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彻查周永康 两段录音成死穴

【新唐人2013年8月31日讯】(新唐人记者常春综合报导)中共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最终如何判决还没有定论,就已经传来前政治局常委兼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被查的消息。香港《南华早报》8月30日援引知情人士消息,中共高层达成一致彻查周永康。此外,网路盛传的两段录音,更指是揭周永康命门。

录音

港媒:中共高层达成共识查周永康

香港《南华早报》8月30日援引知情人士消息,习近平等现任和前任中共领导人已经达成一致,对前政治局常委兼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进行调查,矛头指向周任职四川和在中石油期间的问题。

8月11日,《多维网》发布独家消息,表示从接近中共最高层的三个不同渠道获悉,就立案处理周永康的问题,中共现任七位常委已经完全统一思想。8月初,习近平决定对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进行全面调查、立案处理并予以严厉惩处。

习近平继收拾周永康的四川帮之后,现在已经开始围剿周永康的石油帮,薄案庭审刚结束,中共官方随即宣布周永康心腹、中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副总经理王永春被调查。

随后,第二天又有三名中国石油高管因违纪被调查,他们分别是,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副总经理李华林、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兼长庆油田分公司总经理冉新权、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总地质师兼勘探开发研究院院长王道富。

据消息人士透露,中石油是周永康发迹和家族财产主要来源,周永康是否被采取强制措施仍不明了,但即使不采取强制措施,他的羽翼已经被剪除干净。

不过,关于周永康将被〝拿下〞的各种传言:包括周和薄熙来共谋〝政变〞等就在坊间早就传开。

香港《开放》杂志主编金钟对《德国之声》表示,周永康用〝特务治国〞方式打压不同政见者,而其命运也会如前苏联的克格勃头目、斯大林时代的内政部长贝利亚一样,在斯大林时代结束后被赫鲁晓夫处死。

中国学者、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前研究员姚监复也认为,周永康在任期间,建立了强大的政法维稳系统,成为军队以外的一个准军事化组织,这是一把双刃剑,为执政者维持看上去稳定局面的同时,也在民间积聚更多的反抗力量。

时事评论员章天亮指出,周永康并非太子党出身,只是以其心狠手黑得到江泽民的赏识。而历来这类特务头子都是人缘和名声极差之辈,全靠最高掌权者的宠信和利用,一旦失去价值就会被抛出,像武则天时期的酷吏来俊臣、明武宗时期的太监刘瑾,结局都是凌迟处死。

姚监复还表示,薄熙来案中涉贪腐以外的一些事情,如〝打黑〞、〝政变〞等实际上都和中央政法委周永康有关联,或报告过、或请示过。周永康被审将成为薄熙来案第二集的主角。

中国学者、前中国国务院办公厅秘书俞梅荪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他不断听到关于周永康的各种传言,虽然这次薄案庭审,薄熙来没有在当庭供出周永康,但是,在薄熙来从高层至民间搅起的波浪中,周永康是最醒目的人物,而从去年开始的对薄的调查中,应该涉及到周永康。

薄熙来案庭审的最后一天,有消息传出,济南中院删除的庭审纪录中出现〝中央指示〞、〝中央六条指示〞等。舆论普遍认为薄熙来当时在王立军逃馆事件中请示的上级应为周永康,加之中石油四高管被调查,舆论一度认为周永康要出〝出大事了〞,也印证了《南华早报》的说法。

还有海外媒体报导直接表示,薄案只是〝大戏刚开始〞,周永康将是下一个大目标。

两段录音 点周永康死穴

李长春的调查录音(2012年4月17日):
调查员: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办公室张主任。
被调查人李长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
……
调查员:喂,是李长春同志吗?
李长春:啊,是啊,
调查员:我是罗干办公室的张主任,我们罗干同志睡觉了,他有几句话让我转告您一下,
李长春:啊,
调查员:他们好像是说,我们得到消息说,想在您这个离开期间还有咱们贾庆林离开期间,用这个摘取在押法轮功炼习者的器官做器官移植手术这件事给薄熙来他们定罪,这当时。
李长春:你问周永康
调查员:嗯,当时。
李长春:周永康具体管这个事,他知道。好了,让我的秘书接着跟你说。

追查国际录音:汶川地震周永康战备仓库关法轮功学员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在2012年4月30号曝光了一系列调查电话,其中有一段录音是在2008年汶川地震后播打的,当时有消息传出,周永康把法轮功学员,转移到战备仓库,防空洞等设施关押。

〝追查国际〞调查员以时任成都市委书记李春城的身份,在同年的5月29号打电话给周永康。

电话录音:
调查员:喂,是周永康书记吗?
周永康:是,我是。
调查员:我是李春城呵。
周永康:啊?
调查员:我是四川省委书记李春城。
周永康:成都啊?
调查员:对。
周永康:春成啊?
调查员:对。
周永康:我听不出口音来了怎么,累的?
调查员:累的。那个,有件事情得向您汇报一下。
周永康:哦。
调查员:刚刚过去一次余震,然后就发生了一件事情。
周永康:哦。
调查员:就是在我们这个地区,大量关押法轮功人员的场所有损毁,有一些人员跑出来了,您看怎么办?
周永康:哦?
调查员:您看怎么办现在?
周永康:有多少人啊?劳教场所还是教育转化场所?
调查员:不是,就是关押在咱们的战备仓库防空洞里的那些。
周永康:有多少人?
调查员:大概二十来个人吧。
周永康:司法所是吧?司法局管的吧?
调查员:不是,应当是由他们那个……具体的是哪个看管的我还得再了解一下。这是他们给我汇报上来的。
周永康:你是四川成都市委书记?
调查员:您看这怎么办?
周永康:你用红机给我打吧,你用红机(保密电话)给我打电话。我,我认不出你什么人。我找他们好吧。

