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议会听证会 聚焦中共活摘器官(图)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三十一日】(明慧记者容法、荷雨综合报道)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九日,欧洲议会举行了题为:“中共对信仰的迫害——一个恐怖的故事”听证会。该听证会由欧洲议会主管人权的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斯考特先生(Edward McMillan-Scott)和国际人权组织“非联合国会员国家及民族组织”联合主办,多位欧洲议会议员、人权组织代表、专家学者以及活摘器官见证人出席会议并发言。听证会还播放了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实图片。

2013-1-30-eu-hearing-01
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九日,欧洲议会举办了题为“中共对信仰的迫害——一个恐怖的故事”的听证会

2013-1-30-eu-hearing-02
欧洲议会听证会上播放了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实图片。

继二零一二年十二月美国国会的“法轮功在中国:回顾与最新进展”听证会,就十三年来中共对法轮功残酷迫害及关于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进行了听证后,一个月后,新年的第一个月份,欧洲议会召开关于中共迫害信仰的听证会,使得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的真相不断在全世界曝光。

迫害惨无人道

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斯考特先生主持会议并在发言中谈到他在中国见到曹东等几位法轮功学员。他说:“最后一次访问中国,是二零零六年。当时与一些异议人士见面,包括法轮功学员。之后,这些人统统被抓,被关押,有的被酷刑折磨。”

他提到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非常惨烈,而且还在持续着,还提到中共对藏人、维吾尔族人、家庭基督教成员的迫害也一直存在。

中共活摘器官的黑幕正被揭开

中共活体摘取良心犯,特别是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早在二零零六年就被曝光,越来越多的证据使人们认识到这是无可辩驳的事实。

欧洲法轮大法学会负责人Manyan Ng指出:“中共活摘器官曝光之初,许多人认为这种情况在其它国家,比如非洲、印度、南美等地,都有,所以不足为奇。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这其它地区,器官贩卖是一小部份黑社会的勾当,而在中国,是中共利用其掌握的庞大的国家机器而进行的全国性的在政府支撑下的大规模犯罪活动。那些其它地区的勾当根本无法与中共的罪行相提并论。现在,人们越来越明白中共活摘器官的黑幕了。”

亲历活摘器官医生:一个无法摆脱的梦魇

2013-1-30-eu-hearing-03
亲历从死刑犯身上攫取器官的维族外科医生安华·托蒂先生在听证会上作证

来自中国新疆的维吾尔族的安华•托蒂先生(Enver Tohti) 医生,十五年前亲身经历过从死刑犯身上攫取器官。他在作证时说,听到枪响后,跑过去看那死刑犯,发现他并没有死——行刑者故意将子弹打在了他右胸,以保证摘取器官时人还活着。

他说:“那种感受你没有办法形容。我觉得作为一名医生,你应该是治病救人的。但是从某种角度上来讲,我杀了那个人。因为我拿走了他的肝、他的两个肾脏,之后他死了。这对我来讲,就是对于我的作为一个医生的职责的亵渎。很多年了,在心理感受上很沉重。”

尽管此后托蒂医生一直在忏悔,希望死者的亡灵可以安生,但这近似杀人的经历一直是他无法摆脱的梦魇。他表示他站出来作证,为的是让这样的罪行不再发生。他呼吁更多有过类似经历的医生都站出来。

专家:更恐怖的悲剧至今仍在上演

2013-1-30-eu-hearing-04
中国问题专家伊森.葛特曼先生估计约有六万五千位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

著名中国问题专家伊森‧葛特曼先生(Ethan Gutmann)和德国医学教授李会革博士向听证会提供了详实的数据与资料,其中包括国际人权组织的调查资料、更多的见证人的证词、叛逃的前中共官员的证词、国际调查员打给中国大陆医疗系统和中共高层的电话录音、被劳教和酷刑折磨过的法轮功学员的经历,以及西方医生的证词——他们的病人到中国能在两周内找到匹配器官,并在指定的日期进行手术……这一切都指向了活体摘取器官的大规模存在,并且正在发生,受害者包括藏人、维吾尔人、政治犯,而最大的受害群体是法轮功学员。葛特曼先生估计被活体强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人数约在六万五千人左右。

葛特曼指出,二零一二年初王立军逃入美国领事馆以及后续系列事件,包括之后“活摘器官”一词在百度搜索上一度解禁,都显示王立军活摘器官的幕后黑手是薄熙来、周永康和江泽民。

他表示乐见近来国际社会在对此采取行动:“我到澳洲,发现他们在政策上采取了非常切实的行动。在美国,一百多位国会议员站出来致信国务院要求公布他们从王立军提供的资料中所获取得讯息……这是一个巨大的变化!”

