展中心外面,法轮功学员在那里展出了有关中共当局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资讯。这位医生以他的方式回答了我的问题,即器官来自于这个受迫害的修炼团体的成员。

之后,我对在中国如何获取器官的做法进行了更深入的了解,才意识到其违背伦理标准已达到了何种程度,让我想起了纳粹集中营里的人体实验。

由于有医生的参与,我觉得有责任从医学界内部对这种反人类罪的行为作出反应,因此,2006年成为了我医学生涯的转折点,我决定主持 〝反对强迫摘取器官医生组织〞(DAFOH)的工作。

死刑犯〝自愿捐献〞器官?

我想深入检视一下中国官方如何解释死刑犯〝自愿捐献〞器官的说法。2003年至2009年期间,在整个中国,只有130例的自愿器官捐献。众所周知,中国人的传统观念讲究死后保持〝全尸〞。因此,在中国,公众捐赠器官的体系很难站得住脚。那么,这又如何解释在这样一个国家,在死刑犯中突然有这么高的比例〝自愿捐献〞呢?从另一方面来看,想想看,中国每年1万到2万例的移植手术需要多少囚犯才能提供足够的器官?更何况并非每一名死囚都适合作器官〝捐献者〞。

无论有没有〝本人同意〞这道程序,在中国,所获取的器官大多数是建立在〝供体〞死亡的基础上,而这种死亡不是由于事故或自然死亡,而是人为造成的。我们在说的是从被处死的囚犯和良心犯身上强行摘取器官,包括在〝供体〞还活着的时候摘取器官的情况。

1999年后中国的移植迅猛扩张

在中国,从被处死的犯人身上摘取器官的做法始于1980年代中期。他们承认从那时起移植器官的主要来源是死囚。虽然据估计被处死的犯人人数很多,但是数字稳定。但是1999年后,中国的器官移植数量急剧增加,2005年达到2万例的高峰。同样,中国的移植中心从1999年约150家增至2006年的600家。

从1999年后器官移植超过指数性的增长可以看出,移植中心大规模的扩张显示了对获取无限量的器官供应所拥有的超乎寻常的把握。在一个缺乏有效公众器官捐献体系的背景下,这就更令人惊讶了。

1999年后,除了器官移植数目飙升之外,人们还观察到另一个现象。中国医院的网站表示,可以在1到4周内为外国患者提供匹配的移植器官。此外,中国的大学提前几周甚至几个月邀请外国移植专家来做示范,包括向他们征询愿意在一天中的什么时段做手术。

如果超过90%的移植器官来自被处死的犯人,那么,必须等待法官判决后才能去寻求囚犯的器官。中国的法律要求死刑犯在被判决后7天内执行,那么,可以在行刑前7天内安排器官移植,但不可能超过7天。因此人们会问,怎么能提前14天或更长的时间安排器官移植呢,还可以预定一天中的什么时间进行?

人们可能会猜想,是否是处死的囚犯数量超过了估计的数目,因而提供了足够数量的器官;或是因为实际上还存在着另一个庞大的器官来源。

如何解释〝按需供应〞获取器官?

要达到一年有1万到2万的移植数量,每天需做27例到54例手术。由于年龄或疾病,使一些囚犯的器官无法用于移植。血型、组织因子等都增加了更多的变数,令人更加怀疑中国的医院怎么能如此快速、具体地响应器官移植的需求?

如何解释中国这一〝按需供应〞的器官获取系统? 人们很轻易会想到,除了官方用死囚来解释外,一定还存在另外一群器官供体,随时被摘取器官。

从《血腥的活摘器官》调查报告第一版中我们了解到一些重要的证据,就是法轮大法学员成了这个活体器官供体库的主要选择对象。从1999年遭受迫害和酷刑折磨以来,当局非法关押了数十万的法轮功学员。

我在亲自与一名法轮功学员交谈后警觉起来。他在被关押的两年时间里,尽管没有健康问题,却被验了10次血。许多被关押过的法轮功学员都表示有类似的经历。为什么要对他们进行照X光、超声波、验血这些专门的体检,同时又对他们施行洗脑、苦役和酷刑折磨,甚至折磨致死呢?这些体检肯定不是为了受害人的健康考虑,因为停止迫害就可以不花成本而达到这个目标。这不得不让人想到,给他们做体检是为了建立一个医疗资料库,对潜在的活体器官供体进行系统分类。