电话中,周永康没有否认把法轮功学员关押在战备仓库和防空洞,只是后来察觉出这个〝李春城〞似乎有点〝异常〞,而不愿意继续谈话。

一直被海外媒体广泛报导的薄熙来与周永康密谋政变,和薄熙来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及尸体贩卖牟利的两大核心重罪,没有包括在这次的起诉范围之内。

〝美国乔治梅森大学〞客座教授章天亮指出,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是一个涉及多个单位部门的严密系统流程,薄熙来是其中一颗重要的棋子。但是,如果当局对这个问题展开调查或者针对个人进行起诉,会最终把责任归结到中共本身。

时事评论员司马泰指出,如果习近平只想维护中共的统治、从中共老人那里取得支持的话,他肯定什么都做不成;如果他能打破封锁,让人民知道真相,用人民支持他的力量,用国际潮流的力量,他就能成功。

时事评论员任百鸣则表示,中国老百姓对周永康是非常痛恨的。任何周永康的负面消息,在网路上,在老百姓心中,总是大快人心的。 所以习、李放手清除周永康,后面也是有民意支持的,所以这一点对习李相当有利。

http://www.ntdtv.com/xtr/gb/2013/08/31/a958951.html

独家录音:薄熙来自曝江泽民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大纪元2013年08月28日讯】近日,大纪元获知情人鲍光授权独家披露的录音证实,2006年9月13日时任商务部长的薄熙来跟随时任中共总理温家宝访问德国汉堡时,曾亲口承认“江泽民下达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命令”。

知情人鲍光对大纪元提供薄熙来在德国说此话的独家电话录音,并称:“薄熙来虽被公审,但鉴于中央高层至今仍掩盖薄熙来真正罪行,令人气愤!”

鲍光说:“如中央高层继续掩盖薄熙来真正罪行,我将进一步公布所掌握的更惊人相关证据!中国的军队、武警、医院、公安、监狱、劳教所、政法委都参与了活摘法轮功习练者器官的罪恶!参与者众多,在此也呼吁那些参与者和知情者,为了良知、自己和中华民族未来,勇敢曝光证据!”

此前,8月22日至26日,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薄熙来的5天庭审刚刚结束,薄熙来全盘翻供,并自曝大量噱头吸引媒体八卦,最后一天更是抛出“王立军因暗恋谷开来叛逃”的狗血剧情。然而,没有人相信中共导演的这场闹剧,此案真相一直被掩盖。

薄熙来承认江泽民下达“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命令被曝光

8月27日,大纪元独家获取一份录音文件称,2006年9月13日时任商务部长的薄熙来随同时任中共总理温家宝访问德国汉堡时的一段录音文件中,亲口承认了“江泽民下达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命令”。

(大纪元视频:薄熙来自曝江泽民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

录音文件中,对于使馆人员问道“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是你的命令还是江泽民的命令?” 薄熙来回答:“江主席!”

薄熙来承认是江泽民下达了活摘法轮功习练者器官的命令录音

当时,德国法轮功学员正在控告薄熙来,录音文件说,德国外交部要核对这个情况,如果薄熙来参与“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他们出席的规格可能就有所变动”。

薄熙来随后被激怒:“你找你们马大使(时任中共驻德国大使马灿荣)说,使馆人员说:“他们今天下午刚递交了,给我们了一个照会,就说……(又被薄熙来打断)薄熙来:你就找马大使,你不要找我。这事你们的马大使处理不了吗?

经大纪元查证,温家宝当时住在此酒店。此录音中接线生将电话转至当时薄熙来住在德国Atlantic Kempinski酒店的房间。录音中的马大使即是时任中共驻德国大使马灿荣,2001-2009 驻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大使。

薄熙来访问德国汉堡时的录音曝光

录音中一个自称是中国驻德国使馆一秘的人向薄熙来询问,是谁下达了活摘法轮功习练者器官的命令。以下是大纪元获知情人鲍光授权独家播出的录音及鲍光关于此录音的说明:

薄熙来被公审,但鉴于中央高层至今仍掩盖薄熙来真正罪行,令人气愤!
所以公布一份2006年9月13日时任商务部长的薄熙来访问德国汉堡时的录音,录音中薄熙来承认是江泽民下达了活摘法轮功习练者器官的命令。确实是薄熙来的声音,经得起权威部门鉴定。

录音中一个自称是中国驻德国使馆一秘的人向薄熙来询问,是谁下达了活摘法轮功习练者器官的命令。以下是电话录音记录:

接线生:晚上好!汉堡Atlantic Kempinski 酒店。我的名字是xxx(从录音上听好像是德语David Monte 的发音)

一秘:晚上好!请给我接房间5……不,252号(从录音上听好像是252 的德语发音)。

接线生:客人姓什么?
一秘:薄
接线生:请稍等。

薄熙来:喂, 喂, 喂,谁呀?
一秘:是薄熙来部长吗?
薄熙来:您是哪呀?
一秘:我是使馆,我是使馆一秘呀。
薄熙来:嗯。
一秘:有点紧急事呀,今天德国外交部下午跟我们说了一下,有一个事情得澄清一下。
薄熙来:嗯。
一秘:就是,就是说呀,当初您在辽宁这个当省长时,因为这涉及到明天的会见吗,他们想澄清一下。就是说,当初您在辽宁当省长时侯,就是,是江泽民、江主席下的命令,还是您参与的,就是说这个,关于把这个法轮功这个活体摘除器官这个事情,是您的命令还是江泽民的命令?
薄熙来:江主席!
一秘:他们德国外交部要核对。就是说,如果要是,您要是参与了这个事情,他们有一些会见,他们出席的规格可能就有所变动。就说,因为是他们法轮功递交了一份……(被薄熙来打断)
薄熙来:你不要再说了,你找你们马大使(时任中国驻德国大使马灿荣)说。
一秘:不是,马上这个事情,他们今天下午刚递交了,给我们了一个照会,就说……(又被薄熙来打断)
薄熙来:你就找马大使,你不要找我。这事你们的马大使处理不了吗?