欧洲议会议员:活摘器官是是对人性的毁灭和践踏

2013-1-30-eu-hearing-05
欧洲议会议员特内•克兰先生:活摘器官是对人性的毁灭和践踏

参加听证会的欧洲议会议员特内•克兰(Tunne Kelan)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令人担忧的问题,有多少欧洲民众和欧洲政治家真正了解这个世界上的独裁统治者是怎样镇压人权,践踏人类自尊,以及迫害信仰的事。特别是当国家用‘劳改’来改造囚犯,或国家政府直接参与买卖他们的器官的勾当,而且还声称这是‘国家所(拥)有器官’,实际上是国家(政权)控制着它的人民,夺取他们的器官。这是对人性的毁灭和践踏,如果我们不能够严肃正确的对待这件事,我们就在道德和政治层面上助纣为虐。”

2013-1-30-eu-hearing-06
欧洲议会议员莱昂尼达斯·当斯克司先生:这样的反人类罪行只能和纳粹相提并论

欧洲议会议员莱昂尼达斯•当斯克司(Leonidas Donskis) 先生称这次听证会是“一记棒喝”:“人们难以相信在文明社会里竟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这样的反人类罪行只能和纳粹相提并论。应该大声疾呼,活摘器官是反人类的罪行,(参与者)要被送上海牙国际法庭,就这么简单!”

他表示,阅读了乔高和麦塔斯关于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后,感到数据非常可靠。他说:“人们认为,一些媒体,一些记者可能夸大了某些数据。但在阅读乔高和麦塔斯的报告后,我认为显然他们两人的报告是非常可靠的。我相信这是一个大开眼界的经历,而且人们会了解到有一些恶魔般的、绝对是噩梦般的事正在中国发生着。”

欧洲十六万人签署请愿信 要求联合国调查

在此之前,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八日,国际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先生在日内瓦向联合国人权委员会递交了一份重达八十四公斤的请愿书。该请愿书汇聚自欧洲三十六个国家,由十六万六千四百六十一位民众签署,要求联合国派独立调查组到中国调查对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

2013-1-30-eu-hearing-07
调查活摘器官请愿书汇自欧洲三十六国,由十六万六千四百六十一位民众签署

此请愿书由国际非政府组织“医生反对强摘器官协会”(Doctors Against Forced Organ Harvesting,简称DAFOH)和“非暴力激进党”于二零一二年十月六日联合在欧洲发起。截至十一月二十二日,在一个半月中,来自瑞士、瑞典、英国、丹麦、德国、爱尔兰、乌克兰、法国、挪威、意大利、波兰、比利时等欧洲各国的签名如雪片般飞来,澳大利亚、以色列与印度等欧洲以外国家的民众也参与其中。签名的民众来自社会各阶层、涵盖各行各业,其中包括七百多位欧洲议会议员、欧洲各国国会议员和市长等政要。

DAFOH发言人达蒙•诺托(Damon Noto)医生说:“我相信这代表了欧洲人民的意愿,他们希望结束这一暴行。”

了解真相 共同制止罪恶

法轮大法信息中心代表张而平在听证会上发言,他表示,“现在国际社会对这件事情越来越关注了,我们希望能够让所有的人都了解这件事情,以最快的速度阻止这场迫害。”

他提到,现在在中国出现了很多情况,比如退党,还有通过翻墙软件了解真相。通过法轮功学员在国内和海外大量的讲真相,中国的民众也站起来了,在河北、黑龙江,以及其它的省份出现了签名运动,为法轮功学员伸张正义等事情。目前的局面,一方面是中共对法轮功严酷的迫害,同时国际社会和中国大陆出现的情况是越来越多的人了解真相,在反对这场迫害,阻止这场迫害。

欧洲议会议员克兰在接受采访中表示:“今天,当越来越多的有关中共所犯罪行的信息被曝光的时候,我们不能假装我们没有得到信息。相反,我们已经有了足够的信息,可以下结论了。我认为今天的中国民众正在做的一件事情给了我们非常大的鼓励,就是他们正在脱离中共用谎言建造的系统。