我们推测,就在当局开始迫害法轮大法精神运动后不久,大约在 1999年到2001年之间,原本从被处决的犯人身上摘取器官的做法与对法轮功的迫害结合到了一起,他们成了移植器官的来源。中国医院网站上的广告说肾移植是6万美元,肝移植是10万美元。一些军队医院的网站甚至炫耀说器官移植是他们的头号收入来源。

是医学界采取行动的时候了

这种恐怖场景令人们宁愿相信这不是真的。正是这种〝残忍到无法相信〞 的模式十年来成为最好的掩盖。或许我们可以回想一下最高法院大法官Felix Frankfurter对Jan Karski的回答。当Karski报告说他亲眼目睹了在纳粹德国集中营里发生的大屠杀时,Frankfurter回答说,〝我不是说你在撒谎,只是无法相信你告诉我的事情。〞众所周知,无法相信并没有阻止人们在纳粹德国的毒气室里继续被屠杀。

国际红十字会1944年对Theresienstadt犹太区的检查对我们是一种警示——检查人员错误地将毒气室看作淋浴设施,错误的结论带来了致命的后果。鉴于我们手中掌握的这些间接证据,以及Theresienstadt调查骗局的教训,我们呼吁对中国进行专业检查。

没有了对人类生命的尊重,医学就失去了其高尚的目的。为了做移植而杀人取器官,这不仅仅是一种反人类罪行,也与医学的使命背道而驰。现在是医学界采取行动的时候了。

文章来源:《看中国》
http://www.ntdtv.com/xtr/gb/2013/08/28/atext957301.html

美国密切关注薄案“强摘器官”密集出现政府报告中

【大纪元2013年08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李辰综合报导)薄熙来案进入庭审第5天。据美国媒体报导,去年2月,王立军逃亡美国驻成都领事馆时,向美国提供了大量核心机密资料。薄熙来随后在3月份下台。这场危机触发近二十年来中南海最大政治海啸,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

中共当局隐瞒薄案的惊天秘密,但已经获得机密资料的美国政府一直密切留意,并作相关准备,而“薄熙来”、“王立军”、“活摘器官”等字样不断出现在美国政府官方报告、决议案、议员联署信、国会听证中。

88位议员正式签名支持“281决议案”更多将加入联署

虽然美国国会目前处于8月休会期,但迄今已有88位国会议员正式签署了美国两党两名国会议员在众议院共同发起的以“阻中共活摘器官”为主题的“281号决议案”。据介绍,还有其他多位议员在休会期间,签署了这一决议案。预计国会复会后会有更多议员联署。

该决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针对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良心犯的强摘器官行为;要求美国国务院对中国器官移植系统进行全面和透明的调查,禁止那些参与非法强摘人体器官者入境美国,如已在美国境内要对其提出法律起诉。

这项281号决议案在今年6月27日推出,将在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内部讨论,通过后由全体众议员进行投票表决。

薄熙来、王立军名字在“281号决议案”中被提及

值得关注的是,中共前政治局成员、原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以及因投奔美领馆而名声大噪的原重庆公安局局长王立军的名字,赫然出现在决议案原文中。

281号决议案说:“鉴于,2012年5月,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WOIPFG)发布电话调查记录和录音,这些电话调查是在秘密调查员和高级中共官员之间进行,调查中,几位官员表示,(中共)中央当局知悉或参与了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决议案还说:“鉴于,牵涉入其中的官员包括(中共)前政治局成员薄熙来和他的副手王立军。”

这项决议案的联合发起人之一罗斯‧雷婷恩议员在当天发出的新闻公告中说:“想到中共可能正在从良心犯或其它非自愿的个人身上强摘器官就令我不寒而栗,必须立即制止。这种邪恶和丧失良知的做法大规模的针对因信仰而被监禁的法轮功学员。这是对基本生命权的悍然侵犯,是对人类道德和伦理行为准则的肆意漠视。奥巴马政府应当公开谴责和强烈敦促中共立即停止器官摘取行为,并要求中共当局停止迫害法轮功和其它宗教少数群体。”

美国人权报告关注薄熙来案 二度提中共“强摘器官”

2013年4月19日下午,美国国务院发布2012年度国别人权报告,报告说,中国人权状况依然列最差国家之一,并且去年继续恶化。继去年之后,中共强摘囚犯器官第二次被纳入美国国务院的人权报告。

报告说,在薄熙来丑闻案曝光后披露,李庄被当局连续3天3夜进行审讯,并被绑在老虎凳上。

2012年5月24号,美国国务院在2011年度人权报告中首次明确提到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问题。人权报告的中国部份指出,海外和本国媒体以及民主倡导团体继续报告法轮功学员和维吾尔人士被强摘器官的案例。

除此之前,2011年6月,美国国务院在更新非移民签证申请表DS-160之时,新增加的六个关于“安全和背景信息”的问题中,就有一个是:“你是否曾经直接参与强制移植人体器官或身体组织?”