如中央高层继续掩盖薄熙来真正罪行,我将进一步公布所掌握的更惊人相关证据!中国的军队、武警、医院、公安、监狱、劳教所、政法委都参与了活摘法轮功习练者器官的罪恶!参与者众多,在此也呼吁那些参与者和知情者,为了良知、自己和中华民族未来,勇敢曝光证据!

鲍光

薄熙来庭审搅局 背后周永康、江泽民

薄 熙来庭审时为何如此“傲慢”,戏剧化地翻供?时评员华风表示,王立军出奔美领馆后,曝出薄熙来与周永康操控政法委,策划政变等内幕,尤其是中共活摘法轮功 学员器官的罪恶,被杀死的海伍德,因卷入了薄熙来夫妇在国际贩卖器官、尸体等事件,被毒杀灭口。大量材料与证据的公开将会置薄于死地,也必将追剿周永康及 至江泽民。但这些重大真相,却被中共当局一直掩盖,唯恐曝光后引发党内混乱、人民抗暴,促使其政权迅速垮台。

然而,在保党的“大局”之下,中共高层就处置薄熙来达成协议,竭力回避薄案的真相,将周永康与薄案切割,将薄案去政治化作为个案轻判,罪名缩减为“受贿、贪污和滥用职权罪”,诱使薄熙来配合伏软。

华 风分析,薄熙来敢翻供,当然是他也料中共当权者投鼠忌器,不敢揭开此案真相。不过,善恶有报是天理,中共杀人如麻,江泽民集团镇压法轮功罪不可赦,血债不 偿还,罪恶不清算,想掩盖真相保江山,此路绝对不通。今后无论怎样精心设局,也都将“意外”迭起,都会应了那句老话“人算不如天算”。

法轮功教人向善 江泽民镇压法轮功遭消极抵制

1999 年7月20日,江泽民发起镇压法轮功,据悉遭到从中央高层到省部委官员的消极抵制而陷于困境。有知情人士透露,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决定从一开始就受到中共 政治局多个常委的反对。而镇压一开始,又受到全国各地包括政府官员和民众的抵制,因为人们普遍知道法轮功是好的。

法轮功是1992年5月 13日李洪志先生从吉林长春传出,是一种教人按照“真、善、忍”来提高自己的修炼功法,通过五套简单的动作,能迅速让人净化身体和心灵。据北京、广州等地 医务工作者实地调查显示,法轮功祛病健身有效率高达98%以上,人们学炼法轮功后,成为了社会上的好人,好人中的好人。

江泽民与薄熙来的交易

为 了推行镇压政策,寻找地方代理人,镇压开始一个月后,1999年8月20日,江泽民连续10天到大连市视察,这种中共最高领导在地方城市视察10天之久, 极其罕见。时任大连市长的薄熙来与江泽民做了一个“心照不宣”的黑幕交易:只要拚命镇压法轮功,薄熙来就可以升官发财。

在江泽民视察后的第二个月1999年10月,薄熙来升为大连市委书记。几个月后,薄熙来又提升为辽宁省省委常委,一年不到就升为代省长和省委副书记。

而此前,因薄熙来野心勃勃,心狠手辣,在中共官场名声太差,江泽民虽然跟薄熙来父亲薄一波有交易,把薄提到大连市长,但一直心存疑虑,没有进一步动作,薄熙来在“大连市长”的任上一呆10年。而“镇压法轮功”江薄一拍即合,之后薄熙来“青云直上”。

江泽民与薄熙来父亲薄一波的交易

江泽民与薄家还有一个交易。早在1995年春,邓小平收到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为首的七个省级干部举报江泽民的信,信中揭露了江泽民的贪腐问题,还有大量史料证明江泽民具有“二奸(日本汉奸、俄罗斯间谍)、二假(假烈士后代、假地下党员)”等严重身份问题。

邓小平把信交给了薄一波处理,哪知薄一波却把信拿给江泽民看。江看后吓得浑身大汗淋漓、面如死灰。当时只要薄一波一句话,江泽民的政治生命就会彻底结束。

但奸诈的薄一波一心想扶持儿子薄熙来,于是他和江泽民做了个交易:薄一波隐瞒江泽民的罪行,换来江答应不断提携薄熙来。于是才有了薄熙来到金县镀金后,很快就被提拔到了大连市长的实权位置。

大连成为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

大连很快成为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特别是当薄熙来突破人类道德底线,最先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并被法轮功海外起诉而且被判有罪之后,江泽民把薄熙来看成了江派在18大后政变后的权力接班人。这些欠下法轮功血债的人被称为“血债帮”,紧跟江泽民维持这场残酷迫害。

据 联合国人权组织报导,2000 年10 月,辽宁省沈阳市马三家劳教所的警察,将18 位女法轮功学员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任其强奸,导致至少五人死亡、七人精神失常、余者致残。此事件在国际媒体曝光后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许多女学员告诉亲 人:“你们想像不到这里的凶残,邪恶……”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调查中记录了这样一个案例。王云洁,女,40 岁。辽宁省大连市人,2002 年在商场工作时被绑架,劫持至辽宁省马三家劳动教养院迫害,由于不放弃法轮功,遭到警察们的酷刑和种种非人虐待,导致乳房溃烂,惨不忍睹,后来乳腺发生癌 变,由于得不到及时治疗,于2006 年7 月不幸 去世。

类似的酷刑在马三家劳教所几乎天天发生。女法轮功学员齐玉玲被电棍电乳头,张秀杰被电棍电、打,还被电击阴部,电得昏死过去。王曼丽被电棍电到失去知觉,李小燕被管教用四个电棍电她的头、脚心,把她的肉都电糊了,逼她转化……