“也许目前中国民众还不能公开反对中共或提出政治诉求,因为这样做他们会被送进监狱,但是民众可以拒绝中共的谎言和宣传,与它们保持距离。拒绝充当中共谎言的传媒。每个中国民众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都可以做出自己的选择。这样虽然有些冒险,但却能拯救他们的灵魂,保持完整的人格,确立他们成为一名负责任的公民的地位。这就是目前正在中国人中传播的退党运动,让他们自己选择退出中共的党和组织,这个运动将会给中国以至世界带来非常显著的变化。”

埃德蒙顿论坛:深度揭露中共活摘器官(图)

文/埃德蒙顿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三日】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九日下午两点,“国家器官论坛”在加拿大亚省省会埃德蒙顿市的大学校园举行,论坛深度揭露了在中国发生的强制活摘器官罪恶。这项罪恶主要针对法轮功修炼者,由中共整部国家机器主导和运作,迄今仍未停止,被称为“地球上前所未见的罪恶”。加拿大国家奖章获得者,著名人权律师麦塔斯(David Matas),埃德蒙顿-圣阿伯特区国会议员、国会山法轮功之友主席罗斯格博(Brent Rathgeber),国际非政府组织“医生反对强摘器官协会”(Doctors Against Forced Organ Harvesting,简称DAFOH)医生代表吴肖恩(Shawn Wu)等作了发言。

201301-forum-1

国会议员罗斯格博在论坛发言时说:“早在二零零一年,寻求庇护的中国医生王国齐、麦塔斯律师和前埃德蒙顿国会议员乔高(David Kilgour)的一份报告就使我深信,非自愿、非法的采集器官是存在的,并且,没有任何疑问,这种可怕的做法主要针对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是源自中国的修炼方法,以真、善、忍为原则,是一九九二年由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公开传出的,短短几年间吸引了亿万民众。“根据中国政府的官方调查,至一九九九年法轮功修炼者的数量超过了中共党员的数量,”麦塔斯律师解释说,“这一点上,出于担心失去所谓意识形态的控制和妒嫉法轮功的普及,中共当局取缔了法轮功。”迫害开始后,坚持修炼的人们被抓捕,拒绝放弃修炼的被酷刑折磨,甚至就此消失。“乔高和我的调查得出的结论是,他们(法轮功学员)中的许许多多因为(被盗取)器官而被杀害。”麦塔斯和乔高把他们的调查结果出版成书《血腥的活摘器官》。

麦塔斯
David Matas 麦塔斯

在论坛上,麦塔斯简要列举了一些证据,包括调查员假扮需器官移植的病患家属致电中国各地医院,询问器官移植供体是否有法轮功学员,因为众所周知,法轮功学员通过修炼获得健康的身体。结果是医院回复他们确实有法轮功修炼者的器官出售。

许多法轮功修炼者也表示在中国被非法关押时经常被迫验血或检查器官,而其他在押人员却无此经历。“验血和器官检查并不是为了被关押中法轮功修炼者的健康,因为他们一直被酷刑折磨,但却是器官移植所必要的检查。”

在中国进行的大量的器官移植手术,异常短的等待时间是另一个确凿的证据。“在世界上任何其它地方,等待时间都要数月,甚至数年。短暂的等待时间意味着有人为‘捐献器官’被杀害。”麦塔斯说,“除了被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没有任何解释可以说明器官移植数量的来源。”

在演讲中,麦塔斯还提到了从亚伯塔省的角度来看这场迫害。举例来说,有许多现居亚省的法轮功修炼者曾在中国遭受酷刑迫害。还有案例显示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也已延伸到亚伯塔省,例如在二零零四年,中国驻卡尔加里使馆官员曾在卡尔加里大学一个会议上散发反对法轮功的传单。埃德蒙顿警方也接到法轮功学员投诉有关煽动对法轮功修炼者的仇恨宣传,并也为此立案。

来自波士顿的DAFOH医疗事务助理总监吴肖恩医生,在论坛上也公布了他和他的团队对中共强制活摘器官的研究结果。“我们将继续对国际社会做出紧急呼吁,我们呼吁全面调查中共主导强制活体摘取法轮功修炼者和其他群体的器官。”

201301-forum-3
Edmonton-St. Albert MP Brent Rathgeber 国会议员罗斯格伯

论坛结束后,国会议员罗斯格伯表示,他之所以参加这个论坛,是因为自己是法轮功修炼者和一般人权的支持者,他希望越来越多的人来关注这种对人权的严重侵犯。“我们都知道,中国并没有自由和开放的媒体,而且还差得远。一个由国家控制的媒体并不是一个新闻来源,而是个宣传机器,”他说。“这样的论坛非常重要,无论是告知还是教育加拿大人,还是教育大学的学生、中国侨民或住在这里的中国人和加拿大人,这种事情是存在的。事实上我们也认识到这一点,我们对这件事的讨论会慢慢改变它。”