2012年10月10日,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CECC)主席、共和党众议员史密斯(Chris Smith)和共同主席、民主党参议员布朗(Sherrod Brown)联合发布中国人权年度报告,报告显示,2012年的一个突出趋势,是中国民众对于缺乏基本人权表现出的挫折感及难以忍耐。在压制宗教自由部份,报告表示,中共强制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不断,报告引述世界卫生组织专家的观点说,中共军方医院可能涉入非法器官移植。

美国国会举行“活摘器官”听证会

2012年12月18日,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简称CECC)在参议院举办大型法轮功国会听证会,围绕“法轮功在中国:回顾与更新”的主题,与会八位证人以亲身经历或详实事实讲述中共对法轮功长达13年的迫害情况,并关注大陆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联席主席、国会参议员布朗议员并向听证会证人询问美国政府怎么做才能帮助制止活摘器官的暴行的建议。

2012年9月12日,美国国会召开了“中共对宗教信仰者和持不同政见者活摘器官”听证会。主持听证会的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监督和调查小组委员会主席丹纳‧罗拉巴克(DanaRohrabacher)议员表示:活摘器官是“魔鬼的行径”,盗取那些因为信仰或政见不同而被监禁的人的器官是严重的反人类罪行,我们必须尽最大努力把参与这种罪恶的每个人都绳之以法。

国际宗教自由报告指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2013年4月30日,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发布年度报告。报告表示,中国的宗教自由状况明显恶化。报告说,法轮功学员遭受中共当局最严重的迫害,有大量指控显示,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还在继续。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是美国政府行政部门,其报告被主流社会认为是在宗教自由方面的黄金标准。

106位众议员及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东亚小组共和党首席议员要求公布活摘和王立军可能提供的资料

2012年10月4日,美国106位众议员联名上书美国国务院,要求美政府公布已获得的有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一切资料,以及王立军可能提供给美国驻成都领事馆的资料。

2012年11月13日,美国资深联邦参议员、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东亚小组共和党首席议员、参议院军事委员会成员詹姆斯.英霍夫(James Inhofe)向美国国务院递交一封信函,信函要求美国国务院公布可能获得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证据,以及前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今年2月可能向美国驻成 都领事馆提供的任何相关材料。

英霍夫在信函中说:“今年2月,主管公共安全的前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在美国驻成都领事馆逗留超过24小时。双月刊杂志《世界事务》7/8月刊报导说,王立军可能亲自涉入 恐怖的活摘中国囚犯器官的罪行。据信,王立军可能向美国领事馆官员透露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信息。如果这样的证据存在,我要求美国国务院知会我,这样我们一起来制止这样的可怕恶行。”

美国国务院秘密通报王立军事件

美国国务院于2012年4月26日上午秘密向国会议员通报了王立军事件 。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新闻主任当天中午在回复大纪元记者核实这一消息的电邮中说:“(外交关系)委员会成员今天上午在一个秘密场合获知有关信息。这是目前我所知道的全部信息。”据悉只有国会议员才能参加这一简报会,连议员助手都不能出席。

当时大纪元独家获悉,王立军交给了美国政府大量关于中共内幕的各类机密资料,还有关于中共镇压法轮功的相关资料,其中包括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内幕的秘密资料。

大纪元曾报导,王立军参与活摘器官、尸体工厂,而英国商人海伍德也被卷入,结果他们被中共秘密调查并几次约谈,让薄谷开来、薄熙来非常害怕,担心这两人成为他们的污点证人。海伍德知道的内幕太多,因此被杀人灭口、毁尸灭迹。而王立军害怕落到同样下场,于是出逃美国领馆。

2012年,王立军事件之后,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公布多份调查录音,包括负责中共政治宣传和控制中共喉舌媒体的李长春的录音,李长春称中共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主管法轮功学员器官被活摘事件;最新的一份录音中,大陆某地“610”办公室的赵姓主任,指控薄熙来的妻子薄谷开来售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

(责任编辑:李缘)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3/8/27/n395000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