凭 藉这样的酷刑,马三家成为全中国转化法轮功学员的“优秀单位”。干出这些恶行的管教人员却得到江泽民、薄熙来的奖励,被树为英雄模范给予二等功、长工资等 奖励。比如,马三家的女所长苏境,从北京领得奖励五万元、副所长邵力获奖三万元,各大队长都得了奖金,全体狱警被评为“集体二级英模”。

薄熙来的辽宁最先“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新纪元报导,由于薄熙来对江泽民迫害政策的竭力配合,在薄熙来担任大连市长和辽宁省长期间,大连最先发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盗卖被残害的法轮功学员尸体的罪恶。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恶最严重的城市在中国沈阳,最严重的省份在中国辽宁省。

因 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尸体获利巨大,当年从大连、沈阳市及辽宁省委省政府高层,特别是辽宁省(包括大连和沈阳)卫生局、军警、公安和医学系统、及黑道中介 等共同参与其中。活摘、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和尸体在辽宁省高层、大连、沈阳高干子弟、医学圈子内不是秘密,知道的人很多。

薄熙来、谷开来、王立军参与的这项罪恶,既非法盗卖被关押法轮功学员器官及尸体迅速在中国其他省市和地县蔓延开来。

之 后,在中国各省市劳教所、看守所和临时关押设施及监狱中,普遍发生了由中共政法系统、政府医院(包括军方及武警部队医院)和黑社会器官中介联手合作,活摘 及盗卖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器官和尸体的骇人听闻的罪恶,中国从2000 年到2005 年间,器官移植手术向蘑菇云一样出现,中国一跃成为世界器官移植大 国,仅次美国,排名第二。

在2000 年之前的6 年,中共官方数据显示,中国6 年总共器官移植手术约18,000 例,但仅2005 年一年就有2 万个器官移植手术。

薄熙来被海外法轮功学员告上法庭

2004 年4月20日,薄熙来陪同时任中共副总理吴仪飞到美国,这是他任商务部长后的第一次出访。 4月21日,国际非政府机构(NGO)“法轮功之友”致函美国国土安全部要求美国运用移民法212(a)(2)(G)的条款,驱逐薄熙来出境。纽约法轮功 学员也聚集纽约中领馆,要求严惩人权恶棍江泽民之辽宁打手薄熙来,首都华盛顿也举行了要求“立即驱逐人权恶棍薄熙来”的集会。

根据美国移民法212(a)(2)(G)条和1998年国际宗教自由法,任何外国官员,如果在24个月之内有严重违反宗教自由,其家属及子女都不能进入美国。

此前薄熙来原计划2004年3月25日访问德国,但行前被德国的40名法轮功学员向联邦最高检察院提起刑事控诉,罪名是“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酷刑罪”。

同时,薄还遭到德国人权团体的广泛抗议和谴责,并要求德国政府阻止其入境,迫使中国暂停了薄熙来的那次访问。在加拿大,薄熙来目前已被列入加拿大皇家骑警的监视名单之中。名单上的人如试图进入加拿大,即会受到调查,被拒绝发放签证、或被禁止入境。

4月22日,当薄熙来进入一家酒店时,被美国法庭递交了诉状,指控他在大连市长和辽宁省长任内迫害法轮功,当时他正前往参加以吴仪的名义举办的晚宴。

西方媒体报导说,在薄熙来任职辽宁期间,至少有103位辽宁法轮功学员已证实被迫害致死,居全国第四,在薄熙来的高压下,辽宁省内多所劳教所,如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大北监狱、张士教养院、龙山教养院、大连教养院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极其残酷。

随后薄熙来如过街老鼠一般,处处遭人起诉,美国、英国、加拿大、德国、爱尔兰等近30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以“酷刑罪”、“反人类罪”等起诉江泽民、罗干、薄熙来、周永康等人权恶棍。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3/8/28/n3950806.htm

器官从哪里来?《国家器官》点名薄熙来 (图)

a960053844
8月24日薄熙来与王立军在山东济南的法庭上对质。当局对薄熙来的指控中,没有触及薄案最隐秘的〝炸弹〞之一——活摘器官。(网络图片)

【新唐人2013年8月28日讯】8月26日(周一),中共对薄熙来案结束五天的庭审,德国之声形容这是〝狗血剧情和荒诞政治〞。在当局对薄熙来的指控中,并没有触及薄案最隐秘的〝炸弹〞之一 ——活摘器官。

在2012年出版的《国家器官》(STATE ORGANS)一书的引言中直接点名了薄熙来和王立军。引言中说:据报道, 2012年薄熙来被免职后,中国总理温家宝在一次中南海的会议中谈到了活摘器官问题及薄熙来牵涉其中。

以下节选自Torsten Trey医生在《国家器官》一书中撰写的论文〝处在十字路口的移植医学〞。他以器官移植医生的眼光,试图洞察这令人毛骨悚然的黑幕(小标题为译者加)。

a960053845
2012年出版的《国家器官》(STATE ORGANS)一书的引言中直接点名了薄熙来与王立军。(网络图片)

文章说,2006年初,一则小新闻引起了我的注意,说中国的器官移植医生被指控从活着的〝良心犯〞身上强行摘取器官。这让我感到困惑。不久,我阅读了大卫.麦塔斯和大卫.乔高合着的《血腥的活摘器官》一书的第一版,说的正是这些指控。这份调查报告给出了17项证据,包括中国医院里医生的电话录音。这些医生在电话里说:他们有〝来自法轮功学员的新鲜器官〞。

这一年的7月,我到波士顿参加〝世界移植大会〞,特意找中国来的医生交谈。其中一位是〝天津东方移植中心〞资深肝移植外科医生Liu W。天津有三家医院做器官移植,该中心是其中之一。