卡尔加里论坛聚焦中共活摘器官(图)

文/卡尔加里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一日】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八日,加拿大卡尔加里市中心图书馆的剧院里举办的中国活摘盗卖器官论坛,吸引了了近两百位来自医疗、政府、法律、媒体等领域的人士。该论坛由卡尔加里法轮大法学会主办,由两部份组成:上半部份是专家介绍关于中共活摘器官的研究报告,以及自由提问;下半部份是一部记录两个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影片——《自由中国》。

2013-1-21-canada-foruml-01
法学博士大卫•麦塔斯

与会人员倾听了医学博士吴肖恩、人权律师、法学博士大卫•麦塔斯对中国自二零零零年以来,器官移植来源不明的调查和研究报告,指出中国正在发生大量活体摘取和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的事实,这种行为是一个国家机器系统参与的有组织的政府行为,既是对人权的极端践踏,也是对良知的极大挑战。他们呼吁人们关注并采取行动来制止这个骇人的罪行。

2013-1-21-canada-foruml-02
论坛主持人,卡尔加里大学法学教授、Sheldon Chumir基金会领导伦理代理主席阿尔•卢卡斯

论坛主持人,卡尔加里大学法学教授、Sheldon Chumir基金会领导伦理代理主席阿尔•卢卡斯在论坛上呼吁与会人士,关注这个论坛研讨的事件,并把它传递的信息告诉身边的人,让他们了解正发生在中国的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用行动来制止迫害。

亚伯塔省议员,医学博士戴维•斯旺在发言中说:“不要把这个事情看成是与自己无关的国际事务”,要行动起来,“把迫害的信息传达给自己的国会议员、省议员,以及其他政府官员,这是非常重要的开始”,这也“是你作为一个加拿大公民的责任”。

与会的许多人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深感震惊,许多人表示,他们从未想象过一个国家政权,会对自己的公民有如此残忍的迫害。参加这一论坛前,他们虽然对法轮功学员在中国的遭遇有所耳闻,但对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程度并不清楚。这一论坛所展示的中共盗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研究数据和结论,使他们对法轮功所遭遇的惨烈迫害深感不安。

亚省卫生局负责器官移植的官员史蒂夫认为停止非法摘取人体器官,来自国际间的政治上的压力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要关注需求方:“这些需求是从哪里来的?我们要对公众进行教育,让需求者寻找合法的器官来源,怎样让需求者不去从政治犯身上获取器官。”

一位从事国际贸易方面的律师约翰•施瑞德对中共活摘人体器官多年来有所耳闻,但这是他第一次想深度地了解。他表示会向政府建议不要将与器官移植有关的药物测试移往中国。

论坛结束后,卡尔加里杂志的一位主持人说:“我参加过许多论坛的采访,但我注意到这个论坛是最感人的,许多人都一直在抹眼泪。”许多人急切地想了解法轮功的更多情况,还有许多人表情沉重,久久不愿离开。其中一位褐色头发的中年女士,紧握着论坛工作人员的手,流着眼泪,哽咽着说:“我真的很希望能帮着做些什么啊!”一位女士捂着心口,对一位工作人员说:“我被深深地感动了。”一位电影制作人表示,他要拍一个法轮功学员题材的电影,用自己的职业技能来表达对法轮大法学员的援助。还有人找到主办方,希望帮助联系,去给自己的社区放映《自由中国》的影片。

更多的人表示,要把论坛所得到的法轮功受迫害的消息传递给更多的人,让人们来关注并制止中国这一严重、恐怖的人权迫害。

美国波特兰论坛报:中共活摘器官恶行(图)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日】美国波特兰论坛报(Portland Tribune)二零一三年一月三日刊登记者Cliff Newell的文章说,居住在波特兰奥斯维格湖市(Lake Oswego)的娜塔莉•泰普莉斯基(Nataly Teplitsky)经常到当地的先锋广场,告诉人们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相以及中共活摘器官的暴行。

2013-1-19-portlandtribune
法轮功学员娜塔莉•泰普莉斯基手举的牌子上写着:制止中共活摘器官

文章说,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泰普莉斯基经常会碰到各种各样的人。她说:“对有的人来说,他们突然惊醒了。有些人流下眼泪。还有些人希望给我们捐款。”

她说:“在中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已长达十三年了。”她表示,最可悲的是,有些中国人还不明真相。