当我问他们医院做过多少肝移植时,他答道〝去年做了两千例。〞我听了非常吃惊,仅仅一家医院就做了这么多的肝移植手术。于是我又问:这些器官从哪里来?但是没有得到满意的答案。

后来,我和另一位中国医生交谈。当时,他正在德国汉诺威大学一个与移植相关的研究实验室工作。他说他已收到了中国两家医院的邀请,那里要新开一个器官移植科。

我问,〝中国并没有公众捐献器官的体系,为什么中国的器官移植领域还发展得如此迅猛?这些器官从哪里来?〞 那位医生答道〝去问问在外面的法轮功学员吧。〞在会展中心外面,法轮功学员在那里展出了有关中共当局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资讯。这位医生以他的方式回答了我的问题,即器官来自于这个受迫害的修炼团体的成员。

之后,我对在中国如何获取器官的做法进行了更深入的了解,才意识到其违背伦理标准已达到了何种程度,让我想起了纳粹集中营里的人体实验。

由于有医生的参与,我觉得有责任从医学界内部对这种反人类罪的行为作出反应,因此,2006年成为了我医学生涯的转折点,我决定主持 〝反对强迫摘取器官医生组织〞(DAFOH)的工作。

死刑犯〝自愿捐献〞器官?

我想深入检视一下中国官方如何解释死刑犯〝自愿捐献〞器官的说法。2003年至2009年期间,在整个中国,只有130例的自愿器官捐献。众所周知,中国人的传统观念讲究死后保持〝全尸〞。因此,在中国,公众捐赠器官的体系很难站得住脚。那么,这又如何解释在这样一个国家,在死刑犯中突然有这么高的比例〝自愿捐献〞呢?从另一方面来看,想想看,中国每年1万到2万例的移植手术需要多少囚犯才能提供足够的器官?更何况并非每一名死囚都适合作器官〝捐献者〞。

无论有没有〝本人同意〞这道程序,在中国,所获取的器官大多数是建立在〝供体〞死亡的基础上,而这种死亡不是由于事故或自然死亡,而是人为造成的。我们在说的是从被处死的囚犯和良心犯身上强行摘取器官,包括在〝供体〞还活着的时候摘取器官的情况。

1999年后中国的移植迅猛扩张

在中国,从被处死的犯人身上摘取器官的做法始于1980年代中期。他们承认从那时起移植器官的主要来源是死囚。虽然据估计被处死的犯人人数很多,但是数字稳定。但是1999年后,中国的器官移植数量急剧增加,2005年达到2万例的高峰。同样,中国的移植中心从1999年约150家增至2006年的600家。

从1999年后器官移植超过指数性的增长可以看出,移植中心大规模的扩张显示了对获取无限量的器官供应所拥有的超乎寻常的把握。在一个缺乏有效公众器官捐献体系的背景下,这就更令人惊讶了。

1999年后,除了器官移植数目飙升之外,人们还观察到另一个现象。中国医院的网站表示,可以在1到4周内为外国患者提供匹配的移植器官。此外,中国的大学提前几周甚至几个月邀请外国移植专家来做示范,包括向他们征询愿意在一天中的什么时段做手术。

如果超过90%的移植器官来自被处死的犯人,那么,必须等待法官判决后才能去寻求囚犯的器官。中国的法律要求死刑犯在被判决后7天内执行,那么,可以在行刑前7天内安排器官移植,但不可能超过7天。因此人们会问,怎么能提前14天或更长的时间安排器官移植呢,还可以预定一天中的什么时间进行?

人们可能会猜想,是否是处死的囚犯数量超过了估计的数目,因而提供了足够数量的器官;或是因为实际上还存在着另一个庞大的器官来源。

如何解释〝按需供应〞获取器官?

要达到一年有1万到2万的移植数量,每天需做27例到54例手术。由于年龄或疾病,使一些囚犯的器官无法用于移植。血型、组织因子等都增加了更多的变数,令人更加怀疑中国的医院怎么能如此快速、具体地响应器官移植的需求?

如何解释中国这一〝按需供应〞的器官获取系统? 人们很轻易会想到,除了官方用死囚来解释外,一定还存在另外一群器官供体,随时被摘取器官。

从《血腥的活摘器官》调查报告第一版中我们了解到一些重要的证据,就是法轮大法学员成了这个活体器官供体库的主要选择对象。从1999年遭受迫害和酷刑折磨以来,当局非法关押了数十万的法轮功学员。

我在亲自与一名法轮功学员交谈后警觉起来。他在被关押的两年时间里,尽管没有健康问题,却被验了10次血。许多被关押过的法轮功学员都表示有类似的经历。为什么要对他们进行照X光、超声波、验血这些专门的体检,同时又对他们施行洗脑、苦役和酷刑折磨,甚至折磨致死呢?这些体检肯定不是为了受害人的健康考虑,因为停止迫害就可以不花成本而达到这个目标。这不得不让人想到,给他们做体检是为了建立一个医疗资料库,对潜在的活体器官供体进行系统分类。

我们推测,就在当局开始迫害法轮大法精神运动后不久,大约在 1999年到2001年之间,原本从被处决的犯人身上摘取器官的做法与对法轮功的迫害结合到了一起,他们成了移植器官的来源。中国医院网站上的广告说肾移植是6万美元,肝移植是10万美元。一些军队医院的网站甚至炫耀说器官移植是他们的头号收入来源。

是医学界采取行动的时候了

这种恐怖场景令人们宁愿相信这不是真的。正是这种〝残忍到无法相信〞 的模式十年来成为最好的掩盖。或许我们可以回想一下最高法院大法官Felix Frankfurter对Jan Karski的回答。当Karski报告说他亲眼目睹了在纳粹德国集中营里发生的大屠杀时,Frankfurter回答说,〝我不是说你在撒谎,只是无法相信你告诉我的事情。〞众所周知,无法相信并没有阻止人们在纳粹德国的毒气室里继续被屠杀。

国际红十字会1944年对Theresienstadt犹太区的检查对我们是一种警示——检查人员错误地将毒气室看作淋浴设施,错误的结论带来了致命的后果。鉴于我们手中掌握的这些间接证据,以及Theresienstadt调查骗局的教训,我们呼吁对中国进行专业检查。

没有了对人类生命的尊重,医学就失去了其高尚的目的。为了做移植而杀人取器官,这不仅仅是一种反人类罪行,也与医学的使命背道而驰。现在是医学界采取行动的时候了。

文章来源:《看中国》
http://www.ntdtv.com/xtr/gb/2013/08/28/atext957301.html

美国密切关注薄案“强摘器官”密集出现政府报告中

【大纪元2013年08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李辰综合报导)薄熙来案进入庭审第5天。据美国媒体报导,去年2月,王立军逃亡美国驻成都领事馆时,向美国提供了大量核心机密资料。薄熙来随后在3月份下台。这场危机触发近二十年来中南海最大政治海啸,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

中共当局隐瞒薄案的惊天秘密,但已经获得机密资料的美国政府一直密切留意,并作相关准备,而“薄熙来”、“王立军”、“活摘器官”等字样不断出现在美国政府官方报告、决议案、议员联署信、国会听证中。

88位议员正式签名支持“281决议案”更多将加入联署

虽然美国国会目前处于8月休会期,但迄今已有88位国会议员正式签署了美国两党两名国会议员在众议院共同发起的以“阻中共活摘器官”为主题的“281号决议案”。据介绍,还有其他多位议员在休会期间,签署了这一决议案。预计国会复会后会有更多议员联署。

该决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针对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良心犯的强摘器官行为;要求美国国务院对中国器官移植系统进行全面和透明的调查,禁止那些参与非法强摘人体器官者入境美国,如已在美国境内要对其提出法律起诉。

这项281号决议案在今年6月27日推出,将在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内部讨论,通过后由全体众议员进行投票表决。

薄熙来、王立军名字在“281号决议案”中被提及

值得关注的是,中共前政治局成员、原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以及因投奔美领馆而名声大噪的原重庆公安局局长王立军的名字,赫然出现在决议案原文中。

281号决议案说:“鉴于,2012年5月,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WOIPFG)发布电话调查记录和录音,这些电话调查是在秘密调查员和高级中共官员之间进行,调查中,几位官员表示,(中共)中央当局知悉或参与了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决议案还说:“鉴于,牵涉入其中的官员包括(中共)前政治局成员薄熙来和他的副手王立军。”

这项决议案的联合发起人之一罗斯‧雷婷恩议员在当天发出的新闻公告中说:“想到中共可能正在从良心犯或其它非自愿的个人身上强摘器官就令我不寒而栗,必须立即制止。这种邪恶和丧失良知的做法大规模的针对因信仰而被监禁的法轮功学员。这是对基本生命权的悍然侵犯,是对人类道德和伦理行为准则的肆意漠视。奥巴马政府应当公开谴责和强烈敦促中共立即停止器官摘取行为,并要求中共当局停止迫害法轮功和其它宗教少数群体。”

美国人权报告关注薄熙来案 二度提中共“强摘器官”

2013年4月19日下午,美国国务院发布2012年度国别人权报告,报告说,中国人权状况依然列最差国家之一,并且去年继续恶化。继去年之后,中共强摘囚犯器官第二次被纳入美国国务院的人权报告。

报告说,在薄熙来丑闻案曝光后披露,李庄被当局连续3天3夜进行审讯,并被绑在老虎凳上。

2012年5月24号,美国国务院在2011年度人权报告中首次明确提到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问题。人权报告的中国部份指出,海外和本国媒体以及民主倡导团体继续报告法轮功学员和维吾尔人士被强摘器官的案例。

除此之前,2011年6月,美国国务院在更新非移民签证申请表DS-160之时,新增加的六个关于“安全和背景信息”的问题中,就有一个是:“你是否曾经直接参与强制移植人体器官或身体组织?”

2012年10月10日,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CECC)主席、共和党众议员史密斯(Chris Smith)和共同主席、民主党参议员布朗(Sherrod Brown)联合发布中国人权年度报告,报告显示,2012年的一个突出趋势,是中国民众对于缺乏基本人权表现出的挫折感及难以忍耐。在压制宗教自由部份,报告表示,中共强制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不断,报告引述世界卫生组织专家的观点说,中共军方医院可能涉入非法器官移植。

美国国会举行“活摘器官”听证会

2012年12月18日,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简称CECC)在参议院举办大型法轮功国会听证会,围绕“法轮功在中国:回顾与更新”的主题,与会八位证人以亲身经历或详实事实讲述中共对法轮功长达13年的迫害情况,并关注大陆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联席主席、国会参议员布朗议员并向听证会证人询问美国政府怎么做才能帮助制止活摘器官的暴行的建议。

2012年9月12日,美国国会召开了“中共对宗教信仰者和持不同政见者活摘器官”听证会。主持听证会的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监督和调查小组委员会主席丹纳‧罗拉巴克(DanaRohrabacher)议员表示:活摘器官是“魔鬼的行径”,盗取那些因为信仰或政见不同而被监禁的人的器官是严重的反人类罪行,我们必须尽最大努力把参与这种罪恶的每个人都绳之以法。

国际宗教自由报告指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2013年4月30日,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发布年度报告。报告表示,中国的宗教自由状况明显恶化。报告说,法轮功学员遭受中共当局最严重的迫害,有大量指控显示,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还在继续。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是美国政府行政部门,其报告被主流社会认为是在宗教自由方面的黄金标准。

106位众议员及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东亚小组共和党首席议员要求公布活摘和王立军可能提供的资料