她表示,在过去的十三年里,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受到关押、被杀害,他们的器官被活摘后贩卖。她说:“活摘器官是暴行。每年有数目不详的法轮功学员因器官被活摘而遇害。”

泰普莉斯基认为法轮功对她至关重要,因为法轮功改变了她的生命。

出生于俄国的泰普莉斯基获得了博士学位,从事研究工作。她以前是个无神论者。“我探索过不同的哲学思想,并努力实践过。后来我遇到了法轮功。修炼法轮功后,我在各方面都受益不浅。我现在身体健康,世界观也改变了。法轮功是非常好的性命双修功法。”

自一九九二年以来,世界上千百万的人因修炼法轮功受益。法轮功得到迅速传播。但是到一九九九年,中共当时的头目江××开始迫害法轮功。

泰普莉斯基说:“中共搞的是假、恶、暴。而法轮功的原则是真、善、忍。二者是完全对立的。”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逐渐升级。泰普莉斯基表示,中共不只是摘取人的一个器官,而是所有的器官。“在中国有数百个地下集中营,法轮功学员被象牲口一样的关着。在美国要移植器官,要等上几年。在中国你可以马上买到,这种活摘器官的暴行正在发生。有人称之为: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制止活摘器官的运动受到越来越多人们的支持。近来,一百零六位美国国会议员写信给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要求美国国务院公布其手中的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资料。同时,有二万五千多人在白宫网站的请愿书上签名,要求美国政府关注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

泰普莉斯基也是请愿签名者之一。她还在当地市议会上,呼吁议员们支持法轮功学员。她说:“人们在觉醒。但还有很多人不了解真相。”

德国媒体报道中共活摘器官

文/德国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九日】德国《威斯特法伦报》(Westfalen Blatt)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四日报道了有关在中国发生的活体摘取器官的消息。

报道译文如下:

“在中国几乎没有器官捐献者,每年却做数千起器官移植手术。等待器官的患者名单是没有的,但是患者两周就可以得到适合的器官。人权活动家对此深感疑虑。

大赦国际表示,中国每年大约有一千七百名罪犯被处以死刑。中国政府并不否认肆意摘除死刑犯的器官。即便如此,国际人权协会(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Humen Rights)依然认为,仍有数千个器官来历不明。

(中国)没有欧洲这样的器官分配系统。而且,在中国人们普遍认为:人作为一个整体来到这个世界,那么离世时也应尽可能保持身体完整。

至少,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最近表示,五年内将禁止使用犯人的器官来做移植手术。然而,位于德国法兰克福的国际人权协会的理事会发言人马丁·莱森汀(Martin Lessenthin)对此论调表示怀疑,他说:“这种说辞通常都只是障眼法。”

不象血液,人体器官是不能储存的。要在很短的时间内找到合适的器官提供者,必须有一套繁杂的基础设施。莱森汀说:“尽管中国没有这些基础设施,却能在平均两周的时间内提供适合患者的器官。”每年只有一千七百名死刑犯,但是却有六千五百名患者接收器官移植,有些来源称有一万个器官,这是无法解释的。

来自美国的张而平先生提出一个推理缜密的推测,在中国的一千所劳教所的四百万关押犯中经常有人莫名地失踪,特别是被前中共党魁江泽民盯上的法轮功学员,更是被当作活摘器官的潜在器官库。

在美国参议院的听证会上,就有曾被劳教所关押的人叙述,在押期间他们进行了彻底的体检,这不同寻常。

在欧洲,取得和分配器官移植都必须严格遵守有关标准,尽管最近也有非正常事例浮出水面。

即使如此,德国还是被卷入了中国的尸体买卖生意。例如在中国失势的薄熙来应该曾经因此而获利数百万美金。国际人权协会表示,从前的政坛红人薄熙来就曾经和海德堡的京特·哈根斯教授交往密切。哈根斯在“人体展”中使用的尸体多来自中国的官方途径。

中国的警察机构可以在没有法院判决书的前提下将市民关进劳改所,最长时间为三年。刑满释放的人讲述了他们在里面一周工作七天每天十六个小时的悲惨遭遇。国际人权协会手中有上千被中国监狱和劳教所折磨致死的案例。

张而平先生表示,那些贪污腐化的官员和医生是很容易得手的。这位来自纽约的研究亚洲问题学者早在多年前就开始搜集有关“活摘器官”的证据,(称之为“活摘器官”)这是一个血腥的,然而恰如其分的表达方式。”