2012年10月4日,美国106位众议员联名上书美国国务院,要求美政府公布已获得的有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一切资料,以及王立军可能提供给美国驻成都领事馆的资料。

2012年11月13日,美国资深联邦参议员、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东亚小组共和党首席议员、参议院军事委员会成员詹姆斯.英霍夫(James Inhofe)向美国国务院递交一封信函,信函要求美国国务院公布可能获得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证据,以及前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今年2月可能向美国驻成 都领事馆提供的任何相关材料。

英霍夫在信函中说:“今年2月,主管公共安全的前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在美国驻成都领事馆逗留超过24小时。双月刊杂志《世界事务》7/8月刊报导说,王立军可能亲自涉入 恐怖的活摘中国囚犯器官的罪行。据信,王立军可能向美国领事馆官员透露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信息。如果这样的证据存在,我要求美国国务院知会我,这样我们一起来制止这样的可怕恶行。”

美国国务院秘密通报王立军事件

美国国务院于2012年4月26日上午秘密向国会议员通报了王立军事件 。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新闻主任当天中午在回复大纪元记者核实这一消息的电邮中说:“(外交关系)委员会成员今天上午在一个秘密场合获知有关信息。这是目前我所知道的全部信息。”据悉只有国会议员才能参加这一简报会,连议员助手都不能出席。

当时大纪元独家获悉,王立军交给了美国政府大量关于中共内幕的各类机密资料,还有关于中共镇压法轮功的相关资料,其中包括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内幕的秘密资料。

大纪元曾报导,王立军参与活摘器官、尸体工厂,而英国商人海伍德也被卷入,结果他们被中共秘密调查并几次约谈,让薄谷开来、薄熙来非常害怕,担心这两人成为他们的污点证人。海伍德知道的内幕太多,因此被杀人灭口、毁尸灭迹。而王立军害怕落到同样下场,于是出逃美国领馆。

2012年,王立军事件之后,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公布多份调查录音,包括负责中共政治宣传和控制中共喉舌媒体的李长春的录音,李长春称中共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主管法轮功学员器官被活摘事件;最新的一份录音中,大陆某地“610”办公室的赵姓主任,指控薄熙来的妻子薄谷开来售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

(责任编辑:李缘)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3/8/27/n3950003.htm

大陆医务人员见证中共器官移植的罪恶:福利医院

2012年5月24日,美国国务院发布2011年度国别人权报告。报告首次提到,海外媒体及人权团体继续报告有关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的案例。

【大纪元2013年08月09日讯】我是大陆的一位医务工作者,当第一次听到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时,我没有任何怀疑就相信了,因为我曾经听说过这样一件事,虽然仅仅是听说过一次,时间又过去了许多年,可那件事的一些细节依然如活生生的就在眼前,终生也无法磨灭。

一九九八年冬季,我的一位同学在广东省广州市第一军医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珠江医院普外科实习,期间他经历了这么一件事。

同学当班那晚收进了一位二十五、六的小伙子,以急性阑尾炎而收住院。因病情紧急,当晚实行了急诊手术。手术由普外科的住院总、科室的值班医生和同学共同完成,手术完成得很顺利,做得也很漂亮。

这位小伙子术后恢复得很快,人也很豪爽,和同学挺聊得来,很快几乎成了像朋友一样。小伙子是山东人,一个人独自来广州打工,入院时交了几千元的押金。术后押金很快就用完并欠费了。医院催他补交住院费,他没有亲戚朋友在广州,和家里马上也联系不上,暂时无法交上欠下的和继续治疗的费用。

周六,那位住院总告诉同学,要同学周日和他一起去把那个小伙子转到周边城市的一个福利医院。同学很高兴的就答应了,一是以为那个小伙子不要自己发愁交医疗费了,由共党的福利替他买单了;再来他也可以借光出去逛一逛了。

第二天一早他们乘坐一辆由医院派出的救护车出发了。那个福利医院的门边也挂了好几块牌子,诸如“先进标兵医院”、“精神文明单位”此类。进去医院里很干净,绿草鲜花,景色怡人,与其说是个医院不如说更像个花园。

车没有停到门诊楼也没有停到住院楼,司机把救护车直接开到了一堵墙前,一会儿那堵墙自己裂开一道门,救护车就开进了那道门,原来墙后面还有一个院子。

院中央已站着一个凶神恶煞般的男子,见他们的车开进来了,就走到墙边,按下开关,门又自己关上了。他重重敲了几下进楼的一扇大铁门,随后打开了那道铁门,从铁门里小跑步一样冲出两个穿白大褂的男子,看上去痴傻痴傻的,提着一副医用担架,他们把小伙子从救护车的担架搬到他们的担架上,抬起担架就往铁门里走,同学举着输液瓶,随担架一起走进楼道,担架被抬到一间大房间里,房间中央有一张大床,小伙子被抬到那张大床上,一人随手就拔出了输液器的针头,血往出淌他们视而不见,连管也不管。同学急忙告诉那两人小伙子刚手术完才两、三天,是污染性手术,还需要继续输消炎药,不然会感染化脓的。那俩人痴呆呆的表情对同学的话没有任何反应。好像是两个哑巴,他们机械的把小伙子的四肢捆绑在床的四角。同学只得放下输液瓶,退出了那个房间。走出铁门时,见院子的围墙上布满了刺棘和电网,铁门在他的身后重重的关上。

同学说他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到医院的,只记得中途在救护车上问那个住院总:那病人还能活吗?住院总回答他:这些事你不要管。同学后来把这件事告诉军医大学他所在的学员队的政委,政委说:你们太年轻了,经的事还太少!

后来我还听到与那个福利医院有关的几件事,那个医院的院长姓胡,当地老百姓称其为“杀人医胡医生”,做提供移植器官和人体标本的买卖。当有病人家属后来知道亲人失踪,到那家医院寻找家人,得到的答覆统一都是:治愈已于某日出院,皆有记录可查。

有一个被关进去的女病人在那家医院被多次强奸,一天晚上终于挣脱捆绑,翻墙成功逃脱,状告那家医院,胡院长被罚款数百万后一切如旧。

不仅仅是各军队医院往那家医院送无钱无亲属在身边的急诊术后病人,广州的各公安、武警、司法甚至几大人民医院都输送这类的病人到那个医院,而且几乎所有参与过送病人的医生和他们的多数同事都知道被送进那家福利医院的病人将会面临的最终命运。亲自参与移植器官的医生更知道他们所使用的那些器官的来源。在中国大陆绝不止个别一时一地是如此,而且已经延续了几十年。记者们若能找一个在大陆参与过移植的医生做朋友,听到他们的真话,您就没有什么不敢相信的了。

就这样的罪恶,如此多的人知道和参与的滔天罪恶,几十年来,就这样不断的在红朝的光天化日之下堂而皇之的上演着。参与者的残暴与知情者的麻木,更多的人是事不关己,无人去揭露,无人去制止,呜呼,中共国的臣民!

我曾经把这件事讲给许多人听,今天投书大纪元,希望更多的世人知道,中共这只恶魔对民众的虐杀和人性的泯灭一刻都不曾停止过。

(责任编辑:方涵)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3/8/9/n3936940.htm

俄罗斯之声:美提决议案阻中共活摘器官

02561116641
据俄罗斯之声报导,美国国会议员发起“281号决议案”,要求中共停止活摘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的器官。(图片来源:俄罗斯之声网页撷图)

【大纪元2013年08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陈俊村编译报导)有鉴于中共当局残杀自己的人民并强制摘取其器官牟利,美国国会议员在众议院发起“281号决议案”(Resolution 281),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针对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的强摘器官行为。

俄罗斯之声广播电台于8月20日报导说,中国每年有成千上万起器官移植手术,但中国人因信仰的关系,捐赠器官的比例极少,在2010年有注册的只有63个案例,尽管每年的平均捐赠案例稍微高一点,达130例,但也不足以供应器官移植所需,光是在官方的器官等候名单上的病患就多达30万人。

报导说,中共从死刑犯摘取器官的政策一向为人所知。尽管中共声称,此类器官捐赠系经过死囚同意,但许多人权组织质疑其说词。他们有证据显示,中共有时候未经同意就摘取器官,甚至是从活人身上强行摘取。

一名孟(Meng)姓母亲的死刑犯儿子于2009年2月被处决。她在接受美联社访问时说,有关当局未给予她任何关于儿子被处死的理由,她也没有见到儿子的遗体。她相信儿子的器官已被摘取,而官员将其尸首丢弃,同时掩盖这件事。

中共官员于2007年首次表示,除了供直系亲属使用之外,他们将停止从囚犯身上摘取器官。然而,《中国日报》当时曾罕见地报导说,有大约65%的器官捐赠者是死刑犯,该报导引述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的话称,死刑犯“绝非器官移植的适当来源”。

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组织的亚洲研究员林伟(Nicholas Bequelin)认为,中共如此沉迷于死刑犯的原因是,其器官的捐赠与移植没有系统化的制度。

他说:“所有移植用的器官一定有其来源。如果你是即将被处决的犯人,你真的没有选择,特别是在一个不透明且以虐待囚犯而恶名昭彰的制度之下,正如中共目前的制度一样。”

报导说,这个问题似乎比想像中更严重,因为有证据揭示,死刑犯不是唯一的器官来源。

中国医院每年进行多达2万次器官移植手术,其中有超过9成的器官来自囚犯。但据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估计,中共每年处决的囚犯为1,700人,两者差距悬殊。此外,需要器官的病人不用等待很久,经常还能事先进行移植的手续。

换句话说,中共似乎在强摘器官的过程中谋杀自己的人民。经由“281号决议案”,美国政府已经认定此一事实。

既然中国人自愿捐赠器官的比例很低,基于已取得的证据,这些移植所需的器官很可能来自法轮功学员。中国器官移植手术从1999年起暴增,这与中共大规模镇压法轮功刚好同时发生。在秘密调查员询问时,有外科医师无意间坦承说,他们有门路可以取得从法轮功学员身上摘取的器官。

在中共劳教所的所有囚犯中,法轮功学员占了大约三分之二,他们受到最凶残的酷刑折磨。他们被判处的刑期也最长。更有甚者,中共官员要求他们定期接受体检,以便摘取其器官,正如“281号决议案”所陈述的。这项新法案或将成为制止中共在劳教所屠杀法轮功学员不可或缺的一步。

(责任编辑:毕儒宗)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3/8/21/n3945952.htm

“薄家族人”微博披露薄案重大机密 被紧急删除

多年来,海外媒体对薄熙来夫妇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和制作尸体展标本做了多次报道。薄案开审前,19日,新浪微博“薄家族人”发帖为薄熙来夫妇辩护,却反证了薄谷开活摘先河,和中共的全国范围的这一骇人罪行。此帖称“对某一气功团体和异议人士进行器官摘取和尸体加工的指控,也不能让博夫妇独自承担!那是当时上面有相应政策,是当时大气候下进行的。全国各地许多部门都在做!只不过他们俩开了头。”

此文引发网友关注,评论和转发,后被迅速被删除。

1055056391
网友评论:

@潜龙13冲天:数万人啊,天大的罪恶!你们认了?

@颖livivi:那就是承认了

@满眼荒唐事/@第一经济学姜/@忠义豪杰:魔鬼的行为!

@博采众长客不没:摘取器官赚钱,出售尸体又赚钱,这无本的血腥的买卖真令文明社会天法想像!

阿波罗网报道
本文网址:http://www.aboluowang.com/2013/0821/3